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欺负我,我娘子会炸的

作者:三甜七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4 章

      第34章
      邢空野与宋泽同时心道不好。
      
      邢空野担心的很简单,不能让不会武的秋若山出事。
      
      而宋泽则是怕光景被赵河喜当场灭掉,到时候可就真的出大事了。
      
      两人同时出手阻止光景,却仍不及赵河喜动作迅速。
      
      好快!
      
      仿若时间静止般,只见赵河喜只用一手便夹住光景的剑端,根本不给光景反应的机会,指尖轻弹剑身,光景被一股霸道的起劲震飞开来。
      
      “师弟!”光吟见状顾不得其他快速飞去抱住光景如同无骨的身子缓缓落下。
      
      光景死了,筋脉尽断而亡。
      
      “师弟啊!”光吟后悔没有及时阻止他,对于这突来的变故他竟一时不知该如何,一旁的师弟们愤怒交加,“妖女!为光景师兄偿命来!”
      
      宋泽顾不得头痛了,他怕赵河喜再出手杀人,暗中让她先带着秋若山离开,由他来阻挡这些人。
      
      “你们快走,这里交给我们。”
      
      虽然邢空野对于赵河喜杀人的作为有些不赞同,但是若不是光景咄咄逼人也不会是这种结果。最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似乎低估了赵河喜的能力。
      
      是呀,能一拳重伤古熬的人实力怎么可能低,不管怎样,他不能让赵河喜被天舟山的人抓走,至少在他与她比试前不行!
      
      秋若山没想到赵河喜为了护他竟两人给杀了,这下子那些修仙者定是不会放过他们。
      
      都是因为他太弱了,才害的娘子这般不顾一切。如今失了人命,不论他们逃到天涯海角,这些人也不会善罢甘休。
      
      秋若山看着光吟还抱着光景的尸体,一跺脚回头说道,“娘子你走,我跟他们回去。”
      
      赵河喜看着秋若山,眼中没有任何波澜。
      
      看着邢空野和宋泽还在与那些人缠斗,只轻声说了句,“你可真傻。”
      
      赵河喜朝着光吟走去,有人见了,惊声提醒道,“师兄!小心!”
      
      光吟呆愣地看着来到他跟前的赵河喜,嘴唇轻颤却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是了,他早该想到,当初在小镇外与他们相遇时,面对化妖,一个普通女子怎么可能那般冷静,就算是他遇见异常的妖物内心也会有所惊诧,但是这个女人弹指之间杀了他的师弟。
      
      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但无人赶去惊动正在对视的两人。
      
      宋泽悄然移到秋若山身边,只要谁敢一个动作他就抄起秋若山跑路,对于赵河喜来说没有什么比秋若山重要。
      
      只要秋若山没事,那女人就不会开杀戒。
      
      赵河喜居高临下的看着光吟和他怀里的光景,“他选择了错误的对象。”
      
      “你在说什么!”光吟想破口大骂,可想到光景的冲动,他又不敢去看赵河喜,“可你不该杀了他。”
      
      “那是她技不如人,在他决定动手前就应该考虑到后果,莫不是他本就存着专挑弱者下手的心思。杀一个弱者,好成全他扬善除恶的名声吗。”
      
      “不是的!”光吟极力否则,“我师弟不是这样的!”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作为他们的大师兄,却没能及时阻止光景从而使他失去了一条性命。
      
      “大师兄!还愣着干什么,杀了这妖女替光景师兄报仇啊。”
      
      “我看谁敢!”
      
      邢空野一刀,震的众人且不敢妄动。
      
      光吟放下光景的身体,缓缓站起身,泛白的嘴唇一张一合,忽然天空随之突变,竟起了阵阵雷声。
      
      “这是什么?!”在场的弟子不明所以,纷纷露出恐慌的神色。
      
      赵河喜盯着光吟半埋着的头,眼中闪过一丝锐利。
      
      这男人竟然是半魔,呵。
      
      “大师兄看上去好像有些不对劲。”
      
      “等等,这气息好像是魔气!”
      
      “大师兄是魔?!”
      
      在所有人惊诧之间,头顶上空云层翻涌,天色阴暗,阵雷之中竟有闪电划过,四处乱劈。
      
      “喂!邢大哥,看来名门正派好像不够纯正啊。”
      
      邢空野沉下脸,他亦没想到天舟山竟收留魔族之人当弟子。
      
      而光吟此时正陷入天人交战,他明明知道这样不好,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有个声音一直在对他说,杀掉眼前这个女人。
      
      都是因为她,害得师弟死去;都是因为她,自己要担责任。
      
      对!全部都是因为她!
      
      他明明有能力在九鸣双天会同那些人一争高下,可是他不敢。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不!不对!我在害怕,我是在害怕!
      
      杀了这个女人,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不是胆怯,不是懦夫!
      
      对,杀了这个女人!
      
      相比光吟似入魔般心神错乱,赵河喜却是冷眼旁观。
      
      “光吟!”
      
      一道刺眼的光芒划破云层照了下来,顿时云雾散去恢复如初,云无子从天而降。
      
      他感应到光吟的异常,就立刻赶了过来,看到地上躺着的光景尸体,不管他人情况,纵然来到光吟身后将他泄露的魔气封印起来。
      
      光吟只觉眼前一黑,身体无力,就晕了过去。
      
      众人见云无子来了,纷纷说道:
      
      “师尊,这妖女杀了光景师兄。”
      
      “师叔,为何光吟师兄会有魔气。”
      
      “我曾听闻光吟师兄以前是在魔窟里被云无子师叔就回来的,难道......?”
      
      云无子释出气压,让所有人都闭了嘴,他看向赵河喜等人,“几位,还望随我回去。”
      
      对方毕竟是天舟山易阳院院长,邢空野心知这事儿是必须有个结果,可他就怕另外三位不愿意,这事儿就麻烦了,正头痛之际,听赵河喜说道:“好,我跟你们回去。”
      
      秋若山听赵河喜这意思是想独自一人面对,撇开宋泽跑到她身边,“不行!要去,我们一起去!”
      
      若不是为了护他,娘子也不会出手杀了光景,这事儿全因他而起。
      
      “会被打哦。”赵河喜认真脸的说道。
      
      “打就打,我不怕!”
      
      “会被关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整日里同老鼠作伴。”
      
      “有老鼠?”
      
      秋若山最怕老鼠了。
      
      “老鼠饿了会在你身上乱窜。”
      
      秋若山汗毛倒立。
      
      明明是很严肃的事情,可是听了这夫妻两的对话,氛围被严重破坏。
      
      云无子轻咳一声打断他们的对话,“谁也不能走,各位,请吧。”
      
      秋若山紧紧握住赵河喜的手,“娘子你不许丢下我。”
      
      “哦。”
      
      这是一个封闭的方形空间,无门无窗,墙上与地面雕刻着的花纹里还镶嵌着如婴儿拳头般大小的光珠,照亮整个空间。
      
      秋若山四人被无云子直接关入这里,因着九鸣双天会已在最后阶段,等这事一结束,他们就要被公开审问。
      
      邢空野和宋泽极为无聊的躺在地上,翘着二郎腿开始闲聊。
      
      “我说邢大哥,其实你没必要跟我们一起进来吧,又不是你杀的人。”
      
      “我也不想啊,但是我已经表明了立场,唉,他们应该已经跟我们宗内打招呼了,估计正会儿已经派人过来了。”
      
      “你们圣罗宗是以刀为武器吧,你手上那把刀,我觉得挺不错的。”
      
      “你说我的刀啊。”邢空野召出龙啸天刀,横在宋泽面前,“这家伙跟了我很久了,胜过也败过。”
      
      宋泽看了眼坐在角落里的夫妻,凑近邢空野悄声说道:“我说,你真的要跟赵村姑比?”
      
      邢空野神情一正,“没错。”
      
      “那她要是一直不答应跟你打呢,你总不会一直跟着他们吧。”
      
      “她一定会答应的。”这话邢空野回答得相当自信。
      
      “啧,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你若是想要以秋若山以此要挟就别想了,你也看到了,赵村姑护他那夫婿护得紧,到时候就不是比试了,而是直接拼命了。”
      
      “哈哈,小兄弟你想的可真多。”
      
      秋若山见他俩有说有笑好不快哉,变同赵河喜说道:“娘子,我怎么感觉他们一点儿都不担心啊。”
      
      “恩。”赵河喜回应得很慢,秋若山才发现她好似睡着了。
      
      秋若山觉得这里好像就他一个人担心。
      
      “娘子,等出去了,你叫我武功吧。”
      
      赵河喜睁眼看向他,“为何想学武?”
      
      “修仙是修不成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了。不过学些防身术倒是可以吧,我不想总是这样需要娘子你出头,我其实也可以护着你。”
      
      赵河喜淡然一笑,“好。”
      
      邢空野刚好瞧见赵河喜笑了,忙碰宋泽,“是我眼花吗?那女人竟然会笑?”
      
      “多稀奇,她怎么就不能笑了,赵村姑只是笑得少而已。”对此,宋泽忍不住送了他一个白眼儿,翻身准备睡觉。
      
      空间之日无法看到外面的时间,四人只觉得睡意来时就睡。
      
      秋若山乃是凡人之躯,云无子安排了人送饭菜过来。
      
      “我想撒尿。”秋若山看着送菜过来的小师弟说道。
      
      紧接着宋泽和邢空野都喊道:“小兄弟,人有三急,关了这么久,可否行个方便让我们解决下内急?”
      
      “这......”都要出去解决,这下小师弟可犯难了,他本是个刚入门的弟子,头一次接这样的差事,一下子三个男人都要撒尿,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秋若山看着邢空野懵懵懂懂的说了句,“你们修仙了还要撒尿吗?”
      
      宋泽差点儿把自己舌头个咬了,邢空野尴尬地撇过头去,小师弟一脸懵逼的不该如何是好。
      
      “娘子,我憋不住了。”秋若山难受地皱着眉头。
      
      赵河喜对那小师弟说道:“让他去吧,至于那边两个你可以不用理会。”
      
      这小师弟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真的听了赵河喜的话,带着秋若山去解决内急,只一会儿功夫就把让送回来了。
      
      等小师弟一走,宋泽摇头叹气,“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们。”
      
      秋若山不解,赵河喜却是懒得理他,继续睡觉。
      
      宋泽见他俩这个反应,顿时有些生气,“刚才那个傻小子明显就是来送人头的,咱们只要再唬弄唬弄他,现在早就出去了。”
      
      邢空野坐在一旁点头附和。
      
      秋若山双掌一拍,“噢,原来你们是想逃啊。”
      
      邢空野悄声对宋泽说道,“我觉得那个天舟山弟子因这么个傻子被杀挺冤枉的。”
      
      宋泽:“呵呵,算他活该倒霉。”
      
      九鸣双天会已结束,光夜封云无子之命带赵河喜四人去了严司殿接受审问。
      
      四人刚跨入司殿大门就听到一声爆吼,“邢空野!!”
      
      邢空野只觉得有些耳鸣,忙用手掏了掏,一个横眉怒目的美颜女人忽现在他眼前,至于两指距离。邢空野赶紧往后退了一步,“怎么是你呀?”
      
      燕无非,宗圣宫殿长使与邢空野是好友,她之前一直外出,刚一回门就听到邢空野在天舟山闯了祸,向宗主请示之后带着一腔怒火赶来天舟山。
      
      司殿之内大弟子昊宇,二弟子昊温,云无子以及其他五院院长都在。
      
      燕无非只身一人前来,先就同他们了解了下大概情况,当看到赵河喜时完全相信不出她就是杀死光景的人。
      
      “邢空野,你给我好好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的同他们勾结妖魔?”
      
      她来时听到天舟山的弟子私下传言邢空野参与了勾结妖魔的事,当然她是完全不相信的,现在她要他亲自说清楚。
      
      邢空野叹了口,颇有些无奈,走上前想在场诸位行了一礼,“各位,其中真是个误会。我们绝无可能与妖魔勾结。”
      
      云无子却说道:“那为何要杀我派弟子?”
      
      赵河喜上前一步,“他要杀我男人。”
      
      “所以你杀了他。”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赵河喜身上,在众人看来她只不过是一个普通村妇,若不是在场的弟子迅速,完全无法想象她的竟有那般的实力。
      
      赵河喜垂下眼帘,“不是我要杀他,而是他......太弱了。”
      
      “你混账!”天清院院长平虚子厉声打断,“你们与妖魔混在一起,我派弟子乃是替天行道,没成想你竟下如此杀手。”
      
      赵河喜冷目一扫,宋泽见状感觉说道:“这位仙长,你们总说我们勾结、勾结,证据何在啊?”
      
      平虚子道,“证据?镇中百姓见过你们在林中与化妖在一起,那化妖同你们说了几句就离开了。而我派弟子也见那些豹形化妖,围在你们身侧,似正在听从你们的号令。”
      
      “等等,你们难道就凭这些要定我们的罪?”
      
      “杀了光景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宋泽等人算是明白了,这些人根本就不想听他们什么辩解,就是想替他们的弟子报仇而已。
      
      平虚子见他们无话可说,心中得意,正要朝门外喊人来,站在中间一直不出声的昊宇,开了口:“师叔,让我问问他们可好?”
      
      “你问吧。”平虚子心中十分不乐意,事情明明很快就要解决,昊宇这下子居然这个时候站出来,摆明了对于他这个师叔的决定有意见。
      
      昊宇看向殿内的几人,“为何那些化妖总是出现在你们跟前?”
      
      邢空野不得不说出,之前在小城与赵河喜共同杀化妖的经过。
      
      “那化妖非同一般,而且当时城内被一位术法高手封锁,我们破了那么化妖作为的阵眼,想必定对于那背后之人造成了反弹,所以我认为这一切都是那人在陷害我们。”
      
      昊宇看向赵河喜,“他说的可是真的?”
      
      “是。”
      
      之前小城出事,昊宇曾派人去调查过,的确有感应到封印城内所残留下的术法,只是他们查的线索也仅限于此。邢空野同那女人破了术法,引来对方的报复也不是不可能,况且他相信邢空野的为人,绝不是那种包庇邪佞之人。他让昊温暗中调查过那些豹形化妖确实同小城内死去的化妖是出于同一种‘术’。
      
      “就算你们并未与妖魔勾结,但杀我派弟子是真。”
      
      “我杀的,我认。”
      
      娘子!
      
      秋若山肯定不愿意赵河喜一人承担,快步上前对殿上之人说道:“我娘子是为了护我,才失手杀了那位仙者,你们若要报仇就找我吧。”
      
      宋泽觉得关键时刻秋若山还是挺爷们儿的。
      
      邢空野想要帮忙说几句却被一旁的燕无非拉住,“你给我闭嘴!还嫌给宗门惹得麻烦不够吗?”
      
      昊宇说道:“我们不对毫无修为之人动刑。”
      
      秋若山急了,“既然知道我是无修为的人,那你们的弟子为何要攻向我?难道不是因为他觉得、觉得我好下手吗?这么说你们也不过是欺负软弱人罢了,那么我娘子护我,又有何错?若是我真死于他人之手,是不是你就觉得理所应当?”
      
      “住口!你这简直就是胡搅蛮缠!”
      
      平虚子听不进去了,就要招人进来。
      
      “慢!”昊宇却对云无子说道:“师叔,光景毕竟是你门下的弟子,该如何处置,便有你来定夺吧。”
      
      平虚子冷哼一声,拂尘用力一甩,“哼,交他?他另一笔账还未算清呢,竟敢私下收养魔物。”
      
      无云子一下子失去两个徒弟,双目微红布满哀愁,“光景性子我最清楚,他一直痛恨妖魔,性格却是鲁莽,我曾不止一次告诫他,然而这一次算是他命中该遭此劫,让他们离开吧。”说道后面云无子哽咽无声,稍微缓和后才继续说道:“光吟的事,我会亲自同代山主说明。”
      
      昊宇微合双目,沉吟片刻,“既然如此那你们走吧。”
      
      “什么!不行!”
      
      平虚子坚决不同意,在他认为这些人来历不明,若是放了必定后患无穷。
      
      宋泽最是看不惯他,‘啧’了一声,“当事人都说了,你个糟老头子还瞎吼个啥?”
      
      “呔!你这妖物,看我不收拾了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给作者君打call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