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栏玉砌应犹在

作者:杉杉是棵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0 章

      西夏经黑山谷一役,遭到重创,付少成趁机让范悦去了北凉,与许哲两个人,同西夏王定了庆元之约。西夏放弃涿州、庆州、雍州,以黑河为界,双方撤兵,互不侵犯;西夏每年向大周提供助军旅之费银十万两,绢二十万两;双方于边境设置榷场,开展互市边贸。(1)
      
      庆元之约签订之后,付少成真算得上是志得意满,裴洛洛知道这才是真正的他,他心里的那只巨兽,已经渐渐苏醒了。掌握着权力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她想,他终究有一天会习惯,到时候,她又该以何种方式与付少成相处?他是否还会纵容她的一切,又或者,这宫里,终究是要进新人了。年轻漂亮,仿若花朵一般的姑娘,终究还是会迷了付少成的眼吧
      
      可是,她自进了承恩殿以来,就一直虔诚地希望付少成习惯这种感觉,只有权力,才会让夫妻反目、父子相疑。当年,她那睿智的太子哥哥,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么。
      
      赵秀,到底还是知道了付少成在北凉受伤的事情。她坐在安仁殿,看着按规矩过来的付少成,犹豫了很久,还是开了口。
      
      “皇帝,如果我不问御医,是不是您就打算一直把在凉州的事情瞒下去?”
      
      付少成看着赵秀,不明白她什么意思,说与不说,有这么重要吗?
      
      “我与您才是真正的夫妻,您就这么不愿意告诉我您的事情吗?”赵秀继续说道。
      
      “我怕你知道以后,又该念叨我了。”付少成干巴巴地说道,一点诚意都没有。
      
      赵秀听了这话,冷笑了一下,真有意思,他倒是不怕那裴洛洛念叨他,那位在承恩殿可是没少哭吧。
      
      “那我也是应该知道的啊。”赵秀继续说。
      
      付少成觉得这种对话很没有意思,心中升起一丝烦躁,也许是因为心情不好,他忽然觉得胃部传来一丝丝疼痛。他皱了皱眉,伸手按了一下,才觉得好一点。
      
      “自从我要去凉州,你就一直反对,所以,出了这事,我又哪里敢说。况且,这种消息,怎么可以外传。当天,陆柯就下令泄露消息者杀无赦。”付少成继续解释道。
      
      赵秀深吸了一口气,把几次想冲口而出的话咽了下去。他用快马给承恩殿递消息的时候,怎么就不想着这事儿不能外传呢?他这是防着谁呢。
      
      付少成觉得疼痛渐渐加重,他看着赵秀,说:“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就带着人出了安仁殿。
      
      赵秀见付少成离开,沉思了一会儿,就让王福海前去打探。
      
      裴洛洛正坐在镜前让桑枝给她梳头发,就见付少成带人走了进来,坐在榻上,不说话。她对着桑枝使了个眼色,桑枝点了点头,也没给付少成行礼就悄悄走了出去。裴洛洛起身坐到付少成身边,说:“怎么了?”
      
      付少成把头靠在裴洛洛肩上,说:“胃疼。”
      
      “叫严礼了没?”裴洛洛问道。
      
      “不用。”付少成说,“被皇后气的,一会儿就好。”
      
      裴洛洛这下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像以前一样,环住付少成。
      
      这时,窗外划过一道闪电,接着就是轰隆隆的雷声。
      
      “幸好过来了。”付少成的声音闷闷的。
      
      裴洛洛一直知道付少成怕鬼怕雷声,却不知道为什么,直到曹妈妈来了,才给她讲了这里面的缘由。
      
      付少成长得跟他亲娘一模一样,尤其是那双桃花眼,只不过付少成多了几分男子特有的俊朗罢了。从出生开始,因着这幅长相,就极不讨嫡母喜欢。他父亲又向来不管后院的事情,见付少成衣食无忧,也就没再过问。
      
      他在付家住的院子,是最后一进,隔着夹道就是院墙。深夜,甚至能听到外面的马蹄声、脚步声,还有打更人的声音。冬日,他会在院子里听到北风呼啸而过的声音,看见树影摇动的阴影,状如鬼魅。
      
      裴洛洛听完,就明白了,付家夫人,纯粹是想把这个庶子养废了。胆小如鼠又唯唯诺诺的孩子,是不会讨大人喜欢的。可惜,付少成幸运,有曹妈妈,他的童年,唯一的一抹亮色。
      
      桑枝这时候端来一碗甜汤,悄悄地放在桌子上又退了出去。裴洛洛伸手摸了摸,温度刚刚好
      。
      “还疼吗?”裴洛洛问付少成。
      
      他摇摇头,说:“没事儿了。”
      
      裴洛洛把甜汤递到他手里,说:“喝完漱漱口就睡了吧。”
      
      付少成接过来,看着裴洛洛。
      
      “最近怎么这么勤快?”
      
      “为什么?被你吓的呗。”裴洛洛笑着说,“以后不要让我担心了,好吗?”
      
      同样都是关心,被不同的人说出来,效果完全不一样。这话啊,有人天生就不会说,也是没有办法的。
      
      安仁殿,赵秀知道付少成去了承恩殿,又撕了一条帕子。她想,这宫里也快要采选宫女了,他付少成不纳妃,找几个漂亮宫女来,也是可以的吧。
      
      这一天,付少成正在两仪殿陪着蛮蛮念书,陆柯兴冲冲地就进来,脸上的傻笑让付少成都不忍心看下去了。他也不问,就这么看着陆柯,果然这小子忍不住,行了礼就高兴地说了起来。原来,他要当爹了。
      
      蛮蛮在一边看着陆柯,又转头看了看付少成,犹豫了一下,说:“爹爹,陆哥哥是不是傻了?”
      
      付少成听完这话,笑得眼泪都快出来。
      
      “你陆哥哥是欢喜疯了,不用管他,过些日子就好了。”
      
      蛮蛮听完这话点点头,严肃正经的模样让陆柯极度手痒,真想去捏一捏。他想,一定要让许复也生一个这样的娃娃出来。他盘算了一下,许复自是不用说,是个美人儿,自己相貌也不差,生出来的娃娃,应该会好看吧。
      
      付少成就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陆柯脸上的表情来回变换,有意思极了。
      
      承恩殿,裴洛洛看着桑枝羞红了脸站在她面前,也是笑得不能自已。前几日,桑枝陪着曹妈妈去了她家一趟,被曹妈妈的小儿子一眼看中,求了又求,曹妈妈这才答应去替他问问。毕竟,桑枝是裴洛洛的得用人,能不能让她出宫成亲,还真不好说。
      
      谁知,裴洛洛是个极护短的人,她希望自己身边的人都过得幸福,听了这话,立刻就同意了,正好过些日子宫里采选宫女,接着就会放一批到了年纪的宫女归家,裴洛洛顺手就把桑枝塞进了名单里。
      
      曹妈妈是好人,想来,她的儿子,也会是一个良人吧。裴洛洛让桑枝这些日子从承恩殿挑几个出来,好好教教,她呢,也跟对半夏一样,给桑枝列了一份嫁妆,惹得桑枝背地里哭了好几场。
      
      十月,采选的宫女都住进了宫。赵秀通过魏国公家,知道裴洛洛母亲娘家侄女也在这一批宫女里,她看了一眼,确实是个漂亮姑娘,眉眼跟裴洛洛有几分相似,却又因为年轻,多了几分活泼俏丽。赵秀把她要了过来,让如意好好□□,这个柳氏女,可是有大用的。
      
      曹妈妈也知道了这个消息,告诉了裴洛洛。她听完以后轻蔑地看了一眼安仁殿的方向,这个赵秀,真是蠢得可以,找了这个人来,这是打算膈应谁呢。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已经快要到腊月了,桑枝就快要出宫了。裴洛洛这天拿了一份单子给她,桑枝接过去,看完以后就跪了下来,说:“娘娘,婢子不嫁了。”
      
      裴洛洛把她搀起来,笑着说:“你这么一跪,吓我一跳,怎么,嫌嫁妆少不成?”
      
      桑枝听完这话,咧着嘴又哭了。
      
      “您这嫁妆给的跟外面嫁闺女也没区别了。婢子舍不得您。”
      
      裴洛洛站起来,伸手给她擦擦眼泪。
      
      “傻姑娘,怎么跟你半夏姐姐似的,这嫁妆多了还不好。张福英不就说么,谁会嫌银子咬手啊。有什么舍不得,外面的日子多好,你嫁了人,再生两个孩子。我要是又有了,你过来当乳母也行啊。”
      
      桑枝听了这话,这才好一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进了腊月,金陵下了一场大雪,蛮蛮跟阿鸾在承恩殿兴奋地看着,裴洛洛见状,说:“穿好衣服,娘亲带你们玩雪去。”
      
      蛮蛮跟阿鸾都兴奋地跳了起来,玩雪什么的,最有意思了。
      
      裴洛洛穿着斗篷,带着蛮蛮跟阿鸾到了紫云阁,自从蛮蛮在千步廊落水,她就离那儿远远的。这紫云阁也是好地方,能在亭子里喝茶,前面还有一块开阔的地方,让蛮蛮跟阿鸾打雪仗。
      
      裴洛洛坐在亭内,抱着手炉,看着桑枝并众宫女带着蛮蛮跟阿鸾玩雪。两个拿着雪球互扔,笑
      得咯咯的,这童音,可真是好听。
      
      蛮蛮淘气,团了一大团雪扔到阿鸾脸上,气得小姑娘带着桑枝团了一堆雪球,闭着眼睛乱扔。
      这时,赵秀带着谢芳华并小郡主付永安走了过来,阿鸾的雪球,不偏不倚,正好扔到了付永安身上,小姑娘吓得大哭了起来。
      
      阿鸾听见哭声,这才睁开眼,发现扔错了人,不好意思起来。她跑过去,拿着帕子递给付永安,说:“对不起,我扔错了人了。这个给你擦擦眼泪。”
      
      付永安说话晚,很多事情用语言表达不出来,再加上谢芳华极其宠她,脾气有些急躁,她看着阿鸾,伸手就要给了她一巴掌。幸亏桑枝反应快,一把拉开阿鸾,小阿鸾都懵了,傻愣愣地看着付永安,不明白她想做什么。
      
      蛮蛮见妹妹被打,急冲冲地跑了过去,说:“不许欺负我妹妹,她是长公主,你有什么资格打她。”
      
      裴洛洛此时已经走了过来,她看着赵秀,深觉得她们两个可能八字犯克,两个孩子都跟她不对付。
      
      赵谨见情况不对,赶忙让人去请付少成。
      
      赵秀却看着裴洛洛,说:“阿鸾是长公主,身份尊贵,我动不得。但是,她身边的人可是该罚的。”
      
      说完,她看着桑枝,说:“这个宫女,带走。”
      
      裴洛洛听了这话,挡在了桑枝身前,说:“皇后,这宫女犯了错,会交给内侍省,您这样,可算是动了私刑。”
      
      赵秀看着她,说:“几年前,就在这儿不远,你跟我说,这规矩是人定的。今天我把这话还给你。”
      
      说完,就让人把桑枝带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照着澶渊之盟修改的,宋史迷心中永远的痛啊。
    付·病娇·少成,他就是个病娇,前文一直写他的童年来铺垫他的性格,只有这样的人,裴洛洛才好下手挑拨关系。
    赵秀绷不住了,其实,如果她一动不动,裴洛洛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可是小裴同学深宫长大,太懂得帝王心了。如果换个写文角度,赵秀是女主的话,没了主角光环的小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反派了。
    求收藏求评论,随机红包掉落哦,么么哒



    太后难为
    基友的宫廷文。从深闺娇女到世人皆知的铁血手腕太后,一路艰难,却万分值得。集权争霸,恋爱带娃两手抓。



    夫人请上座
    我的预收文,谢谢大家,很甜哦



    楚城满目尽芳华
    我的预收文,谢谢大家



    何当故人踏月来
    我的完结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雕栏玉砌应犹在
    我的连载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