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盛世美颜爱豆宠爱的日子

作者:甜画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y交易

      乔醒在看《恶评零距离》,因为江伏臣是这期的嘉宾。
      
      黑粉真的好难做,永远在冲在黑江伏臣的第一线,时刻抨击江伏臣的最新动态。
      
      乔醒叹了口气。
      太难了。
      他真的太难了。
      
      如果不是为了黑江伏臣,谁要看这种浪费时间无营养的综艺啊,有这个时间和郁浪出去吃甜点不好吗!
      
      综艺在电脑上播放,乔醒捧着手机重温《音帝》,自从他听了那段二十秒录音后,乔醒再看小说时,凌吟的声音在乔醒脑中变成了那道奇异性感的男声,阅读体验感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唯一遗憾的是,乔醒还没听过那个神秘演唱者平常说话时的声音,反正肯定不会是江伏臣低沉老气的声音。
      
      综艺里传出江伏臣的声音:“普通英俊还敢挑战天下第一美人,这种搬砖的手玷污了琴。”
      
      乔醒掏了掏耳朵,将视线从小说页面移到江伏臣的脸上,那张即使被镜头怼脸,也看不出什么缺陷的脸上。
      
      挑不出错的五官,没有死角的脸型,这种长相明明用放大镜也找不出毛病,可乍一看却觉得寡淡,寡淡的英俊。
      
      特别是乔醒以前diss过的江伏臣双眼无神,屏幕上男人的黑瞳仁暗到透不进一丝光,说什么凤眼,明明就是死鱼眼。
      
      乔醒正在腹诽着,突然听到江伏臣的声音:“嗯,还有一句,肚子里没半点墨,谁给你的勇气演高智商男神。”
      
      乔醒:“???”
      这些话为什么谜之耳熟?
      
      彼时正好一条弹幕飘过:【这好像是甜总说的】
      
      感觉自己有被cue到的乔醒特地打开微博确认——
      
      卧槽,居然真的是我说的!
      还复述得一字不差!
      江伏臣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竟然如此记仇!
      
      乔醒内心莫名脑补出一个画面,西装革履的江伏臣老干部状伏案写字,刷刷几笔就在小本本写下:“今天你骂我来着,这个仇我先记下了。”
      
      乔小少爷被自己的脑补险些雷到外焦里嫩。
      
      行,这仇我今天也记下了!
      乔小少爷握紧小拳头。
      
      求证归来的弹幕数量突然多了一倍:
      【靠,真的是甜总发言】
      【重点是每一个字都对上了啊,这得印象有多深刻?!】
      【原来引起江伏臣关注的方法是黑他,江粉记住了吗,这是重点,圈起来要考的】
      【江伏臣人设崩塌了吧,永远无动于衷从容淡定与世无争的人设崩掉了】
      【甜狗这么讨人厌,像狗皮膏药粘着我家哥哥身上,哥哥想不记住也难】
      【这里江黑也太多了,我作为路人都要看不下去了】
      【哈哈哈哈江氏路人又出现了】
      
      甜狗是乔醒的黑称,谐音舔狗,乔小少爷看到后烦了个白眼,手动屏蔽关键词,嘴里还碎碎念“谐音梗是要扣钱的”。
      
      即使屏蔽了一些弹幕,此时过于密集的弹幕还是几乎要遮住综艺画面,乔醒艰难分辨出此时的镜头是江伏臣在刷微博,刷的好像可能大概还是#音帝主题曲曝光#的那条微博。
      
      热评第一“我不信,除非江伏臣露脸唱一首《虎视眈眈》”的出现证实了乔醒的猜测,乔醒看到自己的大胆发言出现在大屏幕上,小脸有些微红。
      
      表情强行高冷的美少年剥了一颗巧克力塞嘴里,试图缓解尴尬。
      
      大屏幕上,微博页面停止滑动,江伏臣的指腹正好按压在“重度嗜甜患者”这个ID上。
      
      这一瞬间,乔醒生出了一股奇妙的错觉,好像江伏臣的手落的地方不是那个虚拟ID,而是他头顶的呆毛。
      
      被这个想象搞得有些不自在的乔醒抿了抿唇,脸颊上的奶膘旁浮现出一个浅浅的酒窝,过了一会儿,突然清醒过来的乔醒瞪大双眼,我他妈在想什么???
      
      ——“网友们都很好奇江老师的唱歌水平,江老师要不要现场来一首?”
      ——“好,不过我要先听一下这首歌的原唱。”
      
      男人的大拇指在“重度嗜甜患者”的ID上小幅度地移动了一下,好像在温柔摩挲着那个ID,不过乔醒向来不吝于用最阴暗的思维揣测江伏臣,他怀疑江伏臣是想把这个ID摁在地上摩擦。
      
      ——“好的!江老师要唱什么歌?”
      ——“《虎视眈眈》。”
      
      乔醒:“??????”
      乔醒震撼。
      乔醒迷惑。
      乔醒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弹幕同样众脸懵逼。
      【按江伏臣卖的与世无争老干部人设推测,江伏臣很可能不知道这是一首小黄歌】
      【以江伏臣的高中学历来看,江伏臣大概率唱不好日文歌,鬼知道江伏臣的日语发音会有多灾难】
      【继人设倒塌之后,江伏臣还要唱歌翻车了吗?这未免也太惨了嗲】
      【重点难道不是甜总点歌成功了吗?甜总作为江黑应该已经走上黑子的人生巅峰了吧,连江粉估计都没这个待遇】
      
      现场放出的《虎视眈眈》原唱证明乔醒没听错。
      
      日版原唱色气四溢地席卷全场,观众们纷纷交头接耳,乔醒注意到主持人小姐姐的表情都要变了,那是极其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哇哦,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歌曲呢,江老师之前听过吗?”
      
      江伏臣泰然自若:“没有。”
      
      乔醒:“……”
      乔醒一时间竟然无fuck说。
      是谁给江伏臣的勇气,让他唱一首从未听过的日文歌?
      
      真不愧是自我感觉天下第一良好的江伏臣啊。
      
      乔醒神情复杂地望着屏幕上的男人,他看见江伏臣平静地听完了歌曲的三分之一,而后做出了暂停的手势。
      
      “我可以抽一根烟吗?”江伏臣彬彬有礼地问主持人。
      
      现场一片哗然,主持人听到这个要求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导演。
      
      导演走上台,一阵商议过后,点头同意,主持人在一旁解释道:“江老师想要借助外力更好地展示这首歌曲……”
      
      乔醒只觉得江伏臣疯了,他可以想象等会儿的热搜将会变成#江伏臣《黑评零距离》烦躁吸烟#,江伏臣是想红想疯了吧,为了话题连综艺吸烟都做得出来。
      
      弹幕再一次密布:
      【江伏臣是不是综艺抽烟第一人】
      【身为艺人在综艺节目上吸烟,不知道这样的行为会误导青少年吗?】
      【这是什么神操作?唱不出歌所以焦虑到烟瘾发作抽烟?】
      【太low吧,江伏臣业务能力弱,长得丑,角色演不好所以要来表演一个当众抽烟吗?真他妈废物点心】
      【江伏臣这个丑比知道抽烟会加速皮肤衰老吗?本来就丑了,接下来还要又老又丑,呕】
      【24线小糊咖想热度想疯了,果然是糊逼,给一番男主的资源也扶不起来】
      
      乔醒看到江伏臣从西装口袋中掏出一包烟盒,从中挑了一根细长的烟叼在嘴上,一簇火光亮起,摇晃在江伏臣漆黑的凤眸中央,那张从屏幕上看寡淡又英俊的面孔被烟雾缭绕,刹那间升腾出疏离冷淡的性感。
      
      两根手指夹着点燃的烟,江伏臣靠在沙发上,薄唇散漫地吐出一口烟雾。
      
      镜头推进,烟雾好似喷吐到了乔醒的脸上,身为乔家小少爷,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做。
      
      乔醒讨厌烟酒味,有他在的应酬,空气清新气氛和谐,即使是乔醒他哥想抽烟了,嘴一张就被乔少塞一块巧克力堵住。
      
      可以说,江伏臣是第一位对乔醒吞云吐雾的人,虽然是隔着屏幕,也让乔醒感到生理不适。
      
      乔醒皱眉望着屏幕里的江伏臣,只见江伏臣浑身上下的气质在这一刻都随着形状变幻莫测的烟雾改变,正襟危坐的姿势变得慵懒放松,双腿叉开,一只手夹着烟,一只手握着话筒。
      
      苍白的烟雾下,那双微阖的凤眸显得有些怠倦,江伏臣好像流离于这个舞台之外,事实上,很难从江伏臣的身上看到“享受舞台”的自在感,反而是疏离感呼之欲出。
      
      漆黑的话筒和淡色的薄唇凑得极近,好似下一刻就要碰上,然后那张形状优美却有些凉薄的唇张开了,吐出了像烟雾般苍白飘渺不可捉摸又低哑的歌声:
      
      “不安(ふあん)除(のぞ)くyour voice,甘(あま)くとろけたノイズ~”除去不安的,你的声音,那是甘甜的溶化的噪音。
      
      乔醒如遭雷击,被一阵战栗洗礼全身,每一根末梢神经好似都在颤抖,连呼吸都要错乱,让他只能呆呆傻傻地看着屏幕。
      
      屏幕上江伏臣漆黑的凤眸微阖,浓密的眼睫敛住幽深的眸光,可却难以收敛住随着歌声流淌出的致命撩拨:
      
      “脳内(のうない)暗示(あんじ),like a sweet candy~”脑内暗示,像甜蜜的糖果。
      
      乔醒情难自控地咬住他嘴里半融的巧克力,甜腻的味道轰然淹没他的思绪。
      
      瞳孔不断收缩着,乔醒死死盯着垂眸低唱的男人,他几乎无法从凑近话筒的薄唇上移开视线,这个时候乔醒听到了混在歌词中一闪即逝的低喘——
      
      “キミの息(いき),侵(おか)され,we can fly ai ai ai ai~”被你的吐息,侵占,我们可以飞……
      
      那道只出现了一瞬的喘息仿佛吹进了乔醒的耳朵,将他的三魂六魄吹了一半,空荡荡的皮囊在过电般的战栗中沉浮,乔醒弯下腰,连脚趾头都要蜷缩起来。
      
      “震(ふる)え止(と)まんない症状(しょうじょう),禁断(きんだん)のアレ そう more~”无法停止震抖的症状,禁断的那个,对,more。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镜头扫过观众席上听众如出一辙的面红耳赤全神贯注的表情。
      
      那根点燃的烟在江伏臣的指间翻转,火光流转在布满老茧与陈疤的手指间,闪烁不定的红,与江伏臣此刻慵懒深沉的气质奇妙融合。
      
      那确实不是一双弹琴的手,没有什么风花雪月,反而杀伐果决。
      
      下一刹那,修长有力的手猛然将烟头摁在写满恶评的纸面上!
      
      红光吞噬着白纸上不堪入目的黑字,烟灰洒落在纸面上,歌声随着火光的熄灭戛然而止。
      
      直到此刻,才有零星的弹幕飘出来。
      
      【……不,不唱了?】
      【才唱了几句而已,为什么要停下来啊啊啊啊!】
      
      好像打破了某种魔咒般,随之规模庞大到骇人的弹幕疯狂涌现。
      
      【啊啊啊啊啊啊啊!!!】
      【awsl!惊艳!牛逼!】
      【靠靠靠我在场!我是那张纸!被江伏臣用烟头摁在脸上啊啊啊啊啊啊!!!】
      【江伏臣他是神仙吗啊啊啊他唱歌为什么这么好听啊啊啊啊!】
      【我听硬了艹】
      【哥哥我可以哥哥我真的可以!】
      【卧槽我鼻血都要流出来了,逼死原唱系列啊啊啊啊】
      【我完了,我黑转粉了,我栽在江伏臣身上了】
      【甜总怕不是江伏臣的托吧,让江伏臣唱这首歌圈粉】
      【甜总肯定是托,江伏臣说自己之前从来没有听过《虎视眈眈》,结果听一遍就能把日版完美唱出来,说出来谁信啊】
      
      满脸通红的乔醒傻傻地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了最新一条弹幕:
      【甜总居然背着我们和江伏臣私底下进行见不得人的py交易!太过分了!】
      
      乔醒:“???”
      我不是我没有你们怎么可以乱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乔醒:什么py交易!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江伏臣:这个可以有
    非常感谢好大一个板栗的火箭炮,纹刀木的手榴弹,不吃橘子的橘子x3、Hollandx3、烟青水绿x2、星尘勿忘我唤薛洋、忘羡、星辰虽淡却可永恒、呸哪来的章鱼、好大一个板栗、一个简单的ID、宁宁的地雷!(笔芯~)
    非常感谢星辰虽淡却可永恒的营养液x64,三菇凉的营养液x35,老古董六岁啦x30 ,糖糖的营养液x26、天啦噜的营养液x20,雾成化雨的营养液x12,清秋、宁宁、Holland、thinkermm、别问我匿名、晨曦、茜茜的营养液x10,瑾扬的营养液x9,猹生短苦,最怕闰土的营养液x8,路人甲、泪流、拉斐尔的营养液 x5,玉米的营养液x2 ,兔子的圆舞曲、栀凡、酒酒、顾安爵、阿飘本飘~的营养液!(啾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