蛛蛛女孩修炼手札

作者:亚洲人的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翌日启程,林中忽然灰雾缭绕,遮天蔽日。两匹马仿佛受了什么惊吓,死也不肯向前一步,撒开腿脱缰跑了,一行人便只能步行。
      然未行一会儿,周遭阴沉朦胧里,竟传出咯咯的笑声,闪过一片片黑影。
      “呀,是两只妖和一个人呢。”
      “小哥哥,人家好寂寞呀,留下陪陪我吧。”
      那些娇声婉语越来越近,回荡在鬼气森森的林间,令青翎无端头脑晕沉,辨不清方向,看不清周遭。
      然一声笑震得神智一清,迷雾大退。
      “各位姐姐,麻烦通报一声你们姥姥,我谢梓临时路过,没别的意思,大家两相安好。”
      顿时,雾里响起阵阵低语。
      “谢梓?他是谢梓?”
      “这妖力不假,保险起见,还是告诉姥姥吧。”
      林间影影绰绰,划过几道风声。
      先前始终闭目的朱朱在此刻睁眼:“女鬼,狐狸,山猫.......最后是一只不弱的树妖。”
      谢梓枕着手懒洋洋:“那老东西从前挺威风,有个‘黑山老妖’的名讳,算是一大领主,不过现在,就只能在这人迹罕至的山林,勉强当个地头蛇。”
      青翎闻此微惊:“黑山老妖?莫非是《倩女幽魂》那个?”
      “哎,青翎兄喜欢看志怪小说啊,难怪对妖的态度不同寻常。”谢梓笑得意味深长,“我听人说,树妖手下的女妖女鬼个个风情万种,可妖媚明艳,可清纯高冷,要不我跟它打声招呼,让它派一个陪你几天?”
      青翎尚未开口,身侧已响起女声:“再刁难青翎,影响我们赶路,就不许你跟着了。”
      “开玩笑的,别这么认真嘛。”蝎子精当即模样委屈,可怜兮兮地凑了过去,“蜘蛛,不要赶我走,我再也不跟他说话了,我只跟你说话,好不好?”
      朱朱没回他好不好,视线定在前端:“有人来了。”
      话一落音,那灰蒙蒙迷雾中,果然露出一记婀娜身形。
      “谢梓大人,姥姥有请。”
      那白衣女子手提莲花灯,胳膊上挽着缥缈的纱,步步窈窕娉婷,声音如出谷黄鹂。
      “这有什么谈的。”
      谢梓无奈一唉,却也同那引路的女子走了,身形没入迷雾。
      与此同时,雾中又走出两个拎着莲花灯的女子,来到另二位跟前。
      “二位客人,随我们前去兰若寺歇息吧。”
      那两盏莲花灯照射之处,诡异的雾气纷纷散开,让开一条清晰的路。
      不一会儿,寺庙便呈现在视线里,上方“兰若寺”牌匾被蛛丝覆盖,蒙着无数尘埃。而自客人迈进门槛的刹那,寺内忽地烛光四起,摇曳人影绰绰。这其中,笑声,歌声,脚步声连绵不绝,整栋破旧的寺庙仿佛活了过来,连那枯死的老树都生出嫩绿枝丫。
      待那两盏莲花灯渐远,青翎方才出声:“谢梓是什么身份?他可曾告诉过你?”
      朱朱坐在栏杆上晃腿,老实摇头:“不知道,他没说,我没问。”
      青翎扶了下额,朱朱嗯了一会:“蝎子在群妖中的地位应该不低,毕竟,他是我当前感应到的最强的妖。”她顿了顿,对上身边人投来的目光,补充,“我打得过。”
      青翎暗松一口气,而后笑笑:“你好像谁都能打过,你莫不是无敌了?”
      “算不上无敌,我有一个致命弱点,一旦被命中,非死即残,目前还没人知道。”想到自己的弱点,朱朱脑中涌现隐约记忆,心中一动。
      “对了,我好像明白了。”
      “嗯?”
      青翎狐疑,却见她从栏杆上跳下,眼睛亮亮地跑了过来,道:“青翎,我知道你背上的刺青为何那般眼熟了。”
      青翎还来不及疑惑自己背上怎么莫名其妙有了刺青,就见她双手攥住衣领,向下一拉。
      “你看,你背上的刺青,和我的刚好吻合。”
      尽管女声语气激动,但他依旧缓了好久好久,才僵硬地别回脑袋,看她背上的刺青。
      雪白背脊上,一片刺青由奇异符文交织环绕,形似玉环,中央似乎缺了一块,隐约一点淡金。不过由于是迅速一眼,并没能看清。
      “把你背上那条蛇放进去的话,这个图案就能完整。”朱朱拉起衣领,转身,眨巴眼睛,“青翎,你脸怎么红了?”
      “........”青翎心情复杂,扶额半晌,方道,“以后不要在人前随便脱衣服,明白了吗?”
      朱朱歪起头:“那是你们人族的礼仪,可我是一只蜘蛛啊。”
      青翎板起脸:“不错,你是一只蜘蛛,但你已经深入人世,就必须入乡随俗,遵循人的规定。”
      朱朱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便也板着脸回:“明白了,我以后会遵守的。”
      她这模样丝毫不显严肃,反因那盈盈天真的眸子,像个装腔作势的小丫头。
      青翎无意便勾了嘴角,未曾发觉自己柔了目光:“外头阴气湿重,我们去里边等吧。”
      朱朱“嗯嗯”点头,于是二人离开庭院,阖门进了客房。
      另一边,林间迷雾深处。
      这棵巨树高约十米,华盖遮天蔽日,垂下无数藤蔓。然可怖之处在于,那藤蔓卷着的,竟是一节节残肢断臂。而树下,一个个窈窕女子倚在树根树干上,或拿眼珠子串起项链,或用人血涂抹指甲,咯咯地笑。
      “老身的提议如何?妖王殿下。”
      一记嘶哑声音不知来自何处,却见那条条藤蔓无风自动,将人骨撞得叮当响。
      巨树对面,人影抱臂一笑:“妖王?言重了吧?东有青蛟一族,西有朱雀栖梧,再怎么轮,也轮不到我这只蝎子。”
      “所谓青蛟朱雀,还有那青丘狐族,如今都只是一群废物。”破锣嗓子再度响起,不掩讥诮,“一帮小兔崽子自诩高贵,以为凭借祖宗的血脉,就能自盘古时代傲然至今,打起架来却只会花拳绣腿,连领地都守不住。”
      “这点我很赞同。”谢梓笑了一声,似忆起了可笑的事情,“一年前我进攻青丘,他们的祭司居然拖着一米长的裙子,飘在天上跟我轰法术。怎么说呢,从人类的角度来看,这么打架是挺高贵漂亮,但在我眼里呢,哈哈。”他又笑了好一会儿,才擦了擦眼角,“一只狐狸,最锋利的武器是爪子和牙,最大的优势是身法灵巧。那祭司却全然忘了族群本性,一副人族修士的架势,我呢,就直接拽着那裙子,一拳打碎了那薄得要命的防护,只一口,就咬掉了那颗‘绝美’的脑袋。”
      “你瞧,你跟他们不一样,这便是老身看好你的原因。”巨树发出嘶哑的笑,“如今,几乎所有修了灵道,化了人形的妖,都以为自己是人。而你,你记得自己只是披了伪装的皮,内里依旧是妖。”
      谢梓耸了耸肩:“可惜,我不是愤世嫉俗的妖,隐居的心思倒是挺重。”
      树妖仿佛没听见,自顾自道:“你的天赋也非旁人可比,靠嗜血食肉增长修为,潜能近乎无穷。”
      谢梓摸着下巴:“你被天师府的人逼至此地,消息倒是灵通。”
      “老身是树妖,有草木的地方,就能为老身传来讯号。”巨树说到此处,拖长了嘶哑音调,“比如最近,老身就得到了一个重要情报,一个足以改变天地局势的情报。”
      谢梓挑眉,那老树妖却故意不说了。他只好“唉”了一声:“行吧,妖族大业那条还是算了,不过,等我彻底占了青丘,领地分你一块,如何?”
      “要四分之一,这情报相当珍稀,老身还从未对人透露过。”
      树上探出一条藤蔓,卷着张卷轴呈了过来。
      谢梓也不讨价还价,随手按了指印。他本就不在意青丘领地,之所以攻占那片地方,是基于其他原因。
      “这条情报,必定物有所值。”
      契约白光一闪,被藤蔓收了回去。而雾气愈发浓重,似将外界与林中彻底隔绝,叫消息密不透风。
      那嘶哑的声音,也就在这时压低:“我听说——有人在重辟‘魔道’。”
      谢梓心下一凛,凝眉:“我记得霍乱之末,世间最后一位神,已与最后一只魔共死陨灭了。”
      “不错,所以.......”巨树的低语宛如鬼泣,来回飘荡,“他们创造了一只‘魔’。”
      有魔,便生魔道。
      “至于‘他们’的身份,老身并不知晓。”
      老树妖嗓音嘶哑,那过分浓重的迷雾则在此话落音的瞬间,倏地回归寻常。
      谢梓沉吟片刻:“这情报确实物有所值,我很满意,不过,除此之外,能否再附赠个小忙?”
      藤蔓抖了抖:“请说。”
      “我听闻黑山老妖不仅擅驱使小妖,还擅使幻境,杀人于无形。”谢梓笑着,瞳中毒液流淌,“我想让一个人崩溃,自杀。”
      “小事一桩。”
      询问那人是谁后,老树妖欣然同意。于是盘根错节的树根上,那些女子停下了各自动作,一双双美眸含羞勾撩,足以令任何男人神魂颠倒。
      “在老身杀人的空档里,待客之事,就交给老身的手下吧。”
      “各位姐姐这般热情,我可招架不住,还是免了吧。”谢梓摆摆手,转了身,“我得去陪我家蜘蛛,就不留了。”
      那身形没入灰蒙,没一会儿便不见了影。女妖女鬼只得悻悻扫兴,又倚上树根树干。
      “又是这样,一个男人都没有。”
      “小倩呀,我们何时才能像从前那样唉。”
      树下,白衣女子摆弄着莲花灯,叹了口气:“我也想换个新的灯呢。”
      她闲得无聊,便撕扯那叶子糊的假莲瓣。不想灯的内架一点点暴露,竟是一枚白森森的头骨!
      “采臣,我好像已经倦了,你呢?”
      白衣女子捧着头骨,幽幽一叹,那叹息化在风里,凝作新的雾气。
      与此同时,兰若寺里,那诡异的雾不知何故,竟自门缝窗缝溢散进屋内,整得室内烟雾缭绕。
      青翎只觉头脑晕沉,双目莫名犯困。反观室内另一者,则是神色如常,一点不受影响,仿佛都看不见那古怪的雾。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写道树妖说谢梓“记得自己是妖”那里,忽然想起爱死机(《爱,死亡,机器人》)狐女那集。
    狐女那集是我最喜欢一集,那集表达的东西很多,其中一条和我这段挺近,但是未满十八岁就不要看爱死机了.....还是比较猎奇h暴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