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大佬要听话[穿书]

作者:近朱者黑Q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们怎么惹你的

      一连几日,顾墨果然没有进过厨房,并且将程赤所有的存活都扔了。
      这还不算,基本上这几日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已经降到了冰点。
      程赤本来就不爱说话,顾墨又爱搭不理,直接拿对方当空气,小小空间里的气氛一天比一天诡异。
      五日后,程赤刚走,传来了敲门声。
      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青春时尚的女人。
      顾墨以为对方找错了,随手准备关上门。
      女人却向前一探,双手环在胸前,挑眉颇为冷傲:“程先生在家吗?”
      “程赤?”
      “对,我们能进去吗?”
      女人虽然是问句,却已经不客气的抬脚向前。
      她看顾墨的长相,还以为对方只是一个保姆,态度十分轻慢。
      顾墨扶上门:“抱歉,不在家。”
      说完,随手掩合。
      女人动作迅速的抓住了门:“不在我们可以等他,你这是什么态度?”
      说着,挑衅的拨了拨自己妩媚的大波浪,不屑的看了顾墨一眼。
      顾墨心中感慨,如今这个社会,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档次的人太多了。
      “抱歉,我家不欢迎你这样的客人。”
      说完,顾墨甚至没给对方准备的时间,直接合上了门。
      女人显然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保姆”胆量竟然这么大,气急败坏的踹了踹门:“你什么态度?把客人给赶走?你知道我们是来和程先生谈合作的吗?破坏他的大事,你一个小人物能担待的起吗!”
      听到合作二字,顾墨笑了。
      反派的能耐她是知道的,这一男一女肯定是上门求他合作的,既然如此,态度就更要摆正了。
      被拦在门外的女人,本来以为自己随便吓唬吓唬,一个小小的保姆还不胆战心惊的开门,却没想到,她像疯子一样在外面吼了半天,里面却没有丝毫回应。
      “这保姆实在是太猖狂了,长成那副德性,刚刚就不应该给她好脸色,爸爸,这下怎么办?”女人转过身看向一旁的中年男人。
      王建华吸了口烟:“急什么,程先生反正也不在家,跟一个保姆置什么气?”
      “那我们到哪里去找他?”
      “不用到哪里找,程先生每天都会回家,早晚碰面的机会大,既然我们已经错过了早上,晚上再来。”
      中年男人说完,将手里的烟掐灭,便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女人横了门一眼,才不甘心的离去。
      下午4:30,敲门声再次响起。
      顾墨打开门,看见是早上的那对父女,当即便准备关上门。
      这一次,中年男人制止了要上前的女儿,开口笑道:“女士,我们无意冒犯,实在是有紧急的情况,准备和程先生谈一些合作上的事,这件事情是程先生我们预约好的,你一直把我们关在门外,等程先生回来了,我们那时候要是说什么,你也不好交代是吧?”
      顾墨听出这话语里带着满满的威胁,当下微微一笑:“先生,合作上的事我不懂。我只知道这是我家,谁想进来,得通过我这个主人的同意,而现在,你们二位没有做客我家的资格。”
      说完,再次毫不留情的将门关上了。
      这一下,父女二人脸黑到彻底。
      “爸爸,来之前我就说了,没必要和这个保姆客气,就是一个下等人,没什么素质的。”
      女儿唠唠叨叨个不停,王建华本来被一个他认为的保姆下了面子,心里已经很不爽了,当下毫不留情的呵斥:“你少说两句,已经知道她是一个保姆了,何必计较那么多,我王建华是什么身份!和一个保姆计较?我有那么犯贱吗!”
      说到后面,王建华一直盯着门,满脸冷笑。
      “那爸爸,现在该怎么办?”大概是看出了父亲并不是针对她,只是在怒骂保姆,女人胆子大了点,将自己的疑惑问出了声。
      “等啊,等程先生回来,我倒要看一看这小小的门,我王建华配不配进去!”中年男人说着,狠狠掐灭了手中的烟。
      女人也在一旁着头:“就是,我倒要看一看这房子的主人到底是谁?一个小小的保姆敢自称主人,真是天大的笑话!”
      父女二人站在门外,满脸黑色,顾墨却坐在沙发上,舒服的吃着水果沙拉。
      一个小时后,楼梯里传来脚步声。
      父女二人定睛一看,果然是程赤回来了。
      也不知是不是吃了顾墨的闭门羹,还是在外面等的时间太长,总之看到程赤出现的瞬间,父女二人不约而同的露出大喜的神情。
      “程先生,您终于回来了。”
      方才在顾墨面前扯高气扬的男人,这一刻却竟然微微弯腰,上前准备接程赤的公文包。
      若是在一个星期以前,程赤在他的眼里就是一个不值一提的毛头小子。
      可是仅仅一个星期的时间,就让他看到这个少年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在他拒不合作之后,王建华从一开始觉得可笑,到他发现自己竟然孤缘无力之后,才无可奈何的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这个他曾经看不起的年轻人,竟然冻结了他所有的人脉,让他找不到第二个人可以合作。
      因为答应他合作的人,不是莫名其妙在股票市场上失利,亏得拿不出资金来合作。
      就是莫名其妙的遭人绑架,耽误了合作的时间。
      又或者是公司网站全盘崩溃,一时之间找不到技术人员修补,哪还有精力将资金挪给他用。
      也就在这时他才看明白,他自己在股票市场上的失利,绝对不是一场意外。
      这年轻人分明是早就瞄准了自己,然后布下天罗地网,只等着自己跳下。
      对方只要轻轻收网,便可以收割自己这些年所有的人脉和势力以及财富。
      他人至中年,本来股票失利,他是想找个人拉着一起跳这坑。
      只要安抚好一部分急需用钱的市民,会有大把的市民把钱投在他这里。
      他最初的想法,就算是找不到人合作,只要跑路就好。
      可是面对所有的一切都变成有预谋,他便躲也躲不过去,逃也逃不了。
      他敢相信,只要他敢逃,等待他的一定是这个,又狠又有手段的年轻人铺天盖地的惩罚。
      因此,将所有的前因后果捋顺后,中年男人决定像这个年轻人妥协。
      而且,说句实在话,从心底来讲,和这样的年轻人合作也未偿不可。
      对方有手段有人脉,又有实力,最重要的是,他敢肯定他大部分的资金已经流落到他手里。
      这本就是一场悬殊的较量,哪怕是输了,中年男人也觉得心服口服。
      而且他也期待,以后这样的年轻男人会把他带到哪一步。
      “程先生,我和爸爸等了你好久,你们家的保姆脾气太大了,我和爸爸都说了是来找你合作的,让她别耽误了大事,她竟然一声不吭就把门关上了,哎!您以后可要注意一下保姆的素质。”
      年轻女人一边说着,一边习惯性的在人面前摸了摸自己的大波浪,笑容带着甜美。
      程赤原本脸上毫无反应,听到年轻女人的话后,竟然抬眉看了她一眼:“哦?”
      少年抬眉时,俊美的脸蛋完美的裸露出来。
      女人想到这些日子了解的关于这个少年的事迹,不由心口一跳,语气不自觉的软了下来:“是呀,人家在这里站了很久,脚都痛了,程先生,你…”
      话还没说完,少年已经开了门,“砰!”的一声,门合上了。
      门外,父女二人一脸茫然。
      门内,程赤走进来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的女人,转过身默默的将公文包放好,脚步也来到沙发前。
      然而,顾墨却像是压根没发现他这个人的存在,连抬眼也不曾抬一下。
      程赤捏了捏手,靠近了几分。
      顾墨终于抬眼,却是拿起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程赤就干站在沙发旁,假装欣赏墙上挂着的画。
      不一会儿,电视里的内容很快就逗笑了顾墨。
      清脆的笑容传来,少年自己都没发现眉眼在那一瞬间柔和。
      起身,来到顾墨身边,自然的坐下。
      顾墨似乎觉得有些拥挤,准备向旁边靠一靠。
      一只胳膊却阻拦了她的行动,少年伸出手,将顾墨的脸固定,强迫她看向自己。
      “你干什么?”
      女人的声音依然如清泉一般,但这样的声音却消失了好几天。
      “他们怎么惹你的?”
      男人深邃色的眼眸像是安装了琉璃,莫名的,顾墨竟然想到魅惑这个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其实父女挺可怜的,反派其实不是想和他们合作,是准备送他们...不剧透了,反正现在反派做的事,还是挺那啥的。
    (走过路过的朋友们,明天排榜,而我却做了一夜轮空的梦,汗滴滴,救救孩子,没点收藏的点一波好不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