蛛蛛女孩修炼手札

作者:亚洲人的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青翎觉得,自己一定是被那只蜘蛛传染了“呆傻智障”的病。否则,他怎么可能信了一个疯子的鬼话。
      “梁涛,真不骗你!宝贝就埋在这儿,我记得清清楚楚!”
      那披头散发的人一边信誓旦旦,一边伏在小土坡上,拿爪子忽忽刨地。
      这模样活像条野狗,青翎十分怀疑,那土里的“宝贝”莫不就是根啃剩的骨头。方才他脑子短路,现在他只想赶紧走人,在这疯子像几日前一样把他缠住前,尽快离开此地。
      然疯子欣喜地叫:“梁涛!找着啦!我就说宝贝埋在这儿的!”
      不看白不看,青翎稍一驻足,随意瞥了一眼。
      嗯,他猜错了,那“宝贝”不是一根骨头,不过倒也差不了多少,都是没用的垃圾。
      “哎!梁涛!别走啊!离开课还差好几刻钟,咱俩再玩儿一会儿吧!”
      疯子在背后喊,手里攥着那刨出来的“宝贝”——一柄制作粗糙,沾满脏泥的木剑。确切来说那都不算是把剑,只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具。
      青翎躲开那只脏爪,震了震袖子,扬声:“来人啊!这疯子又在撒泼了!快来人啊!”
      可惜,这埋“宝贝”的地方是一处偏远空地,他一番嚷嚷没呼来巡街官吏,反招引了一条真.野狗。
      “梁、梁涛,咱、咱们怎么办啊。”
      疯子咽了咽口水,瞅着龇牙咧嘴的大野狗,腿肚子发抖。
      青翎则想到一句“虎落平阳被犬欺”,自嘲笑笑,叹了口气:“剑给我。”
      疯子赶紧把木剑递了过去,这样的玩具剑甚至都没开刃,刺不进切不破,不能当正常剑使。那野狗却趁此空档嗷地飞扑,咧开满嘴尖牙,竟是想一口咬上人的脖颈。
      疯子惨叫一声,直接闭了眼睛,拿胳膊去挡。黑暗中,他只听到噗地一声,旋即便是艰难的呜鸣。
      睁开眼,那野狗侧躺在地,口腔里撑着把木剑,嘴边不断淌下涎水和血水。
      “梁涛!涛哥!你太厉害了!”疯子欢呼雀跃,三步两步追上前边人影,灰不溜秋的脸上双目炽亮,“我太崇拜你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看到那野狗时,怕得动都动不了。”
      青翎并不搭理疯子,只看了眼被涎水和血弄脏的袖口,眉头一蹙,心生烦躁。
      “我就知道你烦了,其实我也烦。书院那什么之乎者也四书五经,一点屁用没有!都是懦夫的空口白话!”疯子摇头晃脑,义愤填膺,拳头一攥,“只有驰骋沙场,横刀立马,才是真英雄!”
      青翎往边上挪,疯子也往边上凑:“梁涛,我觉得,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成为英雄!你胆子大,身手强,不像我,花拳绣腿的,总要你救,木雕手艺也半斤八两,顶多帮你磨把木剑。”
      青翎侧过了脸,疯子唾沫飞溅:“我这样的废物,就该老老实实待在村里,我也明白。可你去京城参军,我一个人,难受。我那木匠爹死得早,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不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我就跟着你、”
      此话戛然一止,好似被人掐了喉咙。
      青翎略感奇怪,看向身侧。
      那疯子整个僵硬,瑟瑟发抖,眼珠子几乎掉出眼眶,仿佛见着了人世间最可怕的东西。
      “是他们.......他们来了.......他们又来了........”
      此地离中心区较远,又是傍晚,街上人流稀少,唯三两路人擦身。
      青翎扫一眼周围,没发现任何异样,身旁的疯子却嘴唇颤蠕,嗓子眼里挤出尖叫:“涛哥!跑!快跑——!!”
      青翎的胳膊被猛地拽住,被一股巨力一拉,莫名其妙地开始跑。
      他本想挣开那只手,岂料那疯子爆发出惊人的气力,远胜方才那条野狗,死死箍住人的手臂。
      在四窜狂奔之际,青翎再度回归最初的问题——他,一定是被那只蜘蛛传染了傻气。
      可恶的傻蜘蛛!快来救场啊!
      “啊啾——”
      朱朱打了个喷嚏。
      祁妤从屏风后探出个头:“怎么了?着凉了吗?要不要穿我的衣服?”
      朱朱揉揉鼻子:“谢谢,我没有着凉。”
      “你看我这身衣服怎么样?”祁妤从屏风后跳了出来,“像不像英姿飒爽的女侠?”
      朱朱老实巴交:“像不像女侠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爹见了,一定会生气。”
      进祁府的第一日,蜘蛛精就和祁知府撞了个正着。
      祁知府对女儿带陌生人回家的行为相当愤怒,然后就在女儿的嘤嘤嘤中大手一挥,“就住个一两年吧”。
      “不管他不管他,他最近忙着处理人口失踪,也没空管我。”
      祁大小姐在梳妆镜前转圈,欣赏自己的侠女装。
      “人口失踪?”朱朱忆起初至临江城那日。
      祁红又回了屏风后头:“其实在别的的官吏看来,那算不上人口失踪,因为那些找不着影的,基本都是乞丐,或是暂住此地的游民。这些人死没死,丢没丢,没谁在乎。就只有我爹将这当了回事,认认真真立案彻查,把自己累得团团转。”
      话毕,她刚好换完衣服,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正常了吧?”
      朱朱竖起大拇指:“正常。”
      “好叻。”祁大小姐挺胸收腹,“那我给我爹送茶去啦,时候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明日我带你去玲珑巷玩儿。”
      刚才不是说“不管”了?现在怎的又“送茶”了?
      蜘蛛精没反应过来,人类少女已迈出了门槛。
      没了祁大小姐的叽叽喳喳,偌大的厢房安静得很。夕阳拉长投在墙上的只影,一点一点。
      也是奇怪,百年孤寂都掀不起心底波澜,而和那人类少女才相处几日,眼下这一室空空,竟泛凉意。
      朱朱便站了起来,想去院子里转转。
      下一秒,蜘蛛丝传来感应,讯号——“危险”。
      “危险!梁涛!快跑——!!”
      昏暗的巷子里,披头散发的疯子虽已被方才的一击掀翻在地,却仍在尖叫。
      青翎也想跑,但他的身体仿佛被定住一般,迈不开一步。
      同时,就正常三观而言,眼前的景象亦叫人难以置信,因为那四五个黑衣人是悬在半空,凌空而来的。
      “想不到,他居然来了临江城。”
      “只能带走他,看上面怎么说了。”
      四五黑衣人互相颔首,其中一人驱动法术,越逼越近。
      青翎只觉得完了,却万没想到,那倒地的疯子竟突然暴起,以血肉之躯,生生挡在他跟前。
      “梁涛!跑——!!!”
      “这疯子怎么还没死?”
      黑衣人皱眉,手刀一刺,噗嗤。
      那疯子声嘶力竭的喊,突然断了。他如同被撕烂的布娃娃,被无形的力量一丢,一动不动。
      青翎忽然能动了,他摸了摸脸上猩热的液体,愣愣地,看着那倒在血泊中的人影。
      “好了,跟我们走吧。”
      黑衣人伸出手,却没能碰到少年。
      那只手与躯干分离,笔直地掉了下去,啪。
      黑衣人呆滞几秒,举起削平的手腕,鲜血噗呲喷涌。
      “啊啊啊————!”
      惨叫声凄厉至极,另几名黑衣人闪身上前,将受伤的同伴拽了回去。
      “谁?!”
      “谁在那里!出来!”
      众黑衣人当即警惕,巷内腾起一团团黑气。而那娇小的人影,就那样穿过黑气,笔直地走了过来。
      “什么?!完全不受影响?”
      “糟糕!水镜看不透她的修为!莫非是天师府的人?!”
      “若是天师府,临江城便不能待了。”
      黑衣人们冷汗涔涔,相视一眼,异口同声。
      “撤——!”
      一瓶东西飞掷出去,在那人影面前噼啪碎裂,炸开一团血色的雾。
      人影受血雾影响,身形一滞,那四五黑衣人趁机腾身,凌空而逃。电光火石间,冲突已然结束。
      此刻,巷内死寂。
      青翎动了,他一步,一步,来到那血泊跟前。
      “梁...梁涛.....你没事.......真好....真好......”疯子竟还悬着最后一口气,见他靠近,双眼爆射出异常明亮的光,“上.....上次你因为救我,被他们捉走了.......这...这次换我.......救你......”
      这次,地上再无声息。
      疯子眼中的光彻底湮灭,嘴角带笑地,咽了气。
      “你不杀他们?”
      青翎开口,背对身后人影,看不清表情。
      朱朱便看着他的背影,道:“我答应的是保护,不是杀生。”
      巷内再度死寂,直到响起一声轻笑。
      “知道吗?他是第一个,为我而死的人。”
      “为你而死?”女声流露不可思议,“我觉得你挺聪明的,怎么突然这么没有自知之明?”
      “.........”
      “他为的,是他的挚友,是那个叫梁涛的人,不是你。”
      女声一字一句,平静得发寒,泛冰。
      青翎转身,果不其然地在那张脸上,看见了那日晚上与阿木对峙时,一模一样的冷意。
      “知道吗?”他笑了,“你太过真实,单纯,以致残忍。”
      朱朱低头思考,旋即摇头,认真:“不知道,你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
      青翎却仿佛没听见这回答,依旧在笑:“所以,我真的很讨厌你。”
      “.........”
      朱朱没法说点什么,因为青翎直接甩袖,径自走了。
      她本想跟上去的,以她的速度,追上谁都轻易得很。然而,先前黑衣人掷出的红雾效力未褪。
      于是,当她慢腾腾回到客栈时,床上人已合被侧躺,背朝此,呼吸平稳。
      “我好像也需要休息。”
      蜘蛛精自言自语,在贵妃椅上躺下。
      这并非劳累的缘故,该是受那红雾影响。虽说如此,这药效于她而言算不上什么,约莫一刻钟就能排斥干净。
      不过,在这一刻钟里,她的“休息”,是真真正正的休息。而床上的人也就在这时,起身,下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当黑深残复仇文男主遇上天然黑无形打脸蛛
    青翎:太真实了555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