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正义,黑莲花!

作者:洛屿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秀禾村

      
      秀禾村的位置很迷糊,小二告诉他们的线索也只是一路往西。
      
      “你说秀禾村啊!其实,大概是往西的位置罢!”
      
      “秀禾村,甚子秀禾村,我们压根没听说过这个地方。”
      
      听小二问询那几人,起初似乎是并不打算告诉小二。
      
      但小二胆子大的很,直接掏出了一点银子放在桌子上。
      
      “这是方才那桌大人给小的,如果几位大人愿意,想必那桌大人能给众位的更多的。”
      
      方才掏出了这一桌人的话。
      
      一行人第三天一大早就出发了。
      
      林妙雪骑着她们新买来的马,特意没有让三位马夫跟着。
      
      慕可可并不会骑马,她坐在唯一的女性林妙雪身后,两手搭在林妙雪腰间,拽着点衣裳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林姑娘看着有点心急?”
      
      她微笑着,轻飘飘的飞出一句话。
      
      “人命关天,修行之人以行善积德修心为佳!”
      
      林妙雪并未深想,反而特意为慕可可解释着,“慕姑娘,此行出发,院长特意嘱咐我们放下架子,多与外界交流,即是修心,那就得体会人世间的苦乐哀愁,不可高高在山,自个的命是命,别人的命也是命,我们当放下自身。”
      
      慕可可眼中一道亮光骤然闪过,“原来如此。这学院的院长可真是个好人。”
      
      林妙雪牵着绳控制着马儿的速度,“院长虽爱玩闹了点,人却是极好的,慕姑娘放心。”
      
      “吁!”
      
      前方的树木茂密的很,巨大的树林之中阳光洒射在地面的都很少。
      
      林妙雪抬头看了眼,“应该是这儿了。”
      
      慕可可跳下了马,刚骑了一会儿马她两腿之间就有点疼。
      
      “差不离了。”
      
      她想起一个食客的话,“秀禾村啊!我晓得,以前就在靠西的那边,树木极多,你们要是看见哪个地方一大片的树,地面上都快看不到阳光,大白天的也觉得树林子里阴森的很那就是了。”
      
      地面有点偏潮湿,林妙雪走在中间,最后头的是纪延隐。
      
      他抱着剑,高高的黑色马尾飘荡着。
      
      慕可可走在中间,偶尔观察周遭的时候会不小心瞥到少年。
      
      他已然换回一身黑色的衣服了,无论是材质还是做工都比白衣要差上许多。
      
      换上黑衣的他与纪延清的气质全然不同,一个清风明月随时温暖如太阳,一个清冷略带隐晦活的像摸冰冷的影子。
      
      慕可可抽回目光,日辉如同拳头大,这么大的玩意,却能照亮周遭一圈。
      
      她踩在地上,每一脚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的。
      
      走在中间的林妙雪忽然出声,“等等。”
      
      前方的纪延清停下,“有何异动?”
      
      林妙雪最擅长的就是奇门异术,常常有各种工具进行探测。她说有事,那肯定就是有事。
      
      “日辉!”
      
      慕可可将小小一团光芒收拢,捧在手心,三人站位极近,除了纪延隐依然保持着那个距离。
      
      风中似有股古怪的味道,慕可可方嗅了一下。
      
      林妙雪便神色大变,“迷雾来了。”
      
      慕可可顺着她的话语方向望去,但见一处白雾,飞速的往这边靠拢。
      
      *——*
      
      “虎婶子,这人还没醒啊?”
      
      “你急什么,才睡了一天,晚上再不醒,你进去瞧瞧她有没有鼻息就行了。”
      
      慕可可单手撑着床榻,眼前仍是一片白芒。
      
      她用力晃了晃脑袋,最后的记忆就是一片白雾。
      
      等能瞧清了,慕可可一听外头那些迷迷糊糊的话,再瞧自个身处的环境。
      
      她已然非常淡定了,果不其然,又被弄晕了。
      
      先倒了杯水,慕可可扫视了一眼屋内朴实的,全是木质的摆设。
      
      低头,捡起护身符瞧了眼。
      
      还在,她面色不变。
      
      “咚咚咚,”有动静。
      
      外头两人对视一眼,年轻的小姑娘转头看向身后的屋子。
      
      虎婶子也跟着看过去,“醒了?”
      
      慕可可敲了两下门,声音清脆,“婶子,小妹妹!”
      
      虎婶子自说也处事不惊,没想到里头被关着的还敢主动问话,语气就粗了三分,“何事?”
      
      “婶子,能拜托您给我带点吃食吗?这一觉醒来,腹内空空的,委实不好受。”
      
      小花一听就看向虎婶子,目光中满是询问之意,要不要给她送点。
      
      虎婶子一看她就晓得她人小,胆子也小。
      
      蹙着眉头,“关着的几天,不能让人饿出毛病。”
      
      “你去拿吃的,就去你虎子哥那里拿,他晓得要拿哪些吃食。”
      
      这话她是特意加大了声量的,就是为了让里头的小姑娘晓得守门的是她,不是瘦削的小花。
      
      最好给她安分点,自认很有经验的虎婶子暗道。
      
      “咔嚓咔嚓”门锁拧动的声音。
      
      虎婶子打开锁,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桌子旁的少女。
      
      她端着茶盏,注意到进门的两人,微微一笑,很是娴静。
      
      小花愣了愣,一行人进村子时是天黑的看不见五指,爹爹和娘亲自是不准她跑出去偷看的,她自然也不认得被关押之人的容貌。
      
      原来,被关着的姑娘竟然有如此好的容貌。
      
      虎婶子神色有一瞬的不自然,无论被关进来的是何等年轻的小姑娘,她看到总是有一丝的不忍的。
      
      很快又化作了冷漠,“吃的。”
      
      少女起身,很是温和,“多谢!”
      
      虎婶子将吃食一一摆放在桌上,少女在整个过程中都未出声,她有些疑惑。
      
      以往也有女孩被抓来,抓来的女孩大都醒来之后不是很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慌张,大吼大叫是很正常的,偶有几位教养良好,但也不能完全让自己平静下来。
      
      小花则悄悄的在虎婶子身后观察着这个小姐姐,容貌姣好,弯弯的眉眼一笑就好似天上的明月一般,她不自觉的抓了抓自己的衣角。
      
      一使劲,却赶忙将衣摆都给捋平了。
      
      她,她浑身上下都灰扑扑,用的是最简单的蓝布。
      
      而等着用餐的女孩,一身绸缎湖绿色,荡漾着水波一般。
      
      “婶子请慢!”
      
      虎婶子方将吃食放下,转身欲走,少女突如其来的出声了。
      
      “你要干嘛?”
      
      一直不作为,现下是要有所为了?虎婶子警惕的望着少女。
      
      “婶子,劳烦您了,饭菜很香。”
      
      桌上摆了一锭银子,少女语气温和。
      
      虎婶子看了眼那锭银子,那么大,足足有婴儿半个拳头大,可值钱了。
      
      “你?”
      
      “小小礼物不值一提,现下一顿热饭比什么都重要。”
      
      虎婶子一直捧着那锭银子,出了门,兜里鼓鼓的,她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
      
      一碟小菜,一碟豆角炒肉,三个杂粮馒头,不多。
      
      慕可可肚子里一阵一阵的轻响,她端正的坐在椅子上,一直等着门外没有任何动静了,方站起身,走到窗户边。
      
      她半扣着拳,敲了三下,“咚咚咚。”
      
      片刻,窗户外响应般响起一声。
      
      慕可可笑了,她将窗户打开。
      
      这是背对着门的一扇窗户。
      
      慕可可见着了,在窗户外的纪延隐面色不变,手中仍然抱着他的长剑,马尾在身后飘动着。
      
      他的身后就是一片空旷的荒地,与本人的画风实在是不符合。
      
      “进吧!”
      
      纪延隐亦不废话,慕可可往后退一步,他单手撑着窗户就蹦了进来。
      
      目光一扫,他注意到了桌上的饭菜,眉头动了动。
      
      “饭菜下了料。”
      
      “嗯嗯,下了料。”
      
      慕可可相当敷衍,顺便抽出一把椅子。
      
      “吃点吧!总不可能全都下了药,只吃馒头和小菜就行了,填饱肚子才好行动。”
      
      纪延隐,“你如何知晓?”
      
      要说纪延隐是如何知晓的,他方才一直都站在屋檐上,自然看到了虎婶子是如何下药的。
      
      慕可可将筷子分开,一只摆在少年那,“摆放饭菜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将豆角炒肉往这边摆,放在离我最近的地方。那碟小菜一看就是自家拌的小菜,色香味无论是哪点都不会符合千金小姐的饮食习惯。”
      
      纪延隐闻言瞧了少女好几眼。
      
      慕可可一筷子戳了一个馒头,“吃吧!是有点不合口味,可多吃两口也还好。”
      
      “修行修行,你应当也未辟谷吧!我吃一个就够用了。”
      
      桌子上摆着单只筷子,两只成一对,另外一只在少女手中。纪延隐盯着那单只筷子一会,拿了起来。
      
      粗糙的馒头,慕可可咽着都有点费劲,就瞧着少年大口大口的,面无表情一会就吃了一个。
      
      没看出来啊!对方竟然不是那种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公子哥,慕可可咬着馒头笑了笑。
      
      两人对坐,在小小的屋子里,静静的,用着饭。
      
      阳光将两人的影子拉长,渐渐交织在一起。
      
      慕可可望了眼少年,“用完了。”
      
      她瞥着对方,还是板着个脸啊!她有些个想笑。
      
      “碎渣沾在嘴角了。”
      
      少年扫了她一眼,拿起剑。
      
      没有上当,对方的目光好似她有多幼稚一般。
      
      慕可可摇摇头,“好吧。”
      
      少年站在了窗户前,背对着慕可可。
      
      “你要走了?找到林姑娘了能麻烦你回来说一声吗?”
      
      纪延隐未回头,慕可可却知晓对方答应了。
      
      窗户“嘎吱”一声,对方消失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有点小开心,更新来啦~宝贝们多爱爱鱼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