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心炉

作者:认知失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No.8 轻快的歌声

      当护林人的最后一支箭矢吻别了她的指尖,牧羊人的哨音才姗姗来迟。
      
      断断续续的呜哑声飘荡在夜晚里,如同午夜惊魂的乍现的恶鬼,在黑暗里忽的来去,又似不知深浅的孩童,天真烂漫的开着过头的玩笑。
      
      乍隐乍现,不知规律;游荡飘零,不明所以。
      
      偏偏就这样破碎的声音,在忒哈特里斯的操纵下,竟也成了调子。
      
      支离破碎的音调被无形之丝牵引着,有预谋的跟上了听者的节拍,合上了力量波动的频率,恶意的给尸兽体内混乱到极点的战场加了一把火。这顺水的一推,轻易地煽动了疫猴体内的本源之力,将虚豚核心所残留的力量吞食的一干二净。
      
      因为生物趋利避害的特性而被动触发的能力,由于供能的问题被迫中止。虚豚能够改变虚实状态的特性被从疫猴身上彻底排除,原本被能力削弱的疼痛,恢复到了它真实的程度,降临在了怪物身上,加倍的剧痛成功的让这只有感性的存在瞬间僵硬了一下。
      
      就在疫猴前扑的动作停滞的瞬间,温莎的箭刺穿了它的胸膛。
      
      裹挟着摧枯拉朽之力的箭矢正中了它的心脏,这可怜可怖的怪物还来不及尖叫,就被钉死在了树上。
      
      连骨骼被外力冲击碎裂发出的喀嚓声都成了恰到好处的和音。
      
      受到正面冲击的力量不甘于彻底消散,满怀怨憎的尸兽还想要将心中的一切发泄,就在这个时候,森林的更深处传来一声高亢的鸣叫。那声音幽美而轻盈,如同游离在天际的流云轻而易举地遮住月光,这朦胧而虚幻的声音如汤沃雪般浇灭了尸兽体内躁动的力量。
      
      然后,云散月明。
      
      皎洁的月光乘风而降,亲吻过护林人的发梢,给她璀璨的金发渡上了一层柔光,让温莎本就俊美的面容更添一份神性。
      
      然而不论是柔软的夜色,还是柔和的晚风,或者是柔碎的虫声,都无法冲散她身上的冰冷。
      
      至少忒哈特里斯对着温莎望过来的面庞时,心里是这么想的。
      虽然察觉到了喜欢,但是作为一个合格的搭档,在这种情况下,他还保留着正常智商的大脑根本无法让他专注于心上人的外貌。
      现实总是分外打击人。
      
      “我不知道它还没有休息,我以为它吃饱了……”牧羊人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声音低到几乎要和得了生机的虫鸣融为一体:“你要听我解释……我觉得我可以解释……”
      
      “我确实需要一个解释——听你来解释你还在进行的实验,但是不是现在,”温莎打断了忒哈特里斯毫无力度的支吾,说道:“安抚好你的孩子,我的朋友。”
      “刚才的动静不小,每一个用心者都不会忘记它的声音,别让它变成其他人攻讦你的道具。”
      “我们的同僚可能不是主谋,但是他们对你的研究一定有所耳闻。”
      
      盲眼的护林人抿直了嘴角,严肃坚持过数秒之后,任无奈染上了眉宇,为这被刻意忽略事实叹了口气。
      
      事情的走向已经越来越糟糕,以至于她根本无法来肯定这究竟属于森林护卫队的作为,还是神殿的推波助澜。
      
      牧羊人的脾气和他稀奇古怪的研究得罪了不少人,一个微妙的巧合就能让事情变得错综复杂,更不要说现在这起明显经过策划的事件了。
      
      “其实就拖着也不错,”牧羊人颇有些胆怯地咽了咽口水说道,“其实把事情拖下去就能解决问题,反正他们没能力查真相,也不需要真相——”
      他有些忐忑的看着温莎,语气随着话题的深入平稳了些许,“他们给您机会,让您来证明我的清白,而不是直接拿出证据来让您——或者别人,任何一个说话有信服力的人都可以,让这样一个人来指正神殿违规研究尸兽。”
      “不正是说明了他们没有任何证据吗?”
      “没有证据的怀疑只能是怀疑,而且他们需要我们。”
      “比起我们需要这份工作来说,他们更需要我们的力量。”
      
      温莎提及的话题对于他而言实在太过沉重,沉重到让他感到一阵心惊肉跳,沉重到让他开始头脑发热的理智分析事情,手动地把自己的实验从话题中心转移出去。
      
      什么温柔的凉夜?什么恰到好处的和风?根本就是阴森卑鄙口蜜腹剑的小人!
      忒哈特里斯悲愤的想到。
      也就是在这样险恶的夜晚,他才会倒霉到被翻旧账。
      
      忒哈特里斯虽然跟护林人无话不谈,但是某些东西却是处于有问才有答的状态——一种微妙到恰到好处的距离。
      比如说他的地下实验室,又比如说他的神殿学徒经历。
      
      ——温莎对他的实验大多时候都是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口头上的警告力度比起她给自己提供的材料可谓九牛一毛,但是警告伴随的损耗也让他常常感到肉疼。
      
      这种清算甚至还不如让他直接把那些可爱的实验材料送给神殿或者护卫队练手更实在,至少那些蠢货们没有能力去完全破坏它们体内的循环体系,让其自我崩溃消亡。
      然而那群无知者们根本无法体会到他的善心!
      
      温莎的沉默让护林人的心顿时焦躁了起来。
      忒哈特里斯可以肯定,自己现在的表情绝对比挂在树上完全没气了的那位老朋友好不到哪儿去。
      
      他得做些事情,牧羊人想到。
      他得用些行动来证明自己。
      
      忒哈特里斯转头看向身侧不知何时已经趴在地上的黑马,向森林的深处出指了指。
      
      哈修不理他。
      前一刻还在磨蹭忸怩地纠缠主人的黑马,现在就趴在地上羽化登仙了。
      
      忒哈特里斯抽了抽嘴角,踢了自家坐骑一脚。
      哈修漠然地给自家同样怂的主人送了一个响鼻。
      
      “安拉那边有着鲁加看守,它吃饱了就会老实睡觉。我的骑士大人,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不是吗?来看看我们树干上的老朋友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工作忙+智齿作妖鸽了一周,很抱歉_(:з」∠)_明天开始争取日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