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栏玉砌应犹在

作者:杉杉是棵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第二天,裴洛洛还没等宫女过来就已经醒了,付少成的胳膊压在她胸口上,压得她快要憋死了。她使劲的把付少成的胳膊扒拉开,刚喘了口气,又被他一把按住了。气的裴洛洛狠命地踹了他一脚,付少成这才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说:“你醒了。”
      
      “再不醒你就能发现你身边睡的是个死人了。”裴洛洛气哼哼的说,“你能不能以后睡觉老实一点。”
      
      睡不好的裴洛洛是有严重的起床气的。
      
      付少成看着裴洛洛,觉得那个鲜活的小姑娘又回来了,他笑着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说:“睡吧,我跟皇后说了,免了你的请安,等你出孝以后再说。”
      
      裴洛洛坐在床上看着付少成起身,穿好衣服后又折了回来,说:“中午自己吃饭吧,朝廷事多。”
      
      裴洛洛没说话,看着付少成走了以后又躺了回去,她想,她得再睡一会儿,头疼。
      
      新朝初立,事情繁多,付少成在太极殿坐了半天,觉得头都大了,中午吃过饭又在两仪殿听了一耳朵户部的唠叨,好容易群臣们都走了,皇后身边的太监刘福海又过来,说皇后有事情要商议。付少成忽然觉得陆达说的很对,这皇帝啊,真是得守着皇帝的规矩,比如现在,他就不能不去。
      
      踏进了安仁殿,付少成就看见皇后赵秀坐在那里,跟往常一样,挂着得体的微笑。见他来了,赶忙站起身来,行了个礼,说:“您来啦。”
      
      付少成点点头,坐在上首的位置,说:“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赵秀闻言一笑,说:“还是不是后宫的事。”
      
      “后宫什么事?”付少成不解的问道。
      
      “这次可是妾身想到您头里。”赵秀笑着说,“这后宫总不能这么空着,不得进来些人啊。”
      
      付少成这才明白皇后的意思,他看了赵秀一眼,说:“这事不着急,前朝都还没有论功行赏完毕呢。再说了,前朝的事儿朕都还没摸清楚呢,谁家能用谁家不能用的,后宫就不要这个时候添麻烦了。”
      
      赵秀被付少成的话说得有些发愣,怎么跟她想的有些不一样,可是她又是非常了解付少成的一个人,知道此事已经定论,她不能再反驳什么。
      
      “那您看什么时候合适呢?”赵秀问道。
      
      “过两年再说吧。现在已经是八月底了,也快过年了。翻过年来又有一堆事情。没空理这些。”付少成说。
      
      赵秀又有想撕帕子的冲动,就算现在是九月,离着过年还有三个月呢,快过年了,他可真好意思说。
      见赵秀没什么事情,付少成起身回到了甘露殿,忙了一天了,他饿了。结果,晚饭刚吃上两口,裴洛洛身边的大宫女半夏就跑了过来,说是裴洛洛病了。张福英知道裴洛洛在付少成心中的地位,让半夏在门口等着,自己走了进去。
      
      付少成吃饭不喜欢旁人在身边伺候,见张福英走了进来,刚想发火,就听见张福英说:“皇上,裴姑娘身边的半夏说裴姑娘病了。”
      
      付少成刚想放下筷子,又觉得这样有些太过于宠着她了,说:“知道了,你让她在外面等着,我吃完了就过去。”
      
      张福英想了想,说了声是就退了出去。
      
      付少成不紧不慢地吃过饭,又让小宫女端来茶水漱了漱口,这才起身走了出去,说:“走吧,去看看。”半夏在旁边等得都快急哭了,见皇帝出来这才抹抹眼睛,一路跟了过去。
      
      裴洛洛早晨醒来的时候就觉得浑身酸疼,也不想吃饭,鲁妈妈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才发现烫的厉害,裴洛洛倒觉得没什么大事儿,说下午睡一觉兴许就好了,她啊,在这里,得老实点,存在感越低越好。谁知道下午却越烧越厉害,晚上的时候,她都有点说胡话了。鲁妈妈这才慌了,赶忙让半夏找付少成过来。
      
      付少成进来的时候,裴洛洛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知道有人进来,还睁眼看了一下,见是他,不由得笑了,说:“少成哥哥。”
      
      鲁妈妈被这句话逼得眼泪都下来了,她家姑娘都已经烧糊涂了,这几年前的称呼都出来了。
      
      付少成见状赶忙让张福英去请太医,自己则坐在床边,伸手摸了摸裴洛洛的额头,烫的厉害。
      “怎么不请太医呢?”付少成问道。
      
      半夏在旁边不敢说话,还是鲁妈妈胆子大,犹豫了一下,说:“姑娘说了,在这宫里老实点好,兴许下午睡一觉就好。”
      
      鲁妈妈的话提醒了付少成,是啊,她裴洛洛在这宫里连个名分还没有呢,上上下下都是裴姑娘裴姑娘的叫着,她又怎么去请太医。赵秀今天跟他说充盈后宫的事,怎么就没想到裴洛洛还没有位分呢。
      
      这时,太医来了,隔着帘子号了号脉,又问了问鲁妈妈裴洛洛最近的情况,说:“这天气到了八月底,早晚到底有些寒凉,再加上长期吃素体质虚弱,这才烧了起来。没什么大碍,吃两剂药就好。”
      
      付少成挥挥手,半夏带着太医下去煎药,不一会儿,药就煎好了端上来,鲁妈妈让付少成扶着裴洛洛坐起来,自己则端着药送到她嘴边,说:“乖,瑶光,喝药了。”
      
      裴洛洛打小不怕喝药,听了这话,乖乖地端起碗,一气就喝尽了,然后皱着眉头冲着鲁妈妈说:“苦。”
      
      鲁妈妈拿出一颗糖送进裴洛洛嘴里,说:“吃了糖就不苦了。”
      
      又对这付少成说:“皇上,老奴斗胆说一句,您还得扶着点她,等糖吃完了您再让她躺下,别噎着她。”
      
      付少成点点头,示意知道了,鲁妈妈这才带着半夏他们离开,屋里只剩下他们二人,裴洛洛靠在付少成的身上,下意识的伸手环住了他的腰。付少成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姑娘,是啊,她还是个小姑娘,才刚刚十六岁。
      
      别说,太医院的药就是管用,半夜,裴洛洛的烧就退了,她迷迷糊糊地要水喝,睡在旁边榻上的付少成听见声音赶忙起身,倒了杯水递给她,裴洛洛半睡半醒的喝完了,才发现眼前这个人是付少成,她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说:“你怎么在这儿?”
      
      “你还好意思问我,自己病了不找太医,硬扛着,我好心好意守了你半宿,你居然就这么对我,裴洛洛,你有良心吗?”付少成怨气冲天,当了一晚上的大宫女,又在这么硬的塌上睡了半宿,居然就得了这么一句话。
      
      裴洛洛这才反应过来,说:“谢谢你。我觉得我好多了,你还是上来睡吧。”
      
      付少成倒是没客气,掀开被子就躺在床上,裴洛洛刚想说什么,就被付少成捂住了嘴,说:“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赶紧睡觉。”
      
      裴洛洛眨了眨眼,可能是因为刚退烧,还有些迷糊,乖乖地闭上嘴,也睡了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裴洛洛,嘴炮小能手就是我。



    何当故人踏月来
    我的完结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