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炮灰翻身记

作者:香芋酥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第三天,可余雪还是没有要醒的迹象。
      
      范明月的眉头越皱越深,都能夹死蚊子了。
      
      可该说的话她都说尽了,该做的事她也做了,余雪还是不醒,她真的没办法了。
      
      “唉!”眼看着时间到了傍晚,即使心里再愁,范明月还是又准备熬粥了。
      
      不管怎么样,也不能饿着余雪不是。
      
      范明月还是加了异能水熬粥,不过这次,为了避免太香太勾人,范明月是用瓦罐熬的,不仅盖上了盖子,还用干净的破布把缝隙堵上,这样虽然麻烦,却能避免粥的味道散发太远,而且熬好后还会更香醇。
      
      生火烧水加米,范明月已经很熟练了,没过多久就把粥熬好了。
      
      这时天也比较暗了,范明月叫上妞妞猫猫,就往牛棚走。
      
      而范明月没注意到的是,她的身后,一直有一个人远远的跟着她,直到她和曾国庆会面。
      
      “曾老,我家妹子怎么样了?”这句话是这几天范明月一见到曾老就会问的一句话。
      
      而曾老的回答,也总是“不太好,”原本范明月以为今天会和前几天没什么不同,却没想到,峰回路转了。
      
      曾国庆笑着回答范明月,“今天突然好了很多,我都看到余雪的手指动了,就是……”
      
      “就是什么?”范明月追问。
      
      “就是,余雪好像不太愿意醒过来。”
      
      范明月的脸一下就跨了,她还是低估了事情对余雪的严重性。
      
      也是,这时候的女孩遭遇到禽兽,多半都会心里崩溃,平时她看余雪一直很坚强,还以为余雪不会太在意这些,没想到……
      
      范明月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几天她叹的气比上辈子都还多,整个人眼看着老了不止三岁有木有。
      
      “那现在要怎么办?”
      
      曾国庆慢慢走去坐着,“没办法,她自己不愿意醒,我们做什么都没用,现在只能靠你经常在她耳边说说话,看时间长了,她自己愿不愿醒了。”
      
      “不过,”曾国庆话锋一转,“最多也只有三个月,三个月后余雪要是还不醒,就真的很难再醒了,到时候希望渺茫,能醒绝对是奇迹。”
      
      小姑娘年纪轻轻,到底是遭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不愿意醒啊!
      
      联想到余雪被范明月送来时,又是被人袭击,全身还破破烂烂的,曾国庆心里就隐约明白了。
      
      唉!这世道啊!曾国庆摇头叹气,却打定注意把嘴巴闭紧了。
      
      他又说,“你进去喂余雪吧!喂完之后,就把她带回去吧!她再留在我这里也没有,而且,待会我会教你一套按摩手法,你要记得每天帮余雪按摩,免得她肌肉萎缩。”
      
      范明月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她提着瓦罐进屋子,打算按照曾国庆说的做。
      
      结果她才刚坐下没两分钟,就听见周贤惠说,“奇怪了,这是谁干的?居然从外面把门锁上了?”
      
      曾国庆人老成精,一听老妻的话就立马说,“不好,明月,估计是你来我这里被人发现了,你赶紧走,不然那些人不会放过你的。”
      
      妞妞猫猫本来在院子里玩捉蚂蚁,听到了曾国庆的话就奶声奶气的问,“曾爷爷,我们被抓到了会怎么样啊?”
      
      “是像老鹰捉小鸡一样,被抓到了就要被吃掉吗?”
      
      “会比这更恐怖,”曾国庆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这么回答了一句。
      
      “呀!”妞妞紧张了,害怕的抓着猫猫的手。
      
      猫猫牵着妹妹,还学着范明月以前的做法,拍拍妞妞的手给她安慰。
      
      “妈妈,我们快逃吧!我不想被吃掉。”
      
      范明月也知道事情紧急,叫猫猫等等,然后她出来拉拉牛棚的门,发现是有人从外面用木头穿过锁圈,窟在了大门上。
      
      这根木棍还挺粗,从门缝里看起码有大人的手臂粗。
      
      而牛棚的墙是特意修高了的,为的就是避免牛被偷走,要翻墙也不可能。
      
      范明月见状,直接拉住大门,使劲的往里面拉,想把木棍弄断。
      
      周贤惠很想说这样没用,却不知道范明月的力气很大,没过多久,她就听到咔嚓一声,大门也打开了。
      
      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了,范明月说了句“我走了,”就找了根绳子把妞妞猫猫捆在背上,抱着余雪匆匆往家里走。
      
      当然,出去的时候,范明月又顺手把大门关上,恢复原样,免得想陷害她的那个人看不到她乱找理由。
      
      不过,范明月想到若是有人想对付她,肯定会去找大队长和支书,这样要是走原来的路,说不定就会和那群人碰上,于是范明月干脆绕路,走了另一条更偏僻更远的路。
      
      曾国庆目送范明月她们走了,又想去把屋里范明月提来的瓦罐收好,没想到去根本没看见。
      
      “奇怪,莫非是明月走的时候带走了,”曾国庆好像记得范明月只抱着余雪,没提其他的东西,可不见的瓦罐又提醒他,范明月确实把东西提走了。
      
      “或许是我记错了吧!”这么想着,没了后顾之忧的曾国庆开始坐着慢悠悠的喝水。
      
      周贤慧也像没事人一样,按照自己平日的习惯,开始煮野菜红薯糙米粥。
      
      另一边,许珠把牛棚的门关上就跑去找大队长。
      
      经过姜晓霞的提醒,许珠晚上下工之后,果然偷偷来找范明月,又恰巧碰到范明月外出。
      
      许珠一直偷偷跟着范明月,等看到范明月进牛棚,她就觉得机会来了。
      
      牛棚里的人,可是来劳改的牛鬼蛇神,范明月居然敢和他们相处,思想一定有问题。
      
      范明月干的事,要是被逮到了,轻则批评写检讨,重则□□。
      
      一般人看到了,可能不会多事,可许珠能一样吗?
      
      许珠上次被范明月打,被害的接触粪便,她心里恨不得把范明月抽筋扒皮,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后面她一直想报复范明月,却苦于没有机会,而现在,机会来了,好不容易抓到范明月的把柄,许珠要是这么轻易的饶了范明月,都对不起她受到的苦。
      
      许珠决定去告范明月,不过她担心范明月跑了,到时候倒霉的就是她了,于是她偷偷把牛棚的门关上了,才去告状。
      
      许珠先是来到大队长家,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蔡文明自从上次范明月大发神威之后,就对范明月避之不及,才不想招惹范明月这个煞星。
      
      于是蔡文明左拖右拖,就是不愿意跟许珠走。
      
      许珠和蔡文明绕了半天圈子,才明白了蔡明大概是想保范明月。
      
      意识到这一点,许珠很生气,“大队长,你身为稻香村的管理者,却包庇一个牛鬼蛇神,与她沆瀣一气,你这么做,对得起党对你的教导吗?”
      
      蔡文明也沉下了脸,“小丫头片子还不听说是吧!我都说了,大晚上的范明月怎么可能会去牛棚,找两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疙瘩,你一定是看错了。”
      
      “而且我明天还要上工,没时间和你闹这些,你居然还说我是包庇范明月,行啊!我今天就和你去看看,要是范明月没在,看我怎么收拾你。”
      
      同时,蔡文明又暗地和蔡卫军打了一个眼色,示意让他先去看看。
      
      然后蔡文明又叫许珠去找支书主任一起去,要闹就闹大一点。
      
      许珠不知道怎么地,听完蔡文明的吩咐,有些许不安,可她又想到了范明月怎么也跑不掉,应该没问题,就放心大胆的去找人了。
      
      然后,几个领导加上看热闹的人,一堆人就这么热热闹闹的去牛棚了。
      
      直到看到门上的木棍还在,许珠提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她对大家说,“你们看着吧!范明月一定在里面,支书,对这种人,可不能姑息。”
      
      支书眯着眼睛,在许珠身上扫了一圈,才点点头,“那是当然,国家让你们这些知青下乡,可是为了和劳动人民学习的,这学习肯定得要往好的方面,要是往坏的方面,肯定要纠正过来。”
      
      许珠被支书猥琐的眼神弄得想吐,她早就知道支书是个色中饿鬼,没想到,大庭广众之下,当着众人的面他也敢放肆。
      
      可许珠其实也不敢做什么,支书家上面有人,在农村其实相当于王爷,和大队长主任共同掌管这这片土地,可得罪不起。
      
      许珠只能强忍着恶心,“我去打开门看看。”
      
      牛棚的门开了之后,一群人呼啦啦的进去,可让所有人失望了,里面,只有曾国庆夫妻在。
      
      “你们这是干什么?”曾国庆装的好,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所有人。
      
      “范明月呢?她藏哪里了?”许珠大声质问。
      
      “什么范明月,我们这里除了我们两个老家伙,哪里还有什么人?”
      
      曾国庆他们住的房间一览无余,连床都是铺在了地面上,根本不能藏人。
      
      至于关牛的圈,那更不用说了,头顶是墙,脚下是牛粪,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藏人。
      
      许珠不相信,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范明月进来的。”
      
      曾国庆两手一摊,“不信的话你们自己找吧!我不拦着,也没权利。”
      
      “找个屁呀!”跟着来的村民说,“除非范明月会隐身,不然她能藏哪里?”
      
      “就是就是,我说范明月好好的烈士家属不当,怎么会想不开和牛鬼蛇神搅和,现在看来,纯粹是许珠污蔑嘛!”
      
      “许珠和范明月都是知青,两人之间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没想到许珠这么坏,居然还费尽心思陷害范明月。”
      
      “怎么没仇了,上次范明月不是打了许珠吗?”
      
      “嗨!那次我都觉得打的好,谁叫许珠嘴太贱。”
      
      村民议论纷纷,嘴里全是对许珠不好的话,许珠大声反驳,“不是的,我没说谎,我真的看到范明月进了牛棚的。”
      
      可这时候,没有证据,又有谁会相信许珠。
      
      “行了,”蔡文明不悦的发话,“许珠别再闹了,大家没时间陪你,至于你随口陷害范明月,也不能这么随便算了,明天你教五千字的检讨上来,另外直到春耕结束,你都要干丢粪的活,还没有工分。”
      
      知道许珠怕什么,蔡文明就专门安排她干什么。
      
      “我不要,凭什么?”许珠当然不愿意。
      
      “没有商量,要不然我就把事情报上去。”
      
      蔡文明说的上报,可不是小事,上报了之后可是会记在档案里的,对以后的工农兵大学申请,病假,年假都有影响。
      
      许珠今年还想回家,蔡文明这么一威胁,她立马不敢顶撞了。
      
      之后,众人就收拾回家了。
      
      支书则等着没啥人的时候,才拍了许珠的肩膀一下,还用手捏了捏,才笑眯眯的道,“小徐,要是有什么不如意的,可以来找我,我一定包你满意。”
      
      支书这话暗示性非常强,许珠一下就听明白了。
      
      她顿时小脸一白,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把头低下。
      
      支书也不在意许珠的动作,慢悠悠的往回走,反正,鱼儿总会上钩的不是。
      
      他有耐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