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她超有钱[穿书]

作者:咚太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酒鬼(1)

      YUYU秀场那天忙到不可思议。
      
      检查服饰、排练排练再排练,林晚差不多两天没合眼,开场与嘉宾交谈几句,立即又投入准备工作中。尽管为每个模特配了‘穿衣工’,但后台仍是一片混乱。
      
      “快快快帮她换!”
      
      “你头发怎么了你头发?”
      
      “快快快ZOE在哪里?轮到你了!”
      
      “包呢?”
      
      一场秀,五十六套衣服,二十个模特,每人分到两套甚至三套衣服,更换时间只有短暂的两三分钟。秀场永远是台上光鲜亮丽,台后鸡飞狗跳如菜市场。
      
      林晚忙得眼嘴手脚停不下来,忽然被拽到一排高个子模特身后。
      
      这是最后的仪式。
      
      所有参与走秀的模特穿着身上的服装绕T台一周,而后是设计师出去谢台。
      
      林晚有点不敢置信,“衣服走完了?”
      
      季楠之点头。
      
      林晚愣愣地,“我、我有点紧张。”
      
      季楠之定定看着她,“加油。”说完便惨无人道直接上手将她推了出去。
      
      设计师露面,现场顿时响起震耳欲聋的掌声。掌声、灯光、笑脸,全世界在面前缓缓铺开,林晚战战兢兢地朝四面挥手走过,时隔许久感到内心情绪在疯狂涌动。
      
      林晚。
      
      她忍不住呼唤原主:你看到了吗?
      
      这是你的完美秀场。
      
      应声似的,原主求学创业时期的记忆大段大段涌入头脑。有无数张废纸团被丢落在地,也有无数次细节方面的修改;更有无数次因成品不佳而崩溃。
      
      “谢谢。”
      
      淡淡的女声似在耳边,又轻轻说了句:“再见。”
      
      林晚停步举目四望,只瞧见男女老少展露的笑颜。欧式水晶吊灯,垂饰层层叠叠、蜿蜒而下,大小形态不一的水晶晶莹剔透,绽放着璀璨夺目的灯光。如梦亦如幻。
      
      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为之鼓掌的人已无声无息地离去。
      
      永远。
      
      ——
      
      T台如烟花般璀璨而短暂。
      
      从前的艰辛一笔勾销,新的一季照样重新来过。
      
      原主大手笔,早早放话带YUYU所有设计师来巴黎调研,衣食住行全部由公司承担。因此此行出动近百号人,开个庆功派对热热闹闹不亚于当初剧组开机宴。
      
      林晚开开心心吃吃喝喝,被敬了三四杯酒。左顾右盼不见季楠之,抓张助理问了问,才知道他说成透气读作挡酒,早就溜到外头去了。
      
      林晚端两杯葡萄酒,在窗边找到季楠之。
      
      他静静站着,目光不知去向。
      
      “季助理!”林晚哥俩好似的凑到他身边去,“今天感觉怎么样?”
      
      拜前两天高调出席时装周所赐,季助理的‘时尚大片’在互联网上一片疯传,三人更是打包上国内时尚大V号的‘时装周最佳表现’排行榜。自然而然地,YUYU首秀引起更为广泛的关注,名声在年轻辈中迅速提升。
      
      季楠之:“还可以。”
      
      林晚扬起嘴角又问:“那……我表现的还行吧?”
      
      “还可以。”
      
      准确来说是很不错。
      
      失忆老板的表现远超于季楠之的想象,不过鉴于失忆老板性格咋咋呼呼,不高兴要呜呜呜高兴也要呜呜呜,季楠之斟酌片刻,采取最保守的说法。
      
      免得老板得意到翘尾巴。
      
      丢人。
      
      “我和你说哦。”
      
      我和你说哦,这大概是失忆老板的新口头禅。
      
      季楠之面无表情的想着,瞧见她吃吃的笑:“这不算什么,我以后还会做更好的!”
      
      飘了。
      
      怕是喝多了。
      
      “季助理你这表情不对啊?不相信我?”醉鬼还在喋喋不休:“你可以再给我别的任务,十个八个我、我都不带怕的,保准满分完成任务。不瞒你说,我从小学开始就是稳稳的三好学生,奖学金助学金一路拿到大学毕业,论努力我从来……不对,不将努力。论毅力我还真没输过。随便你多凶多严肃、任务多难都没关系,但是——”
      
      她声音忽而低弱下来,“但是你可不要辞职啊。”
      
      季楠之眉角微动。
      
      “哎。”
      
      “我给你涨工资行吗?”
      
      “放假?”
      
      “公费旅游?”
      
      “季助理你有什么梦想吗?”
      
      她仰头望着他,眼神熠熠发亮。
      
      林晚没自夸,她身上的确有种近乎天真的韧劲儿。以至于季楠之这样冷漠而老练的成年人,会对她的注视感到不自在。他微微挪开视线,定定看着远处的栅栏与路灯。
      
      “失忆的您的确给我造成很多不必要的困扰。”
      
      季楠之道:“但您已经充分展示出自己的潜力。即使无法恢复记忆,您也能达到原来的水平,不过时间长短问题而已。至于辞职,我暂时没有考虑过。国内市场环境差,坚持原创又能符合大众审美的品牌只手可数,单从长远利益上看,任何人都不该在这时离开YUYU。”
      
      林晚忽的笑开。
      
      “但是。”
      
      季楠之嗓音清冷,“秀场只是眼前的难关。巴黎店面可以由我把关,YUYU下季度的主题我没权决定。您必须尽快确定主题,重新回归设计行业。”
      
      林晚掰着手指头算。
      
      保守估计戏份还要一个半月杀青,得捡起原主从事设计五年经验……即使记忆保存在头脑里,这消化工作也不容易。
      
      做人难,做林总更难。
      
      林晚叹口气,“今晚我得多喝点。”
      
      明天再开启新的地狱模式。
      
      季助理当然是回答:“请注意您的形象。”
      
      林晚目光哀怨:“今天能稍微不注意形象吗?”
      
      当然不行。
      
      季楠之心有答案,出口却是:可以。
      
      林晚登时原地复活,“好!!!”
      
      季楠之:“……”
      
      别问。
      
      问了就是后悔,非常后悔甚至觉得被鬼上身了。
      
      靠在走廊边的张助理则是晃晃酒杯,听见派对中正在讨论自家老板。
      
      “今天林总竟然和我碰杯了!”
      
      “不是吧?魔王不是滴酒不沾吗?”
      
      “真的!”另一人跳出来证实:“还笑眯眯的让我好好工作,哎呦,我差点吓出鸡皮疙瘩。你们说我该不是要被开除了吧?”
      
      “说起来……林总最近是有点不一样。”
      
      “好像变得温柔了一点点。”
      
      “那叫和蔼啊白痴!”
      
      “该不会回国又要留设计部加班吧?”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不会吧!”
      
      “算了管她呢!”
      
      “反正年底的奖金少不了。”
      
      “就是就是。”
      
      “再干一杯祝咱们YUYU越来越好,人人年底大红包呗?”
      
      “干了——!”
      
      数十只玻璃杯交碰,折射出炫目的灯光。
      
      挺好。
      
      张助理悠悠抿入一口葡萄酒。
      
      她和林晚同进同出,关系算亲近。林晚又是个异想天开、口无遮拦的话痨,曾经就打过一个比方。把自己为傀儡小皇帝,季楠之是兵马无数的摄政王,全设计部则是虎视眈眈的臣子。但现在看来——
      
      摄政王未免不愿交权,傀儡小皇帝也自有一套。
      
      都挺好。
      
      ——
      
      林晚不负众望地喝醉了,还高嚷着:“走走走我们再来一杯!”
      
      “您醉了。”
      
      季助理冷血无情地一句话让林晚板起来脸,“我没喝醉。”
      
      “您醉了。”
      
      “我没醉。”
      
      季助理:“您没醉。”
      
      林晚愣住,理直气壮道:“你醉了!都开始说傻话了!”
      
      季助理:“……”
      
      这和想象中的回答不一样。
      
      看不下去的张助理伸手搀扶,被林晚打掉,“你是谁!”
      
      张助理:“……张助理。”
      
      林晚摇头,“不对,你是个特工。”
      
      张助理从善如流,“对我是特工。”
      
      林晚反手抓住张助理胳膊,“我要拜你为师!”
      
      “……”
      
      “师父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
      
      “师父我给你背稿子呜呜呜呜呜呜。”
      
      林晚,女,身高一六三厘米,体重四十二千克,于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一在法国巴黎的街头开始背稿子。从YUYU的发展历史到本期秀场灵感来源,讲完英语切法语。
      
      季助理:“……冷静点。”
      
      两位助理想把她塞进车里,她却歪歪扭扭抵着车门道:“你们别碰我别碰我别碰我!我不跟你们走,把我男朋友叫来!让我男朋友来接我!”
      
      张助理当机立断:“不好意思,林总您没有男朋友。”
      
      “我、我没有男朋友的吗?”
      
      林晚仿佛受到莫大的刺激,目光呆滞地指着路边一条狗假哭起来,“你们看那里有条狗呜呜呜呜呜呜呜,好可怜的一条单身狗呜呜呜呜呜呜。”说着还要扑过去。
      
      无辜路过狗被吓得汪汪直叫。
      
      “它骂我!!!!!!”林晚委屈到不行,巴着张助理的胳膊告状:“师父它骂我!!!”
      
      狗叫得更厉害。
      
      这一人一狗用各自的语言吵架老半天,林晚似乎是发现自个儿吵不过狗,转头又和狗称兄道弟起来,指着狗道:“以后这就是我狗哥,也是你们狗哥知道吗?”
      
      不等回答又黯然神伤地抱着狗开启人生教育模式,“狗哥你能听懂我说话不?”
      
      狗:“汪。”
      
      林晚:“那你能说普通话不?”
      
      狗:“汪。”
      
      林晚:“行吧。我会普通话家乡话英语法语,你光会个法国狗语不行的啊?这做人做狗都一样,好歹要会几门外语,走世界才不愁。这样,我叫林晚,我号码是18XXXXXXXX,你什么时候想来中国玩,打我电话好伐?我保证尽地主之谊,给你好吃好喝伺候着!”
      
      狗:“汪!”
      
      这俩还真跨种族给聊上了?
      
      季楠之解开西装外套纽扣,将林晚搀扶起来。她还依依不舍地伸出尔康手,仿佛相爱的恋人被恶势力分开般叫道:“狗哥!狗哥我的狗哥呜呜呜呜呜,你们别拆散我和狗哥呜呜呜呜。”
      
      两位冷酷的助理把她塞进车。
      
      到了酒店门口,林晚又巴着车门不肯走,嚷嚷着要吃关东煮铁板烧。
      
      季助理冷冷道:“没有。”
      
      “叉烧饭也行。”
      
      “没有。”
      
      “牛排我也想吃。”
      
      “没有。”
      
      林晚委屈巴巴,“那有什么?”
      
      有你这个酒鬼。
      
      季楠之正准备舍生就义将弱智老板抱进酒店,面前忽然出现一个人。这人是……
      
      季楠之微微皱眉。
      
      林晚已经灵巧地扑了上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有kiss骗人我是狗
    俩预收姐妹们你们看着来
    【娇弱美人在八零】
     穿越八零第二天,隔壁寡妇死了,留下一对无人问津的兄妹。
     
     他们脏兮兮又凶巴巴,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与流浪狗为伴,与猫鼠抢夺食物。村里大人嫌恶他们,小孩捉弄嘲笑他们。没有人管他们也没有人爱他们,只有余娇娇半夜投喂。
    月光清冷浅淡,瘦骨嶙峋的少年耳尖微动,抬头露出一双琥珀色眼睛,既漂亮又野生,充满暴戾的凶光。
     
     喂食第一天,他狠狠地咬了她一口。
     
     喂食第十天,他才终于不朝她龇牙。
     
     许多年以后,他西装革履衣冠楚楚,重新出现在面前。
     
     余娇娇:你谁?
    “我咬过你,你哥说我是狗。”
     
     他扯开领带卸下伪装,笑着伸手捻住她的发,也掐住她细细的腰,嗓音低沉嘶哑:“那我就是……你的狗。”
    唇角温温扬起,眉眼依旧阴冷。
     余娇娇双眼微亮:没错这才是我养大的病态崽崽!
     【男主:我做舔狗很快乐。】

    *
    穿越八零余娇娇决定创业养家带娃:
     
     先开个小卖部;
    再开个中药堂;
     研究研究还能整个精美药膳连锁店征服四方。
     
     爸妈成天乐呵呵:我家女儿就是了不得!
     左邻右坊看红眼:看看人家娇娇的本事多大!
     极品亲戚都馋哭了:忒娘的现在下跪认错还来得及不?!
     
     终于——
     
     乖巧妹妹成影后:介绍一下这是我恩人@余娇娇
     阴郁哥哥成大佬:介绍一下这是我宝贝@余娇娇
     
     余娇娇:?
     
     大佬:有异议?
     余娇娇叹息:您开心就好。
     大佬:乖。
     【逻辑下线的八零日常】
    【前期:身娇体软小白兔 x 野生派阴郁小狼狗】
     【后期:甜糯可口小可爱 x 吃人不吐骨头的斯文败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