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游戏中的恋爱bug[无限]

作者:白昼之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诡公馆(02)

      血腥味随着被阳光炙烤过的热风吹进门。
      
      男学生愣了两秒钟,随后手忙脚乱的,迅速将门关上,然后用完全不符合他身材的速度,飞快逃回了大厅中间,心有余悸的抚了抚胸口。
      
      “他们……不会真的死了吧?”
      
      没人回答他。
      
      被拉入《噩梦游戏》的人,要么还躺在里头,要么就是脑死亡。
      
      很显然,在游戏里死亡,人也就凉透了。
      
      这时,一个冰冷冷的女声打破了寂静:欢迎玩家们进入噩梦游戏D100501号房间,希望大家游玩愉快。
      
      最后“愉快”两个字似乎已经飘远,幽幽的透着凉气,让人浑身不适。
      
      【怎么样,相比于主系统,是不是还是我比较可爱呀~】
      沉寂了没几分钟的随身系统又冒了出来。
      
      “不,还是主系统更好一点,至少它没有恶意卖萌。”安若毫不吝惜的继续在心内打压随身系统。
      
      这时,气若游丝的女声又幽幽的开口:本局游戏内,玩家们的预设身份为:拜访蔡公馆的客人。
      因为种种原因,你们将在此处借住三天。
      
      主线任务:在三天内,探明公馆过去发生的事件,找出蔡夫人的死因。
      注意事项:作为客人,当然要尊重主人定下的规矩,否则主人会很生气;
      兵荒马乱,外面十分危险。
      
      安若虚握着拳头,抵在唇边思考。
      
      只简短几句话,信息量却不小。
      
      苟活下去是行不通的,逃跑也不行,只能完成任务。三日之后任务达不成,就要全员迎来死期!
      
      如果方才任由随身系统聒噪,让她听漏了系统提示,也不晓得队友们会不会给她一字不落的重复。
      
      果然,打压它是正确的选择。
      
      最先出声打破沉寂的,竟然是一直不怎么说话的西装男。
      “《噩梦游戏》还真是名不虚传,在场的老玩家,能给我们这些新人讲解一下规则吗?”
      
      所有人都看向陆云图,她似乎很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拢了一下鬓角,不慌不忙地开口:“规则每一场游戏都不一样,在按照提示完成任务的前提下,保住性命就行。”
      
      她说到这儿,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又看向安若。
      
      “目前为止我什么线索都没找到,安若你呢?”
      
      她这么一说,所有的目光又都集中到了安若身上。
      
      一开始,所有人都处在慌乱之中,谁都没心思去注意别人好不好看,如今才发现,这个冷淡不引人注意的小姑娘,不仅容貌格外出众,更有一双极为少见的,似乎不该出现在她这个年龄的平静双眸。
      
      眸光沉静犹如碧水寒潭,似乎世间任何事都不能吸引她的注意。
      
      此刻,她一眨眼,垂下了眼眸。
      
      并不是害羞,而是她自知演技不佳,干脆错开目光,省着不耐烦的情绪被其他玩家们捕捉到。
      
      如今游戏开始不到半小时,哪来的线索?
      
      陆云图这明显是故意要捧杀她,用新人们的期待来推着她往第一线冲!
      
      “已知情报太少了,不然大家共享一下各自的支线任务吧,兴许能开拓下思路,对吧,陆云图?”她四两拨千斤的将话题抛了回去。
      
      按照从前她玩过的内测版《噩梦游戏》,只有在注定要争抢生还名额的类吃鸡副本中,玩家之间的小任务才有可能互相冲突。而如今身处的明显是解谜副本,不会有类似的问题。
      
      陆云图的心思被撞破,有些尴尬,但很快就调整回来,很坦然的说出了她的支线任务:找到通往公馆天台的钥匙。
      
      其余几人的支线任务也差不多,都是找东西。
      
      轮了一圈又到安若,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楼梯方向传来一阵响动,叮叮咣咣,似乎是有人在……打架?
      
      “这是哪儿?松手!放老子出去!我CN大爷的!松手!松手啊!”
      
      随着一连串越来越难听的叫骂,一个身影出现在楼梯上。
      
      又一位仆役打扮的干尸,只不过要比先前来迎接玩家的那个,略微壮硕一些——虽然说是壮硕,但肌肉早就风干紧贴在骨骼上,只能通过挂在身上的衣服来确认这一点。
      
      她一步步下楼,手中拽着一个大概30岁左右的男人。
      
      那男人拳打脚踢的反抗,可没起到任何作用,被人拖麻袋一样,从楼梯上拽了下来。
      
      那女仆干尸拖着人经过客厅时,回身一脚踩在中年男人的肚子上,略微凸起的肚腩瞬间下陷出一个深坑,仿佛再稍微用力,就会被踩穿。
      
      男人不敢再挣扎,甚至因为极度的恐惧,双腿之间,裤子都湿了。
      
      腥臊的气息蔓延开。
      
      这男人看起来大概30多岁,头发乱蓬蓬的,脸很红,一侧带着被褥压出来的红痕,很显然是醉酒或者吃了安眠药,以至于睡的太熟,根本没听到系统提示,睡过了时间。
      
      他眼中顿时涌现出一丝希冀。
      
      “救……救救我啊!你们救救我!”
      
      听到男人的求救,几人却都不为所动,甚至还纷纷后退。
      
      开什么玩笑,那个控制着他的鬼怪,明显不是人类能够招惹的!
      
      这干尸女仆只一只手攥着不断挣扎的男人的两只手腕,将他拖死狗一样拖下楼梯,而且明显还有余力。
      
      安若心内纠结了一秒钟,毕竟她是主动进游戏来救人的……
      
      可救人也得足够有能力才行,救不到却又搭上自己的性命,得不偿失。
      
      女仆在客厅停留,为的就是杀鸡儆猴,见玩家们或惊慌后退,或沉思不语,嘴角上扬,扯出一个充满嘲讽的笑容:“我这就将打扰贵客的无礼之人丢出去。”
      
      “等等……”安若举手,“如果我们没觉着被他打扰呢?”
      
      “那也不行,他违背了先生定下的规矩。”
      
      原本认为还能尝试援救,但听她这么说,安若也只好死心——npc也许会骗人,可系统提示不会,男人不是被鬼怪主动招惹,而是先行违背了规矩。
      
      干尸见唯一一个有异议的也沉默下来,面上笑容更胜,嘴角已然咧到了耳根,嘴唇撕裂成瓣,同时足下继续用力。
      随着“啵”的一声,鞋跟已然踩破了男人的肚子。
      
      “啊————”
      
      剧烈的疼痛让男人面部狰狞而扭曲,双目充血,死死的瞪着几个玩家。
      
      而干尸女仆“嘻嘻嘻”的笑着,仿佛自己只是踩了只蟑螂,她抬脚,将鞋跟上的血蹭在地毯上,同时继续拖着男人往门口走。
      
      男人的衣衫迅速被血浸透,肠子从伤口流出来,拖在身边,而他偏偏一时还死不掉,不断痛呼。
      
      干尸女仆推开房门。
      
      阳光瞬间从门外照射进来,白花花的一片,远处先前两个玩家的尸体已然消失,只剩地面两摊刺目的血迹。
      
      “如果被丢出去的话,尽可能的回来,留在外边一定会死!”
      
      但提醒也没用,干尸女仆的力气非常大,单手一抡,就将男人扔出七八米远。
      
      男人就如同被车撞飞出去一般,撞上断壁残垣,嚎叫一声晕了过去。
      
      随后,就被四面八方射过来的子弹打成了筛子,其中一颗子弹直接射中太阳穴,在他头部爆开,血花飞溅,骨片和粉白色的脑组织洒了一地。
      
      枪声停歇后,从不远处的廊柱后头,走出来一个跛脚的身影,凑到男人残破不堪的尸体旁边,拽起他的一只脚,拖往远处。
      
      他走到正门前的时候,还抬头看了一眼屋内。
      
      安若这才看清,这士兵并非活人,也不是干尸,而是半腐烂的尸体。
      
      它浑浊发黄的眼球中,闪着贪婪的光,似乎很笃定,如今还被当做贵客款待的几人,早晚也会被丢出来,成为他的战利品。
      
      这种想法让他很是激动,随后乐极生悲,“啵”的一声,一颗眼球从眼眶中掉了出来,只有鲜血淋漓的神经连在眼球上,让其还能勉强吊在颧骨前晃晃悠悠。
      
      眼眶中,有蛆虫在探头探脑。
      
      直到这时,一直倚在门边的,壮硕的干尸女仆才心满意足的将门关上,回身鞠躬:“各位贵客不用害怕,虽然外边兵荒马乱,但公馆内是非常安全的。”
      
      众人:安全个鬼!最不安全的就是你!
      
      没人理这女仆,她也不在意,丢下一句:“午饭时间马上就到,各位可以在这儿稍作等待,管家会带领各位去餐厅的。”
      
      安若不得不承认,这游戏比当年以jump scare为主打的灵异向比起来,真是过于逼真了!
      
      高清□□的血肉和脏器历历在目,空气中仍旧弥散着夹杂了腥臊的血腥气,她都要吐了,哪有心情吃饭啊!
      
      可不等也没办法,系统告诉他们要遵守主人定下的规矩,可规矩是什么又没明说,万一不吃午饭也算坏了规矩,那死的可太冤枉了。
      
      接二连三的惊吓之后,接近崩溃的短发女似乎触底反弹,反而镇定了下来,她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咱们……齐心协力活下去吧,也许这局游戏结束,就能等到救援了呢!”
      
      另外两个新人也都赞同这个说法,从前对《噩梦游戏》,他们都只当是个鬼故事,如今确认其真的存在,想当然的都寄希望于政府的救援。
      
      安若没好意思戳破他们的美好幻想——
      
      救援人员倒是有的,但只她一个,目前还只是个开局连条狗都没有的24K纯新人。
      
      【狗有什么好的,你有我这样贴心的系统,应该懂得珍惜!】
      
      “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安若:我现在格外希望,噩梦游戏没有挑战性,氪金就能变强,最好是“开局一条狗,装备全靠捡”,“一刀999”的垃圾页游。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