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妄心炉

作者:认知失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No.10 怀疑的间隙

      “这不是神殿的作风,他们最想做的事应该是如何度过这个秋日祭。”
      “还不如说‘这不是拉卡纳的作风’呢……”忒哈特里斯小声嘟囔了一句,接过了话头:“不过神殿确实没有理由这么做,这件事到处都有人为的痕迹,这种手法很新奇没错——至少这种实验出篓子的结果让人看着很新奇,但是大神官不可能那么蠢。他可是久经历练的老手了,怎么会给我们做这种警告。”
      
      “为什么你会觉得这是警告?”
      “如果不是警告那又是什么?意外吗?在我的实验刚有点小发现的时候,用不相干的事情告发我,然后我们不得不夜探森林,遇见我们孤苦的老朋友欺负自家孩子,还得帮它善后解决‘枯萎’。”
      牧羊人见温莎对他给哈修打上‘自家孩子’的标签没有任何意见,心里不由得腾起了些许窃喜。
      “意外竟然也只能到这种程度,我以为还能更有针对性一点。”
      
      大神官在场可能会被这个家伙的空口白话气晕。
      温莎熟练的低头避过了一根横过来的树枝,她对外物的感知能力比常人的眼睛要好用的多。
      “那是警告什么?”
      
      “警告我的研究不能继续下去?警告你对森林的探索不能更深入?或者警告森林巡卫队、神殿还有那些普通群众,让他们明白世界上的敌人不只有他们对方?”
      
      “这种事情,我们不处理,他们就会将矛头对准神殿。”
      
      “事实上,他们心里已经将一切推给神殿了,不是吗?毕竟大神官当年为了‘感化’尸兽、求得神迹,结果损失惨重的事情,让很多人心里都有了阴影。他们现在的威望都来源于他们的治疗法术。”
      
      “也正是有这种随便提及就会想到它们的印象在,导致它们反而嫌疑最小了。”
      
      温莎拨开杂草的手一顿,在枯萎掌下被牧羊人拯救而焕发新生的杂草柔韧地弯下腰,从这个不完美的动作间隙弹回了原处,并在护林人的指尖留了一点纪念。
      “你很了解大神官?”
      
      跟在她身后的牧羊人头一次被问及这种问题,加之提问者还是自己认为的最亲密的伙伴,条件反射的就给了最真实的回答:“或许吧,反正大家都认为自己很了解他,不是吗?纯粹到可怜的家伙。”
      
      温莎没有接着问下去,而是接回到了上一个话题。
      “受制于能力问题,也不可能是森林巡卫队。”
      
      忒哈特里斯不想去细究上个问题里面究竟有什么样的深意,所以他顺从如流的接回上一条轨道:“因为能力限制而排除,我可要为他们感到心疼了。我大概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讨厌您了,我的骑士大人!”
      
      “所以你怀疑有第三者。”
      “应该是您认为才对,您将他当做挑衅——我觉得您应该知道的比我多得多。”
      
      他们越往前走,水汽就越发浓厚,可河中燃烧的“火焰”却并没有随之消退,反而因为这浓厚的血气变得更加躁动起来。
      就像被浇了油。
      
      这炽烈的火光仿佛要涨到天上去与月光一较高下。
      
      前方的景象就在这鲜艳的光芒下,印入了忒哈特里斯的眼帘。
      
      牧羊人突然噤声。
      
      温莎霎时握紧了剑柄。
      
      礼燕山瀑布下的潭水里,驮燕河的源头寻燕湖中,一根石柱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那是怎样的惨状?
      
      纯净被污浊所覆盖,澄澈的潭水变成了肉泥沼泽,血腥与腐朽成了空气的所有,它们被人刻意的用术法隔绝了起来。
      像是一间陈放尸体的密室,而温莎和忒哈特里斯推开了门。
      那些代表污秽与死亡的气息就奔涌了出来。
      
      牧羊人不禁捂住了口鼻。
      
      疫猴的左脑被禁锢在了此处。
      被一根石柱钉死在了潭水中央。
      那当然不是普通的石柱,它上面纂刻满了文字,汇聚力量的符文,带有信仰色彩的词汇,典型的宗教产出品。
      
      ——这也彻底洗清了神殿的嫌疑。
      神殿比起利益梗注重他们刻意经营出来的神的形象。
      
      而疫猴的左脑——现在不应该称之为它的左脑了。
      而是由疫猴左脑为源,用虚核培育出来的怪物,仅有“脑”作为主体,五官脏器四肢被弱化成一摊粘腻的皮的怪物。
      石柱的特性似乎给它带来了无法愈合的伤害,跟每一只尸兽一样,流出的血液,因为虚核的力量成为了它们身体的一部分。它们会选择性的以此为根基再生。
      
      伤害带来怨憎,痛苦带来愤怒,而那被揉杂成一团,即将崩溃的虚核,则成了维持这个平衡的枷锁。
      
      它躺在潭水上,被瀑布冲刷着,就好像是潭水本身。
      它沉浸在水里,又接触着空气,又好像即将溺亡的人。
      
      这本是痛苦悲哀之景,但是它们还能发声。
      
      这由无数存在拼接而成的东西究竟是谁,温莎和忒哈特里斯不得而知。
      
      他们只能听这一潭肉沼进行着争执。
      
      “人类——”
      “不,应该是容器。”
      “是囚犯啦,囚犯!”
      “不管是什么东西,都是敌人,是异族。”
      “对,对异族,好称呼!”
      “就异族好了。”
      “异族——”
      
      当统一完称呼之后,它们继续说道。
      
      “分辨出来我们的声音了吗?”
      “一定能分出来的啦,老朋友~”
      “去我们的领地寻找线索吧。”
      “是你想要的答案哦~”
      
      如此滑稽的声音跳跃在夜幕中,挤攘在这令人反胃的场景里,让人毛骨悚然。
      
      温莎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为这种连疼痛都无法对其产生影响的“绝对理智”状态感到同情。
      这也确实没有什么能够感到可悲的。
      作为对抗者,它们都见过类似的事情。
      
      第三者可以成为共同敌人,却不能抹平它们之间的仇恨。
      因为它们从一开始就不对等。
      
      潭中的怪物却敏锐的感觉到了温莎气机的变化。
      “哎呀~我们的护林人似乎——”
      
      “虚核应该要崩溃了吧,”牧羊人在这个时候插了进来,他手里拧着一只空瓶子,看起来在这个当口作了点什么。“真佩服你们在痛苦降临的时候还能这么悠闲。”
      
      顿时红焰乍起,火光冲天,扭曲到变形的尖嚎响彻云霄,温莎的长剑出鞘。
      
      “动静太大了。”护林人如此说到。
      “我去给城卫队报个信,骑士大人您加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打卡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