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心炉

作者:认知失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No.11 染霜的蔷薇

      这种话在这样的情景说出来或许不合时宜,但是对于唯一的听众温莎来说,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温莎虽然对很多事情避而不问,但这不代表她不知道忒哈特里斯的某些变化。
      牧羊人并不是会因为个人情绪而影响行为的人,虽然他常常表现的过于刻薄敏感——这不代表一切都是伪装,毕竟他们都还是有情感能自主思考的生物——自主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情绪化的词汇,所以越是性格突出的人,在做出各种选择时就越是感性。
      
      温莎是这样,忒哈特里斯也是这样。
      他们的感性为理性所主导,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没有感性,与之相反,他们在理性的选择上更为感性。
      
      不是我要怎样才能怎样,而是这样对他人更好,所以要这样。
      
      相当自私,又相当无私。
      
      因此,她和忒哈特里斯才能成为朋友,也因为这样,他们的组合是搭档这个称呼,而不是合作者。
      
      不需要过多的交流,他们就明白这种时刻对方会做什么,或者他们自己在这种时候能做什么。
      
      过大的动静注定要引来其他存在的注视。忒哈特里斯虽然手段层出不穷,但是在明面上的也只有精湛的制药能力而已。
      ——狂热的炼金术士,危险的研究者,被神殿逐出的罪人。
      
      尸兽实验本身就是禁忌,忒哈特里斯在温莎面前表现的毫无顾忌,是因为他们是没有秘密的搭档,是如果询问一定会给出真实想法的朋友。
      护林人却不会将朋友的亲近,当成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没有感性生物之间会存在无私付出的关系。
      即使是朋友,即使是亲人——虽然她没有任何亲人,也没有除忒哈特里斯以外的朋友,她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但这不妨碍她拥有这样的想法。
      
      她是付出者,也是回应者。
      她要成为最初的付出着,也要成为最后的回应者。
      
      这样的想法,或者说这样的信念已经成为了某种近乎诅咒的本能刻印在了她的灵魂上。
      
      护林人正面对上了发狂的敌人。
      
      尸兽虚核中扭曲的负面情感,就如同夹带着暴风骤雨的滔天巨浪向她奔涌而来。
      
      那一边咆哮着一边指着焚烧着她的大脑的愤怒;那一边哭诉着一边撕扯着她的心脏的怨恨;那一边咒骂着一遍啃噬她神经的嫉妒,如同一根脆弱的发丝,落到了护林人的锋利剑刃上。
      
      滔天巨浪,一剑分之。
      
      温莎干脆利落的挥剑,斩断了来袭敌人身体,截断了尸兽的追击路线。
      
      她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过去的道义不能成为她现在的刃,过去的情感也不能成为她现在的阻挠——纵使她还未曾停下寻找过去的步伐。
      
      明澈的月光拂过她的发梢,流经她的剑刃,白得有些刺骨。
      
      牧羊人留下的“火焰”先前还在摇摆不定的观战,可当怪物的肢体落地的时刻,就立马蹭地窜了上来,狼吞虎咽地将其吞入腹中。
      
      比欲望的傀儡更贪婪,比腐朽的怨憎还偏执。
      
      即便是经过牧羊人的无数次实验□□,依旧难以驯服的本性,让温莎皱了皱眉。
      
      护林人捏了捏剑柄,熟练地后退数步,躲过了舔舐来的火舌,反手给了这颇为不逊的“盟友”一剑。
      
      那“火焰”如同受惊的孩子一样猛地瑟缩了一下,被情绪主导的不死者也仿佛被吓着了,便是突破“火焰”屏障的攻击都有些软绵。
      
      以至于这场战斗变成了游刃有余者的单方面表演。
      
      尤其在新生的人造之物显然还来不及去适应融合捏造出来的躯体的时候。只会凭着本能来行动的家伙,似乎还对本能过去的记忆颇为深情,温莎甚至能依靠经验判断出它的攻击方向会在哪一面哪一点。
      
      温莎却没有为此稍感轻松。
      ——可能过去是,但是现在她已经不再擅长持久战了。
      她将太多的精神和力量分给感知让后着代替眼睛,而有限的力量并不足以支撑她进行长久的战斗,这让她更倾向于速战速决。
      
      可现在不行。
      
      护林人再次闪避过了尸兽的一击,她已经不再选择硬对硬的接战,对面虚核破碎的怪物完全不像她过去遇见的尸兽一样力量迅速走向衰竭,而她在经历了一次战斗之后,已有疲态。
      它狂躁的怒让它选择了最直接的手段,它偏执的仇恨当它从不思考停歇,而痛苦——痛苦产生的恐惧让它开始学会回避,尝试协调。
      护林人仿佛成了它的陪练。
      
      她应该结束这场持久战。
      她也知道结束这场的关键在哪。
      ——那根禁锢它行动的石柱。
      
      可是现在不行。
      
      护林人望向那个存在于她感知中的异物,捏了捏她背上的弓。
      仰望这个姿态在月亮下总是分外的孤独。
      而目盲者的仰望就更是如此了。
      
      或许她自己不觉得,但是她的身体,她的行动,无一不在诉说着她多习惯过去——过去那个能用双眼看的时候。
      
      温莎松开了握弓的手。
      只要把战斗拖到牧羊人和森林巡卫队赶来,她就能洗脱牧羊人的嫌疑,只有把现实摆在巡卫队的人面,他们才会稍稍停下那些宛如孩童打闹的内斗。
      
      她必须让这场持久战继续下去。
      和她在那些已经遗失的过去里她曾做过的选择一样,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然而在河流的另一端,忒哈特里斯远没有他的搭档想象的那么轻松。
      
      ——或许比他搭档想象中的还要轻松也说不定。
      牧羊人驱赶着坐骑不是滋味的想到。
      
      他竟然如此相信温莎。
      
      没有提心吊胆,没有小心翼翼,没有惊慌焦急。
      在所谓的情爱的情绪光环下,这样的心态甚至可以说是冷漠了。
      
      如同执行任务的人偶,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只是理智的分析解剖自己的思维。像脱离躯体的灵魂,失去了世俗□□的干扰,连之前的愤慨不满都一一褪去颜色。
      
      在黑夜的风声里,一切都被剥夺,只剩下“这个时候我应该做什么”。
      
      这是何时的变化?
      这变化又有什么样的原理?
      忒哈特里斯不知道。
      牧羊人唯一明白的是——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他就应该是这样。
      
      哈修载着忒哈特里斯穿梭在黑夜里,越过招摇的火焰,趟过流动的月光,一路疾驰到了城门之前。
      
      城墙上已经燃起了火把,城守值夜的小屋里已经点亮了灯。
      迎接他的却不是焦急的询问,而是一支讽刺的箭。
      这就是他们的同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原本发完当天就觉得应该修一下的,因为家庭活动现在才有时间(bu
    真的没有摸鱼(
    依旧是劳动节假期快乐!
    加了点内容,温莎是个盲人没错,盲人会那么多技能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她的目盲是后天的。后期并不会恢复视力。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