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正义,黑莲花!

作者:洛屿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身死

        
      
      慕可可回头,墙角上,三人望着她。
      
      为首的,正是林妙雪。
      
      林妙雪得知了清河镇,便一路赶着车,奔波不停终于到了这。
      
      她一把长袖就挥了过来,状似要往男子身上抽,伸到面前却直接卷起了少女,将少女往苦隗树下头一卷。
      
      男子浅笑着,瞧着这一幕,他手中的扇子灵光越发强了。
      
      他抬手,一道灵光便朝着墙角而去。赫然是朝着林妙雪三人落脚点而去的。
      
      林妙雪甩着袖子,飞身下来。
      
      纪延清握着剑,也跳了下来。
      
      唯独少年,面无表情,持着剑,与那一点灵光擦肩而过,一道剑光闪过。
      
      男子侧身避开,余光中,一缕长发悠悠晃了下来。
      
      他望着那捋头发,笑了。
      
      “等等,”慕可可脑子有点疼。
      
      林妙雪一行人又是从何时出现的。
      
      事情前推,一·景公子与她开玩笑,她追不上便耍赖。
      
      二·景公子拂过脸颊那一下,又变成了敲脑壳。
      
      很好,林姑娘他们八成是误会了。
      
      慕可可气沉丹田,大喊一声,“停手!”
      
      少年瞥了她一眼,右手握剑,将剑给推到了剑鞘之内。
      
      慕可可松了口气,“林姑娘,景公子是....”
      
      一道光擦肩而过,腰间的荷包暖洋洋的,烘着那一处。
      
      少年用剑柄帮她挡了一下,慕可可瞧见那砸在地上,留下一个漆黑印子的坑。
      
      景公子?
      
      本来局势暂时安定了一下,因着男子这一击,又乱了起来。
      
      纪延隐持着长剑,未出剑的剑,牢牢护在少女身旁。
      
      林妙雪一手的长袖,舞舞生风,灵光闪闪。
      
      男子避开那长袖,扇子一挥,一道灵光打了出去。
      
      击中长袖,林妙雪手腕一抖,往后退了一步,她转了个身。
      
      长袖在空中晃荡一圈,兜着灵光,忽的抛了出去。
      
      纪延清握着剑,冲了上去。
      
      男子的扇子挥过来,他便用扇子架住,那扇子上的尖刺徒然生了出来。
      
      纪延清格挡着,往前用力一抛,两人退开。
      
      林妙雪的长袖水蛇一般缠了上去,围着男子,兜兜转了好几个圈。
      
      男子目光中闪过一丝怀念,看着那绕圈子的长袖,他神情都柔和了两分。
      
      “我啊!可见过比你这袖子更爱缠人的家伙。”
      
      林妙雪未听清,清喝一声,“绑。”
      
      长袖倏然收紧,眼看着要将男子捆绑起来。
      
      她也记得少女方才喊过的那几声,手下到底是留了两分情。
      
      一阵光炸开。
      
      忽如其来的,林妙雪捂住了眼,纪延清一个旋身,避开了那光。
      
      少年侧头,也未被那光闪个正着。
      
      唯独慕可可,一直盯着那边的战况,白光炸开的一瞬她压根就未反应过来。
      
      被晃的眼睛生疼,眼睛眨了眨,下意识的就是一阵泪水流淌了出来,看什么都是白茫茫一片。
      
      “唔....”
      
      她捂着眼,一时半会的不知说何。
      
      “停手!景公子是....”
      
      破风的声音,慕可可未躲。
      
      脚下冰凉凉的一个东西就缠上了她的腿,直将她给绑了起来。
      
      慕可可看不清,并不知晓男子挥过来一道灵光。
      
      少年高马尾一晃,下意识的一躲,躲完之后便伸手想拉她。
      
      但她脚下树枝缠绕,一瞬就将她给捆了个结结实实。
      
      慕可可嗅到一阵熟悉的粉末香味,她无力的挥了两下手,挥到半空,手便忽然掉了下去。
      
      她浑身无力。
      
      而树枝将无力反抗的她飞快往苦隗树干上一撞。
      
      “慕姑娘!”
      
      两道异口同声的声音。
      
      少女往树干上一撞竟是消失在了树干里头,就想另一个空间一般,将人容纳了进去。
      
      林妙雪美目一横,冷冷的看向男子。
      
      “你将慕姑娘藏在了何处?”
      
      那树也有古怪。
      
      “想知道?”男子长笑一声,“以为我能告诉你?”
      
      林妙雪手持着长袖,朝男子砸了过去。
      
      长袖迎风便涨,倏然成了一人高的宽袖,而她站在袖子上头,手一扯,长袖便被她挥舞着织成了一张巨网。
      
      网中之物,唯独一个景公子。
      
      纪延清踩着树枝,飞跃上长袖,站在上头,剑指网中男子。
      
      “慕姑娘在何处?”
      
      男子浅笑一声,眸中含水星星点点,灿烂至极。
      
      穿过树干的那一瞬恍惚了一下,慕可可晃了晃脑袋,眼前显现出了外头的场景。
      
      “怎么回事?”
      
      她抬手便想碰一下,手刚伸出去一点点便触及到了坚硬的一堵墙。
      
      而原本的画面则如同水波一样,轻轻一点,便消散了。
      
      “苦隗树的树干中能瞧见外头的场景?”
      
      慕可可低喃一声,便见不一会儿那又显现了外头的场景。
      
      她碰上那块透明的景致,外头的景象便又消失了。
      
      委实坚固的一堵墙,慕可可摸着树干,有些无力。
      
      外头的依然在继续。
      
      男子在网中大笑,他持着扇子,灵光挥出去,如同他整个人一样清秀漂亮却暗藏了毒。
      
      打在袖子上,林妙雪握着长袖的手都忍不住抖了抖。
      
      纪延清一柄长剑,贴面着男子,“锵锵锵”的。
      
      几个来回,长袖中烟雾突起。
      
      林妙雪瞧不清网中局势了,突如其来的大雾将一切都给隔离开。
      
      “小心。”
      
      纪延清闭着眼,单凭听觉出手。
      
      他的剑法干净利落,将男子的攻击击退。
      
      “叮,”他的耳朵动了动,倏然出手。
      
      此间多了点铁锈味,纪延清闭着眼,直觉不对下意识的想抽回手。
      
      剑柄却被一股大力拉扯着往前动了动,剑锋刺进血肉的声音。
      
      此间的那股铁锈味忽然加重了,浓郁的铺天盖地直往鼻孔里钻。
      
      纪延清浑身上下都有种别扭的感觉,他用力,这回终于能将剑给扯动。
      
      “咻,”他拔出了剑。
      
      网中的大雾适时散尽。
      
      慕可可眼瞳一缩,纪延清手中的长剑滴滴的往下滴着血,而他身前,男子白衣染血分外明显。
      
      他浅笑着倚在那,浑身上下好似都有一阵光。
      
      身躯有些透明,化作粉化作光,轻轻的散开了。
      
      慕可可见过这一幕,曾经那只蛇妖便是如此灰飞湮灭在她眼前的。
      
      “景公子,这便是你想要的?”
      
      “嘭,”她忽的感受到一股推力。
      
      整个人一下从树干里被推了出去。
      
      往前一步,不会有忽然变成树干的屏障,林妙雪三人在那头面带关切的看着她。
      
      腰间荷包暖暖的,鼻间能嗅到浓重的血腥味,一瞬的功夫,却好像从一个地方转换到了另一个地方。
      
      慕可可有些恍惚。那个陪了她三日,明明是将她抓来却并未伤她一分的那个妖就这么消失了。
      
      “这是?”
      
       林妙雪抬手指了指少女腰间的荷包,闪亮亮的发着温暖的光,并不刺眼。
      
      慕可可解开荷包,“喏。”
      
      林妙雪拿着荷包,取出其中的小光芒,“日辉,日落消散,朝晖重生。”   
      
      这么一个几乎永生的小东西,便是景公子赠与给她的最后遗物吗?
      
      林妙雪眼见着少女收了小光芒,眉眼温柔,带着丝怀念。
      
      她忽的闭上了嘴。
      
      彼之□□,已之蜜糖。
      
      从前的那些事就和这午后的阳光一般,慕可可抬头望着那颗苦隗树,似乎能仍能见到一个男子,肩上站在小光芒,手中提着小水壶。
      
      认认真真的给这苦隗树浇着水。
      
      待浇完,他望着苦隗树当是苦涩又甜蜜,最终走进了那苦隗树的树洞中。
      
      “青烟,我很是欢喜。昨日你送了我一朵野花,我将它好生照料了起来。”
      
      “青烟,你今日怎的又想着要下山。山下凡人心肠不知比妖险恶多少倍,你便非要下山去吃吃苦头?”
      
      “青烟,明明当初你还是那么小小一条丑丑的青蛇,怎的如今竟出落的如此曼妙让人心动。”
      
      “我想去找她,那个小丫头又迷糊又笨不知没有我,得在山下吃多少苦头?”
      
      “苦隗树啊,她还要到何时,才知晓我的心意?”
      
      恍惚间,慕可可好似又听到了景公子的声音,依旧温润如玉,只是多了些稚嫩。
      
      她转过身,望着那颗巨大的苦隗树。它的叶子宽厚青绿,遮下一片巨大的阴影。粗粗一看,便觉它又阴冷又可怖。
      
      现下,慕可可仔细一瞧,还是能觑见叶子缝隙之中的阳光。小小一团,和着男子温润的声音,轻轻诉说着那些过往。
      
      “这便是景公子藏在苦隗树心之中,期盼留给李氏的话吗?”
      
      慕可可低喃一声,“到最后,听到的人竟然是我。”
      
      景公子留下的话到底没有留给该听到之人,或许李氏明白景公子的心之后,三人之间未必是这个结局。
      
      苦隗树,你也在怀念景公子吧!
      
      还记得当年年岁小,也曾绕床弄青梅。
      
      “如此结局,至于我们三人,不亚于一场解脱。”
      
      慕可可忽的记起这一句,男子说这话时面犹带笑,多情眼含水,温润惑人。
      
      或许,景公子早就想要这个结局了罢!
      
      “走了。”
      
      林妙雪在门口朝着她挥手,温柔满面。
      
      “也好,”她低喃一声,“无人再打扰你们了。”
      
      有些事情,就该被掩埋在风中,无人知晓。
      
      风轻轻的拂过它,那些该烟消云散的,便再无痕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清河镇的故事就落下帷幕啦~
    主要演员:横刀夺爱李书生、恋爱脑李青烟、暗恋者景公子。
    咳咳,这里我们家可可就是个背景墙,外加一个唐僧肉的设定。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