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栏玉砌应犹在

作者:杉杉是棵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8 章

      七月的金陵,天气着实闷热,让人觉得自己仿佛在蒸笼里一般。这天下午,天慢慢黑了起来,看样子,是要下雨了。裴洛洛让宫人备好热水,洗了回头发。出了月子以后,裴洛洛总觉得自己的头发洗不干净。洗好以后,桑枝站在她身后,用梳子小心翼翼地梳着。裴洛洛的头发留了这么多年,已经极长,披散下来,都快要到膝盖了。
      
      付少成进来的时候,裴洛洛在榻上睡着了。他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悄悄地蹲在她面前,拈起一绺头发,轻轻地扫了扫她的鼻子。然后,他就看着裴洛洛皱了皱眉眉头,睁开了眼睛,表情像极了生气的小猫,逗得他笑了起来。
      
      裴洛洛醒来,见是付少成,伸手就过去捏了他鼻子一下,说:“好讨厌的人。”
      
      付少成也没生气,把她扶了起来,说:“别睡了,回头晚上走了困,可就睡不着了。”
      
      裴洛洛坐在榻上,接过桑枝递来的茶碗,喝了两口,说:“今日可真早。”
      
      付少成点点头,说:“朝上无甚大事。”
      
      裴洛洛让桑枝去偏殿看看阿鸾,要是醒着,就抱进来。付少成伸手拿了她一绺头发在手上把玩,说:“你这样真好看。”
      
      “没正形。”裴洛洛伸手打了他一下,娇嗔地说了一句。
      
      “真的,我的洛洛当了娘亲以后,倒是越□□亮了。”
      
      付少成把头凑到她跟前,抬头看看门口,见没人,亲了她脸颊一下。
      
      “讨打。”裴洛洛刚说了这一句,就见张氏牵着蛮蛮的手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阿鸾的乳母严氏。
      
      小阿鸾刚睡醒,眼睛黑亮亮地看着裴洛洛跟付少成,才一个多月的小娃娃,软得很,付少成不敢抱,只是就着裴洛洛的手去逗她。蛮蛮站在一旁,也伸手过去逗妹妹。一下两下三下,终于,好脾气的小姑娘生气了,哇哇大哭起来。严氏接过来,哄了又哄。裴洛洛瞪了两个人一眼,却看见这一大一小都眨巴着眼睛看着她,表情无辜极了,她没撑住,笑了起来。
      
      蛮蛮刚出生的时候,极像裴洛洛,长着长着,却慢慢的开始像付少成,今日,裴洛洛忽然间一转头,发现二人长得真是仿若一个稿子脱出来的,太像了。
      
      “你们两个简直长得一模一样。”裴洛洛说。
      
      “我的孩儿,像我不是很正常的吗?”说完,付少成低头看着倚在自己怀里的蛮蛮,仔细端详了一番,“原来我小时候这般可爱。”
      
      裴洛洛本来是笑着的,却被付少成最后这一句话弄得莫名有些心酸起来。她轻轻地咬了一下嘴唇,见阿鸾不哭了,伸手把她抱在怀里,看着付少成,说:“阿鸾的大名可想好了?”
      
      “你不提醒我都差点忘了。”付少成听了这话,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这是我这几天写的,你看看?”
      
      裴洛洛抱着阿鸾就着付少成的手看过去,密密麻麻都是从玉的字,这哪里是取名字,这明明就是把这些字全都罗列起来罢了。
      
      “阿鸾也要从景字吗?”裴洛洛问道。
      
      “这是自然。”付少成说,“大周的长公主,自然要跟她兄弟一样了。”
      
      裴洛洛从那张纸上看了看,说:“付景瑶可好?”
      
      “不好。”付少成摇摇头,“重了你的名讳了,换一个。”
      
      裴洛洛愣了一下,没说话。
      
      付少成也低头看了看,说:“玥字可好?”
      
      裴洛洛想了想,寓意好叫起来也顺口,就点点头。她伸手看着怀里的小姑娘,说:“阿鸾,以后你的大名就叫付景玥了。”
      
      阿鸾听不懂,哼唧了一声,付少成却在一边却笑了。
      
      “看来阿鸾喜欢这个名字。”
      
      裴洛洛看了他一眼,说:“东宫那边的小郡主,名字可想好了?”
      
      付少成闻言一愣,摇摇头,说:“付家下一辈从永,小姑娘的名字,不是很好取。一晃眼,我居然都当祖父了,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裴洛洛听完这话抬头看着付少成,他的样貌,一直都没有怎么变过,还是仿若当年初见时的样子。
      
      “你一点都没老。岁月对你可真是眷顾。”
      
      裴洛洛一句话说得酸溜溜的。
      
      “蛮蛮今年两岁多,他十六岁娶亲,十七岁当爹,你也才不过三十五六,还可以。”付少成说,“现在说起来,觉得还有很多年,其实啊,一晃眼就过去了。也不知道他会娶一个什么样的皇子妃回来。”
      
      蛮蛮在一边听得半懂不懂,皇子妃这一句他倒是听懂了,他拽着付少成的袖子,说:“蛮蛮要娶妞妞姐姐。”
      
      裴洛洛怀着阿鸾的时候,严夫人有几次进宫给她诊脉,身边带着妞妞,她只比蛮蛮大上两岁,却颇会哄他,没多久,蛮蛮就成了她的跟屁虫,嘴里还姐姐姐姐叫个不停。
      
      裴洛洛被他这话逗笑了,伸手捏了捏他的脸。
      
      付少成却听进去蛮蛮的话,看着裴洛洛,说:“说起来,严礼家的妞妞还真是个好人选。范丞相家的小姑娘也不错,比蛮蛮小上两岁,岁数正合适,家世也般配。”
      
      裴洛洛听完惊讶地看着付少成,这想得也早了吧,蛮蛮这才两岁,皇子妃人选都已经安排两个了。不过说真的,范丞相的女儿,还真是个好人选。
      
      承恩殿其乐融融,东宫,太子妃谢芳华的日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生了女儿之后,她从皇后跟太子脸上,都看到了失落,就连她娘亲,也是一副失望的表情。晋国公家,对这个孩子,也寄予了太多的希望。最后,还是严夫人看不下去了,给她诊脉的时候悄悄地劝了她几句。
      
      “这女人坐月子可是要把心放宽了,不然,会落毛病的。”严夫人细声细语地说道,“您也别太着急,老话不是说了吗,先开花后结果。”
      
      简单的劝慰,就成功的把谢芳华的眼泪招了出来,严夫人伸手给她擦了擦,说:“可别哭啊,月子里可不能哭的。您看我这话说的,怎么就说哭了呢。”
      
      谢芳华听完这话,笑了一下,说:“哭了这一会儿,心里倒是好受多了。”
      
      “那就好好养着。”严夫人说。
      
      谢芳华点点头,到底她才十五岁,根本就还是个孩子。
      
      严夫人见周围没人,又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出了月子您可别着急要啊,怎么也得等小郡主百日以后,知道吗?”
      
      谢芳华听了这话,脸都羞红了。点点头,没说话。
      
      付景瑜虽然失望,但是这是他第一次当父亲,倒是很新鲜,每天都要抱着小姑娘逗上一逗。逗笑了,就跑到谢芳华那里邀功,逗哭了,就丢给乳母。
      
      谢芳华看在眼里,倒是宽慰了许多。
      
      九月,凉州来报,当地已经下了大雪,西夏恐怕又要南下抢掠。付少成派魏国公的大儿子魏良坐镇凉州,同去的,还有陆柯。陆达三个儿子,两个好文,只有小儿子陆柯,继承了父亲的衣钵。
      
      赵秀听闻这个消息,又撕了一方帕子。东西摔坏了,是要报备的,帕子撕坏了,就撕坏了吧。付少成,越来越不信任赵家了。他的亲兵,全部留在京城,倒把赵家的势力分成两股,一股去了西北,且不说这一仗损耗多少,就是都全须全尾的回来,这京城里,也没有位置了。
      
      裴洛洛又生了女儿,等于三皇子就又多了一股势力。这可是付少成的长公主,嫁得可差不了。可惜,赵秀不知道,裴洛洛不似赵家夫人,她一心只希望女儿寻得良人,白头终老,丝毫没有用女儿给蛮蛮拉拢势力的心。
      
      许家,许复接了陆柯让人传来的消息,拿着信就进了父亲的院子。
      
      “父亲,陆家三公子想见我一面。”许复一上来就开门见山地说,丝毫没有少女的羞涩感,看得许司直皱眉头,自家闺女,也太不矜持了。
      
      “他说什么事了吗?”许司问道。
      
      “他不日就要去凉州,所以想见我一面。”许复说完看着自家父亲,“您说我见吗?”
      
      “这……”许司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订了亲的小男女,不是应该柔情蜜意吗,怎么到了女儿这里,就这么冷静。
      
      “见吧。”许司说,“都订了亲了,身边又是丫鬟婆子一堆人,没什么好顾忌的。”
      许复点点头,说:“好。”
      
      三日后,许家大夫人带着闺女去万寿寺上香,正巧遇上了给儿子求平安符的陆夫人,二人交谈甚欢。
      
      陆柯看着许复,嗫嚅了很久,脸都憋红了,却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许复却被他逗笑了,从丫鬟手里拿过来一个平安符,递给陆柯,说:“这是我从万寿寺求来的,随身带着,能保佑你平安归来。”
      
      陆柯这下脸更红了,他的书童跟丫鬟在后面着急,倒是说话了啊。
      
      半晌,陆柯终于鼓足勇气开了口。
      
      “我父亲说,西北有狼,我会猎一只,用它的牙给你做一条项链。”
      
      许复听了之后,笑了起来,轻声说:“好。我等着。”
      
      原来,付少成当年给裴洛洛用狼牙做了条项链,被陆达看见了,他觉得有趣,就给自己夫人也做了一条,喜得陆夫人当时就抱着他亲了一口。所以,陆柯此次去凉州,陆达就把这招交给了自己儿子。
      
      多年以后,裴洛洛在许复身上见了陆柯送她的狼牙项链,又听了来龙去脉,回头就讲给付少成听。两个人险些笑得从榻上滚了下来,陆达总说自家儿子憨直,其实,自己也是如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留言求收藏,爱你们



    太后难为
    基友的宫廷文。从深闺娇女到世人皆知的铁血手腕太后,一路艰难,却万分值得。集权争霸,恋爱带娃两手抓。



    夫人请上座
    我的预收文,谢谢大家,很甜哦



    楚城满目尽芳华
    我的预收文,谢谢大家



    何当故人踏月来
    我的完结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雕栏玉砌应犹在
    我的连载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