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栏玉砌应犹在

作者:杉杉是棵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3 章

      付景瑜到底还是见到了付少成,他跪在两仪殿里,把头埋得低低的,一句辩驳的话都没有。这次,他一点都不占理。先不说安乐公主是静妃的孩子,极得付少成宠爱,就算是个普通宫人的孩子,从辈分上,也比付永安高一辈,她居然敢动手想要掌掴自己的姑母,要不是因为年岁小,付景瑜打死她的心都有了。
      
      付少成看着跪在下面的长子,几次想走下来踹上几脚,又忍下了,最后,他把一位新选上来的陈姓女官赐给了东宫。
      
      “陈氏女善书数,知文义,朕本来是打算让她教安乐公主念书的。现在看来,你这东宫,急需有人教教规矩了。除了永安,让太子妃跟着一块学学吧。”
      
      付少成这话说得很是打脸,可是付景瑜一点怨言都没有,相比于自家闺女犯的错,父皇的决断,已经算得上是重重拿起又轻轻放下了。他磕了个头,说:“儿臣谢父皇。”
      
      付少成挥挥手让他下去,自己在两仪殿独坐了一个下午,张福英站在他身边,努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前几日,严礼说的话让付少成心头一凛,是啊,如果自己不在裴洛洛身边,赵秀还能让他们全部都死上一死,而她的结局,也就是被废掉外加史书上留下恶名,付景瑜继位后,她的日子也差不了,没准照样还是皇太后。
      
      付少成的心思转了几转。他比裴洛洛大上十几岁,加上年轻的时候他常年在北凉不注意身体,这身子骨也没好到哪里去,大小毛病一堆,说句不吉利的话,万一哪天他要是躺倒了,真就不能保证后面是什么情况。
      
      付少成伸手敲了敲书案,看来他之前的安排,可能是错的,他该如何行事,才能保证太子即位以后静妃的平安。
      
      这时,小内侍过来通传,严礼求见,付少成知道可能是关于裴洛洛的事情,赶忙请他进来。
      
      严礼进了太极殿,行了个礼,就把裴洛洛的脉案成了上去,掉书袋似的说了一串,付少成听的半懂不懂,最后,忍不住打断了他。
      
      “你说的这些我也听不懂啊,能不能说明白点?”
      
      严礼点点头,斟酌了一下语言,发现怎么说都不太好,还不如直截了当来得痛快。
      
      “静妃这一病,伤了心肺,若是不好好调养,怕是不延年了。”
      
      付少成被这话惊得站了起来,瞪着严礼。
      
      严礼没辙,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静妃本身身子骨就不好,生三皇子的时候又极其凶险,这一病,算是彻底伤了根底,日后,须得好好调养。”
      
      付少成颓然地坐了下去,深恨刚才付景瑜在这里跪着的时候没有踹上他几脚。他看着严礼,声音有些发颤。
      
      “那就拜托严御医了。”
      
      严礼听了这话,赶忙行了礼,说:“这是微臣应该做的。皇上,臣再说一句,静妃日后,可不能再有身孕了,她这身子骨,要是再怀了胎,恐怕就是一尸两命。”
      
      付少成听了这话,倒是没觉得如何,毕竟裴洛洛生产凶险,又已经有了蛮蛮跟阿鸾,他也不想她再受生育之苦。
      
      “这倒无妨。”付少成说道,“只是她日后这身体?”
      
      严礼听了这话,松了口气,继续开了口。
      
      “臣会尽最大的努力。您放心。”
      
      两仪殿内,付少成跟严礼这话,被宫人传进了安仁殿,赵秀听了这话,倒是笑了起来,她前些日子留在宫里的柳氏女,就要派上用场了。她叮嘱如意,好好教她,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赵秀这么多年,仍旧是没有长进,就连前些日子魏国公传话过来,她都不当回事。她不知道,经过了桑枝的事情,这安仁殿的人心,早就不稳当了。那一句随便处置,伤了安仁殿众多内侍的心,静妃说的对,他们的命,也是命啊。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点不假。喜乐在一边看着,却是清楚,这皇后,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本来,喜乐已经到了年岁,是可以出宫回家的,可是她在宫里见多了喜怒哀乐,觉得她就是出了宫,就这个岁数,也只能是嫁给别人做填房,还不如留在宫里,挣一份银子,让母亲跟妹妹过得更好一点。况且,这世间的男人不靠谱不说,光是成亲后的生活,就已经很费脑子了。喜乐自觉鲁钝,应付不来。
      
      本来,喜乐进了安仁殿以后,特别同情皇后,很为她不值,但是这事情一桩桩一件件的发生,喜乐想,这皇后,太不会办事了。
      
      是啊,赵秀是皇后,又有在付家大宅那十年的经历,但凡她上一点心,不那么自命不凡,她可能会再跟付少成生几个孩子,两个人的关系也不会这么僵。可是,她太过自视甚高了,觉得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
      
      不过,喜乐觉得皇帝也不是什么好人。他跟静妃当年那点事,她也听别人说过。都已经娶妻生子了,老老实实不就好了,非要去招蜂引蝶,这两个人倒是爱的死去活来,就不管其他人了吗?
      
      至于静妃,喜乐觉得她是个好人,不说别的,至少没有难为她,而且,她真的把她们当人看,对于内侍来说,这样,也就足够了。
      
      除夕夜,裴洛洛在承恩殿静养,再加上禁足,根本没露面。世家夫人并众命妇在各自的小圈子交头接耳了一番,相互交流了一下各自掌握的消息,发现也没什么新鲜的。皇后除了被付少成申饬一番,连根头发都没掉,看来,这皇帝也是惧怕御史,落上个宠妾灭妻的名声。
      
      许复坐在那里,摸了摸自己已经有些凸起的小腹,听着众人的话,忍不住嘴角往上扬了扬。这皇帝,不是怕御史,也不是包容皇后,只是,他还没想好怎么做罢了,许复相信,这帝后之间的矛盾,早晚有一天会摆到明面上来,那时候,这太子恐怕就不会像现在这么优哉游哉了。她跟陆柯成婚以来,没少听他讲这皇帝的事儿,自信对付少成的性格,也有个大概的了解,能摸清楚几分。那位,是个能忍的主儿,能忍的人,只要天时地利人和占上一样,就能成事。
      
      付少成自裴洛洛病了以后,连日常的规矩也不管了,日日去承恩殿,赵秀也是不想看见付少成,这二人,倒是在这一点上极有默契,谁也不想看见谁。
      
      裴洛洛禁足一个月,跟往常一样,蛮蛮跟阿鸾又住进了甘露殿。这一日,蛮蛮跟陆柯习武,付少成陪着阿鸾在正殿嬉戏,赵秀带着人就进了甘露殿。
      
      付少成抱着阿鸾,看着她,说:“皇后这是?”
      
      赵秀笑了一下,说:“宫里年前放了一批人出去,还没补齐全呢,您这甘露殿人也是不多,妾身特意把人带了过来,您瞅瞅?”
      
      说完,身后的宫人一字排开,跪了下去。
      
      付少成看着下面一群水葱似的姑娘,内心哂笑,这赵秀,是觉得自己太聪明了呢,还是把人都当傻子看,这一排姑娘,光看手就知道不是干活的料,这往甘露殿来,谁伺候谁啊。
      
      “都带下去吧,朕一贯不喜欢身边的人太多,现在这些人就足够了,至于她们,皇后你看着安排吧。”
      
      跪在下面的柳姑娘柳毓慧低着头,面上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果然跟皇后预想的一样,她的机会到了。
      
      柳毓慧大着胆子抬起头来,一脸天真懵懂的样子看着付少成。阿鸾在付少成怀里看着她,手上一紧。
      
      张福英在身边觑着付少成的脸色,喝了一声。
      
      “不得无礼。”
      
      柳毓慧闻言一抖,赶忙低下头去。
      
      “婢子请皇上赎罪。”
      
      十五六岁的姑娘,声音如黄莺出谷一般婉转,天真又带着一丝娇怯,颤巍巍的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怜爱。
      
      付少成却是哼了一声,没说话。
      
      赵秀见阿鸾不错眼珠地盯着柳毓慧,不由得笑了起来。
      
      “安乐公主可是看这位宫女长得像静妃?”
      
      阿鸾听了这话,从付少成身上走了下来,对着赵秀行了个礼,说:“安乐请皇后娘娘慎言,用这等下贱之人来跟我娘亲对比,恐怕不妥吧。”
      
      赵秀被阿鸾这话堵得没词儿,这姑娘小小年纪怎么说话这么利索,言语又犀利,真是随了她的娘亲。
      
      “婢子是静妃娘娘的外甥女。”柳毓慧跪在那里继续说道。
      
      付少成听了这话,再也无法掩饰脸上的笑意,这皇后,怎么净出昏招。
      
      “张福英,去把静妃请来。”付少成说道。
      
      “喏。”张福英说完就走了出去,临了还看了一眼跪在那里的柳毓慧,这姑娘,可能生下来就没有脑子。看模样,跟静妃倒还真有可能是一家子,可惜,这心眼完全不是等级的。
      
      裴洛洛过来的时候,由紫苏扶着她,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看得赵秀心生厌烦,这妖妖乔乔的样子,是给谁看啊。
      
      付少成把裴洛洛扶过来,让她坐到椅子上,指着跪在地下的柳毓慧,说:“这位据说是你外甥女。”
      
      裴洛洛笑着看了一眼,说:“妾身是豫州裴家的姑娘,可没听说过有什么外甥女。”
      
      柳毓慧万没想到裴洛洛会这么说,犹豫了一下,怯生生地开了口。
      
      “婢子的姑母,姓柳,名蓉贞。是前朝皇帝的宠妃。”
      
      付少成听了这话就笑了,说:“皇后这次可是失察了,这种人,居然还招进宫来。”
      
      说完,就看着张福英,说:“带出去吧。静妃之前说过,这宫人的命,也是命。赏她二十两银子,让她回家吧。”
      
      柳毓慧看着付少成,有点不相信他的话,睁大眼睛看着他,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裴洛洛看着她这幅模样,站起身来,走了过去,俯下身在她耳边悄声说了一句。
      
      “回去问问柳志申,那十亩薄田,还在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像给赵秀写的有点没脑子了,我试试以后再给圆回来。



    何当故人踏月来
    我的完结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