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正义,黑莲花!

作者:洛屿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逼问

      
      “妙雪,你再等等。”
      
      纪延清握着剑,他现下尚不知晓慕可可与纪延隐的下落,但时间不等人。
      
      关押林妙雪的那间屋子里有着最强力的符咒,林妙雪在其中昏昏欲睡。
      
      往往是一眨眼,尚未来得及用膳就又睡了过去。
      
      纪延清自从林妙雪被奇怪的村民搬进了村中就一路跟着,眼看着林妙雪关进了地牢,他却无能无为。
      
      那股奇怪的雾能让人暂时无法动用灵力。
      
      仿佛筋骨里的灵气都叫雾气给吸收的一干二净了。
      
      “娘娘住的地方越发荒废了,最近我去给娘娘送蔬果,娘娘已然吃不下,又恢复到了曾经的模样....”
      
      “也不知娘娘为何偏偏要等到月圆之夜,娘娘旧伤未愈,现下又添新伤....”
      
      纪延清停下,自怀中取出一张纸,展开。
      
      月光莹莹,照亮纸张,效力绵延,终点处赫然是一处山洞。
      
      纪延清握着剑,喃喃,“便是这儿了。”
      
      月光在树洞外徘徊,却未进山洞,黑黝黝的山洞如同平地里忽然张开的一张嘴。
      
      纪延清盯着山洞片刻,睁开眼,但见山洞外黑气腾腾。
      
      源源不断的向上冒着。
      
      孽力如此深重,洞中定是一只大妖。
      
      纪延清咬咬牙,两指在身上飞速点了几个穴道。
      
      走至洞口,握着剑,纪延清走了进去。
      
      黑暗中,修长的人影消失在洞口,仿佛正入虎口。
      
      人影消失后,黑色的孽力愈发深重了,盘旋着隐匿在夜色之中。
      
      大榕树下,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小姑娘仰头问道,“爹爹,我们何时才能出去买糖葫芦呀?”
      
      将小女孩放在膝盖上的中年男子笑笑,用手刮了刮小女孩的鼻子,“小婉想吃糖葫芦了,再等等,等到天上的月亮圆了又弯了,就带你出去买糖葫芦。”
      
      小女孩懂事的点点头。
      
      “好,小婉去玩吧!对了,你弟弟呢?”
      
      中年男子正要将小女孩放下来,却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着。
      
      “弟弟,弟弟在家呢!他要过一会才来。”
      
      中年男子一把将小女孩抱下来,“嗯,去玩吧!”
      
      慕可可躲在暗处,眼尖的看见小女孩跑了出来,她弯下腰。
      
      “小豪,你听话,看见你姐姐没?就在那。”
      
      她顺道指出了小女孩的位置。
      
      每夜慕可可都能在村子里短暂的走一会,虎婶子等人似乎很放心她在村子里走,好像奇异的相信着她只能在村子里走,不会走出村子。
      
      慕可可如往日一般在村子里闲逛,遇到了正在哭着的小豪。
      
      小豪抬起哭的有些朦胧的眼,“姐姐?”
      
      “就在那,看,姐姐也在找你。”
      
      小豪望过去,“是姐姐。”
      
      说完,他破涕为笑,正要高高兴兴的跑过去。
      
      一只手忽然拉住了他,“小豪,不能告诉其他人,姐姐在这。”
      
      小豪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
      
      慕可可在大石头后,眼看着两人回合,她松了口气。
      
      大榕树下头,村子里的仍在唠嗑儿。
      
      “十五也没差几天了,也不晓得娘娘怎么样了?上回是谁给娘娘送饭去的?”
      
      另一个中年男子回,“我,刚送到洞口,也没听到里头的动静,喊了好几声娘娘也没回。”
      
      方才问他的中年男子说道,“估计娘娘不在吧!”
      
      “就这么两个,真的够娘娘用?我有点子担心,总觉得少了。”
      
      “娘娘说了,那个女的一个就顶好几个了,你是不晓得,那个女的关在哪里?”
      
      中年男子说的有些神秘,另外几个却不以为然。
      
      “能关在哪?顶天了就是村西那间娘娘亲自下过结界的屋子。”
      
      “呵呵,”中年男子抚着下巴的胡须高深莫测。
      
      “还真关在那啊!看来那个姑娘不是个普通人。”
      
      慕可可听的有点模糊,距离远,虽然男人们的嗓门一个比一个粗。
      
      躲回石头后,慕可可余光觑到一抹女人的身影。
      
      她碰着石头,快速的从阴影处而过。
      
      虎婶子用完晚膳就出来找慕可可了,在村子里逛了一大圈都没看到人。
      
      “咦?这人呢?”
      
      说着,她往村子里的大榕树而去。
      
      等等,虎婶子转过身,看到了不远处的少女。
      
      “慕姑娘。”她喊住了人。
      
      少女停下,望着她,虎婶子迟疑了片刻,“慕姑娘,你从哪个方向来的?”
      
      “饭后在屋内坐了会,有点闷,就出来了。来的时候看到了一对姐弟。”
      
      虎婶子也看到了小婉姐弟,心头的怀疑消散了点。
      
      “这样啊!那大榕树下都是些男人,说的尽是大老粗的话,慕姑娘不如去小花家坐坐,她们一家都很欢迎慕姑娘。”
      
      慕可可点点头,面上带笑,“嗯!不过,前头我未瞧见小花。”
      
      虎婶子指了指方向,“小花和我一道出的门,应当在村子南边。”
      
      少女转身走了,虎婶子狐疑的瞧着她的背影,再度悄悄不远处榕树下正在唠嗑的大老爷们。
      
      应当未听到罢!
      
      “小花,伤口可还疼?”
      
      小院子里头,不少姑娘聚集在一起绣花。
      
      慕可可一眼瞧到了里头脸色苍白的小花,大病刚愈,在一众姑娘里她显得格外娇弱。
      
      赵小花起身,“慕姑娘。”
      
      少女在篱笆外,与她们这些乡下之人恍若天壤之别。
      
      “你们在绣荷包?”
      
      小花点点头,“等赶集了,我们可以将绣的荷包、护身符、头花之类的小物什卖出去赚点零用。”
      
      “头花?可容易绣?”
      
      “不难,”赵小花瞥了眼慕可可,“慕姑娘,头花到底不如您头上的首饰贵重,您大可不必....”
      
      “小花,我就瞧一瞧。”
      
      大抵富贵人家的小姐的确好奇心浓重罢,赵小花心想。
      
      “小花,我再不回家,娘就该骂我了,先走了。”
      
      “小花,我家还有些杂事。”
      
      “小花,我都忘了放在炉子上的汤了,可不能给熬干了。”
      
      赵小花带着慕可可刚到石桌旁,小姑娘们就一个一个的找着借口走了。
      
      “这....”
      
      赵小花有些无措,“慕姑娘,她们不是成心的。”
      
      她在家养伤许久,今儿个晚上村中的小姐妹都陪着她绣花就是许久未见了找个理由聚聚。
      
      慕姑娘甫一出现,姑娘们便都散了,这....不是明摆着说不待见慕姑娘来着?
      
      少女的声音温柔如水,“无碍!”
      
      偌大的院子,慕可可才注意到除了她们俩竟然无人了。
      
      慕可可眼中倏然闪过一道亮光,“赵小花,你与你的村人为何将我关押在此地?”
      
      “我....”赵小花本就慌乱,骤然听闻少女的问题,慌的往后退了一步,绣花的篮子嘭的砸在了地上。
      
      “不是故意的,娘娘....”
      
      慕可可往前走了一步,“你们一口一个娘娘,何方妖怪不修正途,妄想以凡人血肉提升修为?”
      
       赵小花被少女周身惊人的气势吓到了,往后一连退了好几步,直到碰到石桌冰冷的桌面。
      
      她猛然惊醒,“我不会告诉你的。”
      
      赵小花警惕的望着眼前的少女,仿佛她就是月光下能吃人的玩意。 
      
      “可惜我都知晓了,你们的娘娘就躲在洞中,现下受了重伤。她修的应当也是以阴补阴,捉拿女子,供给自身。而你们,就是助纣为虐之人。”
      
      “你们,帮着那妖怪将抓来的女子关押,待到月圆之夜,将女子送入洞穴之中,任所谓的娘娘食之。”
      
      月光下,少女明媚的杏眼清澈的能照清人心底最恶劣的黑暗。
      
      赵小花吓得疯狂摇头,“不不不,我们不是这样的。娘娘是好人,娘娘抓人是为了保护村子,娘娘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正邪之分,为了一己之私伤害其他人,那就是邪。”
      
      赵小花一张脸越发白了,“不,你说的不对。”
      
      她往四周看了一眼,不见人影,偌大的院子就她一人。
      
      村子里头近些年人是越发少了,有出去后便不曾回来的,也有一年比一年死去的更多的人数。
      
      “你是故意的,故意的。”
      
      慕可可声音凌厉,“我便是故意的又如何?”
      
      说着,她又软了三分,“小花,听话。乖乖的告诉我村子里到底发生了何事?这些,压在村子里太久了,是让我自己猜出来还是你说出来,又有何区别?说出来,你还能轻松几分。”
      
      赵小花两眼发直,泪痕长长的划过脸颊。
      
      慕可可取出手帕,轻柔的替她将脸上的泪痕擦拭掉,“小花,告诉我吧!村子里的娘娘是为了保护你们,可我也同样是无辜之人,我有权知晓真相。太过浓重的秘密,也不该是你一人背负的,小花....”
      
      少女低低的声音响彻在耳边,如同最动听的妖精的细语,叫人忍不住放下心防,露出内里的柔软。
      
      “我,我这样,不会被树妖娘娘发现吗?”
      
      “当然,是不会的。”
      
      “....”
      
      虎婶子将自个家里的那口子给拎着耳朵回家了,“都什么时辰了?叨叨叨,叨叨叨个不停,你们这些大男人能说起来可真是不比我们这些妇人说的话少。”
      
      “别,别揪耳朵!婆娘。”虎子哥捂着耳朵,“欸!还有小姑娘没回家?”
      
      虎婶子看到了面色苍白的和纸一样的小花,“咦?那不是小花吗?”
      
      “小花。”
      
      赵小花听到女声,竟是反射性的转身跑了。
      
      虎婶子皱着眉头,“这,这是怎的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慕姑娘当然不是一般的只会温柔傻白甜的姑娘,她脑壳聪明,必要时候必要手段,从来就不是善茬啊~
    只是平时嘛,当然掩饰的是温柔柔软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