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少年已成王

作者:梵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1

      chapter 11
      
      吓人的是小六手中紧攥的瑞士军刀,染满血,墙上飞溅一抹,地面亦落有两三滴,被绿毛和之前进来准备上厕所的人妖都踩过。
      幸而小六安然无恙,除开额头磕了个大包。
      
      赵也白找了八爪来帮忙一起将人送去可靠的诊所,就诊后小六才从昏迷中醒来,受惊过度,战战兢兢哭个不停歇,拼拼凑凑出她遭遇的事情:从女厕所出来后,有人从身后捂住她的嘴要拖她走,她情急之下用自己随身携带的防身刀刺伤对方,最后失去知觉。从头到尾没看到对方长什么样。
      “……太可怕了实在太可怕了,我以为我会这么死掉,死在不知道什么地方,你们没人找得我的尸体,没人给我烧纸钱,我连投胎转世都难,变成孤魂野鬼四处飘荡。呜呜呜呜呜呜……”
      “……”励如桑对她的那点愧疚和怜爱,被她的中二言辞冲得荡然无存。
      好在小六哭了一会儿哭累了。
      
      四人回到民宿时天色已黑。
      老板娘闻讯,拉着励如桑了解情况,励如桑简单复述一遍,默认小六只是遇到抢劫,没往深入聊,老板娘欷歔出门在外千万注意安全。
      励如桑询问餐厅还有没有剩饭剩菜,小六之前喊过饿。
      “你们都还没吃过饭吧?”老板娘立刻反应,“我去给你们另外准备吧。正好英拉也在闹我。我老公下午只是在外面多耽误了些取货时间没赶得及陪她睡午觉,她脾气发到现在不肯罢休。都怪我们把她惯坏了。”
      
      励如桑又回小六房间帮小六换了身干净衣服再出来。
      过道拐角处的窗户前,绿毛在讲电话,当下明显和听筒那头的人闹不愉快,凶了句疑似“冚家铲”的脏话。
      爆完粗他发现励如桑,脸上的尴尬一时没藏住,挂掉电话,他拾掇表情朝励如桑来。
      励如桑率先开口:“你妹妹在睡觉。老板娘让去餐厅吃饭。”
      “好好好。麻烦你了。”说着绿毛瞥一眼励如桑搭在手臂上的那件防晒外套,欲言又止再欲言,手机却又响了,他没能顾得上和励如桑多讲,摸着手机离开,“你和戴哥先吃,我等一会儿。”
      他走的通往D座的方向。
      励如桑一阵若有所思,不瞬,察觉身后的动静她回头。
      赵也白脚步带风。
      
      “八爪走了?”她问。
      “嗯。”赵也白三两步停定她跟前,抓起那件外套,直直注视她,话题的转换之间无半丝缝隙,“这里很不安全,马上回国。”
      “发现当我保镖太危险了,划不来?”励如桑笑了笑,抬手要拽回外套,“没关系,不连累你,试用到此结束。”
      赵也白没松手,嗓音沉语气重:“划不来的是你。不管拍卖会上有什么你想要的东西,都不如自身安全要紧。
      励如桑没应。
      
      外套在两人目光的对峙之下默默拉扯。
      励如桑眼神渐冷:“戴先生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赵也白的手臂猝然用力。
      励如桑猛地往他胸前踉跄,应急着一拳怼向他的面门。
      赵也白捉住她的拳头按定她的身体,稳稳保持住两人最后那点近在咫尺的距离,并未当真叫她投怀送抱占她便宜:“你结束不了试用。要说连累,你已经连累我了。在所有跟踪你的人眼里,我和你是一伙人。除了继续和你绑在一起直至问题解决,我哪里也去不了。”
      “那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励如桑咬着后槽牙,不鸡蛋碰石头继续和他硬碰硬,放弃对外套的争夺,用力甩他的手。
      赵也白也没刻意桎梏她,并且反将外套还回她手里:“窦小姐,希望你再认真考虑考虑。”
      “多谢好意。”励如桑带着外套摔关门。
      
      碍于老板娘的好意,没一会儿励如桑还是前去餐厅,她后脚离开房间,赵也白也跟着出现。
      励如桑不冷不热没睬他,赵也白也没上赶着到她眼底下添堵,和她隔了一桌就餐。
      老板娘见他们俩分开来坐万分纳罕,没敢去触励如桑的霉头,悄悄问赵也白:“你们小两口吵架了?”
      赵也白哭笑不得:“老板娘是不是误会我和窦小姐的关系了?”
      “你看她的眼神,瞒不过我。”老板娘乐呵呵,一副心照不宣什么都懂他的表情,“加油,迟早会是小两口。”
      赵也白无言以对。
      
      郝瀚从黑名单里放出来,消息哗啦啦震得她手机卡了几秒钟。励如桑没浪费时间一一翻读,边喝汤边给他发消息:“后天早上我如果没联系你,你去找我的律师,处理我的后事。律师那里有我的遗嘱。”
      郝瀚秒回无数个惊叹号后,国际电话call过来。
      励如桑摁掉没接,再发一条消息:“我还没死,不用激动,也别废话。”
      一掀眼皮,正触上赵也白隔空投注来的视线。
      励如桑端起餐盘起身,离开餐厅。
      
      她没马上回房间,由餐厅这边的门径自出来庭院,寻着块绿色植坛坐下。
      白日的暑气不仅流连在空气里,植坛更没散尽,刚坐下去时屁|股下如同垫了暖片,烘热烘热的。
      励如桑下意识站起来,环视周围一圈,还是重新坐下去,摸出口袋的珐琅彩烟盒和打火机。
      今天出门忘记再买烟,只能将就着继续用老板娘那儿拿的,勉为其难点燃。
      庭院里就一盏路灯,打在十字路口处,延伸至她脚边来,剩点微弱的萤火。
      嘴里呼出的烟气和氤氲的热气中,视线依稀有点不清晰。励如桑凝睛盯了几秒,伸手捞去脚边,没想到真是萤火虫。
      
      很久没见到过萤火虫了。仿佛这个物种在她的生活环境里消失得太久太久了。
      不过其实她能记起来的,似乎也就见过一次。回忆起来倒是印象深刻,因为见到的不止孤零零一只,是成群,是遍野,和漫天繁星于天际边连成一片,围绕着她,如梦似镜。
      
      受惊的萤火飞离。
      她视线追循而去。
      赵也白白杨似的身形勾勒在暮色中。
      励如桑顿了顿,无视他,却再寻不到那星萤火的踪迹。
      
      赵也白站在那儿没动,只是问:“手臂还好吗?”
      励如桑奇怪自己似乎总能跟上他突如其来的问话。比如眼下没头没尾的这句,她第一时间反应指的就是不久之前两人的险些动手。
      当时用来抢衣服的不是她受伤的那只手,挥拳的那只才是。而他抓她的时候其实只是抵住力。她事后才感觉她自己抬得太猛。
      
      她转回视线,淡淡敛眉:“戴先生犯不着再愧疚。同时保镖的事,你也怪不到我头上,是你主动接近我在先。另外我是被吓大的,你唬不到我,如果你要解绑,多的是办法离开这里,无冤无仇的,那些人不至于费劲心思追你到中国去。”
      赵也白踱步到她跟前:“窦小姐没听出我要坐地起价的意思吗?”
      励如桑抬起眉梢,自下往上乜他。
      赵也白低俯:“我没猜错的话你早上见八爪为的就是拜托他介绍保镖或打手。但最近保镖和打手的供应紧俏,目前只有我是你最便利的选择。小六误穿了你的外套为你挡过一劫,你更需要保镖,我提出加钱合情合理吧?”
      励如桑懒懒散散揿灭依旧没能抽完整根的烟:“多少?”虽然提过两嘴,但确实还没正式磋商个定数出来。
      “你能给多少?”赵也白抱臂的姿势都是板正的,紧接着的口吻却谙了丝打趣,“我很贵的。”
      
      呵。励如桑未遮掩自然流露的冷哂,想问他究竟有多贵,耳中捕捉到一把熟悉的嗓音。
      “我不是说过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吗?你打几次都没用,我是不会就这样半途而废的。”
      粤语,即便语速快,励如桑也毫无障碍。
      脚步分明往这个方向来,直觉告诉她应该偷听,遂急忙抓起赵也白往他方才站的植块后面躲。
      
      穿行而来的绿毛正气急败坏:“还不是小六坏我的事?而且我还没发力,我的美男计从来没有女人能抵抗住!”
      “……”呃……他怕是对他自己的认知存在极其严重的偏差……
      “别看不起我!这次我一定会证明我自己!你们就在家里给我准备好,我会连人带佛头一起拐回去,立业又成家!”绿毛撂着话,揣了一觉植坛,非但没解气,反而痛得抱起脚骂人。
      励如桑兜头被捶了个懵。所以不仅她的个人行程不是秘密,连这次的拍卖会上会出现佛头的消息,也流传得比她原本以为的要广?
      
      “他说什么了?”
      身侧传出询问。
      励如桑只觉耳根处被烘得一热,一转头,才发现她几乎是靠在赵也白怀里的。
      微一拧眉,她拉开距离,又发现她还拉着赵也白的手,眉头不由再一拧。
      接连的表情变化,赵也白尽数收入眼底,没做出叫她尴尬的举动,只当作未察觉她的不自然,重新问一次:“他说什么了?”
      励如桑抿唇:“他们兄妹俩确实故意和我套近乎。”
      “原因?”
      “我没搞懂。”不算假话。她确实也云山雾罩,不明白小六和绿毛找佛头就找佛头,为什么要盯她?就两人截至目前的所作所为而言,好像盯着她比找佛头还要紧……?
      
      赵也白看出她依旧有所保留,没追问,只是强调:“和你为什么被几方人马同时跟踪有关的线索,最好能告诉我。”
      励如桑安静一瞬,道:“都是千年的狐狸,我们就别玩聊斋了。希望戴先生现在明说,你是不是这几方人马中的一员?”
      “狐狸?聊斋?”赵也白不懂梗,不过因为她客套又刻意的官方腔笑一下,细微的一下,回答给她三个字,“相信我。”
      热带地区的闷燥感无孔不入,连他乌沉的眸底都仿若加持了两团火。
      励如桑往他眼睛深处探去,这一秒思绪停滞,画面无端端连接起她方才回忆起的那场萤火盛宴。
      
      暗潮涌动的安静被赵也白率先打断,他忽然望向植坛的位置。
      励如桑随之转头,看到了英拉站在那儿。
      对视了好几秒,三人都没动,最后还是赵也白朝她走过去,摸摸她的头,问她为什么一个人跑出来。
      英拉没躲,但没睬赵也白,和往常一样注视励如桑。
      “她听不懂中文吧?”励如桑失笑,正打算提议带英拉回前台找老板娘去,另外一道人影悄无声息蓦地出现。
      近了才辨认出是英拉的爸爸。
      
      他寡言得叫人觉得古怪,没看见赵也白和励如桑一般,拉着英拉就要离开。
      英拉说哭就哭,抱着他的腿一直蹭,从手势来看是希望被抱起来。
      住进来这三天,这个四岁的小姑娘留给励如桑的印象就和老板娘自己的说法一样,娇气得不行,不是由爸爸一勺一勺喂饭,就是自己走不了路求抱抱。
      当然,作为旁人她置喙不了别人怎么养孩子。
      既然人家一再不予礼尚,励如桑也没再给往来,走出绿植外的十字石板路上,回头要问赵也白佣金赶紧定下来,话未出口,步子倒顿住,因为英拉爸爸竟然任由英拉闹,没给抱。
      “小六昨晚见到的鬼,你是不是在怀疑过道上的面具?”一旁的赵也白不仅随她伫足,且同样在看英拉父女俩。
      
      显而易见他和她想到一处去。关于见鬼事件,她后来自己整理过一遍,英拉爸爸眼睛的特征明显,戴面具也挡不住。奈何除了“鬼”,小六没记住其他信息。
      励如桑这时候记起来不久之前无意间听到的老板娘的话,微眯着眼:“他下午确实外出过,不在民宿。如果他身上有小六刺他留下的伤,确实不方便抱孩子。”
      很快她提出疑问:“不过,是他的话,在民宿里对我动手不是更方便?”
      
      赵也白没答,变幻的表情后嗓音忽然又冷又硬,提出另一个猜测:“你想过没有,他们父女俩出现在和你同一车厢,可能也不是巧合。”
      怔忡一瞬,细思极恐的冷汗由励如桑的后背冒出,不过她冷静得很快:“可能性不大,我的车票是自己在火车站的窗口临时买的,上车的时候,他们父女俩已经在车上。”
      赵也白不语,若有所思。
      励如桑勾唇,冷哂:“现在去试一试他身上有没有伤不就真相大白了。”
      赵也白拦她:“别正面直接。”
      
      两人正商议着,那边英拉却被抱起来了,不过没往这边走,而从餐厅那个门折进去。
      励如桑与赵也白对视一眼,按照他们原本的步伐从石板路走正门进去。
      老板娘坐在前台算帐,抬头冲他们笑:“你们饭后散步吗?小六哥哥刚刚在找你。”
      后一句是对励如桑说的,励如桑便接过腔问:“英拉怎么一个人跑出去了?”
      “她跑出去了?”老板娘朝餐厅的方向张望,赧然道,“她有点多动症,不能安分坐着吃完一顿饭,还好孩子他爸是个愿意一起带孩子的男人,否则我可顾不过来。”
      励如桑顺着往下聊:“英拉看起来是长相随爸爸,性格随妈妈。”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老公沉闷啊?”老板娘撩了撩头发,浑身散发骄傲的光彩,“其实话少并不等于沉闷。我家这民宿,也是我老公为了让我开心,才给我做主。”
      励如桑的确意外。英拉爸爸一直没什么存在感。按老板娘这话,真正和拍卖会有联系的人,不就是英拉爸爸,而非老板娘?
      老板娘好像自己幸福美满了就巴不得传授经验给身边其他人,转口提点赵也白:“学到没?现在不是女人在外面给男人撑面子的年代,而是男人要满足女人的那点虚荣心。”
      赵也白笑而不语。
      励如桑莫名感觉自己这一刻自己被赵也白和老板娘排在结界之外,参与不进去。
      
      “窦姐,原来你在这儿!”绿毛的出现打断了励如桑和老板娘继续交谈的欲望。
      “小六找我?”
      “没,她睡得跟猪似的,我问她到底要不要吃饭她还嫌我烦,辜负老板娘一片心意。”绿毛吐槽,不久之前因小六受伤而显露的仓皇无措如昙花一现。
      “那就随他。”由于偷听到他的那通私人电话,确认了这兄妹俩表里如一,尚且稚嫩,不太聪明,励如桑对他们反而卸下了很大一部分戒备,当下的应付较之之前轻松许多。
      眼角余光捕捉到赵也白看了她一眼。
      “既然小六没事我们也各自去休息。”励如桑原地解散,要回自己房间。
      “等等窦姐。”绿毛叫住她,“小六没事了,可我还有事。”
      “什么事?”
      绿毛瞥过赵也白,像极了青涩的毛头小子:“我们单独到外面去。”
      其实赵也白如果识相,这时候应该主动找借口离开。但赵也白没有,山一般沉沉定在励如桑身边。
      励如桑有她自己的盘算,便接受绿毛的邀请:“走。”
      赵也白歪头,剑眉轻轻挑起一边。
      绿毛屁颠颠跟在励如桑身后,离开前很有挑衅的意思:“今天谢谢戴哥你的帮助,戴哥辛苦了,你赶紧先去休息吧!”
      
      赵也白并没有回去休息,不过他也没强行打扰励如桑和绿毛,走到门口。
      励如桑带着绿毛停在不远处的石板路上。
      赵也白将他们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绿毛的手势似乎希望到植坛那边,励如桑摇头拒绝,绿毛妥协,边和励如桑说着什么,肉眼可见不断试图靠近她。
      
      英拉和英拉爸爸则从餐厅里走回来了,前者睡着了,由后者抱在怀里。
      赵也白分出一半目光打量这个碧色眼睛的混血男人。
      老板娘自前台后迎出来,从他手中接过英拉,笑着用泰语调侃英拉是只小猪,还垫脚亲了亲他,夫妻俩抱着孩子一起进了房间。
      
      片刻的功夫,励如桑已结束和绿毛的单独交谈走回来。
      绿毛似乎挺开心的,一直将励如桑送到她房门口:“那就这样说好了窦姐。晚安。”
      励如桑关上门后,他才和赵也白打招呼:“戴哥你还在啊。”
      赵也白点点头,没说什么,也回了自己房间。
      
      励如桑回房间第一件事,照旧是检查自己的行李物品是否有被动过的痕迹,随后去洗漱。洗漱结束,她衣着整齐地出来,收拾了自己的双肩包,轻轻叩和隔壁101房相同的那堵墙,最后走到门口,开启一条细缝。
      不出半分钟,赵也白从101房出来,励如桑也走出去。
      “我的电话,窦小姐。”赵也白将名片递给她。
      励如桑瞥见上面有详细的公司名称和地址。
      “只看电话号码就可以,其他信息你也不一定信。”赵也白走进102房,“休息吧。”
      “给你一晚上的时间定价,明天早上报给我。”励如桑扬扬名片,走进101房。
      
      虽然已经和他达成口头上的雇佣协议,励如桑还是在房间里稍微检查了一遍,发现他特地将窗户打开通气,床褥被单和枕套也从柜子里新欢了干净备份的给她,他用过的那套整齐叠放在洗手间里。
      前两天受他邀请搜查他房间时,励如桑进来过一次,不过当时主要确认屋里是不是还躲着其他人。
      放下双肩包,她拿出手机和他的那张名片,发完消息,她走去关窗户,眼风掠过隔壁房间映出的灯光,拉上窗帘。
      
      赵也白冲完凉从浴室出来,拿起手机走到窗户前点开未读。
      “谢了。”
      简单的两个字,赵也白看了好几分钟,拉开面前的窗帘张望。
      隔壁101房已没有灯光。
      收回视线,他将号码囊入手机电话薄,走回床边,靠着床头,在备注名上盯了许久,最终输入“励如桑”三个字,熄灯睡觉。
      
      接近圆盘状的月亮从一侧悄悄爬至半空,稀薄的云缓缓飘来又飘走,清辉渐明,透过敞开的窗帘洒入房间,铺就一地银光,照出床边狰狞的鬼面。
      床上的人猝然睁眼,如暴起的狮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六千字肥章,一定要给我按爪按爪按爪!然后红包发得我余额日渐匮乏,本章两分评超过25字的掉落红包吧(我要爬积分榜趴积分榜,网站休整期间浪费掉我半个月的新书期)。啾咪,晚上还有一更。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听蝉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xiaoxiao0221、34139270 4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xiaoxiao0221 21个;兔子6688、34139270 2个;相聚一刻、小蚊子6666、清醒的冰 1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