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拯救大佬计划

作者:钟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张蔓就站在他身后,离他很近的距离,却听着他用这样温柔的声音,给另一个女孩打电话。

      ——酸涩的感觉那么令人难受。

      她心里不断地去说服自己,说不定那个女生只是李惟的亲戚呢,或者某个熟悉的朋友,尽管她从没听他提起过。

      她耐心地等他挂了电话,勉强笑着,压抑着心里快要爆炸的酸意,状若无意地问他:“李惟,你刚刚在打电话吗?嗯......你还有别的朋友啊,Janet......是谁?”

      问的时候都不敢看他,低着头,鞋尖无意识地蹭着地面,紧张得手心都冒了汗。

      少年的回答却没有任何犹豫:“Janet是我妈妈,我刚刚在和她打电话。”

      张蔓听到这个答案,酸涩的心放松下来,原来是他妈妈啊。

      她的嘴角甜蜜地勾起,冲他笑着点点头,眉眼弯弯。

      ——就说嘛,他怎么可能会对另一个女生这么温柔呢?她对他来说,一定是特殊的那个。

      但那时的张蔓没注意,站在一旁的陈菲儿在听到少年的回答后,面色瞬间变了。

      后来,陈菲儿急急忙忙地把她拉走,很严肃地告诉她,李惟在撒谎。

      “蔓蔓......他刚刚在撒谎,我听人说他妈妈在生他的时候就因为难产去世了。他肯定是有女朋友的,蔓蔓,你不会是喜欢他吧?”

      年少的懵懂爱情,第一反应总是矢口否认。

      “没有啊,我没有喜欢他。”

      虽然否认了对他的感情,但张蔓仍旧选择了相信这个她偷偷喜欢着的少年:“菲儿,你肯定是记错了或者听错了,他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说谎。”

      那时的她头顶着微红的夕阳,侧脸被染上了淡粉色,笑得坚定而灿烂。她觉得她是勇敢而理智的,没有被嫉妒冲昏头脑,还知道明辨是非,还能选择信任他。

      可惜谎言成不了真,尽管说谎的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谎。

      陈菲儿见她不信,有些急了,她带着张蔓去找了几个李惟小时候的邻居,也在一中上学。

      ——“李惟的妈妈我们都没见过,听我妈说是在他出生的时候去世的。”

      ——“他爸爸当年就是在他妈妈因为难产去世之后,才变得越来越不正常。”

      ——“对啊,不然要是他妈妈在,他也用不着去孤儿院了......”

      张蔓已经不记得她是怎么回的教室了,当时的她怎么可能意识到他的病症,听到这一切后她只知道,李惟真的对她撒了谎。

      之前有多么信任他,现在就有多难受,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笑话,自以为是地守护着心里的小心思,还觉得自己明智又勇敢。

      呵,原来全都是自作多情。

      像他那样的人,再难的物理题,再复杂的逻辑谜题都能轻轻松松解开,却撒了一个轻易就能被拆穿的谎言。

      看来他对她,真的是毫不在意呢,连说谎,都懒得花心思。

      初恋是每个少女心里,最最沉痛的记忆。一颗心先是泡进了酸梅汤里,又拎出来狠狠拧干。

      ——他把她当成什么了?他怎么能这么戏弄她呢?那平时他眼里的温柔,还有他陪她走过的一条条街,甚至是那天在路灯下的拥抱,又算什么?

      十七岁的张蔓,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心痛,她的心脏在那时候仿佛被人一刀一刀地戳着。

      原来,他的谎言是世界上最最锋利的刀子。

      那天张蔓连晚自习都没有上,回家之后,她趴在床上压抑地哭了整整一夜。

      她意识到,自己失恋了。或者说,这段感情,从她这里开始,也在她这里无疾而终。

      那一切她以为的默契和心照不宣,统统是她一个人的自作多情。或许,她认识的那个李惟,并不是真正的他。

      ——真正的那个他,根本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第二天,心情稍微平复一些的张蔓选择和李惟当面对质。

      她抓住了最后一丝丝的希望和可能性,尽量让自己显得心平气和:“李惟,你不用再骗我了,只要你告诉我那个女生是谁,我可以理解。”

      少年的眼神有一瞬间的疑惑:“......哪个女生?”

      他越装傻,她越难受。心里像碾过了细碎的石子,不至于大出血,但磨得破了一层皮,每一次呼吸都带着难以忍受的疼痛。

      ——“就是上次你们通话的那个Janet。”

      少年在那个时候竟然笑了,眼里带着让她难忍的温柔。

      那个她偷偷喜欢着的少年,那个她以为他也喜欢自己的少年,撒起谎来,面不改色心不跳。

      ——“Janet是我妈妈。”

      张蔓闭了闭眼,她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底裂开了一条深谷,十一月的N城,她却感觉自己站在南极的冰川上,冻得瑟瑟发抖。

      当天,她就向班主任申请了要换位子。

      从老师办公室回来之后,张蔓一言不发地开始收拾自己的书本和所有东西,准备搬去教室另一侧一个空的位置。

      那时少年原本正在看书,见到她的动作,放下了书本,转过身来盯着她看。

      她抱着一堆课本要走的时候,少年抓住了她的衣袖。

      一直干燥着的初秋,在那天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水从窗台里飘进来,带了些许凉意。

      少年干净有力的指节用力地攥紧她的衣袖,那样定定地看着她,眼眶都微红。

      “你......要换位子吗?......为什么?”

      张蔓硬起心肠,想要扯开他的手:“没有为什么。”

      然而少年却倔强地牢牢抓着她,就是不松手,那是张蔓认识他以来见到过他最固执的时候。

      他的嘴唇干涩得不像话,眼底的血丝迅速爬满整个眼球。他紧紧地拉着她,喉结上下滚动着,艰难地张了张嘴。

      ——似乎下一句话就是挽留。

      他越这样,她越觉得他是无药可救了。她觉得自己再和他多待一秒钟,就要崩溃。

      于是张蔓并没有让他说出口,她一根一根地掰开了他的手指,淡淡地笑了。

      “李惟,你真是让我觉得很恶心。”

      ......

      和前世的那天一样,窗外开始飘起了绵绵软软的小雨,空气微凉。

      张蔓把头埋进臂弯里,双眼因为回忆有些湿润。

      或许前世直到最后,那个敏感又偏执的少年,都不知道她到底是因为什么而离开他。

      那时的她怎么可能知道,他只是生病了,他从来都没有骗过她啊。

      如果当时她能多了解一下他,是不是就能发现,他其实只是生病了?

      那么之后,她是不是能够尝试着去理解他,陪伴着他走到最后。他是不是,最终也不会选择自杀呢?

      可是最开始的假设就是错的,又怎么能得出正确的答案?这些事情,根本不能想,不然就会陷入一个死循环。

      前世在李惟死后,这些一连串的假设,让张蔓整夜整夜难以入眠……

      少年见刚刚还精神的少女此刻乏力地趴在桌上,以为她又生病了,好看的眉头轻轻皱起。

      他抬手关上窗户,还是忍不住叫起她:“你不舒服?别趴着睡,容易着凉。”

      张蔓抬起头,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掩饰性地眨了眨眼:“没有啊,我就是好困啊。你看我眼泪都出来了。”

      “下节物理课,好好听,这周末测试。”

      张蔓伸了一个懒腰,看着他认真的侧脸,弯了弯唇角。

      “......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玻璃渣好不好吃!甜不甜!真是该死的好滋味啊哈哈哈哈哈
    ————
    推荐小伙伴的文:《惊叫乐园(无限)》,作者 密云未雨,很好看哒~~
    小码农尤悠万万没想到,自己不过去片场探了个班,阴差阳错的就成了真人逃生系列电影的女主角 ——
    “欢迎来到惊叫乐园,尊敬的VIP 客人,感谢您选购我们的至尊典藏豪华套餐~”
    尤悠:!!%¥#&*……!
    从巨无霸横行的侏罗纪,到鬼怪出没的怪诞学院,到两百年前命案频出的泰晤士河畔,再到未来世界诡异的无人酒店……每一个关卡都是一次逃出生天的死亡游戏,而真相背后是一场旷日持久的阴谋。
    前期:帅气男主嫌弃的拖着他的小尾巴打怪升级,后期:腹黑男主腆着脸追妻八千里誓要以身相许不离不弃~
    尤悠:亲亲这边建议您保命要紧呢!
    萧逸:强者的世界,不惧死亡不畏风月~
    尤悠:说人话。
    萧逸:明天和你,我两个都要。
    人生是大型真人逃生秀现场,谢谢你陪我过关斩将,阅尽河山。
    身份神秘大佬少女VS暴躁贪财骁勇善战的男主 强强联盟 1V1 HE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