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

作者:时玖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6

      第二天李岚芳还是从赵家老妈子口中听说了这事,这赵妈子还不嫌事大的添油加醋了一番,明明是邢武把吴老二打趴下后,赵家才出来围观的,结果在赵妈子嘴里就跟亲眼看见吴老二撞门一样,还说吴老二裤子都脱到一半,说得有鼻子有眼的。

      李岚芳这一听哪能忍,一大早又去冲了吴家,吴家老两口也是可怜,替儿子各种赔礼道歉,还把家里一筐鸡蛋给了李岚芳。

      李岚芳雄赳赳气昂昂地拿着一筐鸡蛋回了家跟邢武提起了这事,邢武越听越歪,问她听谁说的,李岚芳说是赵妈子。

      所以早上邢武临出门前又去警告了一番赵阿姨,让她嘴巴放干净点,再让他听到什么脱裤子的事情,他让她儿子骨折。

      赵妈子吓得是一再保证不胡说八道了,她儿子赵贝在学校都是邢武罩着才没出过什么事,不然就赵贝那弱鸡又喜欢打小报告的德性早被打死了。

      晴也早晨起来换上了邢武帮她买的内衣,而后脸颊便有些发烫,因为她发现内衣的尺寸刚刚好,她都不知道邢武为什么会清楚她的尺寸?还是…他观察过?想到这茬,晴也的脸颊烧得更厉害了。

      早晨邢武走前特地交代过李岚芳,所以晴也下楼的时候,没人在她面前提起昨晚的事,其实晴也特头疼李岚芳会问她,索性李岚芳压根没提。

      倒是店里的那位顶着烟花烫的小妹妹杜奇燕今天不知咋了,坐在门口一直掉眼泪。

      李岚芳这炫岛做的就是扎扎亭这块人的生意,人流量不算特别大,都是熟客,所以除了她自己有时候会带客人剪剪头啥的,就雇了两个人,一个是流年,还有一个便是这位顶着烟花烫几乎常年看不见脸的小妹妹杜奇燕。

      杜奇燕这个姑娘吧,晴也来了这么长时间,总共也没跟她说过几句话,但是她却能感觉出来杜奇燕经常会偷偷看她,只不过每次晴也迎上她的目光时,她会到处闪躲,还会脸红。

      杜奇燕身上有着扎扎亭女孩的特点,没见过什么世面,遇到生人会害羞,不敢说话,但又渴望表现出见过世面的样子,拼命把自己打扮得很时尚,又压根没搞明白时尚到底是啥玩意?

      所以在晴也刚来的那几天,杜奇燕把家里所有稀奇古怪的东西都往身上套,那造型一天比一天辣眼睛,而往往杜奇燕看见晴也身上一件装饰都没有,就一条简单素色的连衣裙就能秒杀一切的容貌和气质,的确自惭形秽,所以她在晴也面前总会忍不住自卑,因此从来不敢主动找晴也说话。

      晴也还特别奇怪地问了流年她今天怎么了,流年告诉她杜奇燕失恋了,好像被人甩了,一大早就肿着眼睛来,还对流年说,她心里有座坟,住着未亡人。

      虽然人家失恋挺惨的吧,但晴也实在差点绷不住笑意,她深刻怀疑李岚芳是葬爱家族元老级人物吧,招的人一个比一个像葬爱家族高级会员啊,这都是些啥?家族语录吗?

      今天店里没什么生意,杜奇燕就坐在店门口,晴也在收银台里一套卷子都做完了,她还在那哭,大有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架势。

      下午的时候,突然来了辆面包车停在炫岛正门,就连晴也都伸头张望着,然后就看见从面包车上下来的邢武,后面还跟着跳下来的胖虎和黄毛。

      三个人下了面包车卸了几块板材下来,面包车就开走了。

      邢武带着胖虎和黄毛把板材搬了进来,李岚芳莫名其妙地问:“搞这些回来干嘛?”

      “有用。”邢武简洁地回了句,便将视线转到晴也脸上,她穿着一套抹茶绿的套装,头发绑得高高的弯成一个丸子,露出修长白净的脖子坐在收银台里,在这个炎炎夏日里看上去清爽明媚。

      邢武到底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晴也今天不会下来了,或者一觉醒来又要闹着喊回家,事实证明,这个大小姐的复原能力让他刮目相看。

      黄毛对晴也抛了个媚眼,殷勤地说:“表妹,我来了。”

      晴也压根没搭理他,看向邢武,眼神对视的那两秒,两人似乎同时想到昨晚的事,有些微妙的尴尬。

      邢武路过她身边的时候,把胳膊上挂的一个塑料袋放在收银台上,然后带着胖虎和黄毛去后院了。

      晴也将塑料袋打开,里面是新鲜的车厘子和几个牛油果,看相比上次黄毛买的好多了。

      晴也拎着袋子到旁边将车厘子洗了洗,放了一颗到嘴里,甜。

      她分了一些端给门口还在哭的杜奇燕,杜奇燕非常错愕地抬头望着晴也,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晴也什么话也没说,把车厘子放在她腿上就转身走了。

      她端着车厘子走到后院,看见邢武蹲在地上测量板材做标记,胖虎帮他递工具,黄毛看见晴也兴颠颠地走了过来:“表妹,好吃吧?我们哥几个特地绕到县城买的。”

      晴也把洗干净的车厘子伸到他面前,黄毛摆摆手:“你吃吧,给我吃纯属浪费。”

      说着瞄了眼店里头,问晴也:“里面那姑娘中邪了?哭得跟家里死人一样。”

      “……”晴也很想告诉他,人家心里还真有一座坟,住着未亡人呢!

      “你说杜奇燕啊?失恋了。”

      黄毛一听乐了:“就她那样,还有人跟她恋啊,正常人哪个跟‘肚脐眼’处对象啊,还不如自己玩自己了。”

      一句“肚脐眼”让晴也差点被一颗车厘子活生生卡住,真是人才啊。

      邢武抬起眼皮子朝他们那里扫了一眼,晴也微微弯着眉眼,透着少女的清澈和她身上特有的精致矜傲,仿佛是这灰蒙蒙的扎扎亭唯一的一抹充满生机的绿色。

      他的眼神又移向手舞足蹈的黄毛,对他说:“过来帮我扶着。”

      “唉。”黄毛应着过去了。

      晴也问了句:“你们在搞什么啊?”

      邢武淡淡地说:“自己拿眼睛看。”

      呵,才一晚上,又不好好说话了,晴也发现经过这么多天,她对邢武的这种沟通方式也免疫了,刚来那几天还经常被他气得不轻,现在居然面对他的冷言冷语都没啥反应了。

      下午日头最烈,后院也没个遮蔽的,三人热得一身汗,黄毛说受不了了,到旁边搞点冰的吃。

      结果他所谓冰的,就是碎碎冰,还真够冰的,黄毛特地从中间掰了一半,递给晴也,晴也侧了眼扭过头说:“我不吃色素。”

      旁边胖虎已经啃了起来,红的碎碎冰给他啃得像火腿肠一样魔性,黄毛见晴也不要,抬手递给邢武:“武哥,那这半给你。”

      邢武头也没抬地说:“放窗台,你们歇会。”

      黄毛把那半碎碎冰放在窗台就和胖虎进去凉快了。

      晴也靠在门框上看着邢武用电锯裁板,两个袖口掀到了肩上,双臂线条流畅偾张,古铜色的肌肤在烈日下闪烁着晶莹的汗珠,少年的野性和迷人的专注完美融合在他身上,的确是一副养眼的画面。

      邢武的五官很立体,这点遗传了李岚芳,其实晴也看过李岚芳不化妆的样子,还挺好看的,只不过她日常妆容太辣眼睛,是为数不多把自己越化越丑的典型。

      加上邢武的衣服一向简单干净,身型又高大,虽然晴也不想承认,但在这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邢武的确要比身后那些杀马特青年养眼多了。

      她侧了眼碎碎冰,提醒邢武:“要化了。”

      邢武这才抬起头,放下电锯长腿跨过木板走了过来,靠近后,他身上的汗水散发着荷尔蒙的味道让晴也躲开了目光,想到昨晚的那句“我家女人都敢动”晴也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准确来讲应该理解为“住在我家的女人”,但当时邢武脱口而出的话带着那种护犊子的霸气,现在回想起来,晴也竟然觉得特别想笑。

      然后…她就笑了,歪着头盯着邢武不明所以地笑了。

      邢武刚准备把碎碎冰叼在嘴上,抬眸看见晴也脸上洋溢着浅笑,迎着光线,明媚耀眼,看得他突然愣了下。

      而后扫了眼手中的碎碎冰:“你要啊?”

      晴也当真朝他伸手了,邢武直接把碎碎冰递给她又回身干活了。

      碎碎冰化了一半,晴也抬头喝了一口融化的水,还真是又冰又甜呢。

      黄毛出来看见原本给邢武的碎碎冰又到了晴也手中,很是诧异地说:“怎么我给你你不要,他给你你就要啊?”

      晴也半笑着说:“你手脏。”

      黄毛这就不承认了,指着邢武:“表妹你不能睁眼说瞎话啊,武哥干了半天活手不比我脏多了?”

      邢武听见他们的对话,低着头牵起嘴角。

      晴也没理黄毛,嫌热就进去了,黄毛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对邢武说:“我怎么感觉我也失恋了?昨天表妹还看着我脸红,今天都不理我了?武哥,你说表妹这叫不叫欲情故纵,实际是想让我主动点啊?”

      “……”你怎么不去写剧本的?

      等傍晚晴也再去后院时,邢武正在刷漆,黄毛他们已经走了。

      晴也走进后院,惊道:“你这是打了个衣柜啊?”

      她惊奇地围着衣柜绕了一圈,居然发现这个木柜每一处都被邢武打磨得很精细,居然除了挂衣格,还有好几个抽屉,而且看上去挺结实的样子。

      邢武正在上着一层清漆,晴也绕到邢武身边睁着大眼问他:“你这个木柜打给谁的啊?”

      邢武侧眸盯她掠了眼,没吱声,晴也指着自己的鼻尖讶异地说:“不会给我的吧?”

      邢武没承认也没否认,继续低头干活,晴也倒是笑了起来:“真是给我的啊?我正差个衣柜呢,你看我天天.衣服只能堆行李箱上。”

      邢武不瞎,淡淡地说:“我是怕你再住几天,把我房间堆成猪窝。”

      晴也的心情突然就好了起来,对于他的调侃丝毫不在意,围着衣柜又看了一圈:“我什么时候能用啊?”

      “放着给它吹几天,味道散了再搬上去。”

      说着突然想起什么对晴也说:“那袋子里的东西你还要吗?”

      晴也侧头看见是昨天晚上邢武从吴老二抽屉里搜出的内衣,瞬间又收起了笑容:“不要,扔了。”

      她原来还真以为是哪个女的偷走的,现在知道居然是吴老二,真无法想象吴老二拿了她的内衣内裤回家做了什么,晴也想想就恶心。

      就在这时,晴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接通后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号称是鞍中的杨丽老师,问她有没有到鞍子县了,如果方便的话明天去一趟学校,核实登记一下转学手续之类的。

      晴也挂了电话就抬起头问邢武:“鞍中有个叫杨丽的老师你认识吗?”

      “她打给你的?”

      “喊我明天去趟学校,在哪啊?远吗?”

      邢武就这样瞧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而后说道:“远倒不远,明天我带你去。”

      晴也本来只想问个路,没想到邢武居然还好心地陪她去,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嫌她麻烦了啊?

      虽然昨天发生了那茬,但依然不影响李岚芳吃完晚饭要出去打牌的行程,晴也算看明白了,就她这八杆子打不着的便宜小姨,一天不吃饭行,一天不打麻将就跟五毒要发作一样,坚决不行。

      邢武把奶奶推进房后,将碗筷收拾进厨房,等他收拾完出来的时候,发现晴也居然没有上楼,就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后院门口,她面前放着才切好的牛油果,绿油油的还挺好看,手机对着盘子拍了一张照片,发了条朋友圈:坚持再坚持。

      这是自从晴也妈妈过世后,她发的第一条朋友圈,刚发出去很多老同学便纷纷给她留言问她转去哪里了?什么时候回去找他们玩?

      晴也没法回复,估计就是告诉这帮人她在的地方,他们也没听过,而且她成绩向来优异,从前在国际学校,无论学业方面,还是才艺方面,甚至各类竞赛她从来没有掉过链子,一直是班上的尖子生,即使放在一群家境殷实,实力不凡的孩子中间,晴也依然是璀璨夺目的存在,可现在璀璨的明珠蒙上了一层灰,被放逐在这样的地方,她的傲骨让她无法将自己的处境告诉这些老朋友。

      直到她收到了孟睿航的留言,问她:你还好吗?

      晴也点开他的回复,打了几个字又删了,愣了好久,直到邢武走到她边上伸头看了眼,他倒不是故意想看,只不过视力太好,随便一瞄就瞧见了孟睿航三个字,倒让他突然想起之前在晴也电脑里看见的那个长相清秀的男孩。

      邢武靠在门边“呵”了一声:“好学生也玩早恋啊?”

      晴也吓了一跳,赶忙收起手机抬头盯着邢武,邢武本来以为晴也会骂他一句让他别瞎说之类的,但晴也只是黑着脸盯着他,没有反驳。

      邢武踢开旁边的凳子就往里走,晴也赶忙站了起来对他说:“你要出去吗?”

      “不然呢?”邢武把打火机放进裤兜里,头都没回。

      晴也咬着唇站在后门边盯着他,邢武听见身后没了声音,回头掠了她一眼,晴也的眉紧紧锁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整个人纠结得不行。

      他干脆回过身来吊儿郎当地说:“干嘛?不想我出去?”

      晴也撇了眼后院,一脸担忧的样子,经历了昨晚的事情后,晴也着实有了不小的心里阴影,李岚芳天天晚上跑去打麻将,邢武要是也不在家,她估计膀胱炸了也不会再一个人下楼去厕所。

      邢武见她沉默的样子,几步走了回来看着她:“说话,不说我走了。”

      他作势转身离开,晴也深吸一口气,声音跟蚊子哼哼一样:“能不能…别出去了?”

      邢武已经转过的身子微顿了下,回过头嘴角扯起一个玩味的笑:“你不会搬个小板凳在门口等我半天就是怕我出去了吧?”

      晴也一双黑乌乌的大眼就这么平静地注视着他,不否认。

      邢武插着腰望着她那副苦哈哈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顺手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给犬牙:“喂,我晚上不过去了。”

      晴也听见他这话,瞬间就松了口气,转身拿起牛油果上楼了。

      而电话那头的犬牙很诧异:“牌都分好了,怎么说不来就不来了?”

      邢武回头看了眼已经上楼的晴也,淡淡地“嗯”了一声:“家里人不给我出门。”

      犬牙顿时就乐了:“吹你妈的牛逼吧,你什么时候听过你家人的话?”

      “……”这不是在听着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致命解药》去作者专栏收藏一波啊。
    文案:
    谢钱浅十岁那年被送去沈家,老太爷对谢家这个女娃娃甚是喜欢,当场拍着胸脯让沈家儿女好好养她,以后就是沈家孙媳。
    老太爷放完话没多久蹬腿了,那么问题来了,沈家孙子有三个,她是哪家孙媳?
    那年,谢钱浅平胸,个矮,瘦骨伶仃,沈家二孙和三孙每天以捉弄她为乐。
    只有沈致在他们闹得过分时,默默往她身后一站,吓退众人。
    几年后,谢钱浅被养得水灵,越发明艳动人,玲珑有致。
    就在沈家二孙和三孙争得头破血流之际,
    远在外国的长孙沈致突然归国,将谢钱浅单手一抱放在沈家厅堂老太爷的遗像前,俯身问她:“什么时候嫁我?”
    谢钱浅瞄着遗像中老太爷迷之微笑,哆哆嗦嗦地说:“内个,我还没到法定年龄。”
    沈致淡然一笑:“三天后是你二十岁生日,我会再问你。”
    #如何同时应付四个未婚夫?我太难了!#
    #怪力少女1V4#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