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反派的薄命白月光

作者:青丝着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景宝络带着这包好的肥鹅,预备沿着最近的石阶直接去蔽贪殿。
      所有弟子的考核记录都存放在蔽贪殿。
      只是看一眼,想顾嘉言应该能帮这个忙。
      
      山泉溅涧,过了几道山湾,路上刚好见了两个蔽贪殿小弟子下来给梳痴殿的小师姐送东西,她便上前去,问了正好顾嘉言在殿中。
      景宝络心中一喜,擦了擦脸上的细汗,然后拎起裙摆继续赶路。
      
      她转过山边,身后的泉水突然咕咚一声,不知什么东西落进了水中,她转头看,只看见一圈涟漪,想是可能山上的石块落了下去,便不再多看继续赶路。
      
      景宝络走过去不一会,那泉水中的东西就冒了出来,一个用油纸包包着的的点心,在山泉的冲刷下,缓缓流向下游。
      
      一声极轻的娇笑从石壁后传来。
      “哪里的小师妹,在这里生气呢?”
      漱玉雪脸上有些难看,别过脸去,眼睛微红带着恼意。
      
      那出来的女子身姿婀娜,她接过了蔽贪殿小弟子送来的东西,挥手打发了他们,指尖挥动,便是淡淡的香,恰到好处的柔甜,那两个小弟子一时有些痴痴了。
      女子便歪了头:“两位小师弟可还有事?”
      两个小弟子闹了个大红脸,连摆手慌慌张张走了。
      
      “小师妹?”女子向前一步。
      漱玉雪有些警惕:“师姐有事?”
      女子掩唇一笑:“小师妹不要难过。这日久见人心路遥知马力,什么人相处久了自然知道,犯不着为着不值当的人伤心才是。”
      
      漱玉雪一下抬起头。
      “我是梳痴殿珏夫人座下七弟子,孟良月,你可唤我一声孟师姐。我看小师妹形容可人,却是外门弟子的装扮,我师父日前失了一名喜爱的弟子,却不知道小师妹可有在进一步之心?”
      漱玉雪并无所动:“多谢师姐,我现在很好。”
      
      “很好?很好就不会在这里暗自垂泪了。”孟良月扬唇,当真是风情万千,“小师妹,只靠流眼泪是挽不回心爱之人的哦。”
      漱玉雪面色微变:“孟师姐什么意思?”
      
      她笑吟吟看了漱玉雪一眼。
      “这条路是去蔽贪殿的,从这里过去,自然也是找蔽贪殿的人。我也听皆梦师姐说过,那日~她去接应顾师兄,曾救了炬嗔殿门下两位女弟子,生得极为动人。这天玑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聪明的人不多,无聊的人不少,想要知道什么还需费什么力气?只是——”
      她微叹了一口气:“我本以为你的这位小师姐至少还会顾念你们姐妹之情,肯光明正大一些。却不想也是这暗度陈仓之辈,只可惜小师妹你一番心思,还为她准备了点心,我瞧那点心真是可惜了。”
      
      漱玉雪手指捏紧,这点心其实是预备送给顾嘉言的,但是刚刚看到景宝络,亲耳听见她打听顾嘉言,她一生气,全扔了。
      小师姐她明明说了,她不喜欢顾师兄,明明知道她的心事,明明说了的。
      
      孟良月看她神色,又笑:“其实,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心,并不是那么难。我梳痴殿的弟子,哪一个不是想要什么——就能得到呢。”
      她音调微拖,容颜娇~媚,如此近的距离,便是女子,在她那神态之下,也有些意乱情迷。
      “如果小师妹真的喜欢……”她狭长的眼眸带了笑意。
      
      漱玉雪低头想了一下:“真的,都可以?”
      ~*
      景宝络倒是很顺利见到了顾嘉言,只是那只当做见面礼送来的大白鹅得了他旁边那清秀童子的玩笑。
      “炬嗔殿现在竟已到了要靠自己谋生的地步了吗?”
      景宝络讪讪。
      顾嘉言呵斥了童子,问清她来意,景宝络只说是因为自己修行遇到瓶颈,师父建议她多了解自己短板。
      
      顾嘉言便命童子带着腰牌去取了考核资料,留她在屋中稍坐。
      他住的厢房极为宽敞,茶室里布画插花,淡淡的茶香混合花香,加之他身上华服上不知名的香料,颇有几分高门之士的味道。
      和炬嗔殿相比,简直云泥之别。
      看起来就很昂贵的茶案上,二十四器井然有序。
      景宝络看着顾嘉言轻动衣袖,似要准备煎茶,真要等他都来一回那且不知要费多少时间,忙道:“顾师兄,不必麻烦,我喝点热水就好了。”
      
      顾嘉言看她一眼,景宝络忙笑了笑:“我习惯喝热水。”
      他也笑了笑,当真取了茶盏,注了半盏白水。
      
      正好那小童子已取了景宝络的资料过来,她立刻起身,谢过小童子,取了记录拆开来看。
      这是每个入门弟子的基础档案,会详细记录各项信息。
      她打开,翻到最后一页,每一项看起来中规中矩,并不像有什么问题。
      
      没有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
      
      她又从后面向前面来看。
      
      小童子还等在旁边,景宝络问:“小师弟这记录册可取完了?”
      小童子点头,景宝络点头道谢,然后将档案册交还回去。
      
      顾嘉言看了小童子一眼,他站起来,踏过金线银丝刺绣的地毯,他伸手取过来看了看景宝络的档案册。
      
      他看到最后也看出问题来了,三魂中并无幽精记录,这是直接取自清泉池和四面镜的记录,并不会存在误记的可能。
      但人不可能没有幽精。
      幽精又称生魂或阴神,主欲望。人若幽精过于强大,极易招惹桃花,若幽精虚弱,则很容易为人诱~惑或者爱无能。
      
      顾嘉言再向后看完她所有记录信息,眉头微微皱起。
      所有的资质都是正常的,并不是会基础心法就会遇到障碍的情况。
      
      将小童子打发走,他自腰间躞蹀七事中取出玉觹,伸出手,屈指按住她的神门穴,自神门以上,曲池、臂中均明显淤阻,但因里面有一丝微弱的神思冲刷,又和寻常先天淤阻有了细微的区别。
      
      顾嘉言凝神,试探着借用玉觹注入些许神识,但仅仅一瞬,他突然手臂一软,如被重击,连嘴角也渗出~血丝。
      “顾师兄!”景宝络伸手搀扶他。
      顾嘉言微微缓了口气。
      “小师妹。”
      他微微顺了口气,震然道:“你的身体里似乎……还有封印。”
      
      景宝络也颇为意外,她本以为是自己资质太差,才有这般阻碍,当下摇头:“我并未察觉。”
      顾嘉言又试了一次,仍未成功,被用作媒介的玉觹隐隐已有裂纹。
      “封印太强,我的修为太低,无法探知。”
      不强也不能困住她。景宝络想,这个系统简直是下了死力了,非要来个困难模式。
      
      “顾师兄,怎么才能解开封印?”
      顾嘉言迟疑了一下,还是回答:“两月之后的云门大会,据说在魔境和意欢宗间的秘境会有奇宝勾陈骨出世,勾陈禀西方之金,为刚猛之神,破一切封阻,若是能得,无论任何封印皆可自破。”
      “云门大会啊。”景宝络想起今早二师兄说的,四年一度的云门大会,各门派都会派人参加。天玑门每个殿都有一个名额,到时候会有长老亲自带队。
      只要能去参加,便是不能亲自参与夺宝,谁得到了,求得一看甚至一用就够了。
      但是每殿只有一个名额,景宝络自诩按照现在的实力,估计她也就在瞎眼的五师兄之上,还是在不出声的情况下。
      就算韩息夫有心偏袒,真要这么送她去,初赛也要被刷下来。
      她叹了口气,长长的睫毛耷~拉下来。
      
      顾嘉言看她失望的样子便道:“小师妹,你现在的资质实在过于普通,除非身份特殊得到举荐,或者有重大立功的表现,否则想要参加的确有些困难。”
      特殊举荐?她立马想到了茹斯兰江,又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这小徒儿向来不喜欢走后门之事,当年前掌门费尽心思走后路送了一个记名弟子上还情殿,不过十天就在茹斯兰江的逼~迫下离开了。
      她那时本不在意这些小事,问了两句,茹斯兰江便说心不正走旁门左道的,没有资格留下。
      况且他昨晚才暗示她两人之事要保密,景宝络便打消了走茹斯兰江门路的想法。
      
      还有一条路:重大立功表现。
      景宝络脑子又转到了高氏兄弟身上。
      
      她向来是决定就去做,当下便又喝了一口温水,向顾嘉言道别。
      顾嘉言:“小师妹送来那只鹅已经烧好了,不吃了再走吗?”
      到底是自己养过的,景宝络摇头。
      顾嘉言又忽道:“小师妹,其实我可以问问我父亲。”
      
      景宝络楞了一下,立刻摇头:“今天已经麻烦顾师兄了,这件事就不用再麻烦顾师兄费神了。”非亲非故,他们关系寻常,这么好的机会想去的人说情的人不知多少,怎会轮到她,冒然去说落人口实不说,只怕还没回到炬嗔殿,就被那现在智商急剧下降的漱玉雪大小姐给咬了。
      
      顾嘉言还要说什么,景宝络已一行礼,然后向外走去。
      
      她马不停蹄回到炬嗔殿,果然在偏殿后的厢房找到了颓废中的大师兄临川。
      桌子下面一堆话,手上还有一朵扯了一半的。
      此情此景,基本可以脑补一个幽怨的怨妇,再配合上念念有词的。
      “她爱我,她不爱我,她爱我,她不爱我……”
      
      景宝络伸手扯过他的花。
      “大师兄,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临川抬头看那扯了一半的花,表情有些难看。
      景宝络:“和皆梦师姐有关。”
      
      “好消息。”
      
      “好消息不是白给的。”
      “你要怎样?”
      
      “我不怎样,我要那颗高大遗灰里的那颗丹药。”她单刀直入,“我知道师兄你胆子小,肯定藏起来了。”
      “你用来干什么?”
      
      “他欺辱我,不该给点歉意么?好师兄,你给了我,你不吃亏,定情丹我这回给你拿一颗,不拿半颗。”
      
      临川看了她两眼,然后掀开枕头,在最下面的格子里掏出一个小木盒,递了过去。
      
      “好消息是什么?”
      “定情丹我想到办法拿到了。”她将盒子飞快收到了怀里。
      
      “坏消息呢?”
      “时间上容宽限我几天。”
      
      “韩宝儿!!”临川额头青筋一跳,一口老血,“你又耍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收藏掉的怀疑人生~



    暴君不可能这么可爱
    穿越后的陆溦,来到基因匹配铁律的异时空;陆溦一心回家,大佬执意不肯。闭塞的飞船里,他捏着她下巴,目光



    妖娆小姐进化论
    男女比例就算会失调到10000:1,要相信,妹子,你也成不了女王,顶多就是一国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