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拯救大佬计划

作者:钟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那......你转过去。”
      
      张蔓脸颊有点发烫,她穿着裙子,如果要套裤子的话,肯定是会走光的。
      
      少年这才反应过来,背过身去。
      
      张蔓趁他转过身,迅速套好裤子,发现真的长了好大一截,根本没法走路。她把裤脚折了三四折,又把衣袖也折了三四折,才能自由活动。
      
      倒像要下田插秧。
      
      张蔓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李惟,两人现在穿着一模一样的家居服,不过他的是灰黑色,她的是藏蓝色,很像情侣款。
      
      她把食材拎进来,跟他打了一声招呼,就进厨房忙碌了。
      
      刚往油面筋里全部塞上肉,发现少年倚在门边看着她的动作,眼神似是不解。
      
      张蔓笑了,扬了扬手里的面筋:“这是H城那边大家爱吃的菜,油面筋塞肉,我放了蘑菇丁、洋葱末和肉末,味道很不错的。你待会儿尝尝就知道了。”
      
      少年点点头,还是靠在门边没走。
      
      “你不用在这里看着我,饭好了我叫你,你去忙你的吧。”张蔓抬起手背蹭了蹭额头。
      
      “......嗯。”
      
      少年又看了她一会儿,这才转身去了书房。
      
      锅里的水烧开了,张蔓把油面筋一一放进去,加了一些调料,心里舒了一口气。
      
      这才不到一个月,李惟对她的态度已经柔和了不是一点半点,今天竟然还给她穿他的衣服。
      
      虽然,离喜欢还差得很远。
      
      这点张蔓很清楚,这个冷淡又偏执的少年,他曾经喜欢她的时候,眼睛里有光,挡也挡不住。
      
      不过她的心里充满了希望,想要能帮他治病,首先得让他完全信任她,现在这样还不够。
      
      ......
      
      张蔓一共做了两个菜,肉沫茄子和油面筋塞肉。这两个菜还是前世去了H城以后学的,符合江南人的口味。
      
      李惟家里连米都没有,她只能煮点面条。
      
      她手脚很快,全程也就半小时,热乎乎的菜和面条就上桌了。
      
      做完饭菜,她又切了两个芒果,摆在盘里,上面插上几根牙签。
      
      张蔓把饭菜放在餐桌上,走去书房。李惟正埋头看书,专心致志到根本没注意她进来。
      
      张蔓两手撑在书桌上,弯腰看对面的他。少年专注起来的样子,很像古代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举子。
      
      从某种角度来说,有时候,张蔓也挺羡慕他的。人这一生很短暂,有多少人虽然长寿,但一生都没找寻到生命的方向和意义,一直碌碌无为地虚度光阴。但他从很小的时候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天赋和使命,哪怕那背后,是广袤黑暗。
      
      张蔓耐心地等他写完最后一个式子,这才出声。
      
      “喂,李惟,吃饭啦。吃完饭再看不迟。”
      
      少年抬头看她,点了点头,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他看起来有点疲惫,但眼里却带着些许兴奋和雀跃。看来是学习上有了点进展。
      
      两人回到餐桌前。
      
      红木餐桌擦得一尘不染,餐桌的一角放着一个闲置的复古烛台,上面并没有放蜡烛。桌上摆着两个摆盘随意但色泽诱人的菜肴,还没靠近就能闻到香味。
      
      少年看到桌上挺丰盛的菜式,眼里有些怔忡。
      
      其实大多数时候这个餐桌是闲置的,他一个人,往往直接在书房里吃饭,草草吃几口,或许还会一边吃一边看书。
      
      但是今天她在,是两个人。
      
      少年抿了抿唇,坐下,拿起面前的碗筷。
      
      张蔓突然就有点期待,又有点紧张。
      
      说实话,她对自己的手艺是很有信心的,但李惟的口味她还真的不清楚,万一他不爱吃,那......
      
      “快尝尝!”,张蔓夹了一个油面筋到他碗里,放下筷子,双手捧腮期待地看着他。
      
      少年点点头,夹起面筋咬了一口。他的吃相很好,明明每一口咬得不算少,但给人感觉就是细嚼慢咽的那种,也不会发出一丁点声音。
      
      张蔓仔细观察他的神色,很好,完全没有皱眉。
      
      她心里暗喜,放心地坐下,和他一起吃起来。
      
      由于李惟只有一只手能用,不太方便,张蔓就一边吃一边用公筷给他夹菜。
      
      事实证明,这两道菜应该是很合他的口味,因为到了最后,盘子里的仅剩的一根茄条都被他一扫而光了,油面筋更不用说,一个也没剩。
      
      张蔓看着空空的盘子,嘴巴微张,她本来还打算吃不完的留着中午拌面的。
      
      她把两个空碗收在一起,从餐桌上抽了一张纸巾,从中间撕成两半,一半自己擦嘴,另一半自然而然地递给他。
      
      递出去的刹那她暗道一声糟糕,平时和陈菲儿一起吃东西太习惯。然而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收回的时候,少年伸出右手,接过那一半撕得坑坑洼洼的纸巾,无比自然地擦了擦嘴角。
      
        由于今天要把上次的三个小时补上,所以就成了上午三小时,下午三小时。
      
      李惟安排了一下时间,让张蔓上午做习题,他下午统一讲。
      
      张蔓吸取了上周的教训,挑了一些比较难的题目瞎写了,基础的她做对了七七八八。李惟依旧坐在她身边,看着自己的书。张蔓注意到,他还是在看之前那本量子力学,不过页数已经往后翻了很多了。
      
      很快,上午在两人静谧的氛围中渡过,期间张蔓一边写作业,一边帮李惟换草稿纸、换墨水,照顾他的不方便,自觉得很。
      
      ......
      
      中午两人草草地吃了点面条就开始讲课,李惟翻了翻张蔓写得密密麻麻的习题集,看了几分钟,还算满意地点点头。
      
      “有进步,不过稍微复杂一点的综合题你还是没搞清楚。比如这道,不单纯是运动学,还有力学。记住,力学和运动学方程现阶段一共只有那么几个公式,几个变量,只要你搞清楚题目的已知条件,还有他想让你求的未知数,再找出他们之间的函数关系,就没问题。你想要解出几个未知变量,就需要相同数量的线性无关方程组......”
      
      李惟见少女皱着眉,意识到刚刚自己的那句话超纲了:“不好意思,刚刚说得深了,你大致理解成,几个方程,几个未知数。比如这题,你最终解不出来就是因为你有四个未知变量,但你只列了三个方程式。”
      
      “还有这题......”
      
      张蔓一边听,一边乖巧地点头,心里有些震惊。
      
      他从来没学过师范专业,但讲起课来清晰明了,每一种题型都能一下子就抓住重点。就算她原本就很熟练的一些东西,在他的讲述下也得到了一些新的思路,所以倒是并不枯燥难捱。
      
      其实只要跟他在一起,不管做什么,她都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总算讲完了所有的习题,李惟又负责地给她总结了力学和运动学的所有内容,甚至带着她预习了老师还没讲的东西。
      
      等到结束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五点多。
      
      张蔓伸了个懒腰,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李惟家离西海岸不远,楼层又高,从窗户眺望出去能看到一片蔚蓝色大海。
      
      正值日落,海平面与天的交界处,泛起了片片红霞,一层一层堆叠着,深浅不一。
      
      她回过身,看着仍在看书的李惟。
      
      他和她真的不一样,他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回想起来,张蔓几乎没怎么看到他有其他的活动,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看物理。
      
      或许是性格使然,更是兴趣驱使。
      
      他在初中的时候就看完了微积分、线性代数和概率论。有了这些数学运算能力,他就开始自学电磁学、哈密顿力学,再到更深的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
      
      他一本一本地往上看,按照知识的阶梯层次,努力丰富自己的知识储备。
      
      张蔓深刻地觉得,其实那句老话真的没错,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就算他有再敏锐的思维,如果不是这么疯狂地钻研,也只会明珠蒙尘。
      
      “李惟,我每周加起来到你这儿补课六个小时,会不会打扰你学习?”
      
      少年拿着书的右手顿了顿,接着轻轻合上书页,站起来,走到她身边。
      
      窗外不远处,湛蓝大海拥抱着落日的余晖,在重复着每天这个时候该有的退潮。
      
      正好是下午五六点,一片被海水浸泡了一天的深色沙滩逐渐袒露出来,和之上干燥、浅色的沙滩形成了一条明显的分界线。
      
      他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日月的引力场导致地球上潮涨潮落,我们人也一样。我也不是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能静下心来思考。”
      
      “你在,我在潮落的时候正好有事可做。”
      
      他的声音一贯冷清,带着些许沙哑。他的眼里装着蔚蓝色的大海,装着暖红的天空,更装着一片无边无际的广袤星辰。
      
      他的命运单薄而悲惨,却有着这个年纪的少年人很少有的坚定意念和广阔胸怀。
      
      她看着少年认真的眼神,突然湿了眼眶:“李惟,你一定要相信自己,你以后会成为一个很伟大的人。”
      
      ——这样的他,让她骄傲得热泪盈眶。
      
      少年听着她的话,心里不知为什么有点想笑。她说得太肯定,就好像看到了似的。
      
      他突然有点想要打开心扉了,对着这个整面物理试卷几乎错一半的少女。
      
      “我想要的,从来不是伟不伟大。张蔓,其实人类科学发展到现在,还有太多太多的未知。现存的科学体系,只不过是无边黑暗中的萤火之光,我想要的,只不过是能有在黑暗之中思考的能力,能够闭着眼,去一点点探寻那片未知。”
      
      他说着又轻笑着摇头:“......我和你说这些干嘛,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
      
      张蔓看着他一闪而过的笑容,怔住了,他竟然笑了。在说起他最热爱的东西时,他成了一个无比纯粹的人,没有痛苦,没有折磨,没有孤独。
      
      笑容是李惟脸上,最不可多见的表情。可是他不知道,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样子,有多么好看。
      
      好看到她那天直到回家,整个心脏都在怦怦直跳,无法平息。
      
      她想,这辈子,她要拼尽全力守护着这个笑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甜不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