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少年已成王

作者:梵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4

      chapter 14
      
      励如桑也马上自己似乎流鼻水,怎料手指一抹抹出黏稠的血,而没等她反应就被赵也白拉到一旁的树底坐下。
      “纸巾有没有?在哪里?”赵也白半蹲身,解下她的双肩包。
      励如桑往最外面的夹层伸手。
      赵也白快速掏出来一整包纸巾,抽一张卷出个小团帮她堵上,问她哪里不舒服。
      “没有不舒服。”励如桑拂开他的手自己捂着,“应该是之前车上和刚刚跳车的时候都撞到鼻子所以出血。”
      赵也白将双肩包放到旁侧,自己也就地坐下:“休息休息再走。”
      励如桑瞥向天边:“再一个多小时天该亮了。”
      “在这里坐着等天亮也不是不可以。”赵也白两条手臂撑在身后的草地,身子随之后倒少许。
      
      励如桑无端觉得此情此景和这句话似曾相识。
      煌煌星河成为赵也白的背景,他乌沉的眼眸坦荡荡接受她的打量:“怎么了吗?”
      励如桑倏尔留意到他手臂上一道划痕:“你受伤了。”
      赵也白抬手看一眼:“算不上伤。”如果她不提,他并没有感觉。
      励如桑拽过她的包,从包里取出创可贴递给赵也白。
      赵也白的目光滞在创可贴上,缓缓接过。
      
      见他拿在手里看,励如桑拧眉:“别告诉我你不会用。”
      不会用自然是不可能。赵也白将创可贴攥进手心里,嘴角无声撑开丝笑意:“我真的没关系。”
      励如桑起身蹲到他旁边,掰开他手掌拿回创可贴,撕开亲自帮他贴上。
      赵也白侧目,盯着她的眼睫和鼻尖的细碎汗珠,眸底又亮又黑。
      他这样的姿势全靠手臂支力,划痕就在细微鼓起的肌肉上,导致口子有小血珠冒出。励如桑贴完提醒:“你坐好。”
      赵也白拿他的话当军令似的,立刻收起恣意,盘腿坐正,低垂头颅看手臂上多出的创可贴。
      
      “有什么问题吗?”励如桑狐疑。
      “想起我以前的一个朋友。”赵也白娓娓道,“她从小到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偶尔会磕磕碰碰受伤,所以总随身携带创可贴。长大一点后虽然收敛很多,但这个习惯还在。只是创可贴从她自己准备给自己,变成给别人,别人不需要,她也硬要贴上。”
      励如桑正在整理双肩包,闻言眉尾上扬:“戴先生在借你朋友指责我强迫你了?”
      赵也白安静注视她两秒,才说:“窦小姐发散思维的方向偏了。我只是单纯在说我的那个朋友——鼻子怎样了?”
      励如桑随他转移话题,坐回方才的位置,摘掉堵在鼻间的纸巾,再摸了摸:“应该已经没事了。”
      说完她发现他端端正正和她面对面坐着,大眼瞪小眼,反而让两人之间的气氛透出莫名其妙的怪异感。
      
      赵也白的手机适时亮起屏幕,他接起电话时直接开了免提。
      来电之人是八爪,他也成功弃车了,弃车之后跑了好一阵,所以耽误到现在才联系他们。
      既然他没事,励如桑安了心,在八爪提出要和他们汇合时拒绝了,让八爪自己回家去。
      八爪没和他们拖泥带水:“那你们两个有任何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再找我。我如果打听到什么消息,也告诉你们。”
      “好,谢谢。”结束通话,赵也白问励如桑,“你还打算去参加拍卖会吗?”
      
      昨天晚上他建议时,励如桑否决得十分坚定,非去拍卖会不可。现在刚经历过死里逃生,她承认,她犹豫了。最重要的一点,在她离开民宿的那一刻,就断掉了进入拍卖会的渠道。
      赵也白觑着她的神色,没有要她立刻给出回答,未追问。
      
      两人抓紧时间眯了会儿觉,晨色初现之际,重新出发。
      虽然没有找到散户,但途经一辆旅游大巴。
      大巴上是中国游客,不仅沟通方便毫无障碍,更因为是同胞,励如桑和赵也白没费什么功夫就成功搭上顺风车,一个多小时后到了他们这车人的第一个景点,两人下车。
      
      这是一座通体蓝色的庙【注】,浓墨重彩,惹眼又妖娆。
      励如桑没进去,只到一旁的天然温泉区休息。
      温泉区的天然温泉是供人游客歇脚的中转站,可以车子加油,可以买小吃水果纪念商品,也可以脱掉鞋袜,将脚伸进专门辟出的几个池子里泡脚。
      励如桑体力有点吃不消,识相地不逞强,在池边找了个位置等赵也白,交由赵也白去张罗事儿。
      
      在她帮两位阿姨拍完游客照时,头上蓦地扣下来一顶鸭舌帽。
      帽子是她的,两人短暂分开前,她让赵也白先戴着。
      她抬手拉高遮挡住她视线的帽檐,转头见赵也白已脱掉鞋落座她身侧,他的头上也有一顶黑色鸭舌帽,显而易见是他刚买的。
      拧开瓶盖后,赵也白把矿泉水递给她。
      励如桑接过:“租到车了吗?”
      赵也白点点头,弯身往温泉池里放入他买的几颗鸡蛋:“吃饱喝好了,我们再走。”
      励如桑未持异议,啜了好几口矿泉水,然后要去捞鸡蛋,被赵也白拦住:“还是我来,那块水很烫。”
      
      励如桑老老实实收回手,弯唇:“现在的保镖还兼职保姆的工作吗?”
      “这很保姆吗?”赵也白反问,把捞出的鸡蛋丢到池边专门的冷水槽里泡,“如果你觉得我的工作辛苦,可以在佣金上补偿我。”
      励如桑眉心轻抬,带两分哂意:“你一直不报佣金,是等着看我还会遇到什么事,到时候一起算进去?”
      “难道不该这样?”赵也白抛给她一颗凉好的鸡蛋,才开始解决他自己的问题,仰头便灌矿泉水。
      溢出他嘴角的水沿着两侧从他的下巴滴落,其中一部分顺着他的脖子滑过他突出的喉结,打湿他的衣服领口,加持了阳光在他麦色皮肤上的打亮效果。
      
      也因此,励如桑注意到,露出领口他胸前的一小截深铜色的三角印子。
      赵也白喝完水,垂眸确认她视线的落处,眼底淬出闪动的暗芒,主动告知:“胎记。”
      倒叫励如桑不好再继续盯着,她略略颔首,错开眼剥鸡蛋。
      视野范围内,又映入赵也白泡在池子里的脚。
      裤脚卷高至他的膝盖处,小腿上的毛和他的肤色及腿肚的紧实肌肉相辅相成相得益彰,荷尔蒙气息十足。
      不过更引她注目的是他左脚上,每个脚趾都缺了指甲盖。再仔细看,他的脚趾确实也有点畸形。
      
      记忆深渊里,有什么东西被勾起,隐隐要撞出来。
      “你的脚……”励如桑发问。
      赵也白不甚在意地扫了一眼:“以前受伤造成的,指甲脱落后就再也长不出来了。幸好对我行走没有任何影响。”
      “入伍期间遇到的意外吗?”励如桑又问。
      “不是。”赵也白似不想多谈,简单答完后从池子里收回脚,站起来穿鞋子,“你接着坐会儿,我再买点水和食物放车上。”
      
      励如桑也起身:“我差不多了。和你一起去。”
      赵也白捡起没吃完的鸡蛋放进袋子里:“也好,你自己挑一挑想吃什么。”
      励如桑跟在他身后,若有所思打量他。
      肩宽,臂长,腰身精窄,身材高挑健实,似钢筋历炼而成。
      她回溯和他认识以来有过的对话。
      
      “需要从这座庙穿过去。”赵也白回头提醒。
      当地对寺庙的管理素来严格,这座没有外围的蓝庙也不例外,要进正殿的人非但不得穿短裤和短袖,还得脱掉鞋子打赤脚。
      入乡随俗。励如桑找出包里的防晒外裳套上,连衣的帽子习惯性一拉叠戴在鸭舌帽上,然后将脱掉的鞋子拎在手上,和赵也白携同往另外一头去。
      
      寺小,佛像却大,足足三层楼高。
      经过跟前时,励如桑不由驻足,盯着佛像的脸面观摩。
      旁边有个导游正在和几位游客介绍这尊佛像的独特之处,谈到它的脸之所以和一般佛主差得比较多,原因在于这座庙以前的建立初衷是为了纪念当地一位英雄,特地将英雄的样貌融入进去。
      
      励如桑转头看赵也白:“你上次没回答我,你的老家是不是也在盛产菩萨像的几个地方里?”
      “想问什么?”赵也白再次洞悉她的别有意味。
      励如桑脸上挂淡笑:“想知道你对这尊佛像有没有什么见解?清县出身的人,似乎多少都能讲出些观点。”
      赵也白眼神幽微,默片刻,缓缓疏散为一贯的明利,继而聚起两分笑意,开了口:“我家长辈曾经说过,各种佛像虽然各有样板,基本特征差不多,但每个匠人,有自己不同的造法。成熟的匠人都懂,佛不能高高在上,走向世俗需求,才是它存在的意义。”
      
      室内灯光在他硬朗坚毅的面庞留下明暗交接的光影。
      说这些话期间,他的视线没离开过她。
      励如桑微微怔然,将他和几乎要从她记忆里淡去的某个人尝试重叠在一起,淡色的瞳孔压紧:“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注】:本文背景半架空,很多是在现实的基础上根据剧情需要改写的,不要对应现实,比如这里的蓝庙,和现实中泰国清莱的那一座不是同一个。总而言之就是,再强调一遍,背景半架空半架空半架空!
    2、最后一章免费章节,两分评超过25字将掉落红包,下一章开始入V,前三天的订阅对我非常非常重要,希望还有兴趣继续看下去的亲不要养肥。感恩。
    3、下本书的广告位:《星河滚烫》,作者专栏可提前收藏。
    文案:
    高考前一天,章遇宁将情书丢到瞿闻宣桌上。
    瞿闻宣:“你烦不烦?拿她们什么好处了?又帮她们?”
    章遇宁:“不是,你和林跃关系最好,帮我给他。我三年暗恋能不能开花结果,全仰仗你了兄弟。”
    瞿闻宣似笑非笑,立刻合上错题集:“找我就对了。”
    第二天早上,林跃的拒绝信出现在学校公告栏:“章遇宁同学,谢谢你,但我有喜欢的人了。专心考试,加油答题,祝你金榜题名取得好成绩,早日和真正属于你的白马王子心意相通。”
    章遇宁眉头一皱,感觉事情不简单:哪只马真正属于她?
    瞿闻宣搭上她的肩拉她进考场,不情不愿:“算我倒霉,以后只能继续给你仰仗了。”
    学霸和学霸的日常互怼,双向暗恋,从校园到职场、从冤家到婚纱
    一个“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暗戳戳想睡了我”的故事
    “星河滚烫,你是我的人间理想。”——改自net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听蝉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xiaoxiao0221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xiaoxiao0221 25个;若 2个;美小萌、相聚一刻、34139270、小蚊子6666、貂貂、清醒的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2138 5瓶;貂貂 3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