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游戏中的恋爱bug[无限]

作者:白昼之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诡公馆(18)

      安若坐在楼梯口,她如今想要完成主线任务已经很容易了。
      
      一切都是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惨剧。这厉鬼想不通,他只是想要将妻子夺回来,为什么他的妻子会自杀呢?所以将时间固定在了她死亡的这段日子,试图寻找答案,大概也想徒劳的挽救一下蔡夫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这厉鬼一心只想了解关于刘文娟的事,所以公馆之外,那些超出蔡夫人窗口能看到的位置,只属于蔡先生的书房,只有仆役才会去的地窖,都不存在,成了锁死一切出路的无限循环。
      
      而蔡夫人绝望之中带着生前所有的眷恋自尽,应该挺向往死后的平静,没化作厉鬼,所以只一具身体被()操控着,一直一直进行徒劳的循环。
      
      鬼魂不讲道理,它将活尸们也困在这个循环中,却又不许蔡先生提起刘文娟。
      
      两个互相绿的死鬼继续互相伤害,始终得不出结果。直到有外来者,也就是玩家,将其点破。
      
      这个任务的本质,就是要找齐所有线索,告诉如今门内肆虐的厉鬼,整个蔡公馆上下的悲剧里,九成都是你丫作出来的,现在请你别再继续作了,放无辜的人和你的倒霉女儿自由。
      
      安若抱着手臂,她总觉着一切都说得通了,可还是莫名的认为有些不对劲,仿佛这局游戏并不该如此简单。
      
      大boss只需要嘴炮一下就完了?故事HEPPY ENDING?
      
      想不太明白,但时间姑且还充足,安若决定先调剂一下心情——
      别管主线任务什么时间搞定,总之先把支线做了再说。
      
      安若抖开信纸,在门前开始诗朗诵:
      “恒远,见字如晤……”
      
      标准的棒读。
      朗读是朗读了,但声情并茂么……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虽然安若也想尽量的打动人……不对,打动鬼,但竖着从右到左排序的繁体字,还是手写,她就辨认的很困难,能读通顺已经尽力了。
      
      身为学渣,就是这么的心酸。
      
      希望这厉鬼能宽容一些,既然是含蓄年代出身,就别要求饱含感情了。
      
      她一边读着,一边观察着门内的动向。
      
      似乎是感受到了一点生前的温暖,屋内阴森的戾气有所消减,循环慢了下来。
      
      房间内恢复到了白日的状态,写满诗句的纸张消失了,风停了,森冷刺骨让人无立足之地的走廊也随之恢复了正常。
      
      只剩蔡夫人的尸体,晃晃悠悠的吊在房梁上。
      
      片刻之后,门再一次关上,却是没有打开。
      
      安若转头看向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的小鬼:“你投胎去吧。”
      
      小姑娘怪笑一声,仿佛安若说了个天大的笑话,亮出十根黑长尖锐的爪子就扑了过来。
      
      “你该知道,食言的后果吧?”
      
      安若因为条件反射,眨了一下眼睛。
      
      小鬼已经不再她面前了,而是趴在安若背后,冰冷的十指搭在她的肩上,但并没立刻动手。
      
      约定是到天亮,等到太阳跃出地平线的前一刻,她才可以取走这个女人的性命。当然,小鬼认为,在天亮之前折磨她,让她在绝望和痛苦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还是可以做到的……吧?
      
      其实她也不是很自信,这两天来,身为鬼早就尊严扫地了。
      
      安若却只是笑,她此刻全身的肌肉都冰冷僵直,完全不受控制。
      
      可插在口袋里的指尖却因为触碰着温暖尚且可以活动。
      
      她从中勾出婴儿肚兜,语气破天荒的温柔:“我没有食言,你母亲的魂魄根本就不在这儿了,你只有去投胎,才能跟她团聚。”
      
      但小鬼对此似乎并不领情,她踩在安若肩膀上,弯腰将一张鬼脸倒着贴近安若,笑的狰狞:“可那又怎么样,你有本事送我去投胎吗?”
      
      安若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
      
      又来了!小女鬼瞬间狂躁,就是这种神态让她厌恶的要命!
      她急不可耐的要挖出这对眼珠,没了这对眼珠子,看这女人还怎么嘲讽她!
      
      安若更加不耐烦了。
      WDNMD!小鬼就是麻烦!果然不能跟她好声好气,就该棍棒教育!
      
      她冷冷的看着紧闭的大门:“杀了你的人是你亲爹,就里头的那位,你放心,过段时间就送他也去跟你们团聚。”
      
      “……啊?”过于简单粗暴,小鬼反应了很长一段时间。
      
      安若被鬼魂控制着,通身冰寒的感觉消退了。
      
      小鬼心有不甘,但却无能为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
      
      既然本就是被鬼魂索命,那复仇也没有任何意义,一旦怨气消散,她也就随之消失了。
      
      安若松了口气,难得有这么一次,幸运女神竟然站在她这一边!
      
      原本她认为,光是让小鬼自己没了执念还不够,若是屋里那位老哥不解开这个循环,她还是出不去。
      
      若真如此,安若就只能冒险先将主线任务做完,省着天亮之前被小鬼杀了。
      
      安若始终认为自己运气不佳,直觉却该死的准。今夜心头始终笼罩着一层阴霾,说不上原因,但就是觉着提前完成主线,也许反而会让局面更加糟糕……
      
      如今不用被小鬼逼的不得不先做主线,能有充足的时间来思考,真是太好了。
      
      蔡小姐的鬼魂消失,卧室的门也不再开关个不停,走廊静谧的让安若能清晰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
      
      她突然想起自己身边那个聒噪又不干正事的系统,竟然很久没出过声了。
      
      “系统,你在么?我刚才的支线任务,算是完成了吧?”
      
      没有很声情并茂,但好歹也是把情书全都读完了。
      
      没声音。
      
      “系统?醒醒?”安若又追问一次。
      
      还是没声音。
      
      安若愕然,难道在监督她做完支线任务之后,这系统就拍拍屁股走了?都不给反馈,也太不负责任了!
      
      安若原本还想好好捋一捋这些线索,弄清到底是什么让她迟迟不能下定决心提前完成主线,然而柔软的地毯逐渐被体温焐热,加之四周实在是过于安静,思考刚刚开始,人就睡着了。
      
      与此同时,在一个完全不考虑常识和物理规律的广阔空间之中。
      
      放眼望去,数不清的红色幔帐以诡异的角度堆叠,像是一个个演出终了后合上了幕布的舞台。
      
      所有的幕布,都朝圣一般对着同一个方向。
      
      特等席上,一个身影动了动。
      
      男人的面容隐藏在阴影中,直到从座位上起身,才能从侧面勉强看到下颚完美的线条。
      
      他抬手,苍白的手指落在唯一开着的幕布后,近乎静止的画面上。
      
      这是一个很别扭的偷窥视角,双开的大门只开了一个细小的缝隙,门外的走廊沉浸在昏暗之中,墙壁斑驳,无比萧瑟阴郁。
      
      偏偏有个格格不入的女子,正背对着门在地毯上睡觉。
      
      “挺有意思。”
      
      【对吧对吧,我就知道大人您一定会喜欢的!】在玩家身边只闻其声不见其型的系统音,此刻是从一颗苹果大的毛团子里发声。
      
      这毛团子圆滚滚的,勉强能辨别出头跟身体,不像生物,更像是极致萌化的二头身毛绒挂件。
      
      此刻它正瞪圆了两颗黑豆一样的眼睛,讨好地盯着正饶有兴味看着显示器的男子。
      
      男人不置可否的轻哼一声。
      
      构架搭建的很完美,哪怕他离开,《噩梦游戏》也能自主运行下去。
      
      但几个进化出了人性的小ai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哭唧唧的不愿意让他走。
      
      它们认为,他打算离开是因为看腻了人类绝望痛苦的演出,自作主张的研发了些新玩意儿,想博他的欢心。
      
      什么“恋爱系统”,“打脸系统”,“基建系统”一类,让他一度认为,这些小ai自我完善的时候根本没学正经知识,全去看网文了!
      
      其中“恋爱系统”就是眼前这只毛团子想出来的馊主意。
      
      如果不是当初一念之差将它们的形象设计的太过软糯可爱,略有些下不去手,那他真想掰开这小东西的头,看看里头到底有没有发育出正常的脑子。
      
      在求生都无比艰难的《噩梦游戏》中,发布恋爱任务也就算了,还不是玩家和玩家之间,而是玩家和鬼怪之间!?
      
      被随机到了恋爱任务,就算为了奖励不得不照做,定然也是如丧考妣,完全没那个调调。
      
      哪知试用的第一次,就有人乖乖照做了,甚至……还有模有样。
      
      当时他将自己的意识投入游戏,以第一人称视角将安若完成支线的过程从头看到尾,一丁点儿细节都没落下。
      
      他很清楚,这姑娘没流露出哪怕一丝的恐惧,反而带着紧张和窘迫,将一纸情书念的磕磕绊绊。
      
      类似的状况,让他莫名联想到资料库中的校园剧分类,少女第一次和心上人表白的情景。
      
      很久之后,他才意识到没亲身上过学就是没经验,这明明是学渣突然被点名要求背诵古文的情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日入v!v后照例0点更文,就是6个小时以后就更啦~
    ————
    专栏预收《末日游戏与小仙女》求戳求收
    No80027号末日游戏一开始,白夙就泪眼婆娑的拽着boss的衣角:求求你了,放我直接通过游戏吧QAQ
    BOSS:滚
    10小时后——
    白夙一边擦眼泪一边用鞋跟碾碎boss的肋骨:我都求你让我直接通过游戏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打架很痛,你的血溅我一身又这么脏,我很难办的……
    一路披荆斩棘,No00001号终局游戏开始后。
    白·罪孽终结·斩鬼无双·魔神统帅·夙瑟瑟发抖的表示,这局游戏我不想过了。
    众人:你疯了?过了这局游戏你就功德圆满,可以飞升了!
    白夙:QAQ不去,就是因为会飞升才不去!我飞升了我家使魔又不能跟着,到时候谁帮我系鞋带,谁背着我蹚血海,谁去掏了鬼怪脏污的核心炼化成宝石首饰给我戴?
    #为你披荆斩棘,为你所向披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