细腰控

作者:执葱一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细腰

      辛葵视线的聚焦点没有在场中,而是落在棒球场一侧的电子显示屏上。
      这样近距离的抓拍,清晰到,能够觑见贺云沂末尾稍狭的双眸,鸦黑的睫毛。
      
      她少有机会和贺云沂对视,时间都不算长。
      大屏幕放大了他的面容,莫名让辛葵想起之前仅有的那几次,两人面对面的时候。
      
      现在,辛葵没忍住,视线一直断断续续地往上飘。
      李严在身边,她也不好意思太明目张胆。
      
      欸……
      不过……
      
      就还是人吗。
      睫毛比女人还要长!!
      
      还没等她感叹完,身后的粉丝坐席再次爆发出惊呼声——
      “啊啊啊啊啊哥哥又朝我们看了!”
      “快给我掐人中,呼吸机呢,安排安排。”
      “旗杆座区牛皮,我当初摇号摇到这儿还嫌弃看不清呢,结果被哥哥再三宠幸哈哈哈哈!”
      
      辛葵再次抬头望过去,大屏幕里的场景变成了整个棒球场的俯拍。
      贺云沂缩成了中心圈内的一道修长身影。
      
      也不知是不是这烧烫的天气挠人,辛葵觉得小电风扇都有些不管用了。
      毒火的日头从遮阳伞边洒下来,一路蔓延到了她的肌肤边沿,煨得热辣辣的。
      
      没记错的话,贺云沂刚刚,应该往她们这边看了两次。
      
      ---
      
      棒球开球仪式后,照例是主办方的致辞。
      之后下午的半场,便是职业棒球队员的试打,中途会有现场观众被抽到,和球员们一起参与这次的开赛礼。
      
      大屏幕随机抓拍坐席上的观众,以此来做各式各样的互动。
      这个时候观众才是主要的,一些艺人露脸后,陆陆续续去了后台,准备接下来的表演。
      
      辛葵跟着大部队走,准备去艺人休息室换装。
      途中,她略过一个汽水自动贩卖机,腿登时像是灌了铅,怎么都走不动了。
      
      这是棒球赛的限定贩卖机,外层的包装都是徽章以及专属应援色。
      里面瓶瓶罐罐,都是冰冻的汽水。
      
      李严看辛葵那副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也不用眼神示意了,不就是想喝,你去买。”
      
      总归天气热,这次棒球赛全程也没给他们配备什么助理。
      全程都是两人自行在太阳光下曝晒,外部赛场也没有水及时供给,颇有点像蹭票进来的。
      
      “可是……”辛葵有些犹豫。
      “什么可是?”
      “那上面写了不接受手机支付,要现金,所以——”
      “所以别喝了。”
      “那怎么行!”
      
      “我只有卡。”李严脚步顿下,语气颇为无奈,“你让我从哪儿给你找现金?”
      现在都是电子支付的时代了,随手要现金,还是小额的,他还真掏不出来。
      
      “那算了。”辛葵哼哼两声,“反正休息室肯定有水喝。”
      
      李严示意她跟上来,“等你回去了,想买几瓶买几瓶,现在先忍忍。”
      
      “那你是不知道,在外面参加活动时候的汽水,最好喝了。”辛葵跟着李严走进艺人休息室,“人啊,得不到的才是最香的,我刚刚其实也没太想喝,现在这样,我更加放不下了。”
      
      “只有无忧无虑的小屁孩才会想这么多。”李严就差没怼人了。
      
      辛葵这次的休息室,是和其他艺人一起合用的。但因为彼此之间不太熟,打完招呼后就分坐两边。
      眼下,对方去一旁的更衣室换衣服,没碰上面。
      周遭不断地有工作人员来回走动,核对接下来去棒球场上的表演流程。
      
      有专门负责棒球俱乐部后台的小助理听到了两人之间的对话,好奇之余问了句,“什么放不下啊?”
      
      李严让辛葵坐到沙发上待命,替她回复,“没什么,她想喝外面贩卖机里的汽水,结果没有现金,抱怨呢。”
      
      “哈哈小辛葵,那个不是现金啦,是免费的啊,主办方请大家喝的。”小助理没想到辛葵是因为这个,好意提醒。
      
      辛葵杏仁眸亮了亮,“啊真的吗?”
      
      话落,她想起自己方才看到的,颇为疑惑,“可我看得很清楚,说电子支付不行,只能零钱。”
      
      小助理摆摆手,反驳她,“没有没有,这个所说的零钱,是俱乐部专供的硬币,你之前没来过我们这边的场子吧,这个要通过玩游戏才能拿到。”
      
      “棒球比赛,讲究竞技精神嘛,你就跳起来,用手去拍贩卖机上面的格子——反正拍得越高的话硬币就越多,然后就可以兑换你想喝的汽水了。”
      
      辛葵越听越心动。
      反正换装的顺序还没有轮到她——
      
      辛葵登时将恳求的小眼神抛向自己的经纪人。
      李严:“……”
      
      接收到信号的李严也没有做过多的拦截,大手一挥,“快去快回,欸对了——记得帮我带一瓶!”
      
      辛葵应了声,打开门后,很快跑远了。
      她步伐轻快,按照记忆里的路线,很快便在楼梯间的拐角处,重新找到了那台汽水贩卖机。
      
      对于想喝的口味,辛葵想也没想,直接选了青柠味。
      拍第一格的话很轻松,二十次就能兑换一瓶;拍最上面那一格就更加轻松了,只要一次就行。
      
      但最上面那格有点非人类,以她的身高完全不够,怕是要大猩猩来才能碰到吧。
      辛葵暗暗腹诽。
      
      她也没耽搁时间,想也没想,直接蹦高用手拍了几次,不止是她自己的,还得算上李严的一瓶。
      
      不过好在这个地方比较隐蔽,靠近楼梯间,周遭也没有什么人,幅度再大一些也丝毫没关系。
      要是被凭空拍到,恐怕明天的娱乐版面都将是——「当今小花恐被热气逼晕,隔空暴打贩卖机,是娱乐圈黑暗所致还是人性的堕落」。
      
      就在她再次往上拍的档口,身旁猝不及防砸过来一片阴影。
      身侧的人个高腿长,胳膊抬高,随意地在上面拍了几下。
      
      辛葵脖子仰着,看那双骨节分明的手,落在最高格的地方。
      就这么……轻松?
      
      她慢慢转眼,落入视野的,是贺云沂清越的侧脸。
      他还穿着棒球服,但帽子已经摘掉了,细碎的黑发搭在额前。
      
      两厢安静间——另一种声音划破了安静。
      硬币正“哗啦呼啦”地往下掉。
      
      贺云沂指了指载满银币的框内,“够不够?”
      
      辛葵睫毛微颤,一时忘了回话,“……嗯?”
      
      贺云沂手还维持着方才的姿势,径自扭头看她,扬了扬眉,“我问够不够,你要几瓶?”
      
      “一……两瓶!”
      “什么口味?”
      “青柠的,还有——”
      
      大概是看她动作迟缓,贺云沂干脆自己集了硬币,直接帮她换了两瓶青柠味儿的苏打汽水。
      “拿着。”
      
      冰冻过的汽水瓶身落在手心,冒出来的冷珠涔得人清凉舒适。
      
      “谢谢。”辛葵小声地喃喃,因为手冷,她改为两只胳膊各自抱有一瓶汽水,笼在怀里,“前辈,你不喝吗?”
      
      “我刚好路过。”
      
      贺云沂之前刚开了球,大概是刚从室外回来,身上洋溢着点儿被太阳晒过的味道。
      显得他身上原本有的那股子冽然气息,愈发浓郁清新。
      “瓶盖能自己打开?”
      
      “这个当然能。”
      “那个——”辛葵复又开口,看向贺云沂,为表达自己诚恳的谢意,提议道,“我请你喝一杯吧。”
      
      回到休息室的时候,李严瞧见辛葵捧着瓶汽水在灌。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我的那瓶汽水呢?”
      
      说到这儿,辛葵“呀”了声。
      她总不能说,她把李严的那瓶给了……
      
      “你的那瓶啊……”
      “我给忘记了。”
      辛葵说得格外理直气壮。
      
      李严:?
      
      ---
      
      辛葵被李严凶巴巴地赶去换衣服,说来也巧,她刚回来就得去换装。
      她这次接的是棒球宝贝的任务,得套上青徵棒球赛自制的玩偶服,到时候在场上跟着职业球员走,而后随着可爱的动感兔子舞,自由发挥。
      
      这其实算不上要用到什么实力,辛葵本来还以为是要自己和职业球员对打,眼下登时松了口气。
      唯一的不好就是,盛夏天本就燥热,再蒙个巨大无比的头套,又闷又透不过气,一趟下来估计也很艰辛。
      
      李严担心辛葵,但看她自己什么也没抱怨的小乐天模样,也就没说什么,只是叮嘱道,“表演完了就赶紧回来,我不能跟着你一块上场。”
      
      “知道了嘛,你就在这儿待着吧。”
      辛葵已经套上了头套,说话都瓮声瓮气的。
      
      “我也不在这,等会儿直接去上面的演播厅看现场,待会儿要是碰不到一起,你可以自己先换。”
      
      棒球赛场就在楼下,也不需要工作人员的指引,今天开赛,各处都忙作一团。
      辛葵别了李严,连忙赶过去待命。
      
      棒球场的绿茵地空阔,站在青草甸上的时候,音乐鼓动的噪音贴着地面传过来,辛葵蹦蹦跳跳,直接沉浸在了玩偶服的造作里。
      不得不说,当整个人套在这里面的时候,也不露面,还挺好玩。
      
      其实从上场,表演,再到下场,辛葵过于投入,都没有什么太异常的感觉。
      等到迈上楼梯间的台阶,沿着拐角进入休息室那一层的时候,后劲儿开始泛上来了。
      
      主办方也贴心,有在里面帮忙塞了清凉贴,其他各处都开了几个小口儿,这也是她刚才尽情撒欢的原因。
      但闷然而憋的气息总归和正常呼吸不同,更别提,她还蹦跳了这么久。
      
      辛葵在靠窗而落的那一排座位上坐了下来,目光又落向一旁的汽水贩卖机。
      认真努力工作后,犒赏一下自己也没事吧,顺带再补给李严一瓶。
      
      想到这儿,辛葵双手放在自己的玩偶服上,刚要把头套拧下来。
      交谈着的窸窣声从楼梯口传了过来。
      
      没过几秒,一群人出现在拐角处。
      贺云沂身边围着众多工作人员,聊了会儿,不知道交待了些什么,那群人和他打了声招呼,就径自走开了。
      
      一时之间,这附近就只剩了两个人。
      贺云沂目光似是随意地撂过,扫过窗边的时候,顿了顿。
      
      “……”
      辛葵假装自己是个雕塑,按兵不动,手上的动作都僵硬在原地。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所谓的命运的捉弄?
      ——这种时候;这种地点;她还穿着玩偶服,戴着这么大的头套。
      
      总之……千万不能被发现……
      被发现了那得——多尴尬。
      
      然而就在辛葵期盼贺云沂没发现,只当她是个不小心被谁放在这儿的巨型玩偶的时候——
      贺云沂径自往这边走过来。
      
      “…………”
      
      贺云沂三两步就来到了辛葵跟前,没等她反应,身形颀长的年轻男人单膝屈起,缓缓地在她面前蹲下来,裤子被料峭的骨骼撑起。
      这个角度,他的视线和她的平行了。
      准确的说,是和玩偶的。
      
      辛葵还在装死,愣是一声都没吭。
      
      就在这时,贺云沂抬起手,指尖在玩偶娃娃的脸颊上戳了下。
      他扬了扬眉,“你不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辛葵:别!过!来!
    辛葵:热QAQ
    贺云沂:忍忍。
    辛葵:?
    贺云沂:以后还有更热的。
    辛葵:……
    说个事儿,感谢大家的热情支持,明日入!V!
    载有女鹅和鹅子的高铁缓缓出发——反正秃头葱能不能早日喜提发际线移植,得靠大家更多的爱(点烟.jpg
    接下来两本新文《在你的世界降落》《蝴蝶骨》戳专栏可见,求个收藏,作收也要!!!=3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