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欺负我,我娘子会炸的

作者:三甜七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第23章
      
      秋若山看着镜中的自己捏了捏脸,“娘子,我最近好像有些胖了。”这一路走来,他们的日常变成了以吃为主,几下来秋若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脸在膨胀。
      
      赵河喜正在漱洗,瞅了眼秋若山的脸,用手轻戳了几下,“是有些胖了。”接着拿出早上从外面买来的鲜肉大包,“吃吧。”
      
      秋若山看着跟自己脸差不多一个形状的包子,认真沉思了片刻,拿起就开吃,“真香。娘子,我昨天看这里有家首饰铺,我们去逛逛吧。”
      
      “你是要给我买首饰吗?”
      
      “恩,我记得你头上的那根玉簪还是你的嫁妆。”
      
      成亲多年,秋若山也有送过赵河喜礼物,不过首饰倒是没有。昨日逛街时见了首饰铺,朝内看了眼摆在最显眼位置的样式,觉得做工不错,也就留了心,这几年他也攒下不少银子,买个首饰还是可以的。
      
      既然是秋若山的心意,赵河喜不会推辞,“好,吃完就走吧。”
      
      这个小镇规模不大,一眼就能望到头,退了房出了客栈,夫妻两直奔镇上唯一的首饰铺。
      
      店里的生意不算好,有点儿冷清,老板见了夫妻俩,忙客气的迎了进去。
      
      “两位想要什么样的首饰,本店有一批新货,可否看看?”还没等秋若山开口,就领着他们去到货架上挑选。
      
      “这几样是新打造的样式,两位可觉得满意?”
      
      秋若山问赵河喜,“娘子,你喜欢什么?”
      
      赵河喜将面前的首饰扫了一下,拿起一对翠玉吊坠耳环,“这个。”
      
      秋若山二话不说问了价格就付钱。老板自然高兴得很,从没遇见过如此爽快之人。
      
      “娘子我来为你戴上。”
      
      亲手为赵河喜戴上耳坠,秋若山笑得一脸灿烂。
      
      “老板在吗?”
      
      门外一名妇人拉着一个五岁大的女孩正朝内张望。
      
      老板见有人找,立刻走了过去,询问道:“这位娘子你是要买什么吗?”
      
      那妇人摇摇头,拿出一个布包,摊开里面是一只玉镯,问:“您这儿收吗?我想卖。”
      
      秋若山他们也看到了,这是一对母女,看起来有些狼狈,尤其女孩面黄肌瘦的,好似没怎么吃过饱饭了。
      
      老板并未拿起玉镯,只稍盯了一眼,便知此货能值多少,却摇头道:“抱歉,我这里不收。”
      
      妇人神情有些哀伤,“我和闺女儿很久没吃一顿饱饭了,老板您就手下,能给多少是多少吧。”
      
      老板摆摆手,有些为难,“实在抱歉,如今我的货也压着,况且你这镯子品质一般,我收下,也不好卖啊。”
      
      妇人听闻低声哭了起来,可把老板吓坏了。
      
      “诶,我说你别哭啊,我这里是做生意的地方,要哭到别出去。”
      
      小女孩也被吓到了,跟着妇人一同哭了起来,老板脸色愈加难看,眼看着就要发怒了,赵河喜出声说道:“这镯子我要了。”
      
      妇人抬头看向赵河喜,有些难以置信。
      
      赵河喜掏出一锭银子放到妇人手里,顺势拿走手镯,戴在自己手腕上,“还挺合适。”
      
      妇人见到手中的大银锭,抹去泪水,朝赵河喜弯腰一拜,“多谢姑娘,多谢姑娘,丫丫,快跟姨姨说谢谢。”
      
      小女孩丫丫还流着鼻水,跟着母亲一起弯腰拜谢。
      
      秋若山见此忙扶起她们,“别,不过买卖而已,既然钱货两讫,咱们就此别过吧。”
      
      对于赵河喜这样的举动,秋若山夸道:“娘子你真棒,那对母女这下子就不会挨饿了,省下的钱还能买别的。”
      
      赵河喜看了眼手上的玉镯,问秋若山,“好看吗?”
      
      “好看!”
      
      又将耳朵上的吊坠晃给秋若山看,“好看吗?”
      
      “好看!”
      
      赵河喜满意的笑了。
      
      “抓小偷啊!”
      
      这个声音异常熟悉,正是刚才卖玉镯的妇人,她边跑边大喊着,想求路人帮忙,但却无一人伸出援手。
      
      那偷儿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见路人阻拦,后面的妇人又追不上他,心中自然得意起来,却不想脚下一跘,摔倒在地。
      
      “哎哟!”
      
      赵河喜一脚踩在偷儿的手掌上,言语冷淡,“拿出去。”
      
      偷儿的手被踩得生疼,破开大骂,“去你娘的,敢踩你爷爷,啊,哎呦喂,疼啊,快给老子放开,不然有你好受的!”
      
      秋若山一把拿走他手上的银锭,将它还给赶来的妇人。
      
      妇人见又是这对夫妻,忙跪在地上就要磕头感恩,被秋若山阻止。
      
      “快起来,你这我们可受不起,不过举手之劳。”
      
      “两位恩人的恩情,来时我只能做牛做马相报了。”
      
      秋若山觉得这妇人说的太严重,好生劝说一番,就叫妇人带着孩子赶紧离开了。
      
      眼见到嘴的肥肉就这么溜走了,偷儿气得也不管疼,张嘴就要咬赵河喜的脚腕,却被不幸的被反踢了一脚,牙都碎掉了一颗。
      
      偷儿捂着嘴,痛骂道:“你个贱人!你敢伤老子,有本事别走,等着我叫人。”
      
      “哦。”
      
      赵河喜松开了偷儿任他去叫人。
      
      秋若山看着周围看戏的路人,“娘子,怎么办?”
      
      赵河喜眨眨眼,“当然是走咯。”
      
      对哦,又不是傻的,还真等那小子带人来啊,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夫妻俩的脚程倒是快,出了镇子走上小路,赵河喜眉头一皱,停下脚步。
      
      秋若山刚想问,就见前方一伙流氓手拿武器,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为首大汉满脸络腮胡子,看着夫妻俩的眼神极为轻蔑,问着他身边的小弟,“你就是被这娘们儿给伤了?”
      
      那小弟正是之前的偷儿。
      
      “我......我那是大意了。”
      
      大汉冷哼一声,大步朝前走了几步,看清赵河喜的模样,眼神变得猥琐起来,“脸蛋和身材倒是挺不错的嘛。怎么?伤了我兄弟就想走,留下来陪我们玩玩儿,怎么样啊?小娘子,嘿嘿嘿。”
      
      身后的一众人也跟着起哄,对着赵河喜用着下流的话语。
      
      秋若山气得捡起地上的石头就朝他们扔过去,“呸!流氓!我跟你们拼了!”
      
      赵河喜本倒真没想到秋若山就这么冲了过去,本想拉住的手扑了空。
      
      “若山......”
      
      “啊!混蛋!放手!”
      
      看着秋若山像个小鸡仔似的被大汉一手领着脖子,半悬在空中胡乱扑腾着双手,赵河喜沉下脸,暴雨即将到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叶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