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青梅圈养的反派

作者:桃形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夜晚,正院烛火亮起。
      
      云秋婉动作娴熟地帮丈夫换下外衣,“夫君,那日街上的事查出来什么了吗?”
      
      “查出来一点,但不能再往下查了,再查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一听这事叶衡就皱眉,想到自己无辜受累的两个儿女,他担忧问道:“瑾儿和杨儿都好了吗?不做噩梦了吧。”
      
      “现在都好了,除了杨儿后面做了几次噩梦,瑾儿倒是退烧后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见她挂好衣服,叶衡牵了云秋婉的手走到桌前坐下,自己给两人各自倒了杯茶,“我这几天忙着查案,辛苦夫人在家操持了,为夫敬你一杯。”
      
      云秋婉好笑地看着一脸郑重的丈夫,接过他手里的茶一饮而尽。
      
      可喝完想到刚才提的事,心里还是忍不住升起担忧,“查不出来的意思,是又和宫里有关吗?”
      
      声音阴郁,可能云秋婉自己都不知道,每次她一说到有关京城的人和事,心情都会变得不好,神情总会染上些许阴翳。
      
      叶衡怔楞的看着妻子的双眼,不知想起了什么有些狼狈地躲开了她的视线。
      
      他知道原因,所以平常会尽可能的不说起京城的事,可是在她问起的时候也会尽他所知为她解答。
      
      叶衡捏紧了手里的杯子,眼帘微垂。
      
      “只能查到那几辆马车的主人是一个富商,那个富商跟沐家有些关系。”
      
      “跟沐贤妃有关?可贤妃不是没有皇子吗?她为什么这么做。”云秋婉问出自己疑惑的地方。
      
      “不知道。”
      
      贤妃不争并不代表沐家也不争。
      
      叶衡最终没有将他的猜测说出来,怕和皇后是闺中密友的妻子又多想。
      
      “宫里那么多事,也不知苏姐姐怎么样了。”云秋婉惆怅地叹了口气。
      
      “夫君,天色不早了,你还是先去沐浴吧。对了,这鞋入水之前再脱,拿双换的过去。”
      
      叶衡低头看了眼脚上穿了一整天的短靴,苦笑了下。
      
      另一边,青竹轩也在谈论这件事。
      
      他们在宫里有管理宫务的皇后娘娘,得到的消息比叶衡查到的要更加详细。
      
      苏遇安一目十行地看完暗卫送来的信,动作优雅地用桌上的烛火将信纸点燃。
      
      无人再理会掉在地上燃烧的信。
      
      墨枫看着沉静的少年,“殿下没有什么想法吗?”
      
      “不过是宫里多了个有孕的妃子罢了,我能有什么想法。”
      
      “可那位有孕的妃子是受宠贤妃。”
      
      有地位有品级的嫔妃怀有皇嗣,和没有权利的低位嫔妃怀有皇嗣是全然不能比的。
      
      何况座上那位一直视皇后和苏家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出之而后快,连殿下这个亲儿子都能随意就放弃。
      
      先皇将他们交给了殿下,他们效忠的就只是殿下这个人,他们必须要确保殿下的地位稳固,成为合格的下任皇帝。
      
      这是龙卫每个人责任。
      
      “那又如何,无人会怀疑我在这 。”
      
      祖父临终前还不忘布下大局,只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他送来这里,恐怕京中大多数人都以为自己现在正在皇家的别院里修养,连他母后都不会怀疑这件事。
      
      他要是这么容易被发现,布局的人就不是先皇了。
      
      苏遇安收拾了桌上的东西,从身后的书柜上拿出一本厚厚的古籍,抬头看了他一眼,“你们现在更应该去查查那个富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刺杀他的人是谁派来的,为什么要杀他。”
      
      如果是他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哪怕只是泄露出来一点点的消息,来的都不会只是简单的富商和几个护卫,所以他被发现的可能可以最先排除。
      
      那么,崇州这个不是最繁荣的江南之地为什么会吸引那些人的到来呢?
      
      墨枫皱眉不语,又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见少年真的没有要说的了,只能沉默地闪身回了暗处。
      
      苏遇安看着手里的书,头也未抬,房中再次响起的声音却含着淡淡的关心,“告诉母后,一两个孩子并不能改变什么。”
      
      *
      
      转眼就到了四月二十,龙凤胎兄妹俩的生日。
      
      早早起床洗漱后,兄妹俩按计划穿上同款的红色小裙子,在各自奶娘的的带领下一前一后到了正院请安。
      
      他们到的时候,云秋婉正坐在上首一侧拿着张纸在看,另一边的叶衡正在和苏遇安聊天,谈到的内容好像是前朝的什么史传?反正叶瑾予只能听懂几句。
      
      “两个小寿星终于来啦。”
      
      叶衡余光瞥见站在厅堂中间的两个小身影 ,停下话头跟眼前的少年示意了下,转头笑咪咪地看着他们。
      
      叶明杨闻言鄙夷的小眼神看向他亲爹,“爹,我和妹妹进来之前已经让绿蔷姐姐进来告诉你们了,你怎么都没听见吗?”
      
      叶瑾予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他好好说话。
      
      她也是佩服哥哥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本事,明明每次被罚得哭唧唧,下一次还是会不怕死的继续惹他爹生气。
      
      可叶明杨要那么容易提醒他早就不会是小傻子了。
      
      叶衡想着夫人今早的耳提面命,心想不能罚,不能罚,要做个仁慈宽容的老父亲。
      
      他笑容不变,语气和蔼,“爹这不是正和你遇安哥哥说话嘛。”
      
      臭小子,一点都不知道顾忌一下长辈的面子,果然还是妹妹乖巧可爱。
      
      云秋婉看父子两打完交锋终于没又吵起来,满意地笑起来。
      
      “过来娘这里,你们遇安哥哥也给你们准备了礼物,看喜不喜欢。”
      
      叶瑾予和叶明杨一进来就看到了桌上堆叠在一起的四个盒子,也有猜测是不是她们今天的礼物,叶明杨从刚才进来就瞄了好几次。
      
      此时闻言也不禁期待起来。
      
      云秋婉笑着将几个盒子分别放到两个孩子面前,点给他们看,“这两个一样大的盒子是你们遇安哥哥送的,这两个大的是爹娘送的。”
      
      在场的都是亲近的家人,没有那么多规矩要讲究,云秋婉冲她们鼓励地笑,示意她们打开,“要先看哪一个?。”
      
      俩人不约而同地先打开父母送的大盒子。
      
      叶瑾予的大盒子里是摆得整齐的一整套精致小巧的芙蓉玉饰,莹润的色泽,圆滑的手感能看出这套玉饰用料的不俗,做工的精细。
      
      小手碰了又碰,她有些舍不得挪开眼了。
      
      “竟然是弓箭!”一旁的叶明杨突然兴奋地叫起来,“我也有弓箭了,我要当大英雄!”
      
      叶瑾予看过去,他正满脸兴奋地抱着缩小版的木弓不撒手,躬身用了贵重坚硬的紫衫木,弓的主体是用打磨得光亮的犀牛角制成。盒子里还有几根没有开锋的配套箭羽。
      
      屋内的几人被两人的反应逗得笑起来,开心的气息弥漫了整个院子。
      
      云秋婉提醒沉浸在喜悦中的两个孩子,“还有你们遇安哥哥的两个礼物没看呢。”
      
      苏遇安的礼物没有叶父叶母的那么贵重,送给叶明杨的是一个墨玉做成的砚,比正常市面上的砚要轻很多。
      
      想到自己不用再背着自己屋里那个沉死人笨重东西,叶明杨看他遇安哥哥的眼神活像再看救命恩人。
      
      叶瑾予不时地偷瞄几眼刚到手的西洋镜,很好,很清晰,她终于不用再怀疑自己的脸是糊的了。
      
      没想到这朝代已经有了西洋镜。
      
      按苏遇安的说法,这是来到康朝的西洋人送的,他们家好几个人都有。
      
      叶瑾予不知道他家有多少人,这不妨碍她对外来商品的垂涎。
      
      有对外通商,就有康朝没有的东西流入,说不定她还能重新吃上最爱的山竹呢。
      
      叶衡跟一家人吃了早饭就去办公了,毕竟只是家里孩子一个六岁的生日,在这么忙的时候抽出一个早上的时间已是不易。
      
      在他之后,苏遇安也借口温习功课回了青竹轩,再待下去他大概就要被回过神的叶明杨拉着留下来带孩子。
      
      毕竟这一会生日,叶明杨参加了好几个宴席,请了七个小伙伴来玩。
      
      想想八个性情相近的小男孩待在一起,连云秋婉都忍不住庆幸,她这回打算让两个孩子自己招待朋友的安排。
      
      兄妹俩留在正院继续研究新礼物的功夫,她们的小客人们也陆续到来。
      
      叶瑾予自己领着童媛和何晓湘去若兰院。
      
      至于还留在正院的礼物,云秋婉晚点再派人送回去给她们。
      
      “瑾儿生辰快乐,以后越长越漂亮。”
      
      “湘儿也祝瑾儿妹妹生辰快乐,越来越聪明。”
      
      一到叶瑾予的房间,两个小客人刚坐下,就从丫鬟手里拿过准备好的礼物送给她。
      
      叶瑾予呆了一瞬,紧接着反应过来,“你们可真有默契,连说话都要一起说。”
      
      见她不接,童媛自己把礼物放在桌上,推到她前面,“你快拆开看看,要不我们来帮你拆。”
      
      “我们一起来拆。”
      
      叶瑾予作势搓了搓手,看来她今天就要在收礼物和拆礼物中度过了。
      
      童媛长条的盒子里是一把粉色的桃花伞,或含苞待放或完全盛开的桃花点缀在伞的边沿,清新漂亮。
      
      “好看吧,我可是找了人专门定做的。”
      
      童媛见她喜欢面带嘚瑟道。
      
      她舅舅虽只是个八品县丞,外祖母却出身商贾,她娘嫁给她爹的时候带了不菲的嫁妆,现在家里就是靠着她娘铺子的产出才能过得那么滋润,大概也就是因为如此,哪怕他爹再如何宠妾灭妻,都没有将她们娘俩赶出家门。
      
      之前几人聊天的时候,童媛有自己说过家里的情况,她不担心什么家丑外扬,反正童通判宠妾灭妻的事众所周知,丑的是他爹又不是她。
      
      说起家里姨娘斗法的事就跟抖豆子似的,一点遮羞布都不给她们留。
      
      叶瑾予和何晓湘这两个没见过世面的听了都忍不住想要鼓掌。
      
      “我的是自己绣的荷包,没有媛儿姐姐的那么贵重,还请瑾儿妹妹不要嫌弃。”
      
      见媛儿姐姐开始拆自己的礼物,何晓湘语带羞涩,却没有一点嫉妒她媛儿姐姐的意思。
      
      “荷包?”
      
      她们为了显得神秘惊喜,提前商量好了要将准备的礼物包起来,童媛此时好奇极了,手上拆包装的动作不由加快。
      
      “听说你三岁就学刺绣了,我还没见过你绣的任何东西呢。”
      
      将何晓湘的荷包提在半空,童媛和叶瑾予不约而同地露出甘拜下风的表情。
      
      “为什么你绣的花那么像花,我绣出来的就像是一团被拍死的蚊子血”
      
      童媛恋恋不舍地把荷包递还给叶瑾予,“真羡慕小瑾儿,能第一个收到小湘儿亲手做的荷包。”
      
      “媛姐姐想要,下次你生日我也给你绣一个。”
      
      “我娘生我用了两天,那我是不是可以有两个。”童媛突然高兴。
      
      叶瑾予看着纠结地湘儿小姐姐,忍俊不禁,“我们还是去看看我娘给我们准备了什么吃的吧,中午了你们肯定也饿了。”
      
      小客人们上午来,傍晚才回去,云秋婉给两个院子的小客人们都准备了不同的吃食,就是为了符合小姑娘和小少爷不一样的的口味。
      
      一天的招待。宾主尽欢,云秋婉很满意,接待前来接回自己孩子的家长们是一点都没感觉到累。
      
      可是她没想到,今天过后,这新奇的孩子过生日的方法被小客人们宣扬了出去,崇州府为此掀起了小孩子过生辰和朋友一起的热潮。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