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欺负我,我娘子会炸的

作者:三甜七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6 章

      红丝线深深陷入光吟的身体,皮开肉绽之时血液四溅。这是一种要将人生生撕裂的痛,直达灵魂深处。
      
      光吟只盼这一切能快点结束,得意解脱,但奈何他越是盼望时间越是漫长,仿若过很久,他甚至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快要被丝线给切开了。
      
      发出最后一声嘶吼,光吟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天空乍现裂缝,一人从中直坠而下,一拳砸碎行刑阵法,几位施法的弟子因此口吐献血倒地不起。
      
      所有人都惊呆了,平虚子看到赵河喜与宋泽两人,大喊,“妖孽!竟敢私闯天舟山劫走魔物!给我拿下!”
      
      一声令下,众弟子将其三人包围起来,却没人敢上前一步。
      
      宋泽背着光吟,问赵河喜,“要去打吗?”
      
      赵河喜看向台阶之上的昊宇众人,“不用,把空间打开,我们走。”
      
      平虚子看出他们的动向,直接出手,化气为剑就朝光吟的脑袋射去。
      
      赵河喜身形影动赤手空拳劈开剑气。
      
      “还愣着干什么,开空间。”
      
      宋泽正要重开空间之时,一股强力的力量竟将他压制住,将三人困在阵法中央。
      
      “不妙!有高手!”
      
      就在赵河喜三人脚下,突然腾起绿色阵法,以他们为中心,向外扩散,这阵法邪气四溢充斥整个天舟山。
      
      “这是什么呀?好恶心的感觉。”
      
      “喂,你们快看,是、是化妖啊!”
      
      阵法一路扩散,所到之处且有身形巨大的化妖从内齐齐爬了出来,见人就杀,有些修为略差的当场毙命。
      
      昊宇与五位院长且出手灭妖,反观赵河喜和宋泽因处在阵法中心,竟是弹动不得。
      
      宋泽心急,“可恶,这是什么阵法,竟以我们为阵眼,岂不是把我们当箭靶子使嘛,喂,赵村......”
      
      见赵河喜只是沉着闭目,宋泽的‘姑’硬生生憋了下去,他知道此时赵河喜正在蓄力,想以自身力量打破阵法。
      
      而昊宇这边与五位院长联合灭妖,但它们就像拔不净的野草,不断从阵法内窜出。
      
      “这是想要将我们的气力耗尽。”一位院长将眼前的化妖消灭,对昊宇说道。
      
      昊宇看向处在阵眼之中的宋泽两人,看准时机,抬手一扬将手中佩剑投掷出去穿过层层化妖之身,直至赵河喜眉心。
      
      “炎流!”宋泽惊呼道。
      
      赵河喜咻然睁眼接住昊宇佩剑,回身一转,低吼一声,将自身力量贯入佩剑之中,直插地面!
      
      顿时剑身发出无数雷炎,迅速覆盖阵法并将化妖悉数消灭。化妖们接二连三的吼叫,直到最后一只消失,阵法也随之而破。
      
      众人终得以喘息,赵河喜将手中剑猛然投向上空,大喊道:“出来!”
      
      “哼哼哼,真是一出好戏啊。”
      
      厥阴忽现半空,抬手阻挡那把依旧在闪着雷炎的佩剑。他有着一张颠倒众生的脸,银灰的双眸冷冷扫视着底下的众人,再看到昊宇时,轻勾唇角,笑意不达眼底,“师兄好久不见。”手腕微动将佩剑还给昊宇。
      
      “师弟。”
      
      昊宇接过佩剑,傲然对视,无所畏惧,“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操作。”
      
      厥阴啧啧摇头,“师兄啊,你瞧瞧你把天舟山都管成什么样子,自诩名门正道竟让半魔做了我派弟子,当真是讽刺啊,既然如此,师弟我好心帮你们清理门户,也算是功德一件啊。”
      
      “呔!你个邪道,也敢说清理门户。”
      
      当年厥阴之事,只有几位院长和山主以及昊宇知情,平虚子曾劝说过山主不可放虎归山,否则后患无穷,然而山主念及师徒之情终究心软,只是将他逐出师门而已。
      
      如今一语成谶,厥阴邪修所成,回来报仇了。
      
      “平虚子师叔,我还要谢谢你,若不是你将我逼入绝境,如今的我哪能有这般作为。”
      
      “你当年所造之事,本就该死。”
      
      平虚子回想当年之事也是愤愤不平,现在这一切都是山主一念之间所造成的。
      
      厥阴听后顿时狂笑,双手作势,地面再现无数小阵,化妖再次从内爬出,天舟山上下再次与之缠斗。
      
      昊宇见此直接上前与他对战。
      
      厥阴一边闪躲昊宇的攻击,一边说道:“师兄,你和师父一向最疼爱我,如今我学有所成,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与我一起重新整顿天舟山可好?哈哈哈。”
      
      昊宇不答,只在将厥阴拿下。
      
      厥阴似察觉到他的意图,心中冷笑,“师兄,你果然舍不得杀我。”
      
      !!
      
      正得意之时,一道刚猛的剑意从他下方袭来。
      
      厥阴反应不及被昊宇正面一掌集中胸口,口吐鲜血仍能护住自己心脉,迅速飘至远处上空,召出护身法阵坚硬不催,使得昊宇无法击破。
      
      厥阴冷冷注视着下面的赵河喜,“还真是对你大意不得啊。上次的账我们还没算呢,不如今日就一起算清吧。”
      
      只见厥阴掌心一翻,他早已在天舟山四周布好法阵,饶是谁也进不得出不去,连山下小镇已被封了进去,顿时所有人都惊慌失措。
      
      远处的芽儿站在山巅,看到厥阴开启大阵,吹起长哨,法阵之内化妖顿从地面而出。
      
      “天呀!怪物啊,救命啊!”
      
      镇子上的镇民们四处逃窜,幸而还有余留的修仙者加入了灭妖行业。
      
      只是化妖的数量实在过多,修仙者又寥寥数人,终是杯水车薪。
      
      而在天舟山上端一片混乱,各种化妖齐齐上阵,门派弟子死伤无数。
      
      厥阴有阵法保护,昊宇无法破开,看着下面的同门弟子和奋力搏斗的师叔们,昊宇以剑为祭,使出门派最终之招,天穹。
      
      凭空出现无数剑雨落下,大部分化妖被其穿身而灭。
      
      厥阴见之,却是一点儿都不诧异,只是冷笑道:“师兄啊,你以为这样就行了吗?这份大礼我可是准备了许久,可不会就这么容易被你灭掉。”
      
      “喂,闹够了没。”
      
      不知何时赵河喜飘在厥阴护罩之前,那双太过沉静的双眼里尽显不耐。
      
      “哼,女人,你以为你能打破?当初在小城你可是失败了。”
      
      赵河喜掰得手指咔咔作响,“是吗?要不我再试一次。”
      
      厥阴根本就不把赵河喜放在眼里,虽然上次她在强破阵法时让自己受了伤,但是这次有人暗中帮助他,使得他的阵法修为突飞猛进,任何人也无法破坏。
      
      赵河喜紧握右拳,蓄力片刻,使出全力一击!
      
      一声沉闷的巨响,响彻山端,两种力道相抗使在场的所有的人和化妖收到波及。
      
      昊宇召出自己的护阵,依旧被震开数米之远。
      
      等一切静下,只听一丝破碎声,眼见着阵法有了裂痕,但是很快的又自行修复如初,厥阴放声大笑,“愚蠢,以为靠蛮力就能伤我护阵!做梦!”
      
      赵河喜不惊不诧,淡淡地看着厥阴,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厥阴似有疑惑看着她,刚才的碎裂处再次出现裂痕,越扩越大,原是裂痕被空间玄洞撑开。
      
      “这怎么可能!”
      
      厥阴不相信,自己的护阵竟能被迫,还未反应之际,赵河喜以跳至上空,一拳砸了下去。
      
      护照阵法被破,厥阴受震,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这次内伤只真的很重了。
      
      “怎么不可能,你以为你真的压制我?”宋泽站在下面说道:“你才多少年道行,老子是多少年,刚才不过是故意示弱给你看,就真以为自己牛得上九重天了。”
      
      “你们故意的!”
      
      “现在才反应过来,晚咯。”
      
      赵河喜趁着两人对话之时,对着厥阴肚子就是一拳,人被打得贴在山壁上弹动不得。
      
      厥阴剧烈咳嗽着,根本说不出话来,更是再无力作法,而下面的化妖也被众人消灭的差不多了。
      
      赵河喜和昊宇来到他跟前,昊宇见他如此惨状,平时清冷的模样有一丝不忍。
      
      “师弟。”
      
      厥阴最厌恶昊宇这一点,明明心里想要杀他,却总是一副伪善的态度。
      
      昊宇将厥阴困在禁锢之内,又将他送至地面。
      
      赵河喜落地之后看着宋泽背上的光吟,“死了吗?”
      
      “放心,还有口气呢。”
      
      “哦。”
      
      “两位。”
      
      昊宇看了眼至今未醒的光吟,对赵河喜两人说道:“今日之事,我可以不追究,光吟从此之后不再是我天舟山弟子,你们离开吧。”
      
      “慢着!”平虚子因着刚才与化妖战斗身上带着轻伤,听昊宇要放他们离开,忙出声阻止。
      
      “代山主又要放这个半魔走,难道刚才的事情你忘了吗?!”
      “天舟山出一个邪道已经造成如此祸端,这次又要放过一个半魔,难道真想灭门吗!”
      
      “师父,光吟与师弟不同。”
      
      平虚子懒得管他这番说辞,举剑就要去砍光吟,被赵河喜一掌拍开,幸好被后面的弟子接住才不至于倒在地上。
      
      赵河喜看了眼被困的厥阴,确认他已无危险,便与宋泽一起离开。
      
      接下来就是他们天舟山自己的事了。
      
      下到天舟山脚下,宋泽放下光吟,唤出血珠,将其放置于光吟的胸口出。
      
      “你说这样能行吗?这家伙毕竟做了凡人那么多年。”
      
      赵河喜蹲下身观察,“血珠是他的半身,只是融合之后,会自行修复他的伤口,只是往后他也只不过是个能活得长久的魔而已。”
      
      宋泽一愣,“你的意思是说,他以后只是个废魔?”
      
      废魔,就是无法进行魔修,只是寿命比凡人长而已。
      
      “恩。”
      
      虽不知之前光吟为何会自销魔气,以凡人之躯生活,如今心魔与他自身修为相冲,已经耗损过多,又加之刚才刑法,血珠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活命。
      
      血珠渐渐融入光吟体内,使其浑身被血雾所包围,片刻之后全数进入光吟的身体。
      
      “唔......”光吟似难受的溢出声音,宋泽将他扶坐起来,“你醒了。”
      
      看着赵河喜和宋泽,光吟神情有些恍惚,忍住身体上的疼痛,说道:“你们救了我?”
      
      赵河喜说道:“是你师父。”
      
      原来云无子已知最近突现化妖的情况,他暗中调查到背后之人乃是厥阴所为,而陷害赵河喜等人的正是他。
      厥阴在门中时因偷偷进入玄经阁偷习禁术,后被平虚子发现送至山主面前,要求当场处死。最后山主只废了他的修为,将他逐出山门。没想到多年之后,他不仅修为大增,还将曾经学会的禁术加以修改,成了可造化妖的邪术。
      他最开始是想用化妖一步步消灭天舟山,后来在小城之内的实验,发了赵河喜的能力,他打算利用赵河喜的能力,让天舟山误以为他们与化妖勾结,从而造成误会使双方自相残杀。不管最后谁输谁赢,已是半残之躯,他自在那时候给予对方最后一击。
      虽然赵河喜只杀了光月,但是却引出了光吟的身份。厥阴本以为再怎样,天舟山都要处置赵河喜等人,却不想他们竟然放了赵河喜几人,而是对光吟行刑。
      厥阴改变计划,本打算另找机会,却看到赵河喜和宋泽突然出现救人,他便将计就计,趁着赵河喜破坏行刑之阵后出手,却不想他低估对方,最后落得自己身受重伤被关押起来的结局。
      
      光吟听完赵河喜诉说,关欣的却是,“我师父他人呢?”
      
      “他很好,被你们的代山主罚思过,百年不得出。”
      
      只要师父没事,他就放心了。
      
      赵河喜说道:“人我已经救出,你已不再是天舟山弟子,接下来的路看你自己了。宋泽,我们走。”
      
      光吟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宋泽回头看了眼,问赵河喜,“我说,就这么放他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有事吧?”
      
      “你若是担心,陪着他便是,若山还在等我。”
      
      “哎呀,我就问问而已,咱们是一个团队,我是不会丢下你们夫妻俩的。你看,这次多亏有我,你才破了护阵,不然这样打下去,要何年何月啊。”
      
      宋泽很是自豪自己的空间之力,整张脸仰得老高。
      
      “两位请等等。”
      
      光吟在身后叫住了他们,“我、我可以暂时与你们一起吗?”
      
      宋泽指着赵河喜说道:“我是没意见,关键是我身边这位。”
      
      赵河喜看向光吟,见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撇开头,淡淡地丢了下一句,“随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