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校只有我是人

作者:凤久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巴蛇巴美男

      巴蛇走上讲台时,下方的大多数女同学,和一部分性别模糊的学生,都愣住了。
      
      “巴蛇?”
      “诶?这门课是巴美男上吗?”
      
      唐飒耳朵捕捉到美男两个字,立刻抬头,然后,她闪亮的眼睛变黯淡了——失望。
      
      说好的美男呢?这老师也不美啊……
      
      巴蛇就如同安馨所描述的,身形削长,黑直长加苍白死人脸,眼细且呆,目光阴郁,薄唇青白,加上总是穿一身黑色中山装,活像个从坟墓里爬出来的爱国青年僵尸。看久了,意外的有种哥特式美感的错觉。
      
      唐飒理解不能,但下方的妖们却吹起了口哨。他们最近正流行这种丧尸气质的阴郁美人。
      
      “卧槽,什么运气……”
      “我说这门课怎么没写教授名,上学期是系主任的课,我以为今年还是他教呢……”
      “巴蛇老师,你不是教货币银行学吗?代课?”
      
      巴蛇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上自己的名字。
      
      “有点常识的都应该知道我是什么。”巴蛇说,“毕竟我是直接拿原形做名字。我认为师生之间还是应该有区别,所以,希望以后你们叫我的时候,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老师两个字。”
      
      下方的妖们答明白。
      
      巴蛇道:“这周是试听课,第一节课我就先简单介绍这门课的概况和学习内容,如果你们有错选的,不愿意听的,认为不想学的……都可以退课。”
      
      他说着,看了眼唐飒。
      
      “那么,接下来,我们开始上课。”巴蛇转身,又顿住,回头提醒,“另外说一句,去年这门课不是我负责,怎么考试我不知道,但今年,考试形式和内容,都由我来决定。如果以为这门课学分好混,现在就可以离开。”
      
      狐狸和凤凰动也不敢动,心中默默卧槽:“完蛋……”
      
      巴蛇又道:“我的办公室在外贸金融三号教学楼顶楼,门上写的有我的名字,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唐飒猛点头。
      
      巴蛇直接切入主题:“这门课叫外贸渠道和通商办法,那么首先介绍的,就是目前拥有的几条正规途径的通商线。我们会定期向外界输送人才,帮助他们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狐仙卜卦,祈雨等……但那是以前。”
      
      下方的学生们认真做笔记。
      
      “现在,人类倚靠高科技后,祈雨可以通过科技手段完成,卜卦也随着时代潮流渐渐淡出生活……但有一条通商线,却一直很受欢迎,千百年来都不曾衰败过,有人知道是什么吗?”
      
      九尾狐的尾巴钻了出来,举起最上面那条毛绒绒的尾巴,抢答:“农贸。”
      
      巴蛇:“对,就是农贸,确切的说,是两界的食品贸易。谁知道现在四柱海关每天的进出口额有多少?”
      
      九尾狐又举起尾巴:“将近一亿。”
      
      巴蛇点头,说道:“这是每天农贸产品进出口总额……那么,排第二的,大家知道是什么吗?”
      
      唐飒:“高科技产品吧,我看你们这里正在科技发展蓬勃期。”
      
      巴蛇点头:“不错,虽然贸易额远远不如农贸,但新兴产业的确正在崛起,我们也向外界输出了许多有志之士,前往外界大学学习高新技术。”
      
      唐飒忽然问道:“刚刚老师讲的都是合法途径,那,咱们这里有没有非法的通商途径?”
      
      巴蛇幽暗的眼睛直直盯着唐飒,问道:“比如?”
      
      唐飒说:“比如走私,毒品交易,人口贩卖……这些一直存在,并且是暴利行业,我想肯定是有的吧?”
      
      巴蛇道:“两界并非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我们是相互依存共荣共辱的,想从地面上到这里,想从这里到地面上,都需要经过四柱海关,而四柱海关一直有军队驻扎,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或者妖进行非法贸易往来。”
      
      唐飒沉思后,问道:“老师的意思是说,除了四柱,没有别的途径能够自由出入?”
      
      巴蛇沉默了很久,回答:“我没这么说过。你叫什么?”
      
      “唐飒。”
      
      “这个问题下课后再讨论,现在跟着我的课走。”
      
      “对不起。”唐飒道歉。
      
      巴蛇继续讲课。
      
      九点半,下课铃声响起。
      
      学生们纷纷散去,九尾狐和凤凰勾肩搭背走了,帝昭留下来等唐飒。
      
      巴蛇招手:“你过来。”
      
      唐飒走过去。
      
      巴蛇问:“你为什么会对非法贸易好奇?”
      
      唐飒说:“我只是听到你提海关,想到了我们的缉毒警……然后就在想,妖界的你们会不会也吸毒,贩卖人口……做一些黑色产业什么的。”
      
      巴蛇问道:“黑色产业自社会诞生之日起就存在,你说的我不能否认,但这些说到底还是非法的,不计入每年的财政统计……”
      
      唐飒道:“老师在课上说,出入口就只有四柱,这是真的吗?”
      
      巴蛇说道:“据我所知,就只有四柱可以自由出入。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非法途径肯定存在,但我只是学校的老师,象牙塔里教书的,我即便清楚这种非法跨越两界的出入口一定会有,但我也不能知道它在哪,它是以什么形式存在并且运作的。”
      
      唐飒哦了一声,慢慢点头:“谢谢老师答疑。”
      
      巴蛇深深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在教外贸金融前,曾经是关系学院历史系的讲师。”
      
      唐飒微笑:“嗯?”
      
      巴蛇说:“没什么,唐同学走吧,门口的学生会会长都等不及了。”
      
      他夹起书,大步离开。
      
      唐飒望着他的背影挑眉。
      他忽然提到自己做过历史系老师肯定是有原因的,历史系……人类妖鬼简史!
      
      难道,他猜到自己是谁了?不,可能只是试探。
      
      巴蛇……
      唐飒默默记下,应该可以用。
      
      “让学长久等了。”唐飒走出教室,笑眯眯道。
      
      “没关系,送你回去。”帝昭说,“走夜路怕不安全。”
      
      “嗯。”
      
      “唐同学……为什么会在课上提到非法贸易?”
      
      “单纯好奇,哪个社会都不是乌托邦,所以我就好奇,妖鬼界的非法贸易又会是怎么运转呢?”
      
      帝昭微微摇头:“这种事,想想就罢了,千万不能过度好奇。”
      
      “为什么?只是单纯好奇也很危险?”
      
      “总觉得唐同学是那种会因为好奇就去接触的人……”
      
      “不会啦。”唐飒摆手,“命就一条,我特别胆小的。”
      
      帝昭笑了笑,说道:“我们军院毕业的,以后会服从上级分配,一些是在内维护治安,一些是到海关,一些到外界抓捕妖界逃犯,还有一些……就是被分配到反黑一线,和不法走私犯斗智斗勇。”
      
      “学长会分到哪里去?”
      
      “……”帝昭语气有些失落,“可能看在爸妈的面子上,给我个机关闲职吧。真是丢人……”
      
      帝昭别过脸去,轻轻叹了口气。
      
      “学长自己想去哪里?”
      
      帝昭说:“想到外事军服役,就是……到外界去抓捕逃犯。”
      
      “为什么想做这个?”
      
      帝昭笑了笑,说道:“因为可以出去,见识一下人类的社会。我……我从出生起,就没出去过。”
      
      唐飒懂了,这是跟打小没出过省的小孩儿一样,对外省莫名向往。
      
      到宿舍楼下后,帝昭把刀具给唐飒,摆手:“你上去吧,明天体育课注意安全。”
      
      “学长体育课选的什么?”
      
      “我们军院没有体育课。”帝昭笑道,“毕竟每天都是‘体育课’。”
      
      “学长……训练加油!”唐飒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帝昭微笑点头:“嗯,回去吧。对了,下周社团和学生会招新,期待你能来。”
      
      “好,我一定去!”
      
      唐飒抱着刀具,蹦蹦跳跳上楼。
      
      帝昭又叹了口气,转过身,解开外套扣子,揉了揉头发,放松了几分。
      
      刚刚和女孩子在一起,都不好意思松懈,生怕自己仪容仪表举手投足不得当,让小姑娘看笑话。
      
      不远处的小路上立着一个矫健的身影。这个身影帝昭认得,是学生会主席团之一,陆军作战系的学生,原形是只狰,名王政。
      
      此时,王政单手插兜,侧身而立,静静望着月亮。
      
      帝昭走过去:“老王,你站在这儿干什么?”
      
      王政嘘了一声,豹眼在黑暗中发着幽光:“我在观察月亮。”
      
      帝昭:“小心抑郁。”
      
      王政道:“怎么说?”
      
      帝昭将他拉走,笑道:“望月久了,会发疯。指月亮掉耳朵……没听过?”
      
      “这种古早的老掉牙玩笑就不要再说了,笑不出来。”王政回头望了眼关系学院的宿舍楼,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送新同学。”帝昭说,“刚来,怕有学生不守规矩夜袭……倒是不怕新同学被吃,就是怕她会被那些性格恶劣的吓到。”
      
      “你可真敬业。”
      
      “所以……你在这里做什么?”帝昭问。
      
      “看月亮。”王政说,“你不觉得,今晚的月亮搭配这里的景最好看?”
      
      他的手从兜里出来,握着一个小型相机。
      
      “文艺,太文艺了……”
      
      王政道:“新同学要来参加学生会吗?”
      
      帝昭道:“应该吧,她还挺积极。我看她虽然有些腼腆,但应该是那种相熟之后会很热情开朗的姑娘。”
      
      王政说:“哪个部门?”
      
      “看她吧……”帝昭说,“原本想指定个安全的给她,仔细考虑后,觉得还是应该尊重她的个人意愿。”
      
      王政:“你觉悟真高。”
      
      两个人刚走到军院附近,就听到了熄灯的哨声。
      
      帝昭:“惨了!!”
      
      他和王政对视一眼,纷纷化出原型,帝昭叼着衣服飞回了宿舍,王政的豹形则以最快的速度一跃而起,翻窗飚进房间。
      
      “嘟——”一声哨响,辅导员仰头大声喊道,“帝昭,德能分扣一分,明天写检讨!”
      
      瘫在床上的帝昭等了会儿,没听见辅导员让王政写检讨,愤懑翻身:“……只看天上不看地上,竟然没抓到王政,只抓到了我。”
      
      敖显:“恭喜九十九分优等生,德能分也要九十九了。”
      
      -----
      
      唐飒提着刀上楼,在拐角处,恰巧碰到了红萦。
      
      “小家伙,刚上完课回来吗?”红萦伸出一只胳膊,强行壁咚。
      
      唐飒这次连装柔弱都嫌费劲了。
      
      她撇了撇嘴,一弯腰,从他胳膊下钻了出去。
      
      红萦:“哟呵!”
      
      他追上来,再次强行壁咚。
      
      唐飒:“你言情小说看多了吧?还是老掉牙的言情小说……现在都流行按墙上亲了。”
      
      红萦:“所以你的意思是?”
      
      他还没笑完,只感觉眼前一花,似乎有白光闪过,再定睛时,唐飒把刀收回了刀架中,给了他一记白眼。
      
      “再见,没头苍蝇。”
      
      红萦刚要追过去,头上一凉,他伸手一摸,一整朵花苞齐根削断,掉在他手中。
      
      红萦:“我……草?!”
      
      我的花苞不是在我的头壁里包裹着吗?!这是什么情况??
      
      她给……剜出来砍了?!
      
      红萦跪地狂叫:“啊啊啊——我秃了!!!”
      
      红萦,外表年龄十八岁,英年早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唐飒:“这么贵的刀削你,你应该感到荣幸。毕竟你的脑子,配不上这把刀的价格。”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