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欺负我,我娘子会炸的

作者:三甜七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5 章

      第35章
      “够了!”
      
      昊宇释放出威压使得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你们走吧。”
      
      看着赵河喜三人就这么离去,平虚子又将苗头转向云无子,“你们易阳院就没有什么什么要说的吗?”
      
      云无子看向平虚子,“我刚才说过,我会同代山主交代。”
      
      赵河喜等人刚走出殿门就见到听到消息的袁喜珊,此时的她已经换上了天舟山入门弟子的道衣,她看到宋泽同大家都安然无恙的出来,明显松了一口气,却还是担忧地问向宋泽,“你们没事吧?”
      
      “没事。”
      
      再次相遇,虽然宋泽对她还是笑了,却仍能感觉到疏离感。
      
      没关系!等我学有所成,宋泽一定会她刮目相看的。
      
      “袁小姐你真的拜入天舟山了?那令千公子呢?”秋若山没有见到令千,本以为他也会留下来。
      
      “恩,表哥他已经回去了,现在我已是云无子师尊门下弟子。”
      
      秋若山等人:......
      
      袁喜珊见他们沉默不语,知道是为什么,“那个,我听说了,死去的那位师兄跟我同一个师尊,其实我也是刚入门而已,先不说这个,只要你们没事就好。秋嫂,你现在要走了吗?”
      
      “恩。”
      
      “你们果然认识。”光夜出现在赵河喜跟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再看到邢空野时冷冷一笑,“没想到还有你。”
      
      光景是她的师弟,虽然这位师弟性子是急躁了点,但是人不坏,如今就这么没了,不管师尊和代山主怎么想的,她这个做师姐总要为他做些什么。
      
      邢空野怕这女人发难,忙道:“你别乱来啊,是你师尊和掌门让她们走的。”
      
      燕无非怕他又惹事,直接把他劈晕带走。
      
      光夜抽出佩剑,“放心,我不会杀你,只是师弟毕竟是你杀的,总要有所交待。”
      
      秋若山把赵河喜护在身后,“不杀我娘子,那你拿剑做什么?娘子,我们快走吧,她师父就出来了,她不敢把你怎样。”
      
      夫妻俩往方向,光夜就挡在那里。
      
      秋若山气急了,“你到底要干嘛!”
      
      光夜说道:“比一次。”
      
      又来个比试的?邢空野缠着娘子比试,这个女的也来,还能不能让他们好好离开了。
      
      光夜看向赵河喜,“我们只以纯粹的武力,不动用修为。赢了,你们走;输了,我要你跪在我师弟的坟前认罪。”
      
      “我不会跟你打,我认输,但是我也不会去你师弟坟前下跪。他要杀的人是我相公,妻子抱住相公是理所当然,若是我没错,是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光夜只听说师爹被杀,却不知道原来还有这曾原因。
      
      “你们都站在这里干什么?”云无子从里走了出来,看到光夜拦住赵河喜等人,清楚她定是为了光景的事。“光夜,你先退下,替为师去看看光吟吧。”
      
      提起光吟,光夜难过的低下头,光景死了,光吟又出了事,身为半魔的事整个天舟山都知道了。
      
      这件事可以说比光景死去的事还要严重,现在他已被云无子关在空幽洞内,门外派了弟子看守,也不知道他现在醒了没有。
      
      “是,徒儿这就去看看师兄。”
      
      云无子对赵河喜说道:“这位姑娘,我有话想同你单独谈。”
      
      赵河喜让秋若山和宋泽去山下等她,自己跟了云无子去了易阳院。
      
      进了院殿内,赵河喜直接问道:“你要说什么?”
      
      云无子轻甩拂尘,“你杀了我的徒弟,我要你保住光吟的命作为偿还。”
      
      “一命换一命?”赵河喜冷眼挑眉,“你觉得我会答应?”
      
      “若是不答应,你也不会跟我进来,而且......”云无子抬手之间,一颗血红色的光珠飘于掌上,“这是属于光吟的,我用了毕生修为将其中的魔气压制住,只有光吟才能解开,眼下我把它交给你。最后的选择,便由光吟自己做主吧。”
      
      赵河喜接过飘来的血珠,虽然里面的魔气已被完全封住,但她仍能感觉到里面似有涌动的气息想要冲破这股压制。
      
      秋若山等赵河喜等得焦急无比,每一个来回踱步他就要让宋泽去看看。
      
      “放心,你娘子那么刚的,谁能把她怎么样?”
      
      “你刚才都看到了,那些弟子的眼神,好像要把我娘子撕了一样。”
      
      “哈哈,那是你觉得而已,这些人呀也不过是只会用眼神发泄罢了,放心,我们一走,他们就忘了。”
      
      “为什么会忘?”秋若山不解,再怎么说也是同门,哪能说忘就忘。
      
      宋泽站累了,蹲在地上,捡起树枝指了指上面,“你忘记那个叫光吟的半魔吗?”
      
      “记得啊。”就是因为看到自己师弟去世,他才入魔的吧。
      
      宋泽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世间的半魔有两种,一种乃是天生的混血,一种就是被压制的魔,这种魔本是纯魔,因为各种原因,他们会自销魔气,将力量降至一半。”
      
      秋若山眨巴眨巴眼,“那光吟是哪一种?”
      
      “自然是后一种。”回答这话的正是刚下山的赵河喜。
      
      秋若山心中欣喜,忙扑过去抱了个满怀,“娘子,你回来了,快走,咱们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宋泽察觉赵河喜手中的东西,“那是什么?”
      
      将血珠丢给宋泽,“替我保管好了。若山,咱们暂时不能离开天舟山了。”
      
      “为什么?”秋若山忽然想起云无子找她单独说话,忙紧张道:“是不是那个老头威胁了你?”
      
      “没人能威胁我。我答应云无子救下光吟。”
      
      这下子秋若山和宋泽都不淡定了。
      
      “救人?为什么?”
      
      赵河喜回想起与云无子的一番谈话,只说道:“我懒得说,救下便是。”
      
      宋泽看着手里的血珠,“因为他是半魔?”
      
      赵河喜回头看向天舟山,别有深意的说了句,“本以为只要置身事外就能躲过一切,但这也不过是妄想罢了。”
      
      “娘子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肚子饿了,咱们去吃饭吧。”
      
      浑身的疼痛使得光吟认不出皱眉,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身处黑暗之中,点点星光飘散于空间内,光景只看得见自己的身体。
      
      “这是哪里?”
      
      他记得光景死了,然后那个女人对他说了一番话,后来他很气,气得......
      
      “糟了!师弟师妹他们。”
      
      他想起来了,自己好像在那一刻失了控,不知道其余人怎么样了。
      
      “嘻嘻嘻。”
      
      “谁?!”
      
      这声音像是无处不在,透着深深的邪恶,“谁?你还问我是谁?过来,你过来,仔细瞧瞧我到底是谁?”
      
      如中了魔咒般,光吟吃力的站起来身,朝着前方缓缓走去,他知道答案就在那里。
      
      “对,再过来点。”
      
      光吟觉得自己走了很久,脚下的路却似没有尽头,他放弃了,“你给我出来!”
      
      没有了回应,光吟有些着急了,再次吼道:“出来!”
      
      “蠢货,我就在你眼前啊。”
      
      一张与他一模一样的脸径直出现在他面前,吓得光吟一个趔趄,坐在了地上。
      
      他不敢相信,这个长得跟自己一样的人,竟会如此阴暗可怖。
      
      “吓到了?你怎么会吓到?这不就是你自己吗?你内心深处的真正模样。”
      
      “胡说!”
      
      “我可没胡说,你只是忘了而已,哈哈哈,不信,你看。”
      
      光吟第一次觉得害怕,他不想看,他不要回想,那是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想记起的事情,他怕真相,他不要知道!
      
      “滚!!”
      
      猛然间坐起身,光吟环望四周,发现身处空幽洞内,这里是一般是用来关押犯错弟子的地方。
      
      他被关了起来。
      
      光吟知道,自己的问题,魔气,他竟是半魔。
      
      真是讽刺。
      
      似有人的脚步传来,光吟抬头看去,原是平虚子。他即可起身,向往常一样握拳而拜,“师叔。”
      
      平虚子厌恶地看向他,“你不配叫我师叔。”身后的两名弟子,甩出一条长鞭将光吟扎扎实实的捆了起来。
      
      光吟心知这是要去接受审判,身为半魔自是不能被正派所容忍的。
      
      出了山洞,刺眼的眼光使他睁不开眼,想要用手去抵挡才反应自己正被绑着。身上的这条绳索是施了术,越是挣扎勒得越紧。
      
      光吟被送至广场中央,脚下被术法牵制无法移动。
      
      他看到光夜光月,立刻低下头,现在的他不配当他们的师兄了。
      
      “真没想到一向好脾气的光吟师兄竟是半魔。”
      
      “怪不得他平时那么低调,原来是为了隐藏自己。”
      
      “嘘,别说了,代山主来了。”
      
      昊宇站在正殿台阶之上,对众人说道:“光吟以半魔之身入我天舟,虽未促成大错,但人魔有别,未免后患,即刻施以‘灭灵天罚’。”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这刑法是要将光吟形魂俱灭啊。
      
      “等等!”光夜出声而道,“光吟师兄虽为半魔,但他并未伤害任何人,将他赶出天舟便是,何许如此严苛的刑法。”
      
      “你在质疑我?”昊宇的双目微合,威严之气笼罩于身,使得所有人都禁声不语。
      
      “师父,我师父呢?”
      
      台阶之上只有五院院长并未见到云无子,光吟怕他有事,忙出声问道。
      
      “哼,还敢提你那个包庇魔物的师父。”平虚子对下面的行刑弟子说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开始布阵行刑!”
      
      “不要!”
      
      光夜和光月捂脸不敢去看,但见光吟脚下阵法已启,划出无数红线将光吟全身紧紧缠住,似要将他勒碎。伴随着他的惨嚎,所有人都默默地低下了头,不愿直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鱼它听不见你说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