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拯救大佬计划

作者:钟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
      
      下午上完物理课,是一周两次的体育。张蔓晚上要去医院输液,所以请了晚自习假,但不包括下午,还是得去上体育课。
      
      体育课是男女分开的,分别是两个体育老师带,男生女生站在操场中央排球场地的两边,中间隔着一个大大的排球网。
      
      张蔓到操场的时候就感觉有些头晕,她伸手摸了摸额头,好像还是在发烫。她走去器材室找体育老师,打算说明一下情况,不参与今天的课。
      
      谁知道她运气太背,去的时候已经有五六个女生请假了,原因都是头痛脑热、肚子疼什么的。
      
      体育老师全程黑脸,轮到她时,压根没仔细听她的话,训斥了一番态度不端正不积极,直接没给准假,声音严厉地让她归队站着。
      
      下午三点多,太阳还很毒。九月份的太阳,热起来似乎真的能把人灼伤。
      
      张蔓站在操场上,只觉得额头一直往外冒虚汗。水泥地被烧得滚烫,热辣暑气透过帆布鞋薄薄的底往上传。更有强烈的太阳光直直地打在裸露的头脸之上,她浑身开始发烫,好像马上要融化在阳光里。
      
      她本来就发着烧,昨天又担心得一夜没睡,站了没几分钟,双腿就开始打颤,无力感再一次袭来。
      
      张蔓咬了咬牙,想上前告诉老师自己真的坚持不住了,结果刚迈开腿,就两眼一晕浑身发软地摔倒在了地上。
      
      “啊......”,周围的女生一阵惊呼,体育老师见状也匆忙过来,看她脸色潮红地侧倒在地上,满头虚汗的模样,知道她是真的生病了,这才开始着急。
      
      她冲着排球网的另一头招了招手:“那边来个男生,带这位女同学去一下医务室!”
      
      话还没说完,就发现已经有个男生远远地跑过来,个子很高,俊秀精致得不像话,看着也结实。
      
      ——可是他手上打着石膏,挂着绷带。
      
      体育老师瞬间有点哭笑不得:“这位同学,你手受伤了,过来也没用啊。”
      
      李惟一怔,停下脚步,看了一眼自己挂在绷带上的左手,抿紧了唇。
      
      他视线下移,少女被几个周围的女生扶着坐在地上,巴掌大的白皙小脸上此时泛着不正常的酡红色,厚厚的平刘海都被汗水打湿了,一绺一绺贴在额头上。
      
      她的嘴唇很干裂,微张着,小口小口地喘气,眉头紧锁,显然是极不舒服了。
      
      少年握了握空着的右手,额角的神经又开始剧烈跳动,心里的焦躁不断蔓延。
      
      怎么在这种时候,出了差错。
      
      这时另外有几个男生听到老师呼唤,也过来了,其中就有体育委员刘畅。
      
      少年看了一眼刘畅,他个子高,长得也壮实,抱张蔓去医务室完全没问题。他低着头沉默了片刻,打算转身离开。
      
      ——却在要转身的时候被拉住。
      
      张蔓这时完全没注意到其他人。她不敢相信地看着李惟着急地小跑过来,心里的惊喜已经远远大于一切。
      
      她见他似乎要走,立马挣扎着站起来,伸手拉住他的右臂借力,让自己半倚靠在他身上:“老师,我可以的,让他扶着我过去就行。”
      
      少年的胸膛猝不及防地接触到少女温热的身体,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他迅速伸出右手,固定住她的腰,让她能更安稳地靠在他身上。
      
      没有人注意到,他低下头,嘴角逐渐弯起,那对好看的睫毛轻眨了两下。
      
      像是夏夜鸣蝉的翅膀。
      
      ……
      
      双城溪边的垂柳到了一年最最旺盛的时候,颜色是浓厚的深绿色,此时无风,每一根枝条都安安静静地垂向水面。
      
      因为是上课时间,整个校园里静得只剩了几只知了的鸣叫。空气里的闷热让这个夏日几乎凝固。
      
      少年搂着她的腰,右手的力道把她往上提,让她整个人都靠在他身上,几乎不用花什么力气。他配合着她的步子,走得很慢。
      
      阳光毒辣,他右手搂着她,本能地想伸左手给她挡一挡。
      
      半晌后抿了抿唇,低声提醒:“......你自己抬手遮一下太阳,别再中暑了。”
      
      张蔓听话地点点头,抬起左手五指并拢放在额前。太阳太大,她担心他也中暑,于是又伸出右手,伸过去往上够,企图挡在他的头顶。
      
      可惜她个子太矮,几根手指头差点戳到少年的眼睛。
      
      “......不用给我遮,挡着视线了。”
      
      “......哦。”
      
      张蔓讪讪地收回手,抬头看着他紧绷的下颌线,轻声问:“李惟,你刚刚看到我摔跤了,所以跑过来的吗?”
      
      他跑过来的时候,体育老师还没叫人。
      
      “嗯。”
      
      少年的声音有些紧绷,语速也比平常快,沙哑之中明显带了点冷硬:“生病了为什么不请假。”
      
      张蔓感觉脸上有点痒,于是借他的校服布料蹭了蹭脸颊,听他这么问,自然地回答:“你知道的嘛,我物理那么差,要是再翘课,我怕我跟不上。”
      
      她又小心翼翼地问:“喂,李惟,你昨天饿肚子了吗?”
      
      少年抿了抿唇,好半晌诚实地点点头。
      
      知道她早早要来,他很早就起了。她说她要来给他做饭,他就在家里一直等着,等了她一天,也饿了一天。
      
      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等一个人,从清晨等到夜幕,时间好像都静止了。
      
      昨天到了晚上的时候,他坐在书房里发着呆,什么也看不进去,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烦躁,脑海里开始无法控制地想着一些无意义的东西。
      
      ——她终究还是不想再来了吧,就像从前那些对自己献殷勤、后来又逃得远远的人,一样。
      
      ——不是早就习以为常了么,为什么一想到她也这样,他的一颗心就像是被一股子黑暗戾气往下拖,前所未有的烦闷和暴躁。
      
      幸好,她没有。
      
      张蔓得到答案,心里有些难受,她伸手抓了抓他的衣袖,轻摇着:“李惟,我下周一定,一定给你做好吃的。昨天是我不对。”
      
      “先管好你自己。”少年的声音发硬,也不看她,不知道有没有同意。
      
      走过小拱桥就到了医务室。
      
      短短两个星期之内,两人已经是第二次来这个医务室,头发花白的医生还记得他们。
      
      他推了推老花眼镜,笑着调侃:“你们俩个小同学是嫌我一个人待着太无聊,抢着受伤生病来找我聊天的吧?”
      
      张蔓笑了笑,靠着李惟的肩膀坐下来,其实到了室内,阳光没那么剧烈,她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只是贪恋他身上清新的肥皂味和暖暖的体温,不想离开。
      
      医生看着两人,眼里闪过一丝了然,轻咳了一声,拿出温度计给她量体温。
      
      几分钟后,医生看了一眼温度计:“有点轻烧,之前吃过药吗?”
      
      张蔓老老实实回答道:“嗯,昨天烧得厉害,在医院里待了一天,打了点滴,也吃了药。”
      
      医生又问:“你知道昨天你用了什么药吗?”
      
      张蔓摇摇头,昨天醒过来已经是半夜了,她心里又着急,根本没注意。
      
      医生沉思了一会儿,给出建议:“你现在不严重,就是有点低烧还没退。我担心我开的药和你之前用的药会有冲突。那这样,慎重起见,你最好还是请假回那家医院继续输液。”
      
      “行,我一会儿给我妈妈打个电话。”
      
      ……
      
      张慧芳来得很快,见到一个男生扶着张蔓,看了他几眼后向他道了谢,立马就把带着火气的矛头指向她。
      
      她冷笑一声接过她,往她额头上一探,声音更是讽刺:“说什么也要来上学,我后来想想就觉得不对劲,你有这么好学?是不是为了跟你那个同学解释?张蔓,你可真是轴啊,等个一两天怎么了,你生病了人家还能怪你吗?活该发烧烧死你。”
      
      张蔓简直想一把捂住她的嘴,她刚跟李惟解释了自己是因为不想翘课才没请假的,这不是立马打脸吗?
      
      她有些尴尬地抬头看着李惟,却发现少年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眼眸微垂,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蔓松了一口气,他可能根本没注意听。
      
      ……
      
      张慧芳是开车来的,接上她去了昨天那个医院。
      
      路上,张慧芳对李惟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蔓蔓,刚刚那个扶着你的男生是谁啊,长得有点像年轻时候的那个明星,谁来着,就是很有名的演电影的那个......”
      
      张蔓听着她叽叽喳喳地说着,声音激动,心里有点无奈。张慧芳就是见着美男走不动路的人,年轻时这样,到现在也没改。
      
      所以后来,郑执能那么轻易地骗走她的心,毕竟那个渣男,有着还算拿得出手的长相。
      
      此刻,她无力地申诉:“我还病着呢。”
      
      张慧芳闭了嘴,撩了撩长发:“也是,不过张蔓,这么好的帅哥可别错过了,以我的人生经验,这个长相算是极品了。”
      
      ——
      
      病去如抽丝,张蔓的感冒差不多过了一周才好。
      
      这周六,她七点多就起了,背着出包去了附近的菜市场。
      
      清晨的菜场很热闹,这年的N城还没有像后来那样统一规划每个摊位,菜贩们零零散散摆着摊,有一些甚至就摆在路边。
      
      张蔓琢磨了一下要做的菜,挑了一袋油面筋,一包榨好的肉馅,一袋蘑菇、洋葱,还有两根茄子。
      
      出了菜场,在路口看到有个水果摊,她蹲下来,挑了几个芒果。
      
      半个多小时后,她拎着东西到了李惟家。按完门铃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过来开门。
      
      李惟家里开着冷气,温度很低,张蔓一进门直打了个哆嗦。
      
      她今天穿着露肩的无袖连衣裙,被冷气一吹,还是有点冷。
      
      少年头发有点凌乱,看样子是听到门铃声才起床来给她开门。他一身灰色的长袖家居服,因为左手还打着石膏,那边的袖子被剪开,样子略微有点滑稽。
      
      他看她冻得直哆嗦,皱了皱眉:“生病了还穿这么少。”
      
      张蔓反驳:“我已经好了。”
      
      少年看了她一眼,目光微凉,也没说话,转身回到卧室,不一会儿出来,手上还带了一套衣服。
      
      是和他身上那套家居服一样的款式和尺寸,只不过换了个颜色。
      
      他把衣服裤子递给她:“换上。”
      
      说着,又去客厅把中央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点。
      
      张蔓听话地套好上衣,衣服太大,她穿上就遮到了大腿。长长的袖子把她的手臂整个包起来,柔软的棉质布料在冷气房里显得很温暖。
      
      而且,还带着和他身上一样的清新肥皂味。
      
      她为难地看了看手上的裤子:“裤子也要穿吗?”
      
      少年的目光往下,在她光溜溜的双腿上停了一瞬,点点头。
      
      “那......你转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彩虹屁我很满意,请继续安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