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拯救大佬计划

作者:钟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回到家,张慧芳正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边打毛衣一边看着没营养的搞笑综艺。看到有意思的地方,她笑得前俯后仰,一张脸成了一朵花。

      张慧芳年轻时和朋友合伙做酒吧生意赚了不少钱,在N城买了几套房子,一套自己住,其他的都租出去了。自张蔓记事起她就没出去工作过,母女俩靠着一些理财分红和房租过日子,生活也还算过得去。

      平心而论,张慧芳自己活得一塌糊涂,对她倒是不坏,虽然也不像其他母亲那么无微不至。像她这么任性自我的一个人,对张蔓的态度已经比对其他人好太多了。

      虽然她换了许多男朋友,形形色色的人往家里带,但从来不会留人在家里过夜。她分寸把握的好,几乎没怎么影响到张蔓的生活。当然,有没有影响到她的性格,那就另说了。

      “晚饭在桌上,吃完了去写作业。”张慧芳顺手撩了撩垂到胸前的褐色卷发,打着哈欠机械地重复着手里的动作。

      她丝毫不吝啬自己的美,整个人像一朵浓烈的红玫瑰,就算有些年纪了,依旧开得热烈又明艳。

      “嗯。”

      张蔓看着她,记起前世自己在高二那年转学的原因,不由得焦躁地按了按眉头。

      张慧芳将会在这年冬天遇见她的下一个男友,郑执,并且一年后义无反顾地跟着他去H城,连带她也不得不跟着转学。

      郑执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彬彬有礼、温柔体贴,还有着其他油腻中年大叔没有的感性文艺范,让张慧芳对他一见钟情。

      一开始,两人的相处比和张慧芳从前的男友好了太多,就连张蔓都以为她这次找到了真爱。然而,前世母女俩跟着郑执去了H城后,男人虚伪的本性开始暴露。他不仅好赌,还好色,更是脾性暴戾,在赌桌上充面子一掷千金,赌技又差,赔光了张慧芳的所有积蓄。

      最终张慧芳和他的分手过程相当惨烈,以至于往后对爱情彻底死心,直到她重生前都是孤独一人。

      所以,不管是为了能一直待在李惟身边,还是为了张慧芳,她都得改变这件事。那个骗钱骗色的渣男,她不会准许他再踏入家门半步。

      吃完饭,张蔓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上了学校贴吧。

      她翻着零碎的帖子,果然,很快看到了一个飘红热帖,里面有人陆陆续续爆料了一些和李惟相关的传闻。

      【楼主】:高一一班李惟大家都知道吧,就是成绩好人又长得超级帅的那个。我和他一个初中的,初中的时候他在学校也很有名,不过奉劝各位小姐姐们一定要理智,这个人有问题的!大家想听吗,想听的话等我吃完饭回来更。

      【一中一枝花】:当然知道李惟了,虽然才刚刚入学一周,但是这个小学弟的颜值完全吊打学校里那群猥琐男好嘛?话说他有什么问题?不会是gay吧?

      【愤怒的猪】:感觉是个大瓜,蹲......

      【月琉水】:我已经知道楼主要说什么了......说实话李惟的事在我们那一片挺出名的,其实大家看我们育才初中贴吧就能翻到,不过还是蹲......

      【楼主】:吃完饭回来了,让大家久等了。李惟这个人不是普通的不正常,他是有精神分裂症。他爸爸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你们知道最后怎么了吗?听说李惟小时候有一次从外面游泳回来,全身还湿着,他爸爸觉得应该把他晾干,于是把他用根绳子拴着脖子挂到了晾衣杆上......救下来的时候已经差点没气了......

      【你今天吃药了吗】:卧槽,楼主不能高能预警一下吗?大晚上的吓了一跳......这么惊悚的吗?挂在晾衣杆上......我寒毛竖起来了,精神病也太可怕了。那其实李惟挺可怜的啊。

      【楼主】:我们一开始听说的时候也觉得他很可怜,但是!!!重点是李惟本人小的时候去医院做了测试,也是确诊的精神分裂患者,和他爸是一样的!

      【愤怒的猪】不是吧,我见了他几次,感觉挺正常的啊。好恐怖啊,那不就是杀人未遂吗......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月琉水】:楼上太天真了,我们初中部同学好多看过他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对着空气说话,看起来疯疯癫癫的。反正楼主说的都是事实,我同学跟李惟家就是一个小区的。听说他小学的时候病发过一次,把班里一个男生关在厕所里关了一整天,那孩子出来的时候人都快吓傻了。

      【防弹少年】:我有点信了......其实很多精神病人大多数时间看起来都是正常的。

      【楼主】:谢前排同学解释。所以说,虽然他现在目前没犯什么事情,但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啊。我是不太懂这样的人为什么可以像普通人一样上学,万一某天受什么刺激精神病发了报复社会了怎么办?精神病犯罪又不判刑。

      【吃瓜群众】:珍爱生命,远离李惟。

      【==】:排楼上。

      ......

      张蔓看得心里难受,这个贴子回复的人越来越多,李惟之前给大家留下的印象越好,现在所有人的好奇和恐慌也就越深。

      她关了网页,睁着眼躺在床上,右手无意识地抠着床单。她在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和这些人生气,他们只是一群不成熟的孩子。在他们的观念里,没有存在即合理的概念,他们还小,只知道精神分裂症似乎是很可怕又很新鲜的东西,所以他们挂在嘴边,似乎每个人去踩一脚,心里就能得到安慰。

      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嘲笑别人的不幸,是多么多么伤人。

      前世,她和李惟同桌一年多,从没发现他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所以对于他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传言嗤之以鼻。

      但她现在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李惟自杀后,他的身世、童年、成长经历被一一扒出,让她至今回想起来都触目惊心。

      张蔓抬手遮住双眼。

      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才七岁啊,那么小那么小的一个人,本来是最最爱笑的年纪,但他却受尽了成年人都没法忍受的苦难。

      当然,这仅仅是一切不幸的开始。

      ......

      空荡的房间里三面围着直到天花板书架,靠着落地窗的那面摆了一张巨大的书桌。窗外是高楼夜色,再往下看,小城不是那么拥堵的道路上稀稀拉拉地开过一辆辆车。

      李惟正坐在书桌前推着量子力学里的一个方程式,写到一半,忽然忘了一个矩阵计算里的定理。他揉了揉眉心,有点焦躁地站起来走了两步。

      快一个星期了,身体还没完全适应打了石膏的左手,绷带挂在脖子上,摩擦得脖颈后面隐隐作痛。

      他走到其中一面书架上,熟练地抬手从第三层抽了一本工具书,结果却不小心带下了一整排书。

      “哗啦”一声,十几二十本书砸在他身上。

      他没理会,先翻开书看了一眼之前的公式,赶紧回到书桌前把没能完成的推导继续完成。那些公式像是被拆散了揉进他脑袋里,像是一团交织在一起的毛线,直到半小时之后,才理出一个线头。

      李惟停下笔,这才注意到书架旁跌落的那一堆书,他烦躁地按了按眉心,感到有些疲惫。

      他摇摇头,深呼吸让自己冷静,走到书架前,蹲下来,用右手一本本捡起书放回原位,心里仍旧有一阵无可抑制的烦躁。

      突然就想到一个人。

      她很安静,但又很倔。她强硬地拉着他去医务室,她急急忙忙地让校医给他打厚一点的石膏,她给他买好喝的芒果西米露还骗他是买一送一。

      如果她在的话,是不是能安安静静地陪在他身边?

      思绪刚到这里,刚刚的烦躁无限加剧,李惟把最后一本书归回原位,狠狠踹了一脚书架。

      他握紧了手,制止自己去想那种不切实际的可能性。惯性是一切有质量的事物的特有属性,但思想却不能有惯性。

      一旦习惯了,就会计较得失,就会患得患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就问你怕不怕......大家觉得《他的黑暗与光明》这个名字好不好?我头秃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