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游戏中的恋爱bug[无限]

作者:白昼之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诡公馆(01)

      【叮——咚——!系统加载100%,《噩梦游戏》开始啦!】
      欢快的电子音,将安若从近乎昏迷的混沌中吵醒。
      
      空气中满是灰尘,略带霉味的腐朽气息,死气沉沉。
      
      这就进游戏了?
      
      “嘶……”安若忍不住抬手扶额,头很疼,还是冰冷刺骨的疼,就如同有无数细小的冰锥在刮擦着她的脑膜。
      
      “果然政府的钱就是难赚……”
      光是这头疼就不是好忍的!
      
      然而欢快的电子音丝毫不体恤安若的焦躁:【请玩家在10分钟之内去一楼大厅集合哦,支线任务将在主线任务领取后颁布~】
      
      黑暗之中,双目难以视物,但一边忍受疼痛,一边摸着墙壁前行,在系统电子音话音刚落的瞬间,安若就已经摸到了了门把手。
      
      金属特有的冰冷,让安若勉强冷静下来,用了好几分钟才将脑子里乱成一锅粥的记忆重新捋顺。
      
      三天前的中午,安若正在她的小窝里泡泡面,就被有关人员查了水表。
      
      她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政府终于要来消灭我这个贫困人口了么?
      
      哪知,被塞进车里,带到某个她听都没听说过的机构之后,安若手中就被强塞了一叠保密协议,以及一份工作合同。
      
      工作内容是:让她进入一款名为《噩梦游戏》的……都市传说。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所有的娱乐办公和通讯,都被整合到了全息媒体仓中进行,老式电脑已经绝迹。
      
      早年那些,譬如诅咒邮件啦,死者发来的索命讯息一类的怪谈故事已经过时,最近风头正盛的恐怖传说,名为《噩梦游戏》。
      
      安若之前也看过相关的帖子。据说,游戏图标为一个嵌在红色底座上的赤红眼球,会在深夜突然出现于操作界面上,无法删除,也无法停止其自动运行程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游戏加载完毕,将人拖进永无止尽的噩梦之中。
      
      发帖人称,自己就是被征调进特别工作组,负责照料这些可怜虫的医护人员。他煞有介事的描述说,这游戏无法退出,强行给多媒体仓断电将人拖出来,只会造成脑死亡,所以受害者们,只能无限期的躺在媒体仓中,依靠营养液续命。
      
      而至今,仍无人能从游戏中醒来。
      
      此贴一出,纷纷有人附和,甚至一路被顶到微博热搜第一名。许多网友都表示,自己的朋友就被拖入了《噩梦游戏》,甚至还有人说,一个熟人曾在游戏加载那几十秒的时间内,群发过求助消息,之后就彻底失联,人间蒸发,大概已经凶多吉少。
      
      再后来,帖子就被封了,热搜也被压了下去。日子还是照样过,没听说谁因为这个,就不再使用媒体仓了——娱乐、通讯、远程业务都靠这个呢!比车祸概率还低的都市异闻,跟失业带来的饥寒交迫比起来,果然还是后者更可怕!
      
      事实上,直到被有关部门找上门之前,安若也只当这是空穴来风,可没想到……不仅是真的,且牵涉人数,远超她的想象。
      
      无数专家试图从外侧攻破,至今没有结果,唯一的收获,就是搞到了《噩梦游戏》的进入端口。
      
      在安若之前,已经有两队训练有素的研究人员和特种兵被送进了游戏,尝试从内部攻破,但这些人就跟偶然被牵扯进去的那些无辜市民一样,无一清醒过来,甚至还有几人,突然猝死在媒体仓中——当然,死亡率要比平民低一些。
      
      至今,他们都躺在全息舱里靠营养液续命。
      
      安若参观过安放这些“受害人”的场所之后,认为这就尼玛离谱!
      
      这是工作么,这是要命!
      
      但看着合同上的天文数字,她还是心动了……
      对于她这个没有居住地户口,没有稳定收入,还剩一周租期就要被房东赶出去的人来说,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所以,为什么是我呢?”
      
      姑且还是要问问,她很不喜欢被安排的感觉。
      
      她就不信了,还能强行把她押送进全息仓么?
      
      负责和她交涉的是个面相很和蔼的中年男人,他笑了笑:“因为你最合适。”
      
      “首先,别管如今的《噩梦游戏》是高级ai自动运行,还是仍旧有人在幕后操控,当年都差一点作为一款全息游戏面试,当然……因为内容太过恐怖血腥而被查封。当年参加过测试的人中,就有你一个,而你不禁连续进行了十几场游戏,还是当时所有人中积分最高的。另外……我们也查到了你的心理咨询记录,你天生情感缺失,没有普通人所具备的恐惧感,这也就说明,你不会因为惊吓过度死亡或者罹患精神疾病,是最佳人选。”
      
      安若哑然,半晌之后,略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这都被挖出来,我还有没有点隐私了?”
      
      要知道,她是彻底换过身份的人,不然……也不会是个黑户……
      
      “在国家面前,个人不需要隐私。当然,我们不可能逼迫你去冒险,只不过你要就此离开的话,必须签保密协议,并且吊销使用媒体仓的权限,来防止情报的泄露。”
      
      “……”这对于本就穷困潦倒,全靠着写游戏测评糊口的安若来说,跟死刑也没什么区别了。
      
      最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安若同意进入游戏。
      
      讲道理,当年的《噩梦游戏》,她还挺喜欢的……
      
      毕竟至少在测试阶段,游戏流畅无卡顿bug,不搞签到和每日任务来强行增加游戏黏着度,引导系统简洁,随身系统安静如鸡,跟商店里不拼命推销的导购一样,值得五星好评。
      
      现如今呢?
      呵,黏着度100%,因为玩家都被扣押不许下线,读个副本都让她头疼的要命,耳畔的ai还在聒噪个不停!
      
      内测阶段的优点在正式上线时就全没了,垃圾游戏!
      
      【哎嘿嘿,如果安若若你愿意的话,可以给我起个昵称的~】
      
      “别叫的这么亲切,咱俩不熟,昵称就叫系统,顺便……”她思考了一下,认为现状还是别跟这玩意儿浪费时间比较好,“没有要紧事就闭嘴。”
      
      太欢脱了,影响渲染气氛,也影响人思考。
      
      【……】系统气气,不想说话。
      
      窗帘底下本就有光线漏进来,外头似乎是白天。
      
      而门外的走廊,虽然没有窗户,壁灯却是明亮的过了头,甚至将斑驳的墙面的照的发白,如同褪色了的老照片。
      
      走廊很窄,一端是墙,另一边则是楼梯口,中间一共8间屋子,楼梯是很复古的旋转楼梯,但往上去的方向被一扇铁栅栏门拦住了,只能往下走。
      
      这时,安若房间旁边的另一扇门被推开了。
      
      那扇门先是只打开一个缝,随后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一个略显紧张的圆脸小姑娘探头出来。
      
      她还挺谨慎,生怕走廊里有什么袭击人的鬼怪,所以将防盗链挂上才开门,确定外头没危险,这才出来。
      
      二人视线相交,她率先露出了笑容:“你好,我叫陆云图,你呢?”
      
      “安若。”
      
      她也不是故意冷淡,只不过实在是头疼。
      
      而且就算是当年侧测试版,她也一直都是不跟人组队的独行侠——什么地方恐怖就往什么地方钻,为的就是想知道,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引发她心内的恐惧,如果有了队友,不就没内味儿了么!
      
      对方似乎没察觉到安若的冷淡,迈着小步子靠近,左顾右盼之后叹了口气:“系统提示都过了一分钟了还不出来,恐怕除了咱们两个之外,都是新人了……看来这次副本要难过。”
      
      安若看着圆脸小姑娘略显为难的神情,倍感好奇:“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新人呢?”
      
      陆云图似乎听到了一句十足好笑的话:“哪有新人会像你这么淡定的,你肯定是老玩家,还是高玩!”
      
      而她话音未落,身后其他的几间房门后就传来了哀嚎:
      “卧槽!这什么地方!”
      “不是吧!放我出去!”
      
      陆云图一耸肩:“我说什么来着……”
      
      这时,对面的门开了,一个身着职业装,梳着干练短发的女人跌跌撞撞的从她的房间内跑了出来,见到前面两个活人,似乎松了口气,试探着仿若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这……这是哪儿?我不会是被拉入噩梦游戏里来了吧?”
      
      见前头二人不约而同的点头,这女人仿若一下子失去了全身力气,跌坐在地。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陆云图立刻去将女人扶了起来,还没等安慰,走廊最里端的两扇门也开了,里头是两个男人,都穿着睡衣,只是款式南辕北辙,一边是粉嫩嫩的卡通图案,另一个则是紫色丝绸睡袍。
      
      他们面上都带着惊恐的神色,目光中夹杂着愤怒与不解。
      
      “你们是什么人,快放我回去!”
      
      “我可是市长秘书!敢拉我进整蛊节目,是想被停业整顿吗?!”
      
      “别吵了……”安若本来就头疼的要命,听这几人闹哄哄的,眉头就下意识的皱了起来,“哪来的整蛊节目,《噩梦游戏》没听说过吗?”
      
      粉睡衣男仍旧瞪大了眼睛嚷嚷,而那个自称市长秘书的,脸却是唰的一下就白了。
      
      “不……不会吧……”甚至连说话都不利索了,“《噩梦游戏》?就那个都市传说?一旦被拉进来就有去无回的那个?是……是真的?”
      
      这时,陆云图拍了拍手打断混乱,出声提醒:“是真的《噩梦游戏》,但是先别慌,听从系统安排去集合,只要能完成系统安排的任务,就不会有危险。”
      
      两个男人都不说话了,唯有短发女还在喃喃自言自语:“这种比车祸几率还低的事,怎么会被我赶上了呢……”
      
      走廊里这一闹,动静实在,之前毫无动静的房门,又推开两扇,这次出来的两个仍然都是男人,一个西装革履,面上还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另一个则是个只穿了背心短裤的微胖青年,一脸的茫然,似乎刚从寝室中醒过来的学生。
      
      这两人面色也都不好看,但接受能力看尚可,不似先前出来的两个中年人那般吵闹,迅速跟大部队汇合。
      
      一共八扇门,却只有七个人出来,短发女似乎想去敲门试试,但一想到距离系统要求的十分钟不剩多久,便也不敢去了。
      
      安若倒是跑回去拍了两下,但里头一丝回音也没有,只好作罢。
      
      想来也是,系统那么聒噪都吵不醒的人根本不可能存在嘛,肯定是个空屋嘛。
      
      几人陆续下楼。
      
      老式旋转楼梯容不得二人并排,每一步都能听到吱吱呀呀的声音,让人担心它会立刻断掉,扶手上红棕色的油漆也掉的斑斑驳驳。
      
      但很干净,不同于房间内满是灰尘和霉味儿的荒废,明显是有人打扫的。
      
      一楼大厅中,圆桌四周围着沙发,旁边立着电灯。灯光昏黄,却不带温度,整个大厅都莫名的给人沉重的压迫感。
      
      中西结合的精致家具,手摇式电话,墙壁上装饰着油画……
      
      看来是民国背景,安若在心内默默评判。
      
      几人鱼贯步下楼梯,走廊另一端就传来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咚咚”声,那里似乎很空旷,让脚步声产生了回音。
      
      “除了咱们之外还有别人?”
      
      “也许是npc?”
      
      “别太乐观了,《噩梦游戏》中的npc,可不一定友好……”陆云图小心提醒着。
      
      安若倒是早有心理准备,这脚步声太僵硬了,每一次落地的间隔都严丝合缝的没有变化,看来它的主人,不会很正常。
      
      奈何她先前耽误了点时间,如今走在最后,只能勉强看到楼梯口的一小块空间。
      
      还没看到NPC,就先听到了队友的尖叫。
      
      “啊……鬼!鬼啊!”
      
      短发女人又崩溃了,转身要冲回楼上,但身后几个男人都还没来得及下楼梯,纵然想给她让地方也让不了。
      
      再说了,系统让人十分钟之内到大厅集合,在楼梯上可不一定算数!
      
      西装男被她踩了一脚,低声骂了一句:“你冷静一点!”
      
      女人却还是哭闹,最终被人架着拖下楼。
      
      安若跟着下楼,这才看到了来人……不对,来尸的容貌。
      
      黑白相间的仆人装扮,仪态端庄,衣衫整齐,可惜面上,已然流失掉了所有的脂肪,皮肤紧贴在肌肉线条上,骨节突起,本该是双眸的地方唯有两个黑色的孔洞。
      
      干尸不可怕,可怕的是这干尸会动。
      
      干尸缓缓扭动脖子,同时扯起嘴角,露出一个僵硬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干瘪的唇内,牙齿上满是黑黄的污迹。随着她的动作,皮肤扯开几个口子,露出里头已经纤维化的肌肉。
      
      “几位客人,请先在客厅稍作歇息,午餐马上就准备好。”
      
      安若是最后下楼的,原本离得最远,但此刻别人纷纷退避,她反倒成了打头的。
      
      视力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她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抬手抚着胸口。
      
      害怕自然是不害怕的,但别人都瑟瑟发抖,她也不能太不合群了。而且,这样近距离观察人体组织风干成蜡状,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
      
      真恶心,恐怕待会儿午饭都要吃不下了。
      
      干尸女仆转身离开之后,客厅暂时恢复了温馨。
      
      众人纷纷从惊恐中恢复过来,开始各处打量。
      
      作为一间正常的客厅,当然是存在大门的。微胖的男学生眼睛立时就亮了,冲过去就推开大门。
      
      而且还没受任何阻碍。
      
      门外是望不到头的断壁残垣,在正午的阳光下,宛若静待观赏的遗迹。
      
      似乎……并不危险的样子?
      
      “走走走,别再这闹鬼的房子里待了!”粉睡衣男一把推开身前的人就往外冲。
      
      哪怕外头也透着诡异,至少是正午阳光之下,比这鬼气森森的公馆强上太多了!
      
      一般人的认知,鬼怪自然都只能存活于见不得人的阴暗处,见这人冲出去之后什么事都没有,紫睡衣也冲了出去,拦都拦不住。
      
      男学生眼中满是向往,甚至。咽了下口水。
      
      这诱惑太大了……
      
      可他听说过《噩梦游戏》中,死亡率是很高的,总不会这么轻易就能完成一场游戏吧?
      
      “先等等系统提示吧,最多还有一分钟……”陆云图也试图安抚人心。
      
      但这话有理智的人尚且能听的进去,可本就已经近乎崩溃的短发女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
      
      但她刚一走到门边,突然尖叫一声抱着头就跑了回来。
      
      “鬼!有鬼!外边也有鬼!”
      
      随着她的尖叫,只见从断壁残垣的阴影之下,陡然闪出无数人影,那些人影并没靠近那两个冲出去的男人,反而摆出了类似于准备射击的姿势。
      
      随之而来的便是肉眼可见的枪林弹雨。
      
      二人的惨叫刺痛了安若的耳膜。
      
      先是惨叫,随后变成求饶的哭喊,再然后,就没了声音。
      
      唯有鲜血逐渐蔓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啦~~
    按照惯例,女主当然是个有故事的人~
    ————
    专栏预收《末日游戏与小仙女》求戳求收
    No80027号末日游戏一开始,白夙就泪眼婆娑的拽着boss的衣角:求求你了,放我直接通过游戏吧QAQ
    BOSS:滚
    10小时后——
    白夙一边擦眼泪一边用鞋跟碾碎boss的肋骨:我都求你让我直接通过游戏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打架很痛,你的血溅我一身又这么脏,我很难办的……
    一路披荆斩棘,No00001号终局游戏开始后。
    白·罪孽终结·斩鬼无双·魔神统帅·夙瑟瑟发抖的表示,这局游戏我不想过了。
    众人:你疯了?过了这局游戏你就功德圆满,可以飞升了!
    白夙:QAQ不去,就是因为会飞升才不去!我飞升了我家使魔又不能跟着,到时候谁帮我系鞋带,谁背着我蹚血海,谁去掏了鬼怪脏污的核心炼化成宝石首饰给我戴?
    #为你披荆斩棘,为你所向披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