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栏玉砌应犹在

作者:杉杉是棵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3 章

      裴洛洛是被蛮蛮弄醒的,小家伙手里没轻没重,坐在床上用手捏她的脸玩,动作跟付少成如出一辙。她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付少成坐在床边看着蛮蛮的动作一直在笑,她迷迷怔怔地攥住蛮蛮的手,说了声淘气,然后转头看向付少成,说:“什么时辰了?”
      
      “辰时。”付少成说,“昨晚怎么坐在脚踏上就睡着了?幸亏我半夜醒来,把你抱上床。”
      
      裴洛洛坐起来,脸上还带着刚睡醒的迷茫感,说:“想事情来着,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桑枝听见屋里的声音,带着小宫女进来了,裴洛洛洗漱之后,说:“我得回承恩殿换身衣裳。”
      
      桑枝听了这话,笑了,说:“婢子早晨回去给您拿了一趟,您看可还满意?”
      
      裴洛洛看了一眼,不光是衣裳,首饰并妆匣都一齐捧了来,真是个周到姑娘。不过,这也太齐备了,弄得跟她要长住甘露殿似的。
      
      付少成看着穿着白色里衣坐在镜前的裴洛洛,说:“都说人靠衣装,我看纯属胡说。漂亮的人,穿什么都好看。”
      
      裴洛洛斜了他一眼,没理他。桑枝给她梳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又选了个轻巧的镂空金簪。裴洛洛自从有了蛮蛮以后,打扮愈发以简单为主。
      
      付少成在旁边看着桑枝拿出螺子黛,不禁手痒,说:“我来。”
      
      桑枝看了他一眼,抿着嘴笑了一下,就把东西递到他手里,接着眼风一扫,周围的宫女都退了下去。她走到蛮蛮身边,说:“三皇子,婢子带您出去玩一会儿可好。”
      
      蛮蛮在旁边坐着没意思,听了这话赶忙点点头,桑枝牵着他的手也走出内室。
      
      付少成见状笑了,说:“好机灵的姑娘。”
      
      裴洛洛瞪了他一眼,说:“你会吗?别回头给我画成个张飞样。”
      
      付少成看着裴洛洛,说:“我娘子天生丽质,眉似远山,简单的描一下就好。”说完就在裴洛洛脸上小心翼翼地描画起来。
      
      付少成的衣袖扫过裴洛洛的脸颊,弄得她痒痒的,她不禁皱了一下鼻子。付少成刚好画完,见她这副模样,不禁笑了起来,低头在她嘴唇上亲了一下。
      
      “登徒子。”裴洛洛说。
      
      “登徒子可不会画眉。”付少成笑着接话,“快看看,可还满意。”
      
      裴洛洛转头看向镜子,可能因为付少成有画画的底子,眉毛画得倒也规整。
      
      “还不错。可见以前没少干这种事情。”裴洛洛故意说道。
      
      “天地良心,冤枉哦。”付少成说完把裴洛洛的衣裳拿了过来,“我不但会画眉,还会穿衣呢。”
      
      裴洛洛穿好衣裳,跟付少成走出内室,张福英见状,对着小内侍使了个眼色,一会儿,宫女捧着盘子鱼贯而入。
      
      “你还没吃早饭呢?”裴洛洛问道。
      
      “我也没比你早起多久。”付少成说。
      
      赵谨在旁边给付少成盛了一碗粳米粥,说:“严御医早晨临走时候说您最近得吃的清淡一点。”
      
      裴洛洛听了这话笑了,说:“看以后敢不敢不听话了。”说完她扫了一眼桌子,说:“我也要一碗粳米粥就好,这一桌子油腻腻的。”
      
      付少成听了这话,不禁意动,伸手摸了摸裴洛洛的小腹,说:“不喜油腻,可是又有了不成?”
      
      裴洛洛伸手拍了一下付少成,说:“你想多了,肯定不可能。”
      
      付少成有些失望,说:“我们再生个公主吧,好不好?”
      
      裴洛洛瞪了他一眼,没说话,自顾自吃了起来。付少成讨了个没趣,倒也不气,自嘲地笑了一下。
      
      吃过饭,付少成皱着眉头看着桑枝端上来的药碗,裴洛洛抱着蛮蛮,抓着他的小手在脸上划了三下,说:“爹爹可是怕吃药,羞羞。”蛮蛮不懂什么意思,只觉得有趣,在裴洛洛腿上咯咯笑个不停。
      
      “幸亏今天是休沐日。不然皇帝连着两天不上朝,会被御史台找麻烦的。”裴洛洛说。
      
      “皇帝不好做啊。”付少成说。
      
      裴洛洛把蛮蛮放下来,让他自己在地上转悠,她坐到付少成身边,说:“还是不舒服?”
      
      “没事。”付少成说,“哪能好那么快。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裴洛洛把头靠在他肩膀上,说:“我这么了解你,你有什么事能瞒过我的眼去。”
      
      付少成趁着蛮蛮不注意,亲了裴洛洛一下,说:“可见我的洛洛是真心爱我。”
      
      裴洛洛看了他一眼,刚想说什么就被赵谨打断了。
      
      “皇上,皇后娘娘并太子和二皇子来了。”
      
      裴洛洛听了这话站起身来,说:“我带蛮蛮去偏殿。”
      
      “去内室就好。”付少成说,“偏殿久没有人,放了冰盆也要很久才能凉下来,你跟蛮蛮都受不住的。”
      
      两个人说话的当口,赵秀他们已经走了进来,看见裴洛洛,她愣了一下,旋即又恢复正常。
      双方都见了礼,蛮蛮看见付景瑞,虽然他已经忘记了之前的事情,但是本能跟的觉得害怕,转身把头埋在裴洛洛怀里,小手紧紧地抓着她的衣裳。裴洛洛边走边伸手轻抚着蛮蛮的后背,让他放松下来。
      
      赵秀挨着付少成坐了下来,仔细地看了看他,说:“您身体可好些了?”
      
      “已无大碍。”付少成说。
      
      “父皇最近公事繁忙,还请多保重身体。”付景瑜在一旁说道。
      
      付少成看着付景瑜,觉得他在自己不经意的时候,已经慢慢长大,仿佛一棵挺拔的翠竹,生机勃勃。
      
      “那你可要多多学习,早日帮朕分担才是。”付少成笑着对付景瑜说。这个长子,对于他来讲,到底还是不一样的。
      
      “是。儿臣一定努力。”付景瑜说完这话,脊背不经意地又挺直了几分,十几岁的少年郎,对于父亲的赞扬,总是又高兴又莫名地觉得难为情。
      
      赵秀这次来甘露殿,是有事情要跟付少成商量,付景瑜待了一会儿,就带着付景瑞离开了。付少成见状,也没说什么,只是靠在椅子上,等着她开口。
      
      “皇上,太子年岁渐长,这婚事,您看?”赵秀开口说道。
      
      付少成以为赵秀要说的是裴洛洛的事情,见她提到付景瑜,倒是一愣,说:“不是前些日子让你叫晋国公家的姑娘进宫看看吗?”
      
      赵秀笑了一下,说:“晋国公家武将出身,教养上到底差了些。妾身想着,还是文臣家的姑娘好一些。”
      
      付少成听了这话乐了,说:“你不也是武将家出身吗,德言容功也是样样出色。”
      
      赵秀面上一红,说:“妾身可当不得您这么夸奖。说实话,正是因为妾身处理宫务这么久,觉得吃力,才想着给瑜哥儿找个文臣家的姑娘。”
      
      付少成听了这话,挑下眉毛,说:“你可有现成的人选?”
      
      “妾身听说最近旧朝的官员有些要起复的,其中不乏积年的世家,妾身就想着从里面找一个好的。这做娘的,总恨不得给自己的孩子选个最好的。”赵秀说完,抬头看了付少成一眼。
      
      “也不是不可以。你可有现成人选?”付少成说。
      
      赵秀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了口。
      
      “您看许家可还行?妾身听闻他家嫡出的大小姐今年十二岁,跟瑜哥儿年岁正合适。”
      
      “许家?”付少成笑了一下,“许家可不行。你看他家这么多年出过皇后吗?”
      
      “以前没出过,现在出一个太子妃也不是不可以啊。”赵秀继续说道。
      
      “许家是难得的纯臣。”付少成说,“再换一家吧。”
      
      赵秀咬了咬嘴唇,说:“您可以中意的人选?”
      
      “朕原先中意晋国公家的女儿,既然你说武将家不好,就继续再看看。过些日子,起复的官员会携家眷进宫,你到时候可以看看。”付少成说,
      
      “那也成。”赵秀说。
      
      可能是蛮蛮在内室跟裴洛洛玩的开心,隐约有笑声传了出来,间或还有蛮蛮喊娘亲的声音。
      
      赵秀听了以后,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会儿,说道:“皇上,三皇子叫静妃娘亲,可是不合规矩。”
      
      付少成看了赵秀一眼,说:“蛮蛮年岁尚小,怎么顺嘴就怎么来,大了静妃会教他的。”
      
      “可是,这规矩还是从小教起比较好。”赵秀说道。
      
      “那你想如何?”付少成有些摸不透赵秀的心思。
      
      “按规矩,皇子皇女由乳母并教养妈妈抚养,万万没有养在自己母亲身边的道理。”
      
      付少成听完这话笑了,说:“瑞哥儿当年养在你身边的时候,我也没见你这么说啊。”
      
      赵秀被付少成的话堵得一个字说不出来,半晌,她说:“妾身是皇后,自然是跟静妃不同。”
      
      “皇后,这皇家规矩,你可是适应得要比朕快啊。”付少成说,“这后宫拢共就两个人,哪有那么多事情。”
      
      赵秀见付少成这么说,也就不再深劝,两个人又说了几句付景瑜婚事的事情,她就回了安仁殿。
      
      裴洛洛见赵秀走了,抱着蛮蛮出来,把他交给乳母,让她带他出去晒晒太阳。
      
      “赵秀这是什么意思?”裴洛洛问道。
      
      “这谁知道。”付少成说,“估计是魏国公夫人又出什么主意了吧。而且她居然想让许家姑娘当太子妃,真是异想天开。”
      
      “许家势大。她这么想也是正常。不过,她也不想想,许家乐不乐意。”裴洛洛说,“只要她不把主意打到蛮蛮身上,随便她做什么我都管不着。”
      
      “我不会让她这么做的。你放心。”付少成说完,轻轻地皱了下眉头。
      
      “有没有好一点?”裴洛洛走到付少成身边,“用不用再让严御医过来?”
      
      “没事儿,一会儿就好。再说,哪有那么快就好利索的,把他叫来,又得听他唠叨。”付少成说,“我没事的,别担心。”
      
      赵秀在安仁殿听了宫人的回报,手上一使劲,指甲齐齐折断。明明她才是他的发妻,却连生病都不跟她说一声。这再热的心,都会慢慢变得冰冷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小天使们,求评论求收藏(づ ̄ 3 ̄)づ
    裴洛洛可不是傻白甜



    太后难为
    基友的宫廷文。从深闺娇女到世人皆知的铁血手腕太后,一路艰难,却万分值得。集权争霸,恋爱带娃两手抓。



    夫人请上座
    我的预收文,谢谢大家,很甜哦



    楚城满目尽芳华
    我的预收文,谢谢大家



    何当故人踏月来
    我的完结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雕栏玉砌应犹在
    我的连载文,欢迎去看看,谢谢大家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