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盛世美颜爱豆宠爱的日子

作者:甜画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盒饭

      “那个许方啊,你过来坐!”导演冲乔醒招手,指着面前一张塑料椅让乔醒坐。
      
      乔醒懵逼了一瞬间,反应过来后提醒道:“导演,我叫乔醒。”
      
      “小乔是吧,你这场戏最后看凌吟的眼神特别好,你演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剧本上写的很简单,寥寥数语,演员怎么发挥全靠自己,原定的许方演员试镜时是死鱼眼,双眼无神,看“凌吟”和看物件一样没什么区别,可刚才乔醒的那个眼神特别灵,在特写镜头里尤其抓人。
      
      演的时候怎么想的?
      
      乔醒试图回想出演戏时候的状态,一开始很紧张,可是当适应了那种状态,再联想起许方这个角色时,一切都水到渠成。
      
      “我是《音帝》的书粉,看过好几遍原著,还看过别人分析许方这个角色。”乔醒顿了顿,理清思路道:“许方是曹府的线人,他和凌吟合作是为了复仇,在原定的计划中,应该是凌吟去刺杀反派,可是许方却临时改变了计划。”
      
      “我看到有书粉扒出细节,曹府的下人说许方最喜欢《水调歌头》,虽然凌吟告诉别人作曲人是苏轼,但这个世界没有苏轼,所以许方很有可能认为凌吟就是真正的创作者。”
      
      导演点点头,“这个说法倒是很有意思。”
      
      “如果许方是凌吟的粉丝,那粉丝看偶像的眼神肯定是不同的。”乔醒说到这里有点不好意思,“还有一点就是,不管许方是不是凌吟的粉丝,我是江哥的粉,所以我看江哥自带迷弟视角。”
      
      “哈哈哈哈好。”导演开怀大笑,笑过之后指点了乔醒接下来的戏,还顺口问道:“小乔啊,你有没有兴趣当演员?”
      
      乔醒回想起刚才和江伏臣对戏的感觉,愣了一下,没有第一时间否决,“……我不是科班出身。”
      
      导演“诶”了一声,摆摆手,“你江哥不也是半路出家吗?我看你就很有灵气,特别会抓镜头,天生一张上镜脸。”
      
      乔醒眨巴眨巴眼睛等待下文,原本导演只是满嘴跑火车,和乔醒写满乖巧的眼睛对视后,莫名心虚,他挠挠头道:“我记得有个小网剧的男六好像还空着……”
      
      乔醒:“……”
      乔醒委婉地拒绝了导演的好意,准备下一场戏。
      
      下一场也就是最后一场戏,是许方领便当,乔醒研究如何在地上摆出一个优美的死姿、以及如何优美地吐血了浪费了一些时间,演完这场戏乔醒立刻爬起来去卸妆。
      
      郁浪给乔醒拍了好几张照片才依依不舍地卸掉,一边卸一边叹气,“这么好看的妆,你居然一点也不珍惜,没发现剧组好多人都在偷拍你吗?”
      
      郁浪不说还好,一说就让乔醒想起刚才剧组有个男群演偷拍他之后脸红的模样。
      
      真的是脸红个毛线啊,他该不会被人当成妹子了吧!
      
      乔醒幽幽盯着镜子,此刻他的妆卸了一半,眼线晕开,红色眼影擦去大半,这个妆容从艳丽逼人变得稍显黯淡,可在这张脸上依然有种奢靡的美感。
      
      郁浪还在耳边唠叨,乔醒默默裹着大衣,故意做出冻到哆嗦的样子,可怜兮兮地抬起眼,双手捂在贴了暖宝宝的肚子上,委屈巴巴道:“好饿哦。”
      
      郁浪当即忘记了自己要念叨的话题,心疼地摸摸乔醒的脑袋,从乔醒的大衣口袋里摸出一块巧克力,拆开塞进乔醒的嘴里,“我叫人准备午饭了,很快就能送过来,剧组里的盒饭你——”
      
      “江哥!”乔醒从化妆镜里看到江伏臣走来的身影,就像是小狗看到肉骨头一样,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唰转头冲江伏臣打招呼:“江哥你怎么来了?!”
      
      江伏臣穿着陈旧的军大衣,却穿出了军阀的气质,他将盒饭放在桌上后,双手插兜,垂眸望着椅子上坐着的乔醒,道:“这是剧组发的盒饭,我顺便帮你拿了一份。”
      
      啊啊啊啊啊我男神亲自给我送饭了!!!他好贴心!他好暖啊啊啊啊!!!
      
      “谢谢江哥!”乔醒的心脏咚咚乱跳,如果他有尾巴的话,现在尾巴都能摇出残影。
      
      乔醒的心思实在太好猜,江伏臣忍住突然想摸摸美少年脑袋的冲动,道:“不用这么客气,我还没说谢谢你,听助理说,你要给剧组送马……”
      
      目睹这两人交谈的郁浪慢慢眯起了眼睛,他的长相本就极具侵略性,当露出这样警惕的神情时,甚至能透出一股若隐若现的杀气。
      
      特别是注意到每次乔醒和江伏臣说话声音都会甜八度时,郁浪心中的不爽更严重了——
      
      啧,我们家醒宝只有在做错了事和有求于人时,才会对我这么撒娇。
      
      当乔醒意犹未尽地和江伏臣结束交谈后,抬头看见郁浪的表情吓了一跳,“卧槽,你怎么了?”
      
      郁浪瞪了乔醒一眼,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突然被凶的乔醒一脸懵逼,茫然地看着郁浪把恶狠狠把江伏臣送来的盒饭打开。
      
      “你干嘛呀?!这是江伏臣给我的盒饭!”乔醒小气吧啦地扯郁浪的衣角,“别的都可以分给你,就这个盒饭不行!”
      
      看到绿油油的盒饭中央摆着的大鸡腿后,郁浪的脸瞬间沉了下来,他之前去问过了,这个剧组只有主演的盒饭才会加鸡腿……
      
      答案显而易见,江伏臣把自己的饭给了乔醒。
      
      江伏臣对乔醒献殷勤是为了什么?只是简单地笼络土豪粉?还是别有所图?
      
      瞅瞅郁浪难看的脸色,乔醒小心翼翼地问:“你真的很想要吃这个盒饭吗?”
      
      郁浪:“……”
      郁浪生气地又剥了一颗巧克力塞进乔醒嘴里,气急败坏道:“吃吃吃吃吃,就知道吃,我看你哪天被别人吃了都不知道!”
      
      乔醒两边的腮帮子都夹着巧克力,他像个小松鼠一样委屈地捧着江伏臣给的盒饭,不敢吱声。
      
      “和江伏臣保持距离,听到没有?”怕乔醒不明白,郁浪语重心长道:“只有主演的饭才加鸡腿,江伏臣把他的盒饭给了你,你觉得他这么对你是图财还是图色?”
      
      然后郁浪看到乔醒突然站起来,心疼道:“哎呀你怎么不早说,我得把鸡腿送回去,不然哥哥中午吃什么?”
      
      郁浪:“……”
      
      *
      
      “你要把鸡腿给我?”江伏臣望着匆匆跑来的乔醒,眼底的笑意淡了下去,“不了,我今天想吃清淡一些的。”
      
      助理在一旁解释:“江哥胃不好,吃油腻的东西会恶心。”
      
      原来是这样,郁浪实在是想太多了。
      
      乔醒恍然大悟的同时,不知为何又有点小失落,他很快忽略了内心莫名其妙的失落,从口袋里摸出一块巧克力,“恶心的时候吃甜的会不会好一些?”
      
      江伏臣静静地看着捏住巧克力的手指,黑的黑,白的白,对比鲜明,他的视线在雪白的指尖停留了一会儿,才移到乔醒写满期待的脸上。
      
      “不了,我一般会用烟味压一压。”舌尖抵住发痒的上颚,江伏臣垂下眸,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他站了起来,“抱歉,我出去抽根烟。”
      
      江伏臣大步流星走出剧组,走到僻静的角落,冷静地点燃了一根烟,在飘渺的烟雾后,他看到道具组小刘站在不远处的一株树后。
      
      江伏臣隐约听到对方提到了自己的名字,他皱起眉,放轻脚步走上前去,听到对方压低嗓子说话的声音:“今天江伏臣的粉丝说要无偿剧组送真马,还只给江伏臣一个人拍戏用……”
      
      薄唇微张,吐出苍白的烟圈,升腾的烟雾笼罩住江伏臣的面容,眼尾那颗描绘上去的泪痣像是在哭泣。
      
      “所以我们原本动过手脚的那个道具马没用了……”
      
      夹着烟的手指微微抖了抖,恍惚间,当初手背上的痛苦好像也随之一点一点滋生起来。
      
      那被密密麻麻的尖锐之物残忍割开后的痛苦——明明时间已经过去了——明明伤口已经愈合了——
      
      可是那些痛苦又随着眼前人的言语翻尸捣骨而来。
      
      布满伤痕的手骤然夺取正在通话中的手机,在刘凌慌张的回首中,江伏臣对电话那头的人询问道:“高成舟,这是你的狗?”
      
      刘凌被称作狗后一时间还没反应过,他心虚地咽了咽口水,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
      
      一束穿透树叶缝隙的阳光突然刺进刘凌的视野,那一瞬间,目之所及的一切都是白色,接着他看到一双漆黑的凤眸从无尽的白光中裸露出来,那是足以震慑视觉神经的冰冷。
      
      被如此凌冽的眼睛盯上,刘凌猛然打了个寒噤,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下一刻,他被那同样冰冷的手掐住了脖子,骇人的力量让他的双脚离地。
      
      反应过来的刘凌拼命掰脖子上那只手,可是那只手就像镣铐紧紧扣住他的脖子,无论如何挣扎都是无用功。
      
      刘凌涨红了脸,呼吸变得艰难,思维变得混沌,在极度的惊恐中,他突然想起乱七八糟的事。
      
      比如《音帝》拍打戏时,江伏臣只用看武术指导一遍的示范,就能学得青出于蓝胜于蓝,又比如吊威亚时,和别的演员一看就在吊威压的僵硬感不同,江伏臣穿着戏服升上半空时,就像真的会飞一样。
      
      又比如现在,江伏臣掐着他的脖子,他觉得江伏臣是真的想杀了他。
      
      好像平日里那个对剧组所有人都疏离又客气的江伏臣是假的,眼前这个冷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江伏臣。
      
      深沉到透不进一丝光的凤眸盯着他,眼尾点缀的那颗泪痣带着一点悲悯的味道,然后禁锢在他脖颈上的力道骤然一松,他就像一袋垃圾跌落在地,狼狈地大口喘气,呼吸着宝贵的空气。
      
      江伏臣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趴着的人,对方颤抖着双腿想要爬起来,可是这并不成功,刚试着起身又双腿一软扑腾一声跪在地上。
      
      在对方惊恐不安的注视中,江伏臣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唇上,这是一个噤声的动作。
      
      苍白的手指压在颜色浅淡的薄唇上,如果说这张脸上镜时给人一种寡淡的凉薄感,那么多半是因为他的唇形。
      
      薄唇一张一合,江伏臣对仍然在通话中的手机轻声道:“管好你的狗。”
      
      明明是美到超越性别的长相,却散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凌厉,江伏臣随手挂断通话,看向刘凌。
      
      看得这个男人鬓角冷汗直流,他才厌恶地收回视线,江伏臣倚着大树,手指夹着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乔醒:你在想啥?
    江伏臣:在想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