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心炉

作者:认知失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No.13 小意的杂草

      
      深夜的火光和吵闹总是有着极端的色彩。
      
      忒哈特里斯骑在黑马上,瞭望这前方的景象,思绪不禁有些飘远。
      
      那或许是怒火燃烧升起的烟雾引出的错觉,也有可能是过于冰冷的现实挑动他的幻想。
      
      让过去发生的事情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您觉得与火光和黑夜并行的应该是什么?是战争,还是魔鬼?”
      
      “是神明。”大神官对着无礼的学徒如此说道。
      
      “于苦难中降临的是神明。”
      
      可是塞兰没有神明。
      只有为了证明神明的存在而走上前台的人类。
      
      忒哈特里斯翻身下马,拍了一下还在吃草的哈修,走进了城门。
      
      当阿尔德出现之后,墙头上的热闹就平息了下去。
      
      这位风度翩翩的副队长显然相当对得起他的相貌和身家。即使在这种时刻,都看起来格外的镇定自若。
      他张开怀,信步走到牧羊人的面前,脸上挂着歉意的微笑,用熟稔而亲热的口吻道:“我的好朋友,善良的忒哈特里斯,原谅我之前因为工作应酬太累,而没能第一时间赶到,导致发生的这场小小的误会吧。”
      
      这话漂亮得过于敷衍,忒哈特里斯甚至懒得与其寒暄。
      
      他不着痕迹的避开了与这位曾经的合作伙伴的接触,说道:“我们需要巡卫队的支援。如果不是事出紧急,我也不愿意在深夜贸然打扰——”
      
      牧羊人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阿尔德一把打断,“可别这么说,我的朋友!巡卫队的值夜安排正是为了这种事情而做的对策,你的消息是为我们提供了便利,我得感谢你才是!”
      
      巡卫队的愚蠢就如同那些故事人物手里的底牌,总是出现在关键的时候,让人叹为观止。
      也正是这样的组织,才能让神殿依旧成为站在塞兰势力的顶点。
      也正是这样的组织,才能让他和温莎这种人还能在塞兰过上这么久的和平生活。
      
      这些想法本就充满了主观色彩,然而忒哈特里斯却觉得这些对此毫无所觉。
      他就像一个旁观者,站在比肉体所在的地方、比灵魂所处的位面更高的位置来看着一切的发展。
      并非全知全能,也不是偏见狭隘,只是单纯的分析着见闻。
      没有温莎的时候,他总是如此。
      语言和表情从未有过同步,神态和动作向来没有干系。
      
      他的躯体被什么所驱使?
      ——除了他自己应该没有别人。
      谁又知道他自己就不是别人呢?
      
      忒哈特里斯如此想着,直接打断了阿尔德为了拖延时间而刻意开始的寒暄。
      “我需要您的帮助,阿尔德大人。污染河流的‘枯萎’来源于变异的尸兽,那是新出现的异种,温莎无力单独战胜它,我的药剂也不能在污染源不清除的时候完全限制‘枯萎’的蔓延。”
      “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在深夜里偷偷离开时神殿的拉卡纳就刚好看到了这一幕。
      她是看着忒哈特里斯骑马赶到城墙下的。
      彼时,她还沉浸在森林里传来的那声奇异的叫声中。
      这位塞兰将来的主人,神殿的继任者,凭借着身份得到的便利轻松的避开了城守的巡逻,然后就一头撞到了那来自森林的奇异声波里。
      那或许并不能称作声音,它介于有无之间,无法被哼唱,也不能用音符描述,但她却能感受到它引起的震动,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意义。
      
      人闻惊雷是怎样的?
      拉卡纳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东西。
      它如忽起之雷,来的突然,却又似润物之雨,消匿无声。
      而拉卡纳的力量就被这惊雷带动震散,然后在雨里归入天地。等拉卡纳回过神来,她的身上已经起了一身冷汗,而她修炼积蓄的力量也被那声音一扫而空,
      
      那又如何能称之为归入天地?
      拉卡纳心头压着的恐惧几乎让她不敢出声。
      那明明是被吃掉了。
      被某个刚刚苏醒的存在吞噬得干干净净。
      
      恍如醍醐灌顶般的,她明白了那无音之声的意义。
      ——苏醒。
      有什么东西终于苏醒了。
      
      而城墙上的守卫们却毫无所觉,他们仍旧在百无聊奈的巡逻站岗。
      
      就在她开始犹豫究竟要不要继续往森林去的时候,忒哈特里斯从黑暗中冲了出来。
      
      牧羊人金色的眼睛就如同天上的那一轮月亮一样,明亮德能够破开一切犹豫的迷障。
      ——没有人问它为什么要在天上,也不会有人问为什么它要在夜里。
      他就这样出现了。
      
      拉卡纳当然不会承认是这双眼睛推了她一下,让她从茫然中惊醒。
      她的关注点在于她的老对头忒哈特里斯是孤身一人。
      目盲的猎手和柔弱的炼金术师这个组合本就充满了各种戏剧性,他们的情况导致了执行任务时大多时候都共同进退,比较安全的白天都尚且如此,更不用说黑夜了。
      
      所以为什么护林人没有和牧羊人在一起?
      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忒哈特里斯独自一个人赶回来?
      对于某个“拉拢”对象的担忧瞬间冲破了那奇特的声音带给她的恐惧,拉卡纳用衣袖擦过额头上的冷汗,靠着墙壁站了起来。
      
      她应当去找温莎。
      她更应当先恢复被那个发出奇怪的声音的存在吞噬的法力。
      就地冥想原本会是个好选择,如果忒哈特里斯没来的话。
      只有无关者才会认为牧羊人被驱逐出神殿,就会丧失了神赐予他们的能力。神殿的力量来源于自然规则,来源于学习锻炼,它与信仰无关,自然也不会因为背离神殿而被神明收回。
      因此,离开神殿的牧羊人对于神术的运用绝不弱于任何一个神官。
      ——甚至强于大多数的神官。作为大神官过去最得意的弟子,神殿最年轻的审判长。
      拉卡纳毫不怀疑,自己即使只是单纯的冥想,都会被这个家伙通过力量波动抓出来。
      
      如果要出去,她也应该是堂堂正正走出去,而不是偷偷摸摸的像个犯罪者!
      
      然后,她就听到了忒哈特里斯和城守对话的声音。
      
      “驮燕河被尸兽污染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咕咕,久违的更新_(:з」∠)_感冒让人失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