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栏玉砌应犹在

作者:杉杉是棵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3 章

      果然就如同乳母说的一样,蛮蛮病好了以后,全然变成了一个大孩子的模样,弄得裴洛洛还有点失望,以前那个奶娃娃多可爱,可以随便唬弄。现在的蛮蛮,古灵精怪,虽然还是有很多话听不明白,但是已经能断断续续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偶尔,还会问出让她哭笑不得的问题。付少成倒是欣喜蛮蛮的成长,直夸他聪敏伶俐。
      
      定了太子妃,礼部就开始着手太子娶亲的事项,比着前朝的旧例,删删减减的,很快就定了下来,钦天监选了几个吉日呈给皇帝,付少成看了下,定在了明年四月,春末夏初,好时候。
      
      谢家,尚衣监派人去给未来太子妃量尺寸做礼服,不得不说,这未来太子妃真是漂亮,说句犯忌讳的,比宫里的静妃也差不多少。晋国公夫人在一边坐着,时不时的跟尚衣监的聊几句,想着能套出点话来,可是,宫里的人,那是睡觉都要睁一只眼睛的主,怎么可能让她得逞。该拿的银子一份不少拿,不该说的话一句不多说。听上去这几个时辰嘴没闲着,实际上,仔细捋一下,就会发现,一句有用的话都没有。
      
      送走了尚衣监的人,晋国公夫人坐在那儿,琢磨了很久,就得出来一个结论,静妃不是一般的受宠。她看着坐在下首乖巧漂亮的女儿,忽然间生出一丝后悔之心。可是,事已至此,她也只能再多打探点消息,多教给女儿点东西。可是,晋国公夫人一点都不自信,她能教女儿什么呢?设身处地,她觉得自己可能连一年都挨不过去。
      
      谢芳华倒是有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魄。太子妃么,重点在太子,只要太子稳住了,她就什么都不怕。而且,她的想法又跟别人不一样,皇帝不纳妃是好事,太子后宫,自然也会是极清净的。
      
      几方各怀心事。
      
      太极宫的桂花树抽了枝萌了芽,结了花苞,最后茂盛地开了花。整个宫殿,香气扑鼻。
      
      桂花开了,中秋节,也就到了。
      
      中秋宴,裴洛洛穿着礼服抱着蛮蛮坐在那里,周围多了许多熟悉的面孔,旧朝官员的家眷,她还是认得几个的。
      
      许哲虽然官职不高,但是因着姓氏,加上翰林院又清贵,倒是得着一个末尾的位置。他坐在那儿,远远的,远远地望着裴洛洛。这么多年了,他终于又见到她了。她比以前长大了许多,更添了几分妩媚。他身边,是范悦特意安排的自家子侄范青,见他这幅模样,忍了又忍,最后还是碰了他一下。
      
      “这是太极殿,拜托收敛点行吗?”范青低声说道。
      
      许哲这才反应过来,抱歉地冲他笑了一下。
      
      许复坐在另一边,仗着眼神好,把这一切都看了进去,她轻轻地笑了,五叔回去又要挨揍了。接着,她就看见谢芳华投过来的眼神,充满敌意跟戒备。真是好没意思,她想。
      
      蛮蛮到底还才一岁多,待了一会儿就开始打哈欠,裴洛洛也觉得没什么意思,让赵谨跟付少成说了一声,就带着蛮蛮回了承恩殿。
      
      裴洛洛不喜欢坐轿,一行人就缓缓地走回去。天气晴好,又是中秋,边走边赏月,也是件乐事。她指着月亮,给蛮蛮讲了嫦娥奔月的故事。蛮蛮年岁小,听什么都只听个热闹,学个说话罢了,哪里懂真正的意思。讲到了嫦娥飞向月亮上,他还高兴地拍了拍手。裴洛洛点了点他的额头,这么悲伤的故事,也就小孩子听了会拍手叫好。
      
      刚走了没多远,裴洛洛迎头就碰见了许哲,不知道他从哪里绕过来的,脚程倒是快。
      
      裴洛洛见是许哲,愣了一下。她抿着嘴站在那儿,一时间不知道是该避开还是该继续往前走。
      
      许哲看着她,犹豫了一下,却是谦恭地行了个礼,声音低沉地说:“微臣见过静妃娘娘。”
      
      短短的八个字,宛若千斤重。一个一个字地往外吐,痛彻心扉,仿若杜鹃泣血。
      
      裴洛洛听了这话,沉默了一会儿,说:“不必多礼。”
      
      许哲闻言,内心大恸,却不露声色,笑得光风霁月。
      
      裴洛洛又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抱着蛮蛮就走了回去。许哲站在那儿,看着她的背影,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了。
      
      她跟以前没有什么区别,还是记忆中的娇俏模样。他确定,几年的想念,并没有变得淡薄,反而更加深厚。许哲知道,他是不应该见她的。可是,见不见,其实没什么区别。多年以前的那一眼,就已经让他无药可救。他仿佛跌进沼泽的旅人,挣扎或者不挣扎,都是要陷进去的,最终没顶,至死方休。
      
      他叹了口气,往回走了几步,迎面看见许复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看着他,说:“五叔,你是要疯吗?”
      
      许哲看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五叔错了。”
      
      许复见左右无人,低声说道:“回去以后,你就咬死说是喝得头晕出来透风,被我寻见了,赏了会儿月,别人谁也没遇见,知道吗?”
      
      “这话,你觉得可信吗?”
      
      “话说出来不是让人信的,是让人听的。”许复说,“皇帝信不信,那是他跟静妃的事,你现在,得把这事儿圆过去。”
      
      许哲没说话,只是跟着许复一起,一步一步地走回了太极殿。原来,这条路那么长,他出来的时候,可真是没有这么觉得。
      
      魏国公见许哲落座,笑了一下,说:“皇帝,您看,这逃酒的,回来了。”
      
      付少成看着魏国公,心道这老狐狸也真够不能省心的,他又望向许哲,只见他端着酒杯站了起来,说:“魏国公这话可是无理,微臣只不过是出去更衣,顺便透透气,还顺手把迷路的小侄女捉了回来,怎么能算是逃酒呢?”
      
      魏国公听了这话,看向女眷那边,果然许夫人旁边的那个小姑娘回来了,还害羞地低着头。他翻了个白眼,说:“那可真是老夫错怪你了,自罚三杯。”
      
      “不敢不敢。微臣是晚辈,可担不起您这话。”许哲笑着说,“您若喝了,微臣也只能陪着。”
      
      直娘贼,魏国公心里暗暗骂道,面上却豪爽地干了三杯,赵秀看得直皱眉头。
      
      许哲见他喝了,也没犹豫,跟着喝了三杯以后,又拿起酒壶,斟满以后,看着魏国公,说:“微臣劳您惦记,内心有愧,再敬您一杯。”说完,不等魏国公回话,直接就干了。
      
      魏国公被许哲一将,也是无话,只得再干一杯。
      
      许复在一边皱着眉头,这下五叔回去肯定是要挨揍了。
      
      付少成回了承恩殿,裴洛洛正在窗前赏月,他走过去搂住她,说:“见过许哲了?”
      
      裴洛洛听了这话,惊讶地看过去,只见他面色如常,仿佛在说一件极普通的事情。
      
      “是。见过一面。”
      
      “他今日可是将了魏国公一军。”付少成笑着说,“看着魏国公吃瘪,太开心了。”
      
      裴洛洛被这话弄得有些想笑,她把头靠在他的怀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
      
      “怎么不见你吃醋呢?”
      
      付少成低头亲了她一下,说:“我的洛洛待我如何,我怎么能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吃这种飞醋。”
      
      裴洛洛听完这话,转身抱住他,说:“今日别走了,好不好?”
      
      “本来就没打算走啊。”付少成说,“魏国公今日这一出,不就是想挑拨关系吗,爹惹的祸,闺女就得担待着。”
      
      裴洛洛听完这话,欣喜地亲了他一下,然后拉着他的手出了承恩殿,两个人坐在院子里,望着天上的月亮,亲密的样子,连月宫的嫦娥,都是要嫉妒的。
      
      月光清凉如水,无悲无喜地照着大地。
      
      许家,许哲硬撑着回到家。进了院子就瘫在地上,烂醉如泥的人,一点力都使不上,比平时要重上很多倍,红袖并添香,两个人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抬进了屋里。今日中秋,许家因着进宫,让下人也回家过个团圆节,谁承想赶上这事儿,临时叫个人都不知道从哪里找。
      
      许哲酒量不大,连着喝了那么多,又被风吹了一下,一会儿就吐了。添香去小厨房要醒酒汤去了,就剩红袖一个人,弄得她手忙脚乱。好不容易都收拾好了,添香才端着醒酒汤过来。
      
      “怎么这么慢?”红袖问道。
      
      “厨房人也少啊,红袖姐姐。”添香说着就去把熏香点了起来,这一屋子味道,简直没法待。
      
      红袖喂了许哲喝完醒酒汤,见他不闹,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一晚,也别睡了,红袖坐在脚踏上,无奈地想。
      
      过了一会儿,许哲又开始折腾起来,红袖起身去看,却一把被他搂住。
      
      “洛洛。”许哲小声地说。
      
      酒气混杂着呼出来的热气喷到红袖的耳边,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奋力地挣扎着,却逃不出他的怀抱。
      
      “洛洛,别走。洛洛,跟我回家好不好?”
      
      红袖犹豫了一下,伸手照着许哲后脖颈来了一下,他哼了一声,就安静了下来。
      
      红袖喘着粗气,抖抖索索地伸向他的鼻子,还好,鼻息尚在。她又整理了一下衣服,让添香在门口守着,自己跑去许家大爷的院子。
      
      许家老妇人去世得早,现在管家的是许家大夫人,她见院子还亮着光,松了一口气,敲敲院门,让管事妈妈去通报一声。
      
      许家夫人正在卸钗环,听说许哲院子里的丫鬟来了,还当他出了什么事,赶忙让红袖进来。却见红袖进门就跪在地上,把事情讲了一遍,然后磕了个头,说:“婢子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婢子甘愿受罚。”
      
      许家大夫人听了这话,倒是笑了,让丫鬟把红袖扶起来,说:“好丫鬟,有志气。”
      
      红袖听了这话,这才放下心来,说:“五少爷现在这样,您还是派个男仆过去吧。”
      
      大夫人笑着点点头,让许司身边的人跟着过去了。
      
      许司本就生气,这下更加恼怒,说:“这小子,明天定让父亲好好揍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劳动节快乐,然而我现在很想当咸鱼



    太后难为
    基友的宫廷文。从深闺娇女到世人皆知的铁血手腕太后,一路艰难,却万分值得。集权争霸,恋爱带娃两手抓。



    夫人请上座
    我的预收文,谢谢大家,很甜哦



    楚城满目尽芳华
    我的预收文,谢谢大家



    何当故人踏月来
    我的完结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雕栏玉砌应犹在
    我的连载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