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奋斗日常

作者:暴雪时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接连几天,程舟一直在昌安市到处转悠,顺利找到固定的那几个黑市地点。
      
      没忘记伪装自己一番,裸露出来的肌肤全部涂上了一层黑色药水,遮盖住原来白皙的肤色。
      
      这是他在星际时代的黑市里淘换来的药水,当时想着挺好玩,结果买来一直放在空间纽扣里闲置,没想到现在刚好用的上。
      
      到了黑市里,程舟蒙着面,一边散开精神力警惕着四周,另一边动作飞快的拿出兔子山鸡和不同的人交易,换来了一堆钱和票。
      
      他的定价是按只算的,一只兔子两块八角钱,山鸡价格定的更贵,一只四块三角钱。
      
      交易的价格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此基础间上下浮动,偶尔碰到有人要用钱搭票券一起换的,价格就再降低一些。
      
      他也不傻,每次交易最多带着两只山鸡和两只兔子。
      
      打一枪换一炮,不同时间不同地点,连续跑了昌安市的好几个黑市,终于七七八八把自己的存货卖了出去。
      
      这中间不是没有不长眼的混混流氓尾随他,打着黑吃黑的主意,结果大都被程舟轻轻松松甩掉。
      
      至于没能甩掉的那几个倒霉蛋,程舟也没客气,想打劫他的钱和票,那他就直接用精神力割断了那几个人的脚腕筋脉。
      
      除非他们肯在医院里乖乖躺两个月养一养,否则都别想恢复如初了。
      
      程舟并不担心自己会被暴露,他自己已经做了一番全方位的伪装,就连说话都特地压低声音改变音色,再加上这个年代极度落后,街道上连一个监控都没有,他在黑市里混的随心所欲。
      
      索性干完这一票,手上有了足够的钱和票,估计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程舟不会再进黑市转悠了。
      
      几天之后,才有人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原来黑市里大量涌出来的野物,背后极有可能是同一个人在出手。
      
      众口相传,一时间,程舟在黑市里声名大噪,人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面貌,也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只知道他手里有很多野物,只要备足了钱和票,和他交易绝对十分爽快。
      
      可惜这个不为人知的神秘人,后来一直没有再出现。
      
      程舟在黑市折腾出来的大动静,甚至惊动了昌安市公/安局里的人,导致那几个大的黑市纷纷散开隐匿下来,让公安同志想彻查都没地方下手。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谈。
      
      这天夜晚,月光明亮如水,漆黑的天幕上布满数以万计的星星。
      
      城市里的晕黄灯光与天上星光连成一片,人间的万家灯火和广袤宇宙奇异般的交织在一起,像是一幅波澜壮丽的史诗画卷。
      
      深夜里,城市里的人家纷纷陷入沉睡的梦乡,有人却在另一边兴奋的睡不着……
      
      程舟心情激动,把这几天换来的钱和票堆在一起,准备归拢一下总的收入。
      
      先是数钱,厚厚的一沓子,面值大小不同,一张一张的数过去,总共是两百三十六块八角三分钱,不算很多,可按照这里的低物价水平,绝对够花一段时间的了。
      
      然后是各种花花绿绿的票券,也不多,只有三十几张,程舟了解到票券都是有使用期限的,万一没有在有效期及时花掉,那就彻底作废了。
      
      所以他只收自己需要的票券,大多都是布票和工业券,也有粮票、糖票等等,最重要的是他换到了一张自行车票,这是程舟专门用两只兔子和对方换的。
      
      他眼馋这里的自行车很久了。
      待时机合适的时候,他就给自己买一辆崭新的永久牌自行车!
      
      有了足够的钱票在手,程舟心里算是有了底。明天他就去打听哪里可以租到房子,天天住招待所也不是个事。
      
      转天一早。
      程舟早早刷牙洗脸,精神抖擞的出了门,特地来到国营饭店吃早饭。
      
      口袋里有了钱和粮票,他第一时间就来想尝尝这里远近驰名的灌汤包。
      
      尚未走近国营饭店,程舟便看到店门口排了一小长串队,都是排队等着买早饭的人。
      
      他急忙跑过去,紧跟在后面排队,生怕晚一步灌汤包就被卖完了。
      
      程舟伸出脖子看着前面的队伍,左等右等,眼见着下一个就能轮到他买了。
      
      “喂,又见面了。”有人戳程舟后脖子。
      
      “谁啊?”程舟被后脖子突然的触摸吓了一跳,语气特别炸。
      
      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那天他在澡堂子外面撞到的、长得比他高的那个人!
      
      “才几天没见,就不记得我了?”霍越泽直直盯着他。
      
      程舟立马收敛起凶相,心虚的笑笑:“哈哈,真是……好巧,你也来买灌汤包啊?”
      巧个屁啊。
      昌安市也算是个挺大的城市,怎么才过了没几天,又碰见这个人了?
      
      “对,好歹第二次见面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霍越泽靠近他问。
      
      程舟缩缩脖子,嘴里下意识回答:“程舟,鹏程万里的程,逆水行舟的舟。”
      
      话音未落,程舟就想抽自己的嘴巴子,说什么大实话啊?随便编个假名字不就完了。
      
      霍越泽笑笑:“程舟,名字不错,我是霍越泽,越过沼泽的意思。”
      
      程舟哈哈笑,勉强夸道:“也是挺好的名字哈。”
      
      他也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
      正巧前面的人买完了早饭,程舟顾不上搭理后面的霍越泽,急忙走上前点餐,“两份灌汤包,还要一碗小米粥。”
      
      服务员头也不抬道:“六两粮票,五角两分钱。”
      
      程舟喜滋滋掏出钱票,抽出来对应的数额票子,“嗯,给。”
      
      满目欢喜端过来盘子,看都不看霍越泽一眼,程舟小心翼翼的端着盘子,在店里找了个角落的桌子,期待的开吃。
      
      霍越泽顿时又气又想笑,原来还是个小吃货。
      
      自从上次见了程舟,霍越泽回去就做了一晚上的梦。
      
      梦里的那些场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好像是在黑漆漆的山洞里。
      他压着这个小少年,肆无忌惮的抱着他亲吻,亲他的脸颊,亲他眼角的泪水,听他像是受不住一般摇着头后退轻声哭。
      
      十九岁的年轻身体,青春期的荷尔蒙来势汹汹,喷涌而出,压也压不住。
      
      连续几个深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睡,那些旖旎的梦境很陌生,同时也有种熟悉的错觉。
      
      霍越泽也说不清心底的模糊感觉。
      
      重新活过来一次,他从没想到自己心动的对象会是一个笑起来有尖尖小虎牙的男孩子。
      
      可是他也有不少顾虑。
      莫名其妙胎穿到这个平行时空,没有了末世的水系异能,没有了强大的精神力。
      
      做了整整十九年的普通人。
      霍越泽都快忘了上一世的那些在死亡边缘拼命挣扎的记忆。
      
      他不能任由自己继续想着那些梦境。
      在这个风声鹤唳的落后年代,未来还会有更加疯狂的十/年动/荡,一旦选择了这条路,以后的日子恐怕不会过的那么容易。
      
      他没有了强大的精神力,只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
      
      在未来的风雨飘摇中,他没有足够的自信和把握护着程舟安然无恙。
      
      既然注定这条路不好走,甚至可能会搭上对方的性命,造成不可挽回的悲剧。
      那就从一开始,断绝掉所有可能。
      
      本以为只是惊鸿一瞥,从此不会再相遇。
      没想到今天一早,在国营饭店门口又碰到了那个人。
      
      踌躇半晌,霍越泽还是没忍住,上前去戳了戳程舟的后脖子,却见这人依然一副凶巴巴的鲜活模样,唇红齿白,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像是汪着一潭春水。
      
      片刻之间,霍越泽的思绪翻飞良久。
      
      他想,他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以后的路再难走,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不如试一试。
      
      事在人为,他会提前筹谋好所有事情,力求在这个特殊的大环境里安安稳稳和这个人在一起,过他们舒舒服服的小日子。
      
      总能熬到黎明到来的那一刻。
      
      *
      热气腾腾的灌汤包,晶莹剔透,隔着薄薄的皮,隐隐能看到里面流动的汤汁,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开,口齿生津。
      
      程舟拿着筷子夹起来,稍微吹一吹等凉一点,作势就要塞嘴里大口吃。
      
      “别急着咬,小心烫。”霍越泽端着盘子走过来和他拼桌,及时提醒道。
      
      “我吹凉了,不会烫的。”程舟给他翻了一个白眼。
      
      “你是不是第一次吃灌汤包?不能这么大口直接咬,不然里面的汤汁会溅出来的。”霍越泽耐心解释道。
      
      他提起汤包上面的折皱,给程舟示范,“你看,在这里咬一口,里面的汤汁很烫,你小心点吃。”
      
      “哦哦,我知道了。”
      程舟恍然大悟,学着他的样子,先是咬出一个口,再慢慢吸吮里面粉红色的汤汁,又鲜又滑,浓香的肉馅咬起来口齿生香,好吃到极点!
      
      霍越泽看他吃的这么香,笑着说:“你不是本地人吧?”
      
      程舟顿时警惕:“你打听这个干嘛?我不告诉你。”
      
      “相逢便是有缘,多个朋友多条路嘛。”霍越泽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完全没表露出自己的不良居心。
      
      程舟果断拒绝:“谢谢,我并不缺你这个朋友。”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霍越泽也不恼,继续说:“你来这里肯定有什么事吧?说不定我这个本地人也能帮帮忙呢,起码我从小在昌安市长大,对这边很熟悉。”
      
      程舟有点心动:“那你知道哪里可以租到房子吗?”
      
      有本地人带路的话,应该更方便点,倒省的他自己还得花时间到处打听。
      
      “你要租房子?是要搬到这里来吗?” 霍越泽问。
      
      “是啊。”程舟咬住灌汤包点点头。
      
      得来全不费功夫,他正愁着该怎么拐人到自己地盘里来呢。
      想到自己有个空置了两年的小院子,霍越泽主动道:“那简单,我知道哪里有空房子,位置也挺好的,一会我带你去看看。”
      
      “真的?”程舟语气激动。
      
      “真的,你先吃饭,吃完咱们一起去看看。”霍越泽笑道。
      
      程舟嗯嗯点头,继续咬着灌汤包肉馅,顿时口齿生香,彻底低下头来大朵快颐。
      
      一个小蒸笼内只有三个灌汤包,程舟还没反应过来,六个灌汤包全部被他迅速吃完了。
      
      霍越泽见状忍不住想笑,把自己点的两份灌汤包推过去,“吃吧。”
      
      “你不吃了?”程舟纳闷。
      
      “我早上吃过了,这是给你点的。”霍越泽目光温暖。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是你自己给我的。” 程舟厚着脸皮一口咬住灌汤包。
      
      “是我给你的,吃吧。” 霍越泽摇头失笑。
      
      不消半会儿,程舟雷厉风行的把灌汤包全部灭掉,最后端起小米粥温热的碗,大口大口的喝完。
      
      霍越泽:“…………”
      
      吃了整整十一个灌汤包,居然还能毫无压力喝下去一大碗小米粥……
      
      左看右看,长的也不胖啊,怎么这么能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