蛛蛛女孩修炼手札

作者:亚洲人的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朱朱也没有关于亲人的记忆,她只记得两具躯体一左一右,遮蔽视线,亦隔离危险。那一刻她才刚出生,什么都不懂,又因视野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可她莫名笃定,那两具躯体,是她最亲最亲的存在。
      后来她被告知,那是她的“父母”,他们在浩劫中牺牲自己,护住了新生的、唯一的她。
      “那场景太过震撼,你就如同一个奇迹。我认为自己必须插手,所以,我挪开了那两具尸体.......”
      有声音于脑海飘忽,对象不明,却点亮了一片留白区。
      “蝎子,我想起来了,父母死后,我被一个人救起,收留,直到.......”
      朱朱忽然不说话了。
      她背上和胸口同时钻心地痛,像是有利器从后至前,将她整个扎穿。而回头,那里分明空无一人,唯风声划过。
      “想不起来没关系,某种程度上,丢失的记忆也属于机缘的一种,一切虚渺皆因时候未到,急不得的。”
      此时,身旁传来声音。
      朱朱垂眸,轻轻一“嗯”,再远望一眼几里之外京城高塔,而后迈开了步。
      二妖实力强大,又无需像人那样休憩,几个法术跳跃,目光所及之处,便是那“西南二百三十六里”。
      不料身侧人脚下一顿,侧首:“我有点事,你先走吧,等会儿我找你。”
      朱朱不清楚谢梓的在群妖中的具体地位,但知道他是个领主。既是领主,自然不比寻常妖轻松,譬如洛水村那回就有下属来寻,此次应当无二。
      于是山林上空,两道人影兵分两路,一个朝向山林,一个则刻意远离前者的方位,落至一处普通城镇。
      当下正是热闹时候,城镇大街上人来人往,孩童嘻嘻哈哈追逐打闹。不过,人影却未融入人流,而是步子一拐,隔绝光线与热闹。
      “说。”
      他对着空巷道,脸上还是副懒散模样,气势却冰冷自威。
      话毕,昏暗无人的巷内,凭空现出人的轮廓。
      “王。”男子从阴影中走出,半跪垂首,“情报泄露了,青丘已经发现是您杀死了白九,还得知了您不在领地。”
      站着的家伙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禀报得很及时。”
      “能为王排忧解难,属下荣幸之、”
      男声戛然而止,仿佛被掐住了喉咙,旋即,便是重重的“噗通”。
      那方才正欲起身的男子,眼下双膝捶地,整个身子近乎匍匐,细看之下,以他为中心的地面上,竟皲裂开蛛网般的裂痕。
      “我还没说完呢,别急着起来啊。”
      头顶传来轻笑,随后是脚步声渐近。
      男子额上冒出豆大冷汗,那股庞大的妖力每近一步,他的身子便伏低一寸。与之相反,妖力的主人闲庭信步,语气轻松得好似闲聊。
      “你禀报得很及时,但不适时。”
      咔崩、骨头崩裂的声响。
      然而,男子无法发出惨嚎,因为他浑身上下每一处骨骼、器官,都在碾压下崩坏扁裂,那叫声早已被挤入五脏六腑,同血水混交。
      “洛水村那次后,我便切断了与领地的联络,因此,你是如何找到我的,着实是个谜。当然,你可能会说你尤其忠心,或者扯上别的原因,但很遗憾,我根本不信。”
      脚步声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叹息。
      “怎么这么弱呢?还想拿来当点心的,结果全给压坏了。”
      地上,一大滩粘稠血污凹陷四溅,辨不出人形。
      人影于是耸耸肩,转身离开暗巷,再寻了片没人的空地,腾身。
      其实,和蜘蛛一样,他也对真假敏感,能辩明真实与谎言。他们都不可能被骗,只不过一个固执恪守,一个娴熟掩饰。然后者在前者面前,从来都老老实实。
      “刚才杀了只不知道什么精,担心周围还有其他眼线,就在别处胡乱飞了一通,现在应该没人能找到我了。”
      “哦。”
      回应他的是惯常的平淡,以及意外的定定。
      “没事,你离开多久都没关系的,我就在这里等你,哪也不去。”
      谢梓顿时感动:“蜘蛛........”
      “因为你才是被八宝坊邀请的对象,你不在的话,我可能进不去。”
      “........我们不下去吗?”
      谢梓转移话题,指了指下方。
      眼下,二妖正立在悬崖边上,入目峭壁嶙峋,低头深不见底。但依据罗盘所指,那“西南二百三十六里”,就是向前一步,深渊之中。
      “下面好像在举办什么仪式,毕竟是别人的家,我觉得突然闯入不太好。”
      朱朱挑起指尖,从漆黑深渊中牵回一根晶莹的丝。
      “也不能这么说,仪式也分对内对外,说不定下边那种,就热烈欢迎广大妖精参与。”
      动之以情天方夜谭,谢梓只能晓之以理。而对面果然沉思片刻,点头同意。他不禁心下长叹,怨念对方何时才能改一改“冷漠无情”。
      朱朱则没管蝎子的小九九,只纵身一跃,当先投入深渊。
      耳边风声忽忽,视线却在全黑过后骤然大亮。脚尖点地之际,扑面花香沁人,足踏柔软绿茵。这幽谷以一片湖泊为中心,周遭花海层层起伏,兼无数蝴蝶翩翩,如梦似幻。
      “呀——!又有人闯进来了!”
      “快把他们赶走!”
      方行一步,花瓣便纷纷扬扬,传出细碎惊叫。那漫天蝴蝶倏地散开,又呼啦聚拢,幻化成一张狰狞的脸。
      “滚!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再不速速离开,就吃了你们!”
      这声音在峡谷两侧回荡,透出阴森鬼魅,加之那咧开的尖牙,确实能唬得寻常人连滚带爬。
      可对面的一男一女,女的眨巴眼睛,男的笑着迈步:“大家都是妖,何必这么针锋相对?打打杀杀的多不好,不如握手言欢,交个朋友?”
      “站住!别过来!”
      狰狞的脸瞬间慌张,被那妖力逼得其连连倒退,最后倏地一下,天女散花。于是蝴蝶如枯叶般纷纷下坠,跌在柔软花芯上,蝶翼颤巍巍虚弱。
      “好可怕,我还以为自己要死了。”
      “完了,怎么办,根本打不过他......”
      花间传出害怕的耳语,湖面此时却泛起涟漪,原是几个影子张开双翼,从湖的另一端飞了过来。近看,这几个影子皆是半化形的蝴蝶精,外表如同四五岁小孩,额上耷拉着两根触须。
      朱朱和谢梓对视一眼,那四五个小豆丁已排排站好,小脑袋仰起,大眼睛里盛满泪水。
      “大哥哥,大姐姐,蝴蝶谷一穷二白,真的什么都没有。我们只是最最弱小的妖,只想要安静的生活,可不可以放过这里,求求你们了......”
      这一张张可怜巴巴的小圆脸,瞧得朱朱有些为难,不料身旁一声长叹。
      “也是,既然你们都这么惨了,那我也不好强行留下。”
      小豆丁们万分感动:“大哥哥,谢.......”
      “骗你们的,傻X。”
      下一秒,“大哥哥”抱起胳膊,笑得恶劣。
      “我不仅要留下,还要霸占此处最好的屋子,由你们给我端茶送水,服侍到我离开为止。若有一只蝴蝶不听话,我就把你们串在悬崖边上晒成蝴蝶干,一口一个嘎嘣脆。”
      “.......全体蝴蝶注意!即刻进入热烈欢迎模式!让我看到你们的双翼!”
      “躲在花丛里那几个!快把今日新酿的花蜜取出来招待贵客!”
      四五只百岁高龄的老蝴蝶不再装萌宝,纷纷板起小圆脸,比划着对空指挥。
      不一会儿,花海中升起两把花瓣座,几只蝴蝶上上下下,拎着叶子裹成的酒杯飞到座前。甜点则由繁花托举,探手一捻,便能拾起。
      朱朱本觉得这样有些过分,可花蜜和点心实在清甜美味,她忍不住让蝴蝶们“再来一杯”。
      相比之下,“见过世面”的蝎子精则是啧啧:“这也太寒酸了,倒真是一穷二白。这么个小且偏的地方,兼之一堆弱且怂的住民,难怪至今还是自由领土,没哪个大妖稀罕。”
      察觉到视线,他又秒换嫌弃表情,一本正经:“但如果你喜欢这里,我可以占了给你当度假区。”
      闻此,几只蝴蝶精顿时悬了心,听得女声一句“不用了”,才暗暗松了口气。可那双浸毒的眼睛再度看了过来,笑语里皆是危险气息。
      “我记得蝴蝶擅舞,怎么眼下贵客亲临,反分外安静?”
      “大人,我们实在是有心无力啊。”半人形的豆丁们苦着脸,一五一十,“三个月前,一群不速之客突闯蝴蝶谷,抓走了所有能化人形的蝴蝶精,现在留下的,皆是修为低微的住民。”
      “不速之客?”
      朱朱放下了杯。
      “是的,他们之中多为人类修士,也有几只妖,但都比我们强大许多,我们完全无法抵抗。”忆起当时情形,豆丁们一脸心有余悸,“那力量简直太可怕了,我们还是头一次遇到,当他们拿出那块黑色晶核的瞬间,我们甚至无法呼吸.......”
      蝴蝶精们颤声道毕,四下全寂。
      “有人有妖,这就复杂了。”
      这回,谢梓皱眉。
      朱朱亦是神情严肃:“如果涉及他族,便不仅仅限于内部纷争,而可能.......涉及秩序。”
      谢梓心中一动:“话说,我先前在一个家伙那儿,得到了一条攸关天地秩序的消息。”
      兰若寺幻境里,黑山老妖曾言,有人试图重辟魔道,人为创造一只“魔”。而如今正直末法时代,天地间唯“灵”、“妖”二道,若“魔”道当真现世,必定动荡整个规则。
      虽屡次近距离接触黑水晶,体会过那股古怪的力量,但由于魔族早已绝迹,没谁能辨别魔气,也就没把这两者想到一块。可眼下,若将“黑水晶”与“魔”相互联系........
      谢梓顿了顿,通过心灵传音,道出猜测。
      朱朱沉默半晌,也传去回音:“我不明白,为何有人想重辟魔道?”
      谢梓想了想:“可能因为,魔道是最容易的一条道。谁都能轻松入魔,零门槛修魔,修炼时又随心所欲,想杀便杀,且杀得越多,修为涨得越高,丝毫不惧因果罪孽。”
      最易,是入魔癫狂,天下为敌;最难,是举世圣贤,天下为友。
      “所以,他们是想靠简单的方法变强吗?”朱朱歪头,“可即便真生‘魔道’,天资和努力依旧是实力的根基,魔修之间仍会因此划分孰强孰弱。说到底,这般大费周章,只是弱者对现实的逃避。而真正的强者,无论修什么道,置于何种规则之下,皆能登顶。”
      “........不愧是你。”谢梓轻笑出声,对上蝴蝶精们奇怪的目光,挑了挑眉,“看什么?你们刚才不是正举办什么仪式?现在接着办呗,这样一直立在边上,挺不自在的。”
      豆丁们立即站直:“全听您的,仪式马上继续。”
      “全体蝴蝶!即刻布景!”
      “那对新人在哪?快把他们从花底揪出来!”
      一阵隔空比划后,花瓣无风自动,蝴蝶们则随花绕旋。两只蝴蝶从藏身处飞出,一黄一白,一左一右。这黄白蝴蝶现身的瞬间,花瓣与其他蝴蝶皆纷纷而至,将之托举簇拥。而那几只半化形的蝴蝶精,亦扇动翅膀,围住那二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大概是这几天和麻麻介绍景点介绍吃的,嗓子哑了发炎,完全说不出话,然后发低烧了T.T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