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盛世美颜爱豆宠爱的日子

作者:甜画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喜欢你

      在此之前,乔醒对江伏臣的长相最深的记忆点,是江伏臣出演天下第一美人的那一幕——
      
      摘星楼被层层轻纱笼罩,如梦似幻,一道微风拂过,吹动轻纱一角,露出江伏臣那张寡淡的面容。
      
      屏幕里的江伏臣和其他浓墨重彩的美人相比,并不是第一眼就会让人惊艳,尤其在拍摄角度不好的时候,他的眼睛无神,看起来无精打采。
      
      可是现在,当乔醒第一次用自己的眼睛看江伏臣,而不是通过镜头时,乔醒发现自己错了——
      
      这他妈的是普通英俊?!
      
      那双被乔醒嫌弃过无神的凤眼,在现实中好像两个漆黑静默的漩涡,当乔醒靠近这片漩涡时,他的思维一下子就陷入了混沌中,冒出乱七八糟的比如“瞳仁太黑原来上镜会显得无神”,又比如“他是在发光吗”的想法。
      
      小天使乔醒呆呆地坐在意识空间,嘴巴张大,抱着自己毛绒绒的翅膀,陷入了对人生的怀疑。
      
      一旁的小恶魔乔醒紧挨着小天使坐下,两只小肉爪捧着脸,同样是嘴巴微张的呆滞状,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抛去乔醒对江伏臣的偏见,只从外形上来看,江伏臣确实是长得非常、非常、非常好。
      
      在灯光的照耀下,江伏臣的肤色呈现出一种毫无瑕疵的白,那是不见天日、束之高阁、价值连城的瓷白。
      
      乔醒坐在台下望着沐浴在灯光下的男人,忽然想起了他去博物馆参观一个瓷器,记不清叫什么名字,也记不清那个瓷器是什么样子,可乔醒记得围在那名贵瓷器周围的人。
      
      他们隔着玻璃,默不作声,神情专注地观望着,就如此刻,观众席上无人出声。
      
      乔醒看着看着忽然就生气起来。
      
      明明江伏臣是一个黑料缠身的人,这样的人怎么能看起来这么、这么霁月清风、身长玉立,长成这样该让人怎么骂!
      
      乔小少爷攥紧拳头,憋得耳根发红,妄图铁骨铮铮,可是那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却实在找不出几分厌恶。
      
      镜头对准观众席的摄影看到乔醒后,忍不住给了乔醒一个特写镜头。
      
      镜头里的少年有着一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脸上染着一层云蒸霞蔚的桃花色,水灵灵得像一朵成精的小桃花,粉色的情绪枝桠茂盛地伸展开来,鲜活到令人移不开眼。
      
      摄影见过太多这样的神情,少年人的喜欢来得太过轻易,他们会因为子虚乌有半真半假的谣言黑料去讨厌一位明星,也会因为光鲜亮丽的皮相去喜欢一位明星,与其说是喜欢那个明星本人,不如说是迷恋对方的人设,像是喜欢一个商品一样,像是追寻一道不知真假的幻影一般。
      
      这些喜欢来得那么轻易,展现得那么热烈,犹如烟花,升上空时伴随的声响热闹喧嚣,绽放在天边时欢天喜地恨不得昭告天下普天同庆,消失时又不留一点痕迹,可是谁也不能否认,那一刹那展现出来的爱慕姿态,鲜活又生动。
      
      “大家说伏臣刚刚唱得歌好听不好听啊?!”男主持笑容满面地问道。
      
      江伏臣抬起眸,随意向观众席望去。
      
      乔醒很白,是现实中很罕见的冷白皮,观众席的灯光有些暗,乔醒白到他坐着的那块地方好像都是亮堂的,他只是坐着那里,就让人一眼看到。
      
      在这之前,江伏臣没怎么注意观众席,他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视线便撞上了乔醒。
      
      凤眸微张,半晌,长长的眼睫抖了一下。
      
      女主持人没注意到江伏臣的异常,故意抛出不善的问题:“伏臣知道自己唱的是小黄歌吗?”
      
      观众们闻言在台下起哄,台上的江伏臣出了神,布满旧疤的手掌缓缓握紧话筒,力度之大,手背上鼓起青筋。
      
      那是一瞬间的失态,也只是一瞬间的失态,屏住的呼吸缓缓吐出,江伏臣又是波澜不惊的神情,就连将镜头怼脸上的摄影都没发现端倪。
      
      那双凤眸如深不可测的幽潭,即使泛起几圈涟漪,也没有半点声响,江伏臣移开视线,风轻云淡地嗯了一声。
      
      “哦~”女主持人挑了一下眉毛,像逗猫逗狗一样道:“我前不久也听过一首,叫《青狐媚》,这种歌我还没听过现场版的,不如伏臣你来一首呗。”
      
      女主持一边说一边打了个响指喊“music”,完全没有和江伏臣商量的意思,毕竟在这位女主持看来,江伏臣只是18线小艺人,凭借根本上不了台面的小黄歌炒了一番热度,等热度过去了,肯定会被打回原形。
      
      对于这种既没有作品,又没有背景的小艺人来说,能上他们这档国民综艺简直是走大运了,能在他们节目多说一句话,多一份展示机会,多喘那么一声,都值得感激涕零,还需要什么商量?
      
      音乐伴奏响起来了,然而那性感又冷淡的男低音却迟迟未出现。
      
      女主持侧过头,不解地看向江伏臣,每次看每次都会被江伏臣的气质和长相震慑,她是在后台看过江伏臣化妆的,知道这个男人只简单地涂了一层粉霜,连眉毛都不需要再多添几笔,就已经好看到这种程度。
      
      人对美好的事物总是会多出几分喜爱与纵容之心,向来捧高踩低的女主持难得放柔声音,催道:“伏臣,快唱呀。”
      
      薄唇凑到漆黑的话筒旁,吐出冷淡的字眼:“抱歉,我不会唱。”
      
      不会唱这首歌?
      
      开什么玩笑。
      
      女主持并不相信这个说辞,《虎视眈眈》都会唱,再说自己不会另外几首出名的色系曲子,不是装吗?
      
      出于对美人的宽容,女主持没有甩脸色,而是顺着江伏臣的话道:“不会我们可以学嘛,伏臣上次不就当场学了《虎视眈眈》吗?《青狐媚》可比那首简单多了,你都不用记歌词,把前奏里嗯嗯啊啊唱出来就行。”说到最后,她自以为很有幽默感地眉飞色舞起来。
      
      这档综艺里男主持常常会在口头上开车,车速之高,连观众在一不留神之下都会被甩飞,而观众好像比较吃这一点,还有人把男主持的口头开车剪辑下来做成合集。
      
      作为搭档的女主持常常是对方的陪衬,于是产生了模仿男主持的念头,只不过平常来节目的都是大咖,女主持没有胆子去调侃那些嘉宾,今天遇到江伏臣,女主持底气十足地口无禁忌。
      
      她开的玩笑逗笑了台下一部分没心没肺的观众,而有一部分人却不笑了。
      
      乔醒就是不笑的那一部分人。
      
      原本处于懊恼状态的乔醒抬起头,目光飞快掠过江伏臣看向女主持,不敢多停留一秒,生怕自己的黑粉立场被江伏臣的颜轰击成渣渣。
      
      他抿了抿唇,不太高兴地看着这位女主持,觉得对方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怎么把和嘉宾的互动整出青楼卖笑的侮辱感。
      
      两个观众小声交流道:“这话是不是有点不尊重人?”“自信点,把有点去掉。”
      
      女主持得不到江伏臣的回应后,脸有些拉不下来,阴阳怪气道:“看来伏臣不擅长中文歌,却格外擅长日文歌哟。”
      
      这一顶帽子扣下来,黑粉可以踩着江伏臣的脑袋群嘲,被扣帽子的江伏臣本人无动于衷,反而是乔醒有些生气。
      
      说话就说话,干什么阴阳怪气的?!
      
      “伏臣——”一旁的男主持突然出声,乔醒看向江伏臣,结果诧异地发现江伏臣好像在……看他?
      
      乔醒眨了眨眼,对上那双好似漆黑漩涡的凤眼。
      
      江伏臣的身上有一股区别于其他人的气质,有雄性荷尔蒙爆棚的诱惑,又有凛然不可侵犯的疏离,两者交织成独特魅力的漩涡,一旦被卷入这片漩涡中,便无法自拔。
      
      四目相对间,不知为何,乔醒忽然想起江伏臣在《黑评零距离》中说过的那句话——
      
      “因为我的目光只想追逐美好,连余光都不想浪费在这些事情上。”
      
      记忆里男人的声音低沉又坚定,还藏着缱绻的温柔。
      
      “伏臣的日语说得特别好,不如伏臣现场来教教大家怎么用日语和喜欢的人表白好了!‘我喜欢你’这句话用日语要怎么说呢?”男主持嘻嘻哈哈化解了原本尴尬的气氛,却无法让乔醒从那种奇异的混沌状态中脱离出来。
      
      乔醒怔愣地望向舞台上的江伏臣,而舞台上的江伏臣……好像还在看着他。
      
      江伏臣生了一双有着奇异深邃感的凤眼,犹如雾霭缭绕的深潭,神秘幽深,这一刻遥遥对视时简直一眼万年。
      
      乔醒来不及思考太多,听到江伏臣低声道:“日本人比较委婉,比如表白会说‘今天的月色真美’,也就代指我爱你。如果是我用日语来表白,我更倾向于说‘ずっと前から好きでした。’。”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薄唇微张,他轻声道:“很早开始就喜欢你了。”
      
      那说话时向来低沉冷淡、一板一眼近乎没有感情色彩的语调,在此时竟然多了三分温柔。
      
      说是三分,也就只有三分,克制到近乎吝啬,可偏偏就是那么三分温柔,让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呆滞得像是电影里被定格的画面。
      
      乔醒坐在昏暗的观众席里,一动不动犹如一座雕像,只有修长脖颈上上下滚动的喉结,依稀能窥见他翻天覆地内心世界的百分之一。
      
      半晌,他缓缓抬起手,漂亮到无可挑剔的手颤抖地捂住嘴,好似要将破碎的声音堵在嘴里,揉进骨髓里。
      
      另外一只手覆住滚烫的耳廓,惊人的温度攀爬全身,那象牙塔里长大看起来一尘不染的乔小少爷,如果将手移开,恐怕会露出满脸病态的红晕。
      
      靠靠靠靠真是要命了!这种声线这种语气说话哪个声控抗得住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江伏臣:我的目光只想追逐美好,你懂我的意思吗
    乔醒:?
    江伏臣:我想追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