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正义,黑莲花!

作者:洛屿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树妖娘娘

      
      一碟清炒小笋,嫩绿色的小笋不到一指粗,脆生生的,辣椒炒鸡蛋用的是自家种的辣椒,香喷喷的,闻着还有点子辣味。小菜是农家霉豆腐,红彤彤,辣椒放了不少,小小方正一块,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虎婶子将菜一一摆放在桌上,顺道介绍了一下。
      
      慕可可含笑取出一锭银子,“多谢虎婶子,看起来就食欲大开。”
      
      虎婶子推拒,“上次给的已经够多了。”
      
      “近段时间的菜色愈发好了,婶子当是花了大力的,值得。”
      
      虎婶子收了银子,转身的时候瞧见少女有条不紊的摆放着碗筷。
      
      一举一动,赏心悦目的,到底是个大家小姐。
      
      出了屋子,关上门,她迟疑了一瞬。
      
      “小花,你是不是遇上事了?”
      
      赵小花嗫嚅着,“没有。”
      
      她如此说,自然是有自个的判断的。虎婶子大眼一瞪,“吞吞吐吐的作甚?遇上事了就说,都是一个村子里长大的,别别扭扭的有甚意思?”
      
      赵小花低着头,看不清神色,“大姐快要回来了,满月也快到了....”
      
      虎婶子一梗,说起赵小花的大姐赵秋花,她就无话可说了。
      
      同一个村子的,能不晓得村子底细的能有几个。
      
      “她要回来了?正挑着满月那天?让赵婶子和她说一声晚些回来不就成了?”
      
      虎婶子语气都有些生硬,强行补充了一句,“反正,她都不晓得。嫁出去的姑娘,满月还回来作甚?”
      
      赵小花从嗓子里挤出来一句,“大姐,大姐她合离了,说是要带着飞儿回来过。”
      
      虎婶子面色一变,“都多大的人了!你虎子哥在家估计也不会弄灶台,我先走了。”
      
      话落,虎婶子三步并作两步的,飞快消失在了院子门口。
      
      赵小花眼看着人走了,等了一会。
      
      慢吞吞的走到门口,“咚—咚咚”敲了三声。
      
      “嘎吱,”慕可可站在里头,静静的瞧着她。
      
      赵小花缩了缩肩膀,飞快的钻进了屋子里。
      
      “你大姐是个什么样的人?”
      
      背后,少女的声音冷静的很。
      
      赵小花怂的很,“大姐,大姐有点不按常理出牌,不过是个很好的人。”
      
      “很好!”慕可可轻轻的笑着,嘴角上扬的弧度温柔可亲。
      
      “小花,别怕,你做的很对!村子里近来有何异常?”
      
      赵小花迟疑了,她咬着下唇,将上头印上了一个又一个牙印。
      
      慕可可的声音有些凌厉,“松开。”
      
      赵小花顿时就松开了。
      
      慕可可明媚的杏眼含着水波,温柔平静,“树妖娘娘已经变了。她现在吃的是村子外头的人,可万一村子外头的人吃完了,没有人从这条路经过,村子里的人是不是要骗外面的人进入秀禾村被树妖娘娘吃?或者,树妖娘娘先将村子里的女人,从大到小,一个一个吃个干净....”
      
      赵小花抱着脑袋,两眼含泪,“别说了。”
      
      “我说,我说,我把我知晓的都说出来。”
      
      “村子里的人都说树妖娘娘这回伤的太重,等不及满月了。明天夜里,就要村西头的那个女人祭祀。”
      
      “小花,你做的很对。想想你姐姐,她快要回来了。难道你希望你姐姐亲眼见着村民最崇拜的树妖娘娘食人?”
      
      慕可可在门即将关上之时又说了一句。
      
      赵小花背对着屋子,身体抖了抖。
      
      屋子里的姑娘生来就是天上的明月,她说是对的,那就应该是对的。
      
      树妖娘娘,不能让她姐姐看到。
      
      摆平了赵小花,慕可可望着一桌的菜,用筷子分了一半出来。
      
      直到她慢慢用完,也不见窗户响起任何声音。
      
      纪延隐消失了,从昨天起,慕可可本不想用强硬的手段掌握村子里的消息的。
      
      但本该在午膳饭点出现的人不见踪迹,晚膳亦是留她一人。
      
      事情出现了变故,得靠她自救了。
      
      慕可可兀自倒了杯茶,一只手蘸着茶水慢悠悠的画着图。
      
      “嘭嘭嘭,”窗户响了。
      
      慕可可倏然起身,她在桌上随手一拂,掩去了茶水所画之图。
      
      “何人?”
      
      她压低了声量。
      
      若是纪延隐,那敲窗户的声音定当是“咚—咚咚”。
      
      “慕姑娘。”
      
      清朗的声音,很是熟悉,慕可可一时半会没认出来。纪延隐这人,总是很安静,话很少。沉默远远多于说话。
      
      “劳驾!”
      
      慕可可道,“纪延清公子…”
      
      “嘎吱,”她打开了窗户。
      
      少年一向清风明月的脸上多了些疲惫与伤痕,慕可可一眼瞧见了他捂着的手。
      
      “纪公子你受伤了?”
      
      慕可可进了内里的床榻,自衣物上撕下布条。
      
      “金疮药还剩下一些。”
      
      纪延清接过瓶子,嘴唇苍白,“多谢!”
      
      慕可可等着少年处理完伤口,忽然道,“你去了那个洞口?纪延隐呢?”
      
      他苦笑一声,“果然瞒不过慕姑娘。”
      
      “你的鞋子上沾的泥土偏黝黑,手上的伤绝不会是在村子里弄的。”
      
      纪延清握着剑,“未曾见过延隐。”
      
      “那日我瞧延隐追着昏迷慕姑娘而去,于是转身追着卷走妙雪的白雾,雾一直往西北方向而去。我试过救妙雪,但那雾似乎有某种干扰,三日之内灵力无法运用。”
      
      信息对上了。
      
      慕可可敲着桌面,“昨日午时起,便未见纪延隐公子。”
      
      “纪公子现下可能动用灵力?”
      
      纪延清闭上眼,握着剑的手一阵晃动,剑身似在震,清凌凌的。
      
      “灵力稀少,近乎于无。”
      
      不用多说,慕可可点了点桌子,“纪公子急着去洞穴,可是知晓了树妖即将在今夜享用林姑娘?”
      
      纪延清猛的抬头望向少女,明晃晃的显露着他的意思。
      
      你是如何知晓的?
      
      “这点纪公子不用管。树妖的实力之强,纪公子可有把握?”
      
      纪延清琢磨着开口,“黑暗之中,树妖并未真正出手。她受伤了,洞中尽是血腥味湿漉漉的,见不得阳光。若是白日一战,当有四成胜率。”
      
      “慕姑娘?”
      
      门外倏的有声音,飘游忽离。
      
      慕可可晓得这是结界的效果,两人对视一眼,纪延清打开窗户,一手握着剑翻了出去。
      
      “慕姑娘,我进来了。”
      
      “嗯!”
      
      虎婶子进门,狐疑的扫了眼窗户,又将目光落在了桌上。与以往无二,饭菜基本都用干净了。
      
      正要出去,身后的女声止住了她的步伐。
      
      “婶子,今儿个晚上我能出去走走吗?”
      
      虎婶子有些迟疑,今夜,原定的十五已然提前。
      
      “慕姑娘,今夜风大,您不如在屋里歇歇。闷的话,会有小花来陪你坐坐的。”
      
      “劳烦婶子了。”
      
      “小事而已,”虎婶子带上门。
      
      少女姣好的脸庞随着门一道掩上,小花最近心思多的很,与慕姑娘坐坐,可能会好上一些罢!虎婶子暗道。
      
      烛光幽幽,两人对坐着。
      
      小花看来看去,终是提起了绣花针,但她心里静不下来,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旁边一言不发的慕姑娘。
      
      黯淡的灯火下,对方侧脸莹莹如玉。凳子腿下的影子纤细修长,如筷子般。觑着对方冷静的身姿,小花心里头一蹦一蹦的。
      
      “嘶,”针眼锐利,轻轻一碰,豆大的血珠冒了出来。
      
      赵小花捂着手,吸吮掉那颗血珠。
      
      “你的花样绣歪了。”
      
      屋子外头一道亮光划破黝黑的天空,赵小花瞧见了对面少女嘴角上扬的弧度。
      
      明明是那么生动的微笑,她却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慕,慕姑娘。我,我不是故意的。”
      
      天上那道闪电带来的光一闪而逝,屋子很快就又恢复了一点烛光的昏暗。
      
      纤细的身影坐在对面,赵小花缩着身体。
      
      “没事。”
      
      慕可可,“你的绣工很好,只是今夜有点心不在焉。”
      
      赵小花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绣花。
      
      昏暗的,只能看清一点小小的影子。
      
      眼前忽的一亮,赵小花猛的抬头,蜡烛近在咫尺。
      
      少女明亮的杏眼含着两点烛光。
      
      赵小花不敢细看,心“砰砰砰”因为恐惧跳的飞快。
      
      像压了一块巨石,沉重的不能自已。
      
      未经历太多世事的赵小花尚不知晓,此刻笼罩在心头的是风雨欲来的氛围。
      
      绣花是赵小花为了摆脱沉闷的气氛而选择的逃避方式,她一心两用,该用的红色全是绿色,连接纷乱错误。
      
      最低级的绣工也不至于如此…
      
      一抹红色,透着点血腥味压在绿色的花朵中央,那大抵是血迹。
      
      赵小花看着,脸色苍白了两分。
      
      地上的身影倏然拉长。
      
      “时辰到了。”
      
      少女站了起来,地上的影子在脖子间猛然一拽,拉下了长条物什。
      
      “轰隆隆,”打雷声响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可可有时候就很吓人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