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大佬要听话[穿书]

作者:近朱者黑Q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就凭我是他的女朋友

      等等!!!
      有更多的人把钱投在程赤这里,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顾墨心中一紧。
      如果程赤真的有打算长期进行,用筹谋得来的钱,投资到别处,利用钱生钱,与此同时市民的财富也在逐步增长,对于双方来说就是一个共赢的局面。
      可程赤当真对这种赚钱手段感兴趣吗?
      她看过剧本,这的确是一个智商超高的反派,赚钱对他来说绝不是人生的动力,仅仅是为了达到自己目的的手段。
      而他前期真正感兴趣的,是致力于研究如何摧毁人类世界。
      听起来很疯狂,也很不可思议,可这就是本书作者给反派设定的人设。
      更可怕的是,反派这双手就是传说中的金手指,所到之处,遍地赚钱,这也为他的研究提供了资金。
      书的最后,反派的目的暴露,世界人人可危。
      社会上出现一大批人为了拯救世界铤而走险,人人都想杀掉反派,最终却由本书的男主,也就是姜默,一步步接近反派,最终找到机会利用□□,杀了反派。
      也因为此事,让男主成为了新时代的国民英雄。
      所以从头到尾,反派的一切行为与其说是赚钱,还不如说是捞钱。
      而且还是捞一把就走的类型。
      顾墨的眼神再一次放在新合同唯一改动之处,微微一凌,先前怎么没有想到,凭借程赤现在给这些市民的利润,加上这位王先生先前建立的良好信用形象,一旦被市民得知,会有更多的人愿意把更多的钱都投到程赤这里。
      a市人口密集,就算是一家投个一两万万,短时间之内,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更何况a市还有一些富豪,总有一些闲钱,放在银行里也是放,放在程赤这里涨的还多。
      顾墨微微估算了一下,如果程赤把这件事运作得好,加上这位王先生之前在这个行业建立了人脉和基础,他们的影响力范围绝不止可能是在本市,一旦引起周边城市热潮,那…短时间筹得的资金简直无法估算。
      顾墨慢慢翻着合同,果然合同里只提到程赤利润增加,公司整体权力掌控者却没有变更,公司主要领导人还是王建华,除此之外还有几位代理人。
      顾墨初初一看,觉得有些眼熟,好像也是原身圈子里的一些公子哥。
      看到这,顾墨微微叹息,王建华的心情还可以理解,但是这几位富二代纯粹是在玩火找死
      王建华在这行业浸淫了这么多年,这家公司可以说是他的心血,程赤没有削他的权力,他心里指不定还松了一口气。
      至于隐藏的危险,他心里估计也不是没有考量。
      可是,他是一个没有退路的人。
      也就是说程赤已经把他逼到这一步,不前进一步,只有死路一条,逃不掉,也解决不了,只能任由程赤宰割。
      所以,与他这几日活生生面对的绝路相比,这些隐藏的危险已经不重要了。
      更何况,对方肯定也下了一番功夫,了解了一番程赤。
      自以为这是一个有本事的年轻人,能带着他一飞冲天,又怎么能看到,程赤骨子里的疯狂。
      顾墨现在几乎可以断定,程赤进军这行业,绝对只是为了圈钱,而且圈一把就走,还走的干干净净的。
      所以,她方才说能理解的了王建华,却觉得几位富二代是在找死,程赤摆明了是拖他们下水。
      这些人简直就是个猪脑子。
      到时候程赤带着钱一卷,有他们哭的。
      可现在的问题的重点不是他们几位,就算他们日后将牢底坐穿,顾墨也毫不关心。
      让她真正胆寒的是这些普通市民,这些市民最能跟风,程赤又有钱有能耐,顾墨几乎不用想,都能确定程赤绝对能蛊惑成功。
      所以,等程赤功成身退后,真正苦的还是这些市民百姓。
      顾墨到底还是吸了一口气,她觉得系统分析的60%的危险系数太低了,关系着千千万万家的百姓,何止60%!
      “这位女士,你看够了,能把合同还给我们吗?”对面的女人憋着一口气,脸色难看的看着顾墨。
      王建华咳了咳嗓子:“我正准备签字呢,希望这位女士能快一点。”
      签字,是不可能的。
      一旦签了,王建华这些人的死活她并不想理会,可是那万家百姓失去存款后,该怎样生活?
      顾墨侧眸看向程赤,男人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面容平静,谁又能想到他又暗搓搓的干了一桩惊天动地的坏事。
      反派果然是反派,顾墨再次觉得,不能拿一个真正的15岁少年可能做出的事和反派比较,尽管她之前并没有小瞧他。
      “女士,你有听到我们说话吗?合同能还回来吗?”女人口气有些不善。
      顾墨没理会,脑子却在不停的转动。
      首先,这份合同绝对不能让他们签字。
      其次,她得找到一个办法打消程赤这种想法,毕竟他才是这个事件的核心和关键。
      只想了一瞬,虽然未找到解决办法,但是阻止他们合作的能力还是有的。
      当下,便将合同一揉,抬眉看向对面父女,正好看到他们二人变脸的瞬间。
      “你在干什么?”
      “天啊,程先生,她竟然将我们合作的合同给揉成一团,这是什么意思!”
      父女二人,同时震怒。
      程赤面容仍然淡定,却也打量了顾墨一眼。
      面对三人的视线,顾墨面上露笑,上前倒了杯茶,才看向坐在身旁的男人。
      “我刚刚查了一下日期,今天不是什么好日子,不适合合作。”
      “你这女人,鬼扯连篇,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女人气急败坏看着顾墨。
      “问的好。”顾墨淡然的坐在沙发上,品了一口茶,才看着父女二人笑道:“你问我有什么资格?就凭我是他的女朋友行不行?”
      “咳咳咳!”
      程赤也不知是被吓得,还是被水呛的,在旁边猛烈咳嗽。
      女人先是震惊,随后胸膛蔓延出一股剧烈之火,丑女人!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性,竟然敢放出这样的大话!
      女朋友?
      她是得了臆想症了吗?
      她这种肤白貌美,男人一个个见了恨不得扑上来的正宗美女,都没让这个男人看她一眼,她哪里来的自信和这个资本?
      “真是天大…”
      “坐下!”
      女人原本要使出吃奶的劲怒骂顾墨,却没想到旁边传来父亲威严的声音。
      “爸爸…”
      “坐下。”王建华黑着一张脸。
      女人到底还对这个父亲有些畏惧,即便心里再不甘,也只能坐了下去。
      见自己的女儿消停了下去,王建华这才看着顾墨冷笑:“这位女士,不管你是不是程先生的女朋友,但是男人商讨正事时,请你不要胡闹。”
      冷笑完毕,又看向程赤,微微弯腰:“程先生,今日来我是真的想和你合作,也带了最大的诚意,只是这位女士太胡闹了,敢问程先生,接下来怎么办?”
      女儿年龄还是太小,遇到这种事,和她一个女人争论有什么用,正主在这,只要他一句话,那个丑女人不过就是一个小角色,轻易就打发了。
      而且,那女人这么胡闹,他就不相信这位程先生的忍受到这一步。
      说实在的,不是他王建华小气,非要和一个女人过不去,实在是这女人太过粗俗,难登大雅之堂。
      现在,他只希望程先生能将这个女人呵斥一顿,最好能将她骂走,免得在这里碍人眼睛。
      只是他等了半天,也没等到程赤的回应。
      不由好奇的打量对方,却发现程赤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定在那里,手里端着杯子,眼里若有所思。
      王建华忍不住上前提醒:“程先生,这合同被揉成那样了,我们合作的事该怎么办?”
      这次声音故意放大,然而程赤却仍然没什么反应。
      王建华忍不住皱眉,再次耐着性子问了一遍:“程先生,我们合作的事…”
      “哗啦。”
      旁边传来顾墨揉合同的声音。
      王建华深吸了一口气,暗暗告诫自己一个大男人不要和一个下等人计较,免得失了身份。
      “哗啦。”
      合同已经被顾墨揉得几乎不能看了。
      欺人太甚,简直是欺人太甚!
      王建华忽然气呼呼的从沙发上站起:“程先生,看来你今天是没有意愿和我们合作了,实在是打扰!”
      程赤终于回神:“停下。”
      仅仅两个字,成功让王建华的脚步停了下来。
      其实迈起脚步的那一刻,他比任何一个人都后悔,如今见程赤给了台阶,呼了一口气,快速的重新回到沙发上坐着。
      自以为程赤终于要整顿顾墨了,便故作为难的看着程赤:“那程先生,咱们的合作怎么办?”
      “合作?”程赤有些茫然。
      王建华心下觉得有些奇怪,却还是耐着心道:“如今合同被这位女士破坏了,我这就签不了字,咱们就无法合作了呀?”
      赶紧让这个女人滚吧,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一次次落他王建华的脸面!男人在心中暗恨。
      程赤手捏着杯子,没人发现他手指的指尖正在轻颤。
      “今天又不是黄道吉日,签什么字?”程赤觉得中年男人有些莫名其妙,顾墨不是早就告诉他们了,还在纠结这个。
      中年男人忍不住张开了嘴,满脸惊愕:“这,这不是胡说的?你相信了?”不是,最重要的是,既然已经相信了这个女人,为什么刚刚不让他走?
      王建华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到了崩溃的边缘。
      “怎么会?”程赤说完,便冷漠的低下头。
      “那程先生,让我坐下是什么意思?不是和我谈合作吗?”
      程赤:“…”。
      程赤瞬间沉默,当然不是谈合作,他们都走了,让他一个人面对顾墨,这…也太…
      中年男人最终带着女儿无可奈何的离场,当然,脸上无可奈何的表情是憋出来的,实际上,心里早就团了一把火。
      二人走后,程赤低着头,盯着手中的杯子,也不知在想什么。
      顾墨观察了半晌,在心中思考怎样开口。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缓冲,她心里已经有个大致的解决办法了。
      本来她准备装可怜博同情,编造一个因为受害于高利贷悲惨的家庭故事,可后来仔细一想,其一,装可怜博同情这种事情偶尔玩玩还可以,用的多了,她怕自己装不下去,其二:反派未必吃她这一招。
      然后她又想到直接和反派摊开来说,告诉他这件事情危害有多大,这个念头一出,就被自己率先反驳了,程赤在这个项目上也算是耗费了金钱和精力,她跑去和他说爱与责任,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后来,她想了又想,觉得这件事情上的核心关键点不仅仅在于程赤,也在于市民。
      换句话来说,她只是不想让那么多市民受到伤害,却并不阻止反对程赤从事这方面。
      他可以利用这种手段赚钱,但不能仅仅捞钱。
      赚钱是长期的,捞钱只是一时。
      所以,只要这份合同没有了吸引市民的那个点,这份合作还是可以继续的。
      换句话来说,顾墨认为,王建华先前拟定的合同还是可以接受的,但程赤这份...嗯
      顾墨不再耽误时间,看向程赤开口:“程赤…”
      “吧嗒!”
      顾墨才仅仅开口说了两个字,就听见玻璃杯清脆的落地声。
      然后,就看见程赤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天使们给我灌溉了营养液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三月宴 7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