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欺负我,我娘子会炸的

作者:三甜七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宋泽刚放开血媚姬,她狼狈的瘫坐在地。
      
      此刻她的内心是复杂的,她后悔当初怎么不挑几个得力助手驻守此楼,而是任性的要独自守着十三层,这下好了吃了个大亏。再抬眼看向赵河喜,对方已经恢复了平常,简直一副人畜无害的村姑。哪里想得到刚才她差点儿死在她的眼神里。
      
      血媚姬只想他们赶快离开,心中默念口诀,召出漩涡出口,“从这里出去就是米沿。”
      
      “等等,我还有个问题问你。”宋泽弯腰看着地上的血媚姬。
      
      “什么问题?”
      
      “这楼内的玄阵是谁所布下?”
      
      “是尤先生,尤觉阳。”
      
      宋泽心里默默的记下了这个人。
      
      出了解心楼,宋泽问赵河喜,“那女人说的话,你信吗?”
      
      “不信也得信,现在我们就去棠林小居。”
      
      “得嘞,都听你的。”
      
      宋泽召出他们来时的马车,一路朝着目的奔去。
      
      血媚姬看着那三人终于走了,终于恢复力气站了起来,她率先去找了风不解,一鞭子就朝着他正在作画的桌案上劈去。
      
      风不解那笔的手一挥,桌案随之往一旁移动,免去了被粉碎的结局。
      
      “若是这画真毁了,我不介意拆了你的净月幽花。”
      
      要说血媚姬最恨‘丑’字入耳,那风不解自然是最恨别人毁了他的画,能毁的只有他自己。
      
      “哼!”血媚姬不说话,一屁股坐在空位上。
      
      莲悠见此,心中疑惑,难道那群人没死?看上去反倒是血媚姬吃了亏。
      
      血媚姬双手交于胸前,气愤难当,“风不解你有必要这样吗?不就是仿了一下你的画作,你就派这些人来给我难堪!”
      
      风不解放下手中的流云笔,见她脖子上有掐痕,似明白了什么,薄唇轻勾,“我倒是很想听听细节。”
      
      “想听?可以啊,挨我一鞭子!”
      
      不等风不解回应,血媚姬又是一击甩鞭,直朝风不解的面具而去。
      
      “主人!”
      
      莲悠惊呼出声,想要上前去阻挡血媚姬,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男孩鳪木一把拉住,“别去,你不是她的对手。”
      
      莲悠当然知道自己打不过血媚姬,只是作为主人的侍女,她应该上前,哪怕是死。
      
      鳪木再次说道:“你去了只会是先生的拖累。”
      
      莲悠神色黯然,听从了鳪木的话站在远处观战。
      
      急速奔走的赵河喜一行人自然不知道他们走后,解心楼内发生的激战。
      
      宋泽在外驾驶马车,车内赵河喜正靠在秋若山肩上假寐,手指正被秋若山握在掌心里把玩。秋若山将搭在赵河喜眼前的碎发,往她耳后拨去,发出一声轻叹。
      
      “怎么了?”赵河喜闭着眼问道。
      
      “娘子,我一直以为像镇子里刘屠户那样的脾气就够惹人怕了,但是经过这么多事,我发现刘屠户其实是个温柔的人,至少他只杀猪不砍人。你看那个老母鸡,咱们本来是平心静气的想问她个问题,就因为说了个‘丑’字,她就要咱们的命,真是太可怕了。这样的女人,将来怎么嫁的出去。”
      
      “我也会打架,可我还是嫁了你。”赵河喜睁眼看向秋若山。
      
      “你不一样,娘子之所以打架,都是为了保护我,为了帮助宋泽。”秋若山想到什么又补充道:“再说你要打架也是在咱们成亲之后啊。”
      
      “那成亲之前,你要是知道,是不是就不会娶我了?”
      “不不不。”秋若山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我的意思是说她,不是你。”
      “你今天夸她仙女了。”
      “那是计策!计策!不是真夸!”
      “你看了她一眼的胸。”
      “没有!我被你拉来躲去,眼睛都晕了,哪里还有时间到处看!”秋若山使劲儿摇头。
      “有时间你就会看了?”
      “当然不是!”秋若山摇头摇得都快要吐了。
      “哦。”
      
      宋泽掏了掏耳朵,“我说,你们两个有够无聊的,敢不敢刺激点。”
      
      然后宋泽就听到了打啵儿声,还特响亮唯恐他听不见似的,惊得宋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炎流君永远是我们的炎流君,变成村姑也是她。
      
      一吻结束,秋若山脸红的跟猴子屁股似得,捂脸不敢见人,声如蚊吟,“娘子......”
      
      “怎么了?”赵河喜真的有些困了,直接趴靠秋若山的背上打了个哈欠。
      
      “下次咱们在房内吧。”
      
      “好。”赵河喜撩开帘子,此时他们已经远离了米沿,正在绿林小路上行驶,出声喊道:“停车!”
      
      宋泽拉紧缰绳,将马车停了下来,“怎么了?”
      
      赵河喜跳下车,说道:“太慢了。”
      
      宋泽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小心翼翼问道:“所以......你要?”
      
      赵河喜食指朝天比了比,“用飞的。”
      
      “还有飞的呀!”秋若山跟着跳下车,眼中带亮光的看着宋泽。
      
      “不行!不能!”宋泽严词拒绝。
      
      “为什么呀?”秋若山有些失望。
      
      “没有为什么,说不行就不行,你们爱坐就坐,受不了就自己走路。”
      
      赵河喜冷着脸,“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宋泽赶紧往后一退,有些露怯,“我、我不愿意!”
      
      仍旧拒绝的下场就是被赵河喜打了一顿,宋泽捂着被打肿的半边脸,召出了能上天的宝贝——行空石。
      
      看着这个有一人多高的大型的表明凹凸不平的圆形物体,秋若山说道,“这不还是个石头吗?”上前用手准备摸一下,结果那石头似有感应,Duang的一下弹了起来。
      
      “妈呀!活的。”看着石头露出两颗黑漆漆滴溜溜的眼睛,秋若山问道:“宋泽,这是你大儿子吧?”
      
      “哼!”宋泽扭头不理。
      
      赵河喜走上前去,“打开。”
      
      接着秋若山就看到,宋泽大儿子的石头身上,开了一条缝,然后形成一道门,里面是空白的空间。
      
      秋若山这次是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宋泽,我都不知道怎么夸你了,说你真身是镜子,我都有点儿不相信,你真身肯定是宝箱变得吧。”
      
      宋泽才懒得理他们,用他的儿子来作他们的乘载工具,他心痛死了。
      
      “乖儿子,原谅爹,实在是打不赢啊。”宋泽扶在石头身上痛哭流涕,然而回应他的石头儿子,只对着他放了个屁,臭得他赶紧进入石头空间,关上大门。
      
      秋若山满眼惊讶,站在疑似悬空的地方,四处张望。
      
      “怎么什么都没有啊,这样子,咱们怎么往天上飞呢?”
      
      宋泽弹了一记响指,悬空的地面出现三张柔软无比的贵妃椅,斜上空展现出刚才他们所待的地方。
      
      “咦?前面不正是我们刚才做的火堆吗?”
      
      秋若山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这是在通过大石头的眼睛观看外面的情况。
      
      “走吧。”赵河喜倒是自然的躺了下去,这下子她可以安稳的睡一觉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说昨天多更一章的,结果忙,今天补吧,虽然也不多~~~QAQ哭唧唧求见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