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正义,黑莲花!

作者:洛屿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真假神医

      
      “阿花,阿花,这该怎么办?”
      
      “快,快去喊娘娘,不,将阿花给抬到娘娘那去。”
      
      “阿花,我可怜的阿花啊!你怎么就非要去那里采野菜呢!”
      
      慕可可揉了揉额头,晨光熹微,天不是很亮,外面就吵吵闹闹的。
      
      她在屋子里,听不真切,愣了一瞬,披上外套。
      
      木质的窗户,她犹豫了一瞬,很快找了个偏僻一点的位置。
      
      用唾沫将窗户纸给弄湿了一点,不一会儿就戳了个小洞。
      
      慕可可打小洞里看外面的情景。
      
      洞口丁点大,慕可可得弯着腰,才能勉勉强强的看到。
      
      一阵白光,她眨了眨眼。
      
      一伙村民围在一起,不少人面上焦急,其他的人却在周遭吵吵嚷嚷的出着主意。
      
      慕可可往地上看去,但见地面有小小一滩血迹。
      
      “糟了,糟了,阿花流的血越来越多了。”
      
      她勉强听清楚一句。
      
      “阿花?”
      
      慕可可轻轻念了一句,这个名字的小姑娘,难道是昨天那个守着她的小姑娘。
      
      她从窗户眼往外望去,扫了一圈,忽然扫到了面上苍白的圆脸妇人。
      
      是昨天那个叫虎婶子的人。
      
      “咚,”轻轻的一声敲门声。
      
      慕可可转身,瞧见了背对着门的窗户。
      
      是他来了吗?
      
      慕可可转念一想,踮着脚尖走至窗户旁边。
      
      不等慕可可敲窗户,“咚”又是一声。
      
      “纪公子。”
      
      纪延隐抱着剑,一身黑衣站在窗户外。
      
      慕可可后退一步,少年飞快的跳了进来。
      
      关上窗户,慕可可点了点对方,又点了点自个,最后是门窗。
      
      纪延隐目光一扫,手中已夹了一张纸。
      
      这样就成了。
      
      符咒贴上,慕可可方出声,“纪公子,你可是知晓了什么消息?”
      
      纪延隐站的笔直,马尾偶尔会飘到身前。
      
      “今早,赵阿花上山采野菜,不幸遇上野猪。”
      
      一句话,特别的简洁。
      
      慕可可单手垫在下巴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砸着另一只手。
      
      这里的人,早上是五六点就起了,按照村子里的习惯,上山采野菜很正常。
      
      赵阿花如同往日一般的去到了她常去的那片地方采野菜,偏偏山上有昨夜的野猪未上山。
      
      慕可可反问,“她受的伤很重?”
      
      纪延隐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不算很重。”
      
      慕可可了悟,依照这里的医疗水平,感冒发烧都是大事,更何况流血了。
      
      “可能治?”
      
      纪延隐,“可。”
      
      “麻烦你了,纪公子。”
      
      少女嫣然一笑,转身,她用力的拍着门。
      
      “阿花,”虎婶子往后退了几步。
      
      昨儿个尚且好好的人,谁知今儿个就这般模样了。
      
      总叫虎婶子这等知情人心里头不安,她侧头一扫,竟发现有不少熟悉的人悄悄的往后退了几步。
      
      她听到他们小声的嘀咕,“这是娘娘的法力又弱了?”
      
      “山上的野猪都要跑到山下吃人了,娘娘真的还要等到十五吗?”
      
      虎婶子咬着下唇,圆润的脸一片苍白。
      
      小花这样了。
      
      她扫了一圈,忽然看到了拍的“嘭嘭”响的门。
      
      那是关押着小姑娘的地方。
      
      小姑娘一看出身就不一般,阿花,阿花。
      
      虎婶子绕过围了一大圈的地方,两只腿走的飞快。
      
      “姑娘。”
      
      “虎婶子,外头发生了何事?”
      
      女声温柔有耐心,虎婶子一听,方才的猜测越发笃定。
      
      “阿花被野猪撞伤了,流了很多血。”
      
      “被野猪撞了,只是流血没有其他的征兆?”
      
      虎婶子心头大定,“你能救阿花对不对?”
      
      “只要你能救,除了放了你这件事,什么都好说。”
      
      “需看看。”
      
      女声迟疑了一瞬,回道。
      
      慕可可说完那一句,就后退了两步,将自个的衣裳给重新整理了一下。
      
      纪延隐躲在床榻之后,听到那一句,一瞬的目光变了变。
      
      少女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抬头,朝他笑了笑,略有点不好意思。
      
      这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全看纪延隐肯不肯出手了。
      
      虎婶子拍了把脸,“快快快,我有办法救阿花。”
      
      围着阿花的人都滞了一瞬,很快一位年纪颇大的老人推开抬着阿花的担架的一人。
      
      “虎妞你尽管说,只要能救我孙女,什么都好说。”
      
      他身旁的一男一女闻言,抹了把眼泪,“对,都听俺爹的,只要能救阿花,俺啥子都愿意。”
      
      虎婶子指了指屋子,“新抓来的,新抓来的人能救阿花。”
      
      “将人放下,多余的人从里面退出去。治病可以,旁观不可以。”
      
      少女亭亭玉立,所说的话掷地有声。
      
      抬着阿花进屋的人都愣了一下,“怎么就不能看了,万一你想要害阿花....”
      
      “围观,不治。”
      
      男子看着有点稚嫩,热血容易上头,“你!”
      
      胡须都白了的老人走上前,六七十岁,却也将阿花抬进了屋子。
      
      “就听姑娘的。”
      
      老人是最后一个出屋的,他双手握拳作揖,关上门,“劳烦姑娘了。”
      
      慕可可将门后的栓给带上,靠在门上听了外面一阵动静。
      
      虎婶子在主动赶着人,她不管少女有何秘技,只要能救阿花便好。
      
      “走走走,不要趴在这,午时送饭再来看。”
      
      “都走了。”
      
      阿花血流的有点多,身上越来越冰冷,意识亦是迷迷糊糊的。
      
      她隐隐约约感觉自个被抬进了关押那位明月般的姑娘的屋子,忽然眼前一阵明黄色的符咒在飘荡。
      
      困意愈浓。
      
      慕可可将符咒收好,这是催眠符。
      
      毕竟,真正能治人伤痛的可不是她。
      
      “纪公子。”
      
      少年从床榻后出来,面上带有三分冰寒。
      
      “拜托了,阿花一家和虎婶子是个很好的突破点。”
      
      秀禾村一村子村民帮着的妖怪,抓的尽是女孩子。
      
      而虎婶子一看,就是见惯了的,她定然知晓妖怪为何只食女人,并且另一处关押人的地点她应当也知晓。
      
      *——*
      
      “阿花,阿花你醒了。”
      
      是虎婶子的声音。
      
      阿花迷迷糊糊间想到,她摇了摇头,彻底看清了眼前。
      
      “爹,娘,爷爷,虎婶子你们都在。”
      
      床榻旁边站了一大堆人,都快将蜡烛的光芒给遮挡了。
      
      “阿花,阿花你可算是醒了,你都快睡了一天了。”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让你娘去给你热个馒头好好补补。”
      
      阿花说话有点慢,“爷爷,我,我还活着。”
      
      赵爷爷拐杖在地上敲的一响一响的,孙子辈三个男娃娃,阿花是他唯一的宝贝孙女能不心疼吗?
      
      “你个傻丫头,说什么傻话呢?是慕姑娘救了你。”
      
      “慕姑娘?”
      
      虎婶子适时插话,“就是让我和你一起看着的那个小姑娘。”
      
      赵爷爷拐杖一砸,“对了,说道那个小姑娘,今儿个晚膳弄好了没?没弄好就再加一个鸡蛋汤。”
      
      眼前这一桌比起刚来已然好了不少,满满一碗的蒸鸡蛋,一叠酸菜炒肉,绿色的小白菜鲜嫩的很,一看就晓得刚从菜园子里摘下没多久。
      
      慕可可笑盈盈的,直等到窗户外又响起了暗号般的声音。
      
      “纪公子。”
      
      少年轻车驾熟的来到了桌子前。
      
      慕可可一手扶着袖口,一手将筷子递给对方。
      
      纪延隐探究性的瞥过来一眼,似在问,何事献殷勤?
      
      慕可可并不觉得尴尬,大大的杏眼明澈澈的,“能用上如此大餐,还得多亏了纪公子。”
      
      片刻,纪延隐接过了筷子。
      
      慕可可等着纪延隐夹了一筷子,方夹起菜。
      
      幽幽的烛火,两人一如昨日一起用完了膳食。
      
      “阿花和虎婶子都会对我改观,之后我会设法从她们嘴中知晓关于秀禾村的秘密,林姑娘的下落,纪公子可知晓?”
      
      纪延隐回的相当干脆,“不知。”
      
      慕可可干咳一声,早知林妙雪与纪延隐不对付,又一次□□裸的见识到了这个事实,还是有点不对劲。
      
      她这个人,需得很小心,很用力,才能抑制住自个的好奇心。
      
      “纪公子可知晓纪延清公子在何处?”
      
      位于秀禾村的妖怪不抓男子,那纪延清肯定也没事。
      
      比起自个,慕可可更相信纪延清一路都在保护昏迷的林妙雪。
      
      “不知。”
      
      “咚咚咚,”敲门声。
      
      慕可可扫了眼少年,纪延隐抱着剑,飞快的打开了窗户,窗户再度关上时,一张明黄色的符幽幽飞出屋中。
      
      “请进。”
      
      虎婶子狐疑的望了眼桌上,一荤一素一汤,少女看着个头小小的,竟然都能用完?
      
      慕可可用帕子擦了擦嘴,“今日用膳时间晚了些,腹中空空。”
      
      虎婶子的疑虑散了,“慕姑娘,可愿出去散散步?”
      
      “散步?”慕可可略惊讶。
      
      开局就是这么通关吗?要晓得,她可是一个被关押的,随时等着妖怪开吃的狱友。
      
      虎婶子道,“慕姑娘在房里待了三日了,想必有些个闷,趁着晚上天气凉快在外头走走,既能散心也能消食。”
      
      以往被抓来的姑娘,关在房里有吃有喝就是对她们的关心了。
      
      虎婶子提出之前也曾犹豫了很久,最后想想阿花渐渐好转的身体,到底是走了过来。
      
      少女面上微微意动,很快她问询着,“真能出去散散心?”
      
      虎婶子点头,“嗯!散散心,不碍大事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鱼的更文时间是在晚上六点到中午十二点╭(╯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