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盛世美颜爱豆宠爱的日子

作者:甜画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梦醒

      江伏臣发现自己又做梦了,梦到的还是往事。
      
      他就像不能被看见的幽魂,注视着曾经的自己赴约,曾经的那个自己大致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在口袋里放了一支录音笔。
      
      谈起高成舟这个人,江伏臣的感觉算不上恨,应该说是讨厌,像讨厌一只喋喋不休的苍蝇,一只偶尔吸血的蚊子,只有当这些事情出现时他才会产生生理性厌恶,平常不会回想起这些事情,更别提做梦能到了。
      
      所以江伏臣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梦到高成舟。
      
      直到他在包厢中看到了乔醒。
      
      他又一次梦见乔醒了。
      
      他在包厢中一眼就看到了乔醒,他看到乔醒回头,眼睛亮晶晶地望了过来,少年气很足的样子。
      
      江伏臣怔了一下,才注意到乔醒看的是过去的那个他。这个认知让江伏臣不悦地蹙眉。
      
      直到江伏臣发现只有他能看见乔醒后,眉头才松开。
      
      他看到乔醒对过去的自己喊:“哥哥!别喝他给的酒!!!”
      
      哥哥?
      
      江伏臣听到这个称呼愣住了,他回想起在剧组里乔醒喊他“江哥”的样子,说来也奇怪,他对旁人的记忆一向很模糊,甚至想不清最近经常帮他化妆的郁浪长什么样子,说话又是什么语气,可唯独想起乔醒时,记忆是那么鲜活生动,仿佛上一秒刚刚发生过。
      
      他记得乔醒握住相机的手,雪白纤细,关节处被冻到微微泛红,在乔醒说话时,指腹有些害羞地在相机上摩挲了一下,好像小猫在挠着心扉:“江哥,我可以录一下视频吗?”
      
      江哥。
      
      哥哥。
      
      现实中光是喊江哥就害羞到手指蜷缩,在梦里却可以这么大声自然地叫……“哥哥”吗?
      
      江伏臣的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饶有兴趣地盯着乔醒,他看到乔醒一脸“哥哥你听我说话呀”的焦急表情,于是轻轻嗯了一声。
      
      可惜乔醒听不到。
      
      乔醒正对着高成舟生气地指指点点:“你要是敢碰我哥哥一根手指头,我一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他生气的时候脸都要皱成一团,头上的那簇呆毛宛如战旗飘摇,奶凶的小模样让人恨不得把他奶瓶给抢走。
      
      江伏臣没忍住笑了一下,神情像在看一只张牙舞爪的小奶猫在愤怒地喵喵叫,他心里其实没有多少真切的愤怒,毕竟这件事已经过去三年了。
      
      娱乐圈的腌臜事这么多,三年里发生过太多比这件事还要过分的事情。其实不止娱乐圈,生活也是如此,只不过乔醒被保护得太好,所以才会有这种路见不平的正义感。
      
      弥足珍贵的正义与纯净。
      
      望着推开门急切喊人的乔醒,江伏臣的手下意识伸进口袋里,摸出随身携带的巧克力。
      
      指尖触及包装,江伏臣忽然意识到乔醒看不见他,他将巧克力重新推回原位,走到乔醒身旁,看清乔醒泛红的眼眶后,江伏臣的心兀得空了一瞬。
      
      这是……要哭了?
      
      这个不可置信地想法冒了出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心口轻轻蛰了一下。
      
      江伏臣望着乔醒,看他最开始是憋着泪意不敢哭出来,攥着拳头在走廊上喊人,他的声音本来就软,想哭又忍住不哭时,声音几乎要软成一滩水。
      
      这样的声音,听着就会让人心疼。
      
      他看着乔醒憋得情绪上头,等终于憋不住了,哭得不能自己,哭得眼眶通红,哭得睫毛缀上了泪珠子,用本就又软又甜的声音抽抽噎噎着说:“哥哥你快点走…是我不好,是我没有保护好哥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
      
      一滴泪,两滴泪,三滴泪……原来真的有人可以哭得“眼泪和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落下来”一样。
      
      他伸出手,想要接住这些珍珠,可是泪水穿过了他的掌心,却好像落在了他的心上。
      
      江伏臣怔了怔,抬起头再看乔醒时,看到他眼里水雾朦胧,脸上泪痕未干,鼻尖还泛着红,明明是一副可怜相,却颤巍巍又恶狠狠道:“还要把他的手给剁了!”
      
      于是那只未接住泪滴的手缓缓握拳,抵在翘起的唇角。
      
      他跟在这个一会儿哭唧唧一会儿凶巴巴的少年身旁,把当初经历的不愉快的事情又看了一遍。
      
      比如高成舟雪藏他,截下他的资源,打压他的热度,又开出天价违约金不让他轻易解约,最后他们闹上了法庭。
      
      确实都是不愉快的事情,所以从前他不愿意回想过去,只不过在这个过于真实的梦境中回顾了一遍,他再回想起这些时,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乔醒哭鼻子的样子。
      
      那么清晰生动的画面,他看着那双桃花眼逐渐水汽氤氲,浓密卷翘的睫毛沾上泪珠,好像把他这么多年受的委屈也一并哭了出来。
      
      如同此刻,哭鼻子的美少年再也不能维持以往高冷的形象,他红肿着眼睛,带着浓浓的不解道:“哥哥你为什么要跟沙娱签二十年的卖身契,你是不是傻……”
      
      江伏臣望着早已哭成小傻逼的乔醒,哑然失笑。
      
      当初……
      
      闹钟声将回忆打断,江伏臣像眷恋梦乡般迟迟不肯睁眼,他在心底念了乔醒这个名字,念了好几遍,才依依不舍地睁开眼。
      
      到了剧组,江伏臣走到化妆间,郁浪欣赏了一波盛世美颜后忍不住问道:“江老师今天心情是不是很好?”
      
      郁浪解释道:“虽然江老师没有笑,但是总感觉江老师今天心情很好。”
      
      江伏臣没有反驳,回想起梦境里乔醒哭唧唧的模样,眼神都不自觉柔和了一分,“做了一个好梦。”
      
      郁浪闻言笑了起来,“太巧了,乔醒他今天做了个噩梦,梦醒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非要到剧组看看江老师才行。”他低头看了看时间,“估计快到了。”
      
      做了梦要到剧组看他?
      
      是和他有关的梦吗?
      
      江伏臣不动声色地问:“他梦到什么了?”
      
      郁浪乐不可支:“梦到江老师被人欺负了哈哈哈哈。”说完他并没有注意江伏臣的表情,而是查自己给乔醒订的奶茶什么时候能到。
      
      因此郁浪错过了江伏臣一瞬间错愕的神情。
      
      “看,说曹操曹操就到了。”郁浪笑嘻嘻道。
      
      江伏臣回过头,看到半开的门里探出来一个戴着墨镜的小脑袋,不是乔醒又是谁。
      
      “都进屋了还戴个墨镜干嘛?”郁浪大步走过去,一把就摘下了乔醒的墨镜。
      
      乔醒就像被揪住后脖颈的狗崽子,睁着肿成核桃的眼睛,惊恐地望着空手夺墨镜的郁浪,又惊慌失措地瞅瞅看过来的江伏臣。
      
      乔醒:“……”
      乔醒发出了没脸见人的一声“嘤”。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