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欺负我,我娘子会炸的

作者:三甜七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第21章
      宋泽不敢松懈,“就是你在画像施了术法,想要吞噬我的灵力?”
      
      “咯咯。”一只乌鸦落在栏杆上,盯着宋泽,鸟喙一张一合,“我也不过是想试试而已,没想到还真找出了你,更让我意外的是,你竟离开了岩镜,咯咯。本来还想再跟你们耗一阵子的,不过我现在改注意了。”
      
      展翅一飞,在宋泽的头顶上空盘旋,它的视线死盯着埋头的袁喜珊,“这个女孩儿闻起来很美味,有她来做辅料,今晚的大餐一定会让我永生难忘啊,咯咯。”
      
      袁喜珊听明白那乌鸦的意思,浑身更是抖得厉害,“宋公子,我怕。”
      
      “别怕。”宋泽观察四周想要找到出路,头顶上方的乌鸦又说道:“咯咯,想逃吗?没关系,逃吧,既然已被我发现,不论你逃去哪里,我都能找到。”
      
      “啰嗦,有胆子就在你爷爷面前现身,让爷爷我好好教训你,张嘴乱吃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群鸦‘哇哇’乱叫,这声音入耳乱心,扰的宋泽和袁喜珊捂住耳朵也无济于事。
      
      宋泽猛然跪在地上,汗入雨滴,袁喜珊顾不得那扰人的声音,跪在一旁扶住宋泽,“你怎么了?”
      
      宋泽心中暗叫不好,这妖孽定是启动了藏于他所造空间里的画像,此刻正在从内吸食他的灵力。
      
      “咯咯,感受到了吧。你的灵力正在消失,真是愚蠢啊,竟将那画藏在你自身灵力所造的空间里,真是给我了一个绝妙的机会啊。”
      
      “小姑娘你别急,等我将他吸食干净,接下来就轮到你了,咯咯,让我想想等会儿该怎么吃你呢?”
      
      袁喜珊不由自由的打了个冷颤,她能感觉到群鸦正在盯着她,好似在看食物一般。
      
      “袁小姐,我会拼力为你搏出一条出路,你一定要拼尽全力的跑,知道吗?”宋泽虚弱的声音在袁喜珊耳边响起。
      
      袁喜珊想要留下,却被宋泽一口回绝,“别废话了,我说‘跑’,你就给我使劲跑,不要回头,我可不想照顾你这个累赘。”
      
      袁喜珊也是个自尊心强的,“我不是你的累赘!”
      
      宋泽完全没想到刚才还哭鼻子的丫头竟突然站起来一副不畏所惧看着栏杆之上的乌鸦,“死妖怪!想吃我,没门儿。”她从身上扯下玉佩就朝那乌鸦扔了过去。
      
      玉佩砸到乌鸦身上,瞬间化作一抹黑雾飘散不见。
      
      “咯咯,小姑娘还有点儿脾气。”另一只乌鸦在他们头顶盘旋,“不过我现在已经没有耐心了,干脆你俩就一起吧。”
      
      乌鸦发乎怪笑,急速朝着上空盘旋而去,其余的乌鸦纷纷跟着起飞。顿时黑云卷起,电闪雷鸣,整个棠林小居似要吸进去。
      
      “咯咯,你还在反抗什么?乖乖等我吸完。”
      
      宋泽将紧紧袁喜珊护在怀中,避免她被吸进去,只是空间内那副画卷的作用下,使得他无心去做其他的事情。
      
      “宋公子你放开我吧,这样下去我们两个都会死的。”
      
      宋泽咬牙不语,觉得自己真的快到极限了,抬头朝天大吼一声,“你们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咯咯,怎么还有救兵吗?哦,我想起来了,是那个杀了毒阴盅的人。恩......如此,今日这餐真是丰盛至极,嘎嘎嘎,都出现吧,让我好好品尝你们的滋味,嘎嘎嘎嘎。”
      
      然而周围并无任何回应,就在这妖孽猜测之际,一道凌厉的剑气直朝黑云卷风劈来,一分为二,消散不见。
      
      棠林小居只留一地残垣,因着那妖孽的消失,宋泽得到喘息。
      
      “咳咳咳,我的妈呀,差点儿就嗝屁了。”趁此召出画卷丢在地上。
      
      秋若山与令千从暗处赶过来,一人扶起一个,就要带离棠林小居。
      
      “快,这里交给娘子。”秋若山夹着宋泽朝着事先准备好的地方避去。
      
      “我看你们哪里跑。”
      
      就在他们的脚下,突显法阵,将他们私人困在原地无法动弹。
      
      “呀!动不了了!”袁喜珊惊呼出声。
      
      “咯咯,瞧瞧你们,别走啊,留下来一起吧。”
      
      完全笼罩在黑衣之下的鸦巫出现在四人眼前,手里拿着的是刚才宋泽丢下的画像。
      
      “啧啧,为何要扔掉呢,这么美丽的画像应该好好欣赏才是啊。”
      
      鸦巫抬手之间将画卷展开,里面的宋泽画像已被黑雾侵染,眼睛发出红光,似要将人吸入其中。
      
      宋泽大喊:“快闭上眼睛!”
      
      鸦巫一念咒语,四人本闭着眼被硬生生睁开。
      
      “咯咯,好好看着,这可是我最为得意的完美术法。神镜啊神镜,今日你就化为我身体的一部分吧,当然还有你们,一起充当我的养分吧。”
      
      “他们,你可以随意食用,但是有一个人,你绝对不可以!”
      
      一道森然冷寒之声,从鸦巫的身后传来。
      
      “咯咯,你终于出现了啊。”鸦巫不急不缓地转身看向赵河喜,他的眼中并无过多的惊讶。
      
      赵河喜手握长剑,巍然屹立,不等鸦巫多说,挑剑一挥。
      
      法阵,破。
      
      “咯咯,看来人都到齐了。”鸦巫凌空而起,伸展双臂,阴风四起,周身聚集黑紫的光球,蓄意待发。
      
      “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有多少能耐吧。”回避而下,光球分别朝着五人而去。
      
      赵河喜无视朝自己攻来的光球,而是快速移到秋若山一行人跟前,以剑为盾挡住攻来的五个光球。
      
      “咯咯,伸手的确是不错,那么接下来你又要怎么护着他们呢?”
      
      鸦巫手掌一摇,光球形似游蛇,灵活乱窜。赵河喜沉稳应对,将攻来的光球都一一挡了回去。
      
      宋泽道:“这下去不是办法,得直接灭了家伙才行。”
      
      “你如何了?”赵河喜问道。
      
      “被耗去了七七八八,勉强支撑。”
      
      赵河喜看着空中的鸦巫,“那就让他统统还给你。”
      
      将最后的光球挡开,赵河喜终身一跃,举剑直劈,鸦巫召出光球挡住她的攻势,身形却因此往后飘出几里外。
      
      “咯咯,不错,够强。”
      
      宋泽抬头看着赵河喜又以迅雷之势刺向鸦巫,每一招都在紧逼鸦巫,而再观鸦巫,起先他只是一副游戏姿态应对,可随着赵河喜力道一次次的加强,鸦巫也不敢掉以轻心。
      
      赵河喜招招迅猛致命,鸦巫根本么有空闲反攻,只能以退为进,重在防守。
      
      “可恶!”鸦巫略感吃力,知道若是不把此人除掉,他静心筹谋的一切都会落空。
      
      好不容易得来的强大灵力,决不能就这么没了。
      
      鸦巫凌空再跃,口念秘诀,以臂画圆,召出术阵,双目一瞪,“敕!”
      
      强大的光束直朝赵河喜射去。
      
      赵河喜冷哼一声,转身一闪,躲过攻击,接着又是一连串的猛攻。
      
      地面上的宋泽将一切看的清清楚楚,“这家伙并未用全力,而是在......”
      
      秋若山朝宋泽喊道:“你看。”
      
      只见那副画像上面的黑雾已经淡去了许多,宋泽再一看上面打斗的二人,想到刚才赵河喜的话,他瞬间明白了意思。
      
      宋泽咧嘴一笑,“嘿嘿,老妖怪,我叫你吸!”
      
      大步朝前,宋泽伸手直朝那画中的双眼抓去,双目一目,心神汇聚。
      
      在看空中的鸦巫,明明能感觉到赵河喜每招都要取他的性命,在他全力防御之际,却又似有意避开。
      
      这简直就是在玩他!
      
      “你!”话未说完,赵河喜又是对着他一阵猛攻。
      
      鸦巫越来越恼怒,已经忘了最开始明明是他想去游戏他人,如今自己竟成他人的玩弄之物。
      
      “你给我死吧!”
      
      抓到空隙,召出强力大招就要朝赵河喜攻去......
      
      “怎么会?!”明明自己已经蓄力好,为何却是越感自身的疲惫。
      
      这不对!
      
      鸦巫低头一看,宋泽竟在通过画像反吸他的灵力。
      
      “喂,你分心了。”
      
      不知何时赵河喜已离鸦巫一臂之遥,住机会,就朝着他的脑袋削去。
      
      鸦巫猝不及防,反射性的就伸手去挡,这一臂被赵河喜直接砍掉,黑血直冒。
      
      “哇啊——我的手臂!!”
      
      而地上的宋泽的灵力也已恢复的差不多,直跃上空对着鸦巫的后背心脏位置就是一掌。
      
      噗啊——
      
      这次鸦巫直接坠落在地不起。
      
      本罩住脑袋的黑帽已经松开,露出他褶皱的头皮,那皮肤已经半透,能看清这皮层之下的血管。
      
      袁喜珊和令千只看了一眼,直接撇开,弯腰干呕起来,“太恶心了。”
      
      “喂,我问你几个问题。”赵河喜剑指他的头,“你是如何得知岩镜的存在?”
      
      鸦巫趴在地上大声喘气,“咯咯,没想到,枉我谋划这么多,竟输在这里。”
      
      “不要让我问第二遍。”
      
      剑尖直接插进他的头部一寸,痛得鸦巫哇哇大叫。
      
      “我说......岩镜一直作为一个传说存在,刚开始我也不相信,后来我查到解心楼里有一处藏书迷楼,于是偷偷进去翻看资料,才确信这个地方的确实存在,之后我想尽各种办法也找不到入口,直到我在解心楼内见到有人找寻血媚姬画一幅梦中人,我本打算碰一碰运气,没想到让我真撞上了,于是我偷走了画像,在上面施了术法,交给一个叫毒阴盅的人,告诉他找一个阴月阴时出生的人,便能透过此人,进入岩镜,从而再借由此人吸食灵力。我其实不过是想让他先替我探探路,结果倒是让我非常满意,可惜他太贪心,暴露了自己,最后死在你们手上,不过我倒不亏,将他变成自己的一部分,咯咯。”
      
      鸦巫的话解了众人的疑惑,赵河喜冷声说道:“知道了。”
      
      挥剑,斩之,头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