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拯救大佬计划

作者:钟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李惟的妈妈林茴,在生他的时候就因为难产去世了。
      
      所以他曾经说过的,那个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移民去加拿大,并且每当他遇到一些困难都会回来陪他的那个妈妈,全是他自己幻想出来的。
      
      Janet,他脑海里的妈妈,有个很好听的英文名字……
      
      李惟的妄想症很严重,不仅仅是幻听,还伴随着更深一层的幻视。
      
      前世,李惟自杀后,他的心理医生Michael接受了一档心理健康的访谈节目,其中就谈起了他。
      
      Michael说,李惟一直到成年后,才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得了妄想症,并且是带有幻视的最最严重的妄想症。
      
      这种认知是非常可怕的,没人能够接受得了,尤其是对于像他这样自我掌控能力极强的人。
      
      他一度不能接受妈妈早在多年前去世这个事实,更不能接受自己可怕的精神分裂症。
      
      他开始分不清现实和妄想,整个人变得极度敏感、神经质。从那时候开始,他怀疑周围的一切现实都是假的,甚至怀疑他所研究的基础理论物理的真实性,怀疑科学真理是否存在。
      
      世界观引导方法论,坚信了将近二十多年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在经历了细思极恐的幻视和幻听之后,开始出现了裂痕。
      
      信仰的崩塌对于原本就孤零零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他来说,是无法抵御的狂风暴雨,足以摧毁所有的认知与坚持。
      
      他本来就对世间的一切都毫无留念,又失去了生命之中唯一的信念,多么可怕……
      
      于是,在大二的时候,李惟爆发了好几次严重的抑郁症,并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心理治疗和与疾病的抗争。
      
      那之后,他休学了一个学期,课业和科研工作全部暂停。
      
      那一个学期的空白,迄今为止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那段日子他是怎么挺过来的,是怎么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只有他自己出了问题。
      
      但等他回来之后,他找到了方法,逃避、压抑着自己的精神疾病,重新艰难地继续自己的学业。
      
      好在精神疾病的另一面,是他超越旁人百倍的洞察力与对世界的感知。
      
      他的研究进行得很顺利。
      
      大三的时候,李惟以惊人的科研天赋在对偶纠缠熵领域做出了非常重要的突破,发表了一篇PRL,短短几个月内引用量惊人,整个理论物理界都为之轰动。
      
      这篇文章被评为近十年来该领域最重要的进展,许多人都难以置信文章的第一作者竟然是一个大三的本科生。
      
      后来,他顺利被斯坦福录取为全奖PhD,三年之内就拿到了博士学位,甚至毕业以后只做了一年博士后就被普林斯顿大学聘为正教授。
      
      风光和轰动背后,对他来说,是一片看不到希望的黑暗。挣脱不出,逃离不得,像是踏上了一座深渊之上的独木桥,稍有差池便是万劫不复。
      
      Michael说,由于科研工作繁忙,他没有心思去静下来思考自己的人生,潜意识里不自主地在压抑自己的精神疾病,并借助药物控制。
      
      药物对于妄想症的作用非常有限,更是对他的记忆力和判断力都有一定损伤。药量一天天增加,但他的精神疾病却越来越严重。
      
      直到三十五岁那年,他研究了多年的课题终于取得了巨大的突破,一举斩获当年的物理学诺奖。
      
      于是,之前压抑的一切统统爆发,在一次次的努力对抗失败之后,他和他父亲一样,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在颁奖典礼的前一天,在家中的浴室里割腕自杀,张蔓看过微博上一张打了码的图片,大片大片鲜红的背景,曾经让她一夜一夜地陷入梦魇。
      
      没有人知道,那个时候的他,到底是绝望,还是解脱。
      
      ——他曾说,他有预感,总有一天,黑暗会彻底将他吞没。
      
      ——人间如广袤宇宙,不是每颗星球都能有幸安安稳稳地完成所有的演化和坍缩。有那么一些人,生来就是不幸的。他们辗转一生,跌跌撞撞,拼尽全力想要活在这世上,却被命运一次次逼上了绝路。
      
      他逃不开。
      
      ……
      
      九月气候多变,白日还是烈日当头,而现在却是电闪雷鸣,狂风暴雨骤然而至,猛烈的雨点毫无怜惜地打落窗台上青绿色的爬墙虎。
      
      一直闷热潮湿了好几日,空气里的水汽达到饱和,随着暴雨来临,温度骤降。
      
      窗外夜色如墨,这样的暴雨天没有月色。许多外头的行人猝不及防地狼狈奔走,想要寻找一个可以躲雨的屋檐。这种大雨之中,所有人都只能妥协,停下脚步暂时停留。
      
      除了时间。
      
      时间风雨无阻地走着,它最是无情,重复着前行和抛弃,从未停留。
      
      房间里的纱窗开了半扇,微冷的风扑进来,带来了一阵冰冷水汽。张蔓抬手盖在眼睛上,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沾湿了枕头。
      
      她知道自己从来不是一个勇敢聪明的人,但胜在比旁人执着那么一点点。
      
      总有一天,她能把他从他自己的世界里拉出来,一年不行就五年,五年不行就十年。
      
      ——好在还有将近二十年。
      
      然而现在,李惟对于自己患有妄想症这件事情是完全没有意识到的,在他的意识里,他妈妈每次在他需要她的时候,都会回来一次。
      
      这一次的触发点,应该就是那封需要家长签名的道歉信。
      
      他的妄想症,其实从很多细节都可以发现。
      
      比如道歉信上的签名,张蔓仔细对比过,那个字迹其实就是更加秀气版的李惟自己的字迹。
      
      还有,他家的厨房一尘不染,完全没有任何做过饭的痕迹,何况垃圾桶里还扔着两个外卖盒。
      
      但往往得了这个病的人,都会无意识地忽略一些不合理的地方,哪怕是像李惟这么逻辑思维缜密的人。
      
      所以,想让他自己发现这件事,是非常困难的,并且极度危险,很容易对他的精神状态造成巨大的打击,就像前世那样。
      
      张蔓想着所有的可能性,恍恍惚惚地昏睡过去,太阳穴涨得酸痛无比。这一夜,在从未停歇的雷声轰鸣中,她又开始了反反复复的梦魇,梦里的背景一半是刺目的鲜红,一半是瘆人的黑暗。
      
      就像前世那样。
      
      ......
      
      一夜暴雨过后,闷热的天气多了一点清新,几只麻雀停在窗台鸣叫,声音很闹嚷。
      
      张蔓醒来就感觉不对,外头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闭着眼也能感受到那种令人疲软难受的灼热。
      
      她整个人浑身无力,头痛欲裂,嗓子疼得像是里面藏了无数把刀子。
      
      别说起床了,动一下都没力气。
      
      该死,应该是昨天在外面中暑了,回来吹了那么久的风扇,后来外头下雨又没有关窗,着凉了。她迷迷糊糊地叫唤了一声,张慧芳从外面进来,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张蔓,你怎么搞的,额头这么烫?我昨天回来就发现,你没关窗就睡着了。”张慧芳的手心被烫了一下,拍了拍她烧得通红的脸颊,语气有些焦急。
      
      张蔓张了张嘴想解释,喉咙沙哑得发不出一点声音。
      
      张慧芳从床头柜的药箱里翻出来一支温度计,给她放到腋下,几分钟后拿起来一看,竟然有三十九度八。
      
      “烧得太厉害了,蔓蔓。还能坚持吗?走,我带你去医院。”她把双手伸到张蔓手臂下面,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搂起来,扶着她穿好了衣服。
      
      张蔓怔忡着,思维因为发烧而变得不清晰。
      
      蔓蔓。
      
      她似乎有很久很久没听过张慧芳这么叫她了。
      
      依稀记得小的时候,张慧芳也会抱着她,给她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带她出门,和朋友们介绍的时候都这样亲昵地叫她。但后来她越来越沉默,母女俩的关系也变得冷淡。
      
      纷乱的思绪没能持续多久,她烧得昏睡过去。
      
      ......
      
      张蔓是被一阵哭叫声吵醒的,她睁开眼,发现自己是在医院的输液区。整个大房间里放了十几二十张单人床,有几张空着,但大部分都有人在挂吊瓶。
      
      哭闹的,就是对面一个正在打针的孩子,恐惧地转着头不敢看护士手里的针头,张着嘴嚎啕大哭着。
      
      空气里的消毒水味道很浓,呛得她有点不适应,翻身咳嗽了一下,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
      
      张慧芳趴在她旁边打瞌睡,被她翻身的动静惊醒,抬起头,声音惊喜:“张蔓,醒了?喝水吗?”
      
      张蔓点点头,整个人懵懵地坐起来。她抬了抬手,发现自己的左手也打着点滴。
      
      张慧芳去病房的饮水机接了一杯水,扶她坐起来,喂她喝了小半杯。
      
      “想吃点什么吗?我买了炒面和馄饨。”张慧芳用纸巾给她按了按嘴角。
      
      吃点什么......糟糕!
      
      昏沉的大脑猛然清醒,张蔓想起来,她昨天答应了李惟今天要早点去给他做饭的。她急急忙忙从床上站起来,穿着鞋子就想往外走,却被张慧芳一把拉住。
      
      “你干嘛去,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烧得这么厉害,瞎折腾什么?老实点,点滴都没挂完呢。”
      
      张蔓愣了一下,头顶的日光灯晃了眼,这才发现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她竟然昏睡了一整天......
      
      她心里一抽,整个神经开始紧绷。
      
      也不知道李惟会不会一直在家饿着肚子等自己,他应该,不会这么傻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 李惟:女人的嘴骗人的鬼,我饿一天了!
    如果有没收藏的小可爱一定要记得收藏哦!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哒!
    推荐基友城今的连载文《春水撩人》,我每天都在追更新,超好看哒~
    【秉承作者一贯作风,又撩又甜。求收藏,么啾啾~~】
    郑家的三姑娘郑春水从城里回来了,又白又美还有钱,整个富林村一下子就炸开了。
    所有没成亲的小伙子们无不暗暗心喜又各自较量;刚好成了亲的或是年龄太小的,心里便可惜的连饭都少吃了一碗,而后被自家媳妇或是老娘察觉,拿着扫把绕着院子追着打。
    富林村一阵鸡飞狗跳。
    整个富林村,只有村尾一间摇摇欲坠的土房子里的一家人最平静。
    后来,那个白富美进了那间土房子,还勾着那个阴沉沉的少年钻起了草垛子。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