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欺负我,我娘子会炸的

作者:三甜七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袁员外心疼女儿,可劲儿的吩咐厨房做十全大补汤,袁喜珊没喝几口就给吐了。
      
      一旁的宋泽说道:“袁小姐刚醒,不宜吃这些。”
      
      听到宋泽为自己说话,袁喜珊的小脸蛋染上一抹红晕,“爹,你让厨房做些清淡的就好,女儿实在吃不下这个。”
      
      袁员外只好吩咐吴妈去厨房重新一碗小米粥来。
      
      宋泽见袁喜珊今日精神不错,便问道:“袁小姐,昨日可有再入睡?”
      
      袁喜珊有些不好意思看着宋泽,只好盯着别处说道:“不曾,我想应是这些时日睡得太多的缘故吧,到这时为止我觉得自己还挺精神的,并不觉得困。”
      
      “那可否告诉我,你之前去的是哪个道观,那位送你画像的道士又长什么样子呢?”因着昨日袁喜珊刚醒,他不便多问。
      
      “那道观叫长春观,就在西镇十五里地外的长鸣山上,至于那道士叫什么我并不知道,只记得他眉心有颗黑痣,看起来约莫五十多岁。”
      
      宋泽听闻淡淡地‘哦’了一声,不再询问。
      
      “公子,那位道士就是害我之人吗?”袁喜珊不傻,从宋泽的各种问题中就能猜测一二。
      
      “应该是。”
      
      袁员外一听,气愤道:“该死的牛鼻子,居然敢这么害我女儿,女儿你放心,爹这就去招人将他捆了送交官府。”
      
      宋泽连忙挡住正要离开的袁员外,“员外莫急,您现在去也是于事无补,这道士恐怕早已逃了。”
      
      “那我还是要去报官,让他们发文通缉,不能让这坏人继续去残害其他人。”
      
      袁员外说得义愤填膺,袁喜珊起身拉着他的手,劝道:“爹,您先别气,其实就算您报官也没用,那道士定不是寻常人,一般的官府也拿他没辙。”
      
      “那怎么办?这次我们有幸遇到宋公子,若是下次呢?”
      
      袁喜珊也觉得父亲说的是,这次她运气好有宋泽帮忙,但若是下次呢?若是下次其他的人也跟她糟了同样的难,而且也是个姑娘在梦中遇见宋泽……
      
      不行!不能让那坏人继续为恶!
      
      “爹!咱们不能放过他!”
      
      突然改变的态度让宋泽心问,这丫头是怎么了?
      
      “宋公子,你定是懂些术法的,可否......可否请你帮帮我?”
      
      看着袁喜珊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祈求的模样,宋泽挑眉道:“我拒绝。”
      
      呃......这位宋公子不按常理出牌啊。
      
      袁喜珊觉得自己这样有点儿尴尬,假意扶额□□道:“哎哟,头晕,吴妈快扶我上床。”
      
      袁员外最是紧张女儿,“乖女儿你没事吧?宋公子你快帮忙看看。”
      
      宋泽上前瞅了一眼,“员外放心,袁小姐没事,不过站久了而已。”
      
      自己的女儿自己最清楚,袁员外知道袁喜珊是喜欢上宋泽了。虽然对方救醒了自己女儿,但终究来历不明,他内心是不同意的。
      
      袁喜珊拉起被子侧身面朝内,声音听起来有些沮丧,“爹,我困了,想睡。”
      
      袁员外觉得宋泽拒绝得对,趁早断了袁喜珊的念头,“好好,你睡,我们出去了,有事让吴妈来叫我。”
      
      “……恩。”
      
      袁喜珊现在有些伤心,没想到宋泽竟想也不想就拒绝她,本来她还打算趁他答应,然后提出跟着他修习玄术,以此同他增进感情,现在看来是无望了。
      
      “唉……我的梦中情人啊,你可真狠心。” 
      
      夜晚,袁喜珊带着忧伤入了眠,吴妈向宋泽说了下她入睡的状况,宋泽点头,“无事,不用担心,这次睡觉是正常的。”
      
      有宋泽的话,吴妈赶紧回去报了袁员外,他们才安了心。
      
      宋泽站在手里拿着那副自画像,开始细细品味起来。
      
      画得很好,连他自己都要迷上画中的自己了,怪不得那位袁小姐如此喜欢他。只是她真正喜欢的恐怕还是这副画里的他,因为正是这副画的原因,才让袁喜珊的神志随着画像进入他的岩镜。
      
      夜已入深,宋泽像是入定了般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而他的眼前是那副迷人的自画像。
      
      从莫乡镇往北方五十里地外有一所破败不堪的庙宇,一股阴黑之风犹如卷龙之势将它完全封闭包围,方圆五里竟无任何生物存在。
      
      秋若山提着灯笼跟在赵河喜身后,借着这微弱的光亮,才能勉强看清脚下的路。
      
      “娘子,宋泽不会有事吧?”
      
      那日他们三人商定,先由宋泽以灵力通过壶瓶中的幽蓝之光探寻出这光的主人,他们来到莫乡镇打听到果然有户人家的女儿长睡不醒。宋泽先去将这女子解救出来,一旦那女子醒来,那邪修定会察觉并且会躲起来。
      
      当日宋泽送来消息告诉他们,那邪修是通过一副画像使那女子沉睡不醒并进入岩镜。他想到一条计策,便是以自身为饵引出那邪修,一旦那邪修开始强行吸纳他的灵力,定会暴露自己的位置。
      
      秋若山抬头看着前方不远的空中那黑色的阴风,心中担忧,他怕宋泽因此而受伤。
      
      赵河喜突然停住脚步,“若山你在这里等我。”
      
      秋若山却是不肯,“不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对方到底什么能耐我们还不知道。”
      
      “你不相信我能对付他?”
      
      秋若山连忙摇头,“不是不信,我不想跟娘子分开。你放心,我会躲好,不会成为你的累赘。”
      
      赵河喜抚上秋若山的脸,“你不是累赘,走吧。”
      
      破庙内的毒阴盅正于地上打坐,此时他在通过留在袁家的那副画像,直接吸食着宋泽的灵力。
      
      他心中颇为得意,一切都在按照他早已算计好的计划行事。
      
      没错,他是故意让宋泽发现以袁家小姐的梦境为载体进入岩镜,目的是将他引出岩镜。因为他去不了岩镜,只能通过操作劣灵附身在袁喜珊的梦中吸食宋泽的灵力。
      
      通过袁喜珊的梦境来吸食宋泽灵力是最安全有效的方法,但是对于毒阴盅这种贪婪的邪修者来说,太慢了。他需要更快的将宋泽的灵力吸食干净,他料定宋泽救星袁喜珊后,定会将那副画像留在自己身边。
      
      只要宋泽盯着那画像,神志定会被其所困住,而自己就能直接通过画像吸食他强大的灵力。
      
      “哈哈哈,我的力量在增强,再多点,让我吸个饱,啊哈哈哈。”
      
      因为灵力的充沛,毒阴盅身体里的血管清晰可见,好似魔化般从血红变成了紫黑色。整个身体也随之膨胀起来,就在他欲运行转化之术,消化这股强大灵力的时候,一股刚劲猛力的拳风穿破阴风直朝他的面门而来。
      
      毒阴盅根本没想到竟会有人突破他的防护,又加上正在关键时刻,硬生生地被这拳风当场击倒在地,滑向一边吐血不止。
      
      这拳风瞬间摧毁阴风防护,本来就残破的庙宇经过这么一击,也完全垮塌成废墟。
      
      “咳咳咳,呕......是、是谁?”
      
      毒阴盅瘫在地上,费力的微微抬头,模糊的双眼只看到一个人影正朝着他缓缓走来。
      
      一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女音响起,“你就是那个邪修?”
      
      “你......你是谁?为何......为何知道这里?”
      
      毒阴盅千算万算没算到,会有人这么直接突袭自己。
      
      赵河喜看着地上浑身是血的毒阴盅,“是谁告诉你岩镜的存在?”
      
      毒阴盅看清来人,显然愣住,这明明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为何她的身上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让他从内心深处感到害怕。
      
      “我、我......”
      
      ‘我’了半天都没说下去,赵河喜倒也不急,她故意留毒阴盅一口气,就是想要知道真正的幕后黑手。
      
      从刚才给他的那一拳,赵河喜便知道这个人的修为并不强,这样的人是不可能知道岩镜的存在,定是有人暗中助他。
      
      宋泽的岩镜已经封闭了几千年,从未出现过问题,可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人窥视到他呢?赵河喜必须要弄清楚。
      
      毒阴盅口吐鲜血,十分痛苦,“我、我不知道你在说、说什么。”
      
      伤成这样,嘴还那么严实。
      
      “你若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赵河喜举掌就朝毒阴盅的面门劈下去。
      
      “啊!我说!我说!”看得出对方是真的要杀了他,毒阴盅感觉出声道。
      
      虽然那些人很可怕,但是比起眼前的这个女人,让他更为恐惧。
      
      “我是在一个叫做‘解心楼’的地方知道的。”
      
      “解心楼?”
      
      毒阴盅憋着一口气,把自己如何从解心楼得知岩镜的消息全数说了出来,只望着这女人能绕自己一条小命,虽然刚才受了重创,但只要他假以时日修养,日后也是能恢复的。
      
      赵河喜听完毒阴盅讲述,只道了一句,“知道了。”接着毫不客气的一掌劈了下去......
      
      秋若山站在废墟外,看着赵河喜取了那道士的性命,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赵河喜杀人。
      
      “若山,你怕我吗?”
      
      秋若山狠狠摇头,“不怕!我为何要怕,他是坏人,要害宋泽。若是今日饶了他,日后定会去伤害其他人。”
      
      “恩,谢谢。”
      
      “娘子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我们是夫妻。”
      
      “你说的对,我们是夫妻。”
      
      毒阴盅已除,赵河喜他们回了莫乡镇,而宋泽并未去他们之前约定的客栈汇合。
      
      “他不会真出事了吧?娘子不如我们去找他。”
      
      赵河喜也有些担心,宋泽当时自己打包票说没问题,如今都过了一日了,也不见他的人影。
      
      “走吧,我们去袁家找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叮叮糖 1枚、山上有个小和尚 1枚、玉枕青瓷 1枚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