蛛蛛女孩修炼手札

作者:亚洲人的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一夜很快过去,今日的天气格外的好,密林深处花香鸟语。
      “奇怪。”道士对着头顶太阳,“咦”了一声,喃喃自语,“机关雀与我失了联系?”
      “骗人银两的混子!怕是你法力不足,学艺不精吧!”
      “还是多学学别的神棍,再出来骗钱!”
      那四名旅人哈哈嘲讽,果然同昨晚说的一样,睡醒便收拾启程。
      “不和主人打声招呼就走,真没礼貌。”朱朱望着那行人的背影,一脸不满。
      身旁的人类少年闻此,不由看她一眼:“你居然懂人族礼仪?”
      话说回来,除却脑回路异于常人,这只蜘蛛对常识、伦理倒十分通晓,一路上没做出过“惊世骇俗”之举。
      “书上看到的。”朱朱老实回答,“在山上修炼时,有一只蝎子,经常带给我人间的东西,书籍就是其中之一。”
      青翎略觉有趣:“蜘蛛和蝎子?确实是对好友。”
      少见的,蜘蛛蹙起了眉:“不,我一点都不喜欢他。他总在撒谎,骗人。如果不是因为他经常打扰我修炼,我甚至都不会和他说一句话。”
      “二位,方才我放飞机关雀时,你们可曾发现异常?”
      道士的声音遥遥传来,由于方才是闭目施法,他担心自己有所疏漏。
      青翎摇了摇头,朱朱则仰首看天:“是箭。”
      她用的是肯定句,道士却没留意到这点,只恍然颔首:“是了,这个季节,猎人们常在山中打猎。机关雀远看如同普通鸟兽,怕是被人射下来了。”
      青翎适时流露忧色:“高人,机关雀损了,联系不到您的同门师兄弟,这该如何是好?”
      道士沉吟:“其实,我还有一个法阵,能凭一人之力诛灭那邪物。不过,需要有人尽力帮衬。”
      “这......会不会有危险?”青翎担忧地揽住“未婚妻”的肩,一脸犹豫,“我.....我们暂且考虑一下。”
      这反应实属人之常情,道士点了点头,也不多劝。
      约莫晌午,清晨便入山砍柴的阿木回来了。他扛着的篓子里装满了柴火,腰间悬着斧头和弯刀,背上背着弓与箭。对常年居住深山的人而言,这样的齐全装备似乎无可厚非。
      “什么?他们走了?”
      得知那四位旅人已经离开,篓子啪地掉在地上,滚出几根散木。
      道士一声“施主”来不及将人喊住,青翎随其一同发出叹息。
      朱朱盯着阿木奔赴的地方,瞳孔呈现一瞬空洞,旋即恢复如常。
      “希望阿木施主,能安全带回那几位。”
      道士愁容满面,心底忧虑在夕阳落山之际,得到了证实。
      阿木背着奄奄一息的旅人,浑身是血,踉踉跄跄,噗通压倒了一小片栅栏。
      两个大男人赶忙上前搭手,磕磕碰碰地扶人进屋。阿木主要是疲惫晕厥,但那旅人却只悬着一口气,四肢皆被撕咬得血肉模糊。
      这场抢救持续至星斗满天,忙绿的二人才得喘息。
      “我不擅救助,今日若不是你,此人必定命丧此地。你这手救人的本事,想必是有所钻研。”
      道士感慨出声,青翎擦去额上细汗:“只是些许经验积累罢了。”
      道士闻言颔首:“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施主你救人良多,善缘无尽啊。”
      “是吗?或许下辈子,我能投个好胎?”
      青翎笑了笑,眼中闪过讥诮。
      救人?他唯一救过的人,是他自己。
      他之所以擅长包扎疗伤,不过因为常遭鞭笞,遍体鳞伤已是家常便饭。
      可他要活下去,一定一定要活下去,所以他一次又一次,颤抖着手,剥开自己血糊糊的肉,用力拔出那根带血的鞭刺。
      然,现在不同,因为他骗到了一只不弱的妖。
      若有那蜘蛛精在,那么他所遭遇的一切,一切,都将.......?那只蜘蛛在哪?
      青翎这才发现,那只“外出打水”的蜘蛛,竟还没有回来。
      他当即腾地起身,吓了道士一跳。
      “施主,你这是.......”
      “我的未婚妻还没有回来!”青翎声音重重,发颤,“高人,她不会是遇上了不测......她千万不能遇上不测!”
      他素来演技高超,可这回的慌乱,却源自真真切切的恐惧。
      他不关心,也不担心那只蜘蛛的死活,但他,怕它一走了之。
      所有计划,都以那只蜘蛛为基,它就是他唯一的稻草,孤注一掷。
      若它一走了之,如它弃他不顾,一旦它不再管他这只弱小的蝼蚁.......
      “不......不能......不能.......”
      少年失魂落魄的模样,瞧得道士哑然失语,一时不知如何安慰。
      可忽地,屋门开了。
      “我回来了。”
      朱朱本在思忖方才所见,不欲多言,不料对上了那人类少年的视线。
      “.......我出去看了看。”
      她顿了顿,对着那双眼。
      许久,那道视线才收了回去。
      “林中危险,尤其是夜里。必须千万当心,不可贸然行动。”
      少年声音淡淡,蜘蛛精听着这话,莫名松了口气。
      旋即,她开始疑惑自己为何要“松一口气”?对了,还有,刚才进屋的时候,自己为何要补充一句?
      狐疑泛起,再加上林中所见,一时间,蜘蛛脑里塞满了问号,连耳边人声都听得模模糊糊,甚至一个晃神,惊觉天明。
      “唔、”
      床上传来动静,阿木伤势较轻,幽幽转醒,而后一惊。他迅速去摸自己的脸,瞬间手指僵硬。
      “给你。”
      朱朱主动开口,帮其递过面具。
      阿木身子愈僵,好一会儿才坐起身,默默接过面具。
      屋内一时无言,其余三人尚在歇息,愈发安静。
      朱朱习惯了安静,在小木凳上坐着,不觉有异。
      阿木却在沉默良久后,开口轻轻:“我爹在世前,我总觉得,我是不在乎这副相貌的。现在,我才知道,我不是不在意,而是因为,有人比我更在意。”
      朱朱歪了下头,阿木依旧语气飘忽:“因为那人对我的关心和了解,远胜我自己,所以有他在,我什么都不用在意。”
      说罢,他避开另一个伤者,小心翼翼挪下床。
      朱朱目送那背影走出木屋,起身几步,低头看地铺:“你都醒了,还闭眼躺着做什么?昨天晚上也是,这样做有意义么?”
      “........”青翎起来了,“这是人类的智慧。”
      “原来如此。”朱朱似懂非懂,“那么,从昨夜到现在,人类的智慧助你获取了什么重要线索?”
      “........”这只蜘蛛是故意这么问,借此嘲讽他一无所获?
      稍作回忆,将近一周的行程里,它好像次次都在让他难堪?
      青翎十分怀疑,然而对面那双明眸清澈似水,里头只有天真无邪,于是他只能咳咳:“阿木与其父感情极深,勉强......算是一条......”
      “哈哈,这位女施主果真心思至纯。”
      男声大笑爽朗,回头一看,那道士果然已经苏醒,正盘坐笔直,双目精亮。
      “女施主,从你进屋起,我便感受到了你身上的至纯气息体质,似百年难遇的‘纯阴之体’。而观这几日,你言行异于常人,又呈赤子之心。身持这两等资质,若同寻常女子一样相夫教子,着实暴殄天物。不如随我去三清观修行,由我向观主说明。”
      青翎当即一脸为难:“这恐怕.......”
      “不,不去。”
      没等他说完,女声清朗。
      蜘蛛精摇头,认真:“我答应了青翎,便要信守承诺,不顾其他。”
      她身旁,人类少年眼底复杂一瞬,而那道士叹息遗憾:“可惜了,本是绝好的修行资质。”
      此时屋门吱呀,走进一个步履踉跄的人影。
      “大家醒了?我去屋外修了坏掉的栅栏。”阿木将工具放在门口,急急来到床边,“他怎么样了?还没有醒么?”
      屋内站着的几人皆摇了摇头,可好巧不巧,床上发出一声哀嚎,那重伤的旅人竟是刚好睁眼。
      阿木还没来得及欣喜,一股腐烂腥臭便已扩散开来。旅人周身,那昨夜才包扎好的伤处,竟淌下汩汩黄脓。
      “杀......杀了我......杀了我.......”
      旅人发出嘶哑呻口今,浑浊的眼球溢满泪水,身躯因极度的痛苦颤抖如筛。
      这情形令人不忍去看,那道士忽地开口:“还有三日便过了三月,若邪物回了老巢,就难寻了。”
      此话一出,在场几人都明了其中意思。
      “恳请诸位,助我塑成法阵!为芸芸苍生,为无辜性命,永绝那害人邪物!”
      道士拂袖环顾,目光定定,掷地有声。
      青翎露出纠结神色,朱朱一如既往地盯着地板,似在发呆。
      所谓“赤子之心”,说得难听些便是“脑子一根筋”,她这副傻愣模样在道士看来,简直再正常不过。
      “啊......啊.......求......杀了.....我....”
      床上哀嚎凄惨,一声一声,宛若针扎。
      床边,那木头似的背影,终于动了。
      “我帮。杀邪物,我帮。”
      阿木的声音有些抖,且重复了一句,像是害怕那嗜人的怪物,欲让自己强行定下心。
      “好!好!”道士满意颔首,看向那对年轻的“私奔男女”,“二位莫要过虑,我只想要女施主的几滴血,做阵法的引子。施法时,二位大可站远,由我应对那邪物便是。”
      既然用不着以身犯险,于情于理,都拒绝不了。
      青翎只好带着蜘蛛精,和阿木一起,帮那道士收集材料,鼓捣草药,在林中布置阵法陷阱。
      这一晃,便到了三月的最后一日。
      取血是最后一步,青翎不知道朱朱何时取的,怎么取的,总之,在男人们出发前,蜘蛛精踩点送上了装血的小瓶子。
      “果然是‘纯阴之体’!唉——可惜,可惜。”
      道士捏着瓶子,脸上先是激动,后成惋惜。阿木听不懂什么“纯阴之体”,只面朝密林深处,神色不明。
      青翎则寻了个空挡,将蜘蛛精拉至屋后,压低嗓音:“那血不是你的?”
      朱朱十分坦然:“随便找了个‘纯阴之体’的人,趁她不注意,取了一瓶。”
      “........”百年难遇的“纯阴之体”,随便找?况且这深山老林的,去哪寻?
      朱朱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欣然道:“我拥有特殊的感知能力,速度也很快。”
      “........”所以,这只蜘蛛趁大家伙不注意,光速捉人取血,来回了几个八百里?
      “没办法,那个道士如果看见了我的血,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察觉到人类少年目光怪异,蜘蛛精想了想,补充:“因为,我好像是‘九幽之体’?蝎子和书上都这么说。”
      青翎沉默,虽说不知什么是“九幽之体”,但光凭词义,似乎比“纯阴之体”大气得多。
      “阿木那么思念养父,可屋子前前后后,没有一座坟墓。”
      忽地,朱朱开口。
      此话乍一听,又是牛头不对马嘴。然青翎心中一动,环顾这屋后四下,联系几日所见,凝神一想,当即察觉到了不对。
      没有坟墓?为何会没有坟墓?
      阿木的养父,不是已经病逝了?
      依照这对隐居父子的感情,至亲的坟墓,理应出现在木屋附近。
      然而为何木屋周围没有一座坟墓,甚至于木屋之内,都见不到一块灵牌,没有一丝“养父”的痕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无存稿式更新,一是没有安全感,二是有些地方联系上下文要修改,老是改呀改呀的。虽然看的人可能发现不了改了哪里,但那些小细节对我来说还是挺重要的.....
    总之,这几天有空,而且剧情都想好了,所以尽量多码给大家看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